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宇江湖 > 第一卷:年少有你
第一章:阳城旧事
作者:芒果味粉条  |  字数:4720  |  更新时间:2019-10-09 14:25:07 全文阅读

狂风席卷着大地,一排排树木被风吹得仿佛要拔地而起。

“轰隆”一道巨雷自天边而起,又消散在天边。

在一间小小的房子里,一个少年躺在床上,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和一丝笑意。

突然,少年脸上的皮肤一白,整个人突然仿佛受到了极大极冷的刺激,下意识的缩成一团,少年还以为是自己身在梦里,下意识咕囔道:“怎么这么冷?”

忽然间,少年感觉喉咙间有一股热流,整个人下意识的一扭头,“噗……”

一朵血红的梅花应声绽放在地面之上,触目,惊心……

少年怔怔的看着地面雪花缓缓结冰变成一朵朵结晶的冰花,用手缓缓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内心翻江倒海……

体内冰瀑毒,没有被解除掉吗?……

…………………………………………………………………………………………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迎来客栈里坐在二楼东头的一名尖嘴猴腮的小厮用右手虚掩着嘴唇,轻声对着坐在他对面的一个黄白小生说道。

  “好,我这人最是保守秘密了,你放心,不会再有别人知道的,你尽管说。”黄白小生闻言眉毛一阵止不住的跳动。

  “我先问你,你知道城西小胡同那家门口有棵银杏树的别院是谁的吗?”小厮故作神秘道。

  黄白小生作出了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好一会才回答道:“这个还真不知道。”

  “嘿嘿,不知道了吧,我悄悄告诉你,那是城北李员外的私人别院。”小厮摇头晃脑颇为得意地说到。

  “那又如何?这算什么秘密。”黄白小生闻言不屑的摇了摇头。

  小厮见黄白小生不屑顿时觉得受到了侮辱,急道:“这当然不算什么秘密,但是你可知道那个别院里可是住着一个大美人呐,听说是个外地的姑娘,每天有人伺候着,一般人连面都见不着,我也是路过时候碰巧发现大门没关上,一时好奇打开看了一眼,那相貌,那身材,啧啧,现在想想还流口水呐。”

  黄白小生闻言先是大力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才急忙惊讶道:“可是之前路过我们阳城集市时就惊艳了众人的那个大美人儿?”

  小厮闻言猥亵地一笑道:“正是,正是,不知李员外使了什么手段,居然巧妙的避开了所有人,又将那个大美人儿弄了回来,现在想来,李员外可是艳福不浅呐。”

  黄白小生闻言气愤地说道:“那可不是,这几年李员外巧取豪夺,收纳了不少银子,但是听说家有悍妇,一直不敢在外乱来,想不到……嘿嘿。”

  小厮闻言见果然达到了自己目的,这才施施然道:“嘿嘿,这个秘密可不小吧。”

  黄白小生闻弦而知其意道:“陆兄果然好本事,这顿饭,我做东,陆兄随便点。”

  小厮这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道:“哪里哪里,那我就不客气了。小二!”

  两人没有注意到的是,一旁有一名灰衣小厮虽然一直在送菜,但是一双耳朵全力在听着这边的动静,已经将二人的对话尽入耳中。

  灰衣小厮应了一声正想走向这桌人,却突然听到一个炸雷般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掌柜的,我的黄牛肉怎么还没上来!”一名面相凶狠的大汉一边大力地锤击着桌子,一边怒喝道。

  “马上到,马上到。”小厮忙改道来到大汉这桌点头哈腰道。

  大汉闻言双眼一瞪道:“还不快点,是想饿死我吗!饿死我你赔得起吗!”

  灰衣小厮一手擦了擦脸上忙碌的汗水,还是挤出笑脸道:“马上就给您捧上来,您稍等。”

  大汉见小厮态度如此恭敬,气也消停了大半,勉强好声道:“行吧,快一点,我赶时间,等会还有事情。”

  就在此时,木质的楼梯发出稳定的声音,“吱,吱,吱。”声音大小相似,间隔也几乎不变,可想而知来人的步伐相当稳健。

  小厮闻声,头也不回的道:“快一点,小离。”

  “噢。”随着声音传来,声音的主人终于转过楼梯角露出真容,只见此人同样也是身穿灰色的一身服饰,手上端着一份牛肉以及一小壶酒,脸色稍白,双眼稍稍有点向鼻梁集中,一副普通的五官,放在人堆里找也找不出来,唯一特别的,可能是他脖下挂着一块玉佩,玉佩古色,隐约还有一条盘龙在之上,望之颇有不凡之感。

