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八章 断了的弦(1)
作者:木凋  |  字数:3510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6:53 全文阅读

一如既往的日复一日是值得庆幸还是终将变成不幸?

即将落下帷幕的艾康集团似乎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轰轰烈烈,楼道里的办公室门几乎全都紧锁着,除了偶尔进进出出来回奔波的李筱艾。一位清洁工正在将洒落在走廊过道上的打印纸装进清洁推车的塑料口袋里,天花板上闪烁的照明灯已经将近熄灭,整个魔方盒子大楼里处处显得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又几名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像是律师的人进了李筱艾的办公室,而我正站在过道上想着一早与董剑交接班时他说过的话。

“昨天在艾康楼内我碰到了张大山,他亲自带队到艾康采集证据,看样子艾康之前的案子不光是普通案件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涉及毒品。张大山特别给了我忠告让咱俩不要涉及太深,这里面的水恐怕没表面看上去那么浅,之前命案说的好像是意外,恐怕都是在灭口也说不定。咱俩只要保的了李筱艾的命,到时候等着警方介入,如果她和她爸真有事那在局里也比在外面安全多了。”

涉及毒品?这难以想象的两个字像魔咒般萦绕在我脑海中。

在艾康空荡荡的办公楼里有无数的电脑被闲置着,李筱艾无尽的忙碌中我却有大把时间去找寻我想知道的答案。

“艾康集团的最初原型艾康医药由李树康于十几年前注册,当时只是一家简单的研发机构,为众多知名的化工和制药企业进行临床试验和化工合成业务。这样的时间大约坚持了四年,公司经营越发困难,几乎倒闭。就在最艰难的时候,由当时一家隶属于南美的跨国制药公司注资,艾康医药竟然奇迹般的迅速恢复了元气,在兼并了几家国内较小的制药企业后重组为艾康集团,之后集团业务逐步扩大,经过多轮注资后成了一家知名跨国药品研发制造企业。”

“但是从多方小道消息查获艾康医药的消息中显示,当时最艰难的时刻并非缘由一次成功的注资,而是由于一次失败的药物临床试验。”

这些过去关于艾康的消息都没有显示出它和毒品有任何联系,那为何张大山会亲自带队查到这里来?而且还是在艾康集团几乎快倒闭的时间段,难道真的是树倒众人推么?

“目前公司账上的资金几乎全被冻结了,如果再不想办法扭转局面,恐怕过年前的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财务助理苦着脸在李筱艾的办公室报告着。

“好的,我知道了。”李筱艾连头都没抬起来,她手头急需处理的事情几乎排满所有时间都处理不完。在我跟着她的两天内除了吃饭她无时无刻不在忙碌着,以至于根本看不出来她有任何情绪起伏。

“小爱,你已经尽力了,现在这个烂摊子丢给谁都没办法。”兰雪看着实在不忍心,坐在她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不停地劝,“再这样下去会生病的,就算在学校也没见你这么拼啊。”

“嗯,我知道了。”还是那样的一句,无波起伏也不带任何感情夹带。

“小爱!”兰雪声音放大,音调也拉长了。

李筱艾终于放下手中的资料文件,摘下窄方框眼镜缓缓抬起头望着兰雪,“我该怎么做?”这句话像是忽然蹦出来的。

兰雪怔了一下,隔了一秒她把手撑在了桌面,“休息休息吧,我听庄颜和董剑他们说你每天只睡不到六个小时,晚上十二点回去,早上六点就收拾好出来,这样下去身体哪吃得消。”

我站在一旁没有吭声,李筱艾抬头朝我扫了一眼,“我没事,现在能做就多做一点吧,可能到了年后整个公司都要关门了。”

“我知道这是你爸最爱的企业,可是他最爱的还是你啊,要不然也不会跟你妈翻脸成那样。”

“好了,别说了。”李筱艾打断了兰雪的安慰之言,语气依旧波澜不惊,“你说吧,想去哪儿喝一杯?”

“夜笙歌。”兰雪语气里明显带着兴奋。

“夜场?我不去,最多找个安静点能喝酒的地方。”李筱艾瞥了她一眼。

“你从来都不陪我去,今天就去那儿喝点酒放松放松,再说还有他在,你就从了我吧。”兰雪绕过李筱艾的办公桌娇嗔着抱住李筱艾的胳膊,朝我这边抛了个眼神,“走吧,走吧,整天憋在这里多闷呀。庄颜会照顾好咱俩的,对不!?”兰雪瞅着向我挑起下巴,用手掌朝下挥了一下做了个劈砍的动作。

我只好侧过脸无言的笑,心想她俩只要别没事找事就好。

也许在这世上只有两种地方不嫌穿的少,一是泳池,二就是夜场。一月份的特区虽没有北方的那种寒风刺骨,却也足够让人在海风中竖起衣领瑟瑟发抖。但酒吧街永远是个例外,夜色下的酒吧街一年四季都如夏季般炽热,穿着各色短裙短裤的年轻人来回穿梭,像我和李筱艾这样穿着职业正装到这种场合实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到了。”兰雪站在前面抬头望着用炫彩字体印着的标牌——夜笙歌。

“嗯?”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夜笙歌的豪华大门外手里掐着烟朝我瞪直了眼神,“庄颜?”

“罗总?”我认出了那人是曾经和董剑,张大山一同吃过饭的罗谦。

“罗什么总,叫我大炮,罗大炮。”罗谦还是一脸嬉笑,说着就递了只烟过来,“怎么今天想起来到我的场子来玩,真的是难得。”

我忽的想起曾经在饭桌上他提起过,但当时没太在意,“哪有哪有,陪朋友过来。”我扭头瞅了眼一旁的两位,无需暴露彼此的身份。

“哇,美女,可真是大大的美女。你朋友?”罗大炮果然名不虚传,话音没落就已将兰雪乐得掩嘴而笑,李筱艾也难得扬起了嘴角。

“兰