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八章 断了的弦(2)
作者:木凋  |  字数:2807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6:51 全文阅读

“在这儿闹出乱子谁都不好看。”我悄悄凑近那人的耳边,只留下一句话松手离开了狭窄的通道。

“走吧,已经差不多了。”我用一只手扶着走路有些踉跄的李筱艾回到圆桌位置,兰雪也刚好回到原位。

“嗯~那好吧。”

夜幕彻底笼罩了星空,海风呼啸着有些凌冽,李筱艾的脚下摇晃得更厉害。

从酒吧出来,我们乘坐的出租车在人少车稀的道面狂奔,我和浑身酒气的李筱艾坐在后排座位,而兰雪坐在副驾驶座。

灯光,让我觉得十分不舒服,难道是刚才闪烁的射灯让我产生了目眩的感觉?

是路灯?我下意识感受着路灯从我身旁划过,并没特别的感觉。是迎面而来的车灯?并不是,虽然出租车飞驰着但路况也算平稳。我扭头观察着几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李筱艾,头靠着椅背,眼神迷离,呼吸越显急促,一头秀发闪着晶莹的光亮。

晶莹的光亮?

我突然意识到了那让我全身警惕的光亮来自哪里,车子的后视镜,洒在李筱艾发丝上的灯光,一直尾随我们的车灯?

我扭过身朝出租车后望去,一辆越野车始终与我们保持着二十到三十米的距离。越野车?最少一个人,最多七个人,实力对比可能相当悬殊,而且此时的李筱艾几乎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午夜,就算满城都是摄像头,但又谁敢保证越野车的车牌一定不是仿制的,一旦减速被拦住情况恐怕更加难以预测,我不得不在脑海中迅速做出判断。

“师傅,麻烦前方路口右转。”

“嗯?”出租车司机没反应过来。

“右转。”我喊道。

出租车划出一道弧线几乎没减速直接插进了右侧小路,越野车没来得及刹车减速直接横着过了路口。

“停车,不用找了。”我直接抽了两张百元给司机,“等会儿先别把空车的牌子拉起来,在市区随便转两圈再载客吧”

出租车师傅收了钱,用疑问的眼神望着我们三个,然后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怎么了?”躲在人行道的灌木丛后兰雪小声问道。

我一只手搀着李筱艾,将她软绵绵的身子放到了我的背上,左右巡视着两侧交叉路口,“我不确定刚才是不是有人跟踪,所以最好小心一点。”

兰雪瞪圆了眼看着我,“怎么可能呢?”

我没再回答,过了数分钟后一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越野车也再没出现过。我背着李筱艾从小路的另一侧出口重新回到了大路上,“兰雪,你先回去吧,刚才也许是我多疑了。”

“你一个男人单独送她回去?还是不要了,我和你一起把她送回去再走。”兰雪朝我嬉笑着,俏脸上也因为酒意挂着一缕红韵,脚下的高跟鞋却没怎么摇晃过,既然她是出于好心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重新打车回酒店公寓的路上我仍注意着周围车辆的状况,可是沿途并没值得我特别留意的车辆尾随我们,灯火阑珊,城市也渐渐入眠了。也许真的是我多虑了,我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自嘲着自己也许是刚才酒精的作用,看来我的酒量并不足以涉足伏特加那样烈性酒。我睁开眼,缓缓凝视着一旁昏昏沉沉的李筱艾,想起了曾经那个失神落魄的自己,深深叹了口气。

酒精可真是容易引起共鸣的东西。

“小心点,不能喝还把自己喝成这个样子,幸亏有咱俩在,否则把她拿去卖了她都不知道。”下了车兰雪一直在嘀咕着,出租车将我们放在了喷水池外的门口,水池外的院门到酒店公寓的正门不足五十米,我搀扶着李筱艾缓慢挪着步子。

她已经醉得不行了,耷拉着肩和脑袋,步子在地上拖行着。从水池到酒店公寓的正门是一条弧形的水泥路,紧挨着酒店的大楼平时可供车辆行驶。我们靠着大楼的内侧沿弧形往玻璃门处挪着脚步,夜色已经暗得连星光都不见了踪影,昏暗的灯光让我始终觉得全身不舒服。