  此人姓唐名离,正是这家酒馆的一名临时小二。

  只见唐离还是踏着几乎不变的步伐,双眼紧紧注视着手上端着的牛肉和酒壶,缓缓走上楼梯,待走到灰衣小厮此桌时,轻轻一躬身,灰衣小厮见状忙双手端起牛肉盘子轻轻放在桌上,再双手轻轻提起酒壶放在桌上,点头哈腰道:“客官慢用。”

大汉见状轻哼了一声,便开始自顾自的开始倒酒。

就在此时,楼下传来一声喊声:“小宇啊,快下来。”

  小厮应了一声,便轻轻拍了一下唐离道:“那边的客官你招呼一下。”说着,嘴巴向着最初谈话的两人努了努。

唐离轻应一声便踏着步子走了过去。

小厮见唐离走了过去,便放心转身稳稳的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梯。

  原来这名小厮姓苏名宇,生的倒是眉清目秀,就是肤色偏黄,脸上突起的几个小红点,代表了苏宇的真实年龄并不大。

  一下楼梯整个酒楼的嘈杂声顿入耳中来,苏宇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看见酒楼掌柜正在柜台后望着自己,苏宇忙堆起一脸笑容向着掌柜走去。

  掌柜见苏宇走到柜台前来,露出慈爱的笑容,双手一把捂住苏宇的一只手,不住地拍打道:“小宇啊,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知道你晚上还要去药老怪那里,不要太累着自己了。“

  苏宇轻吸了一口气,狡黠地笑着回答道:“谢谢老掌柜啦,小离还在楼上,再说现在正忙着呢,我怎么能走开呢。没事的,明叔那边我晚点过去也无妨的,他知道我在您这里。”

  老掌柜闻言不由得失笑道:“原来你是打的这个算盘啊,行吧,等会多吃点再过去,晚上也早点休息,知道吗?”

  苏宇闻言爽朗的一笑道:“好嘞。”

  恰好此时有人大喊道:“小二,结账。”

  苏宇向着掌柜一点头,忙转身小跑向客桌一看,熟练地报道:“黄牛肉一碟一百文,青酒一壶三十文,花生一碟十文,收您一百四十文即可。”

  掌柜看着苏宇的背影,满脸都是宠溺的笑容,忍不住一手抚摸着自己已经花白的长胡眼里带着一丝落寞轻叹道:“多好的孩子啊,可惜了。”

  …………

  明义药馆,老掌柜在柜台后面拨弄着算盘,听闻门口的石板路上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响起,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双眼盯着门口。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两名小厮身穿灰衣闯入店门,老掌柜把脸一绷故作厉声道:“怎么今天又迟到了,你们是越来越不把我老人家放在眼里了,嗯?!”

  苏宇闻言忙深呼吸了两口,出声作揖笑道:“哪里哪里,您老人家言重啦,我们今天是在酒馆老掌柜那多帮忙了一会,所以才迟到的,这偌大的阳城哪有人敢不把您明半仙放在眼里。”原来药店老掌柜名为张明义,是阳城里名气最大的大夫,其所开药馆在阳城里的备货也是最多的。

  唐离在一旁一手扶着门,一手搭在苏宇肩上,喘着粗气不住的点着头。

  张老掌柜闻言,脸上竟然有了笑意,摇了摇头道:“还是你小子最会说话,还不快点,臭小子,今天任务完不成,下次受伤可别来找我。”

  苏宇闻言理了理已经顺了的气说道:“得嘞,保证给您完成任务。”

  说着便拉着唐离自觉走向内房,待走到内房里,看着地上新到的一捆一捆药材,苏宇忙蹲了下来,指着其中一捆药材道:“龙须草,貌似龙须,味甘苦,可治咳嗽,入三行七列。”

  唐离应一声便忙抱着那捆药材轻轻的放入墙上的第三行第七列的盒子中。

  苏宇又指着一捆药草道:“紫罗兰,色淡紫而多枝,可止血治外伤,入五行十一列。”

  张老掌柜一般都是不会过来的,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居然特意坐在不远处的桌子旁,冷冷地见着二人配合无间,苏宇的博闻强记更是最让老掌柜满意的地方。但是不知道老掌柜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冷了下来道:“快一点,你时间很多吗?”

  苏宇闻言头也不回道:“好的!”

  “血色茶花,入八行四列,色红而叶繁,可治疗气血亏空。”

  “天心枝,入……入……入……”苏宇突然眉头用力的一皱,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竟然想不起天心枝放在哪里了。

  唐离见状也眉毛一跳,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又看了看今天特意过来监督的张掌柜,下意识又吞咽了一口口水,一时间站在一旁,想出声又忍住,想提起药材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僵在了这里。

  苏宇此时的大脑飞速的运转,汗滴也突如其来,苏宇轻瞥了一眼唐离,用眼神示意他冷静,也示意自己冷静下来,接着苏宇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捻起一枝天心枝,闭上了双眼,放在鼻前再轻轻地闻了闻,闻着熟悉的气味,苏宇嘴角莫名的挂起一丝微笑,接着说道:“天心枝,入八行三列,气味淡雅略带腥气,治肾虚,可入药。”

  平时张掌柜也并不会催促,但是今天掌柜明显有些不同的气道:“一个天心枝也要花这么多时间,你要快一点,更快一点,一定要形成潜意识,你知道你现在这么慢,关键时候这么点时间可能就是生死之间的差别!”

  苏宇闻言眉头一跳,眼神不自觉的一缩,看向唐离,两人目光交回,心照不宣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

  苏宇知道,张老掌柜也是为了他们好,于是非常自然地走到张老掌柜身后。

  张老掌柜还欲多说,却感觉肩上一双轻柔的手已经放了上来,非常熟练的在穴位上恰到好处的一按,张老掌柜到嘴边的话又都咽下了肚,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舒服而意味声长的“嗯……”

  苏宇听到这声“嗯”声,就知道自己熟练的技术又打动了老掌柜,于是趁热打铁道:“明叔,您放心,我们会认真做好的,您不要急,给我们点时间……”

  张老掌柜闻言轻轻地一叹,轻轻拍了拍自己肩上还在按摩的手掌示意停下来,转而转过身来望着苏宇,双手握住苏宇的一只手拍了拍,轻叹道:“你这臭小子,就知道哄得我们阳城这些老老少少开心,你也不小了,明叔也知道你小子是不甘心在阳城就这样呆一辈子。只是外面的世界凶险啊,臭小子,你老实的告诉我,青阳学院已经快要招生了,你是不是要去?”

  苏宇闻言面色一僵,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否该如实以告。

  张老掌柜阅人经历何其丰富,只是看着苏宇的表情便知道苏宇早已做好了决定,又复轻叹道:“老了,毕竟是老了,老得都快忘记了,谁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呢?”

  说着不由得自嘲得一笑又说道:“是我们太自私了,总希望你能留在我们阳城,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说着张老掌柜把头微微上扬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不一会,突然恍然大悟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嘿嘿,想不到老来反而更有诗意。”

  苏宇闻言晒然一笑,伸出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把张老掌柜两只手握在掌心道:“那当然,这阳城谁不知道您明半仙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还四通八达,可文可武,进退自如……”

  苏宇本还想继续拍马屁,却被张老掌柜轻轻摇了摇手打断了。

  张老掌柜吐出了体内的一口浊气,认真地看着苏宇的眼睛道:“什么时候走?”

  苏宇闻言下意识头一歪,眼神有点闪躲,不敢与张老掌柜对视,但是想起自己早就想过的生活,抿了抿嘴,提起自己剩余的勇气看向张老掌柜道:“如无意外,当是明天。”

  张老掌柜闻言眉头一跳失声道:“明天,这么快?”

  话已经开了头,苏宇反而更加坦然道:“我在酒楼已经打听到三天后就是各大学院开始招收新一批学子的时候了,如果再不走,我就没有机会再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

  张老掌柜闻言,欲言又止,又欲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闭着眼摇了摇头,重重叹了口气道:“回去和你瑶姨好好谈一谈吧,毕竟她几乎都一直把你当成他的亲生骨肉。”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那明天我就不来送你了,明叔也没什么能给你的,这里的干参你全带走吧。”

  唐离闻言惊声道:“干参?全部?”

  “小离,明叔也担心你呐,虽然你话不多,明叔对你的教导也不多,但是明叔也一直把你当做是自己的孩子,你们这样出去,让我们这把老骨头怎么放得下心吶。”张老掌柜听到唐离的声音后转头向着唐离说道,满眼都是不舍,细细一看,还有着几分晶莹的泪花。

  张老掌柜自顾自得又继续说道:“行了,不说了,再说下去我这把老骨头可熬不住离别的伤感,干参在哪里你们也知道,我先去楼上歇息歇息了,如果以后受了伤记得来阳城找你们明叔,呸呸呸,我在说什么胡话,你们出行肯定是大吉大利,无伤无痛。”说着便自顾自得又向着楼上走去。

  苏宇几次想打断张老掌柜,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终便只能看着老掌柜的背影走向阴影,随着“踏……踏……踏”的楼梯声缓缓传来,老掌柜已经上到阁楼。

  苏宇直等到张老掌柜上到楼上看不见背影了,才强装镇定向着唐离招呼道:“拿个盒子装好干参,我们走吧。”

芒果味粉条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求传播,有底稿,只要签约不太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