“以后还是不能喝伏特加。”我像是在自言自语。

“为什么?”兰雪停下脚步回过头问道。

嗖嗖~沙沙…

没有风的感觉却为何会有风的声音?我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汗毛忽的就竖了起来,停下了脚步。

啪!啪!啪…

连续的摔碎声,大量的玻璃球闪着夜色的光亮在我脚步前不足半米的距离飞溅开来,本来是我和李筱艾下一秒的必经之地,被我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躲过了。即便如此,那摔碎后溅起的玻璃球打在我腿部仍像是一把钝刃劈砍一样痛。

我慌忙将李筱艾拉离了弧形路的内侧,一只手抱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护着她的头顶。我仰着头朝上望去,再低头细看摔碎的东西,那些像是跳棋用的玻璃球,但巨大的冲击力几乎已经将部分玻璃球摔碎,地面留下一滩碎裂的玻璃渣和一些尚且未碎的玻璃球来回滚动,如果被砸中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了?哇,居然有人乱从楼上扔东西。”兰雪嚷嚷着朝楼上张望,似乎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酒店怎么管理的?”

这只是意外?怎么可能那么巧合,若不是我刹停了脚步,前后时差只差了半秒不到,地面那么大的直径,就算只是鸡蛋的冲击力也足以致命。

破碎的玻璃弹珠并没引起旁人的警惕,深夜酒店的值班工作人员只是在不停地在和兰雪做着解释。环顾四周,深夜里一切仍旧是静悄悄的,唯独那掩藏的杀意并没散去。一旁的酒店地下车库出口,一辆黑色越野车带着轰鸣由深及近从车库出口驶了出来,缓缓绕过喷水池的环形路像是在确认什么,然后朝出口的方向开出了酒店的院门外。

越野车出院门后右转,油门的轰鸣声再次传来,一辆戴着头盔的摩托车骑手从院门左侧朝越野车同一方向驶去,两者距离和速度时差最多不超过五秒。

我清楚记得那辆车就是之前跟在我们第一辆出租车后的越野车,那辆摩托车仅仅只是路过?

“兰雪,你先回家,我会和小爱另换住所。”

“啊?”兰雪露出不解的表情。

深夜,一个连我都觉得陌生的寻常旅店房间内,李筱艾正呼吸均匀的躺在床上。窗外的光亮洒了些进来,昏暗的房间内,我独自静静坐在面朝她的椅子上,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意外事故?如果被砸中估计也就会被这样定性吧,被游戏用的玻璃弹珠砸死的人从哪种角度看都不像是有人蓄意谋杀。

黑色越野车?如果仔细查应该能查到,但前提是警方能因为这些破碎的玻璃弹珠立案调查?而且想彻底查到这辆有可能被套牌的黑色越野车也需要时间,人力物力。

时间?似乎凶手对时间的把控比我想象的更准确,他对好多事情的预判都在我的警惕之前,如果不是运气好刚才被我下意识躲过,那他几乎就成功了。

李筱艾轻轻翻了个身,从原本背对我的卧姿换成了面朝我。此时的月静悄悄如掀开了面纱般将柔和的光洒进屋内,她平静的面容就这样被清晰的映了出来。我原本游离的思绪随着目光被拉扯了回来,但又好像随着这柔和的月光看见了曾经心底铭记着的那个人。芯蕊…

眼前的人不知是感觉到了这明月的照耀,还是目光的灼视,竟悄然睁开了眼睛。那一瞬间,我几乎错误的以为,心里的那个她还活着。很久以前为了保护不被伤害的芯蕊趁着月色我也像这样悄然陪在她的身边,不曾想那已经变成了遥远的过去,心口忽冷但却又被眼前的人唤起了暖心的记忆。

不知不觉我的心里竟微微颤了一下。

“谢谢~”她注视着我轻声唤了两个字,声音和我以为的那个人相似却不相同。就像是梦话,话音刚落我的心也跟着微微颤动了一下,那感觉就像是两个同样在酒精里迷醉的人彼此间不经意触碰了心灵。

没等我回应,李筱艾重新合眼睡去。起伏均匀的呼吸声像是一支悠扬的催眠曲,在淡淡的光下我望着李筱艾安静的面容渐渐有了困意,我摸了摸袖口,手下隐藏着一把金属的餐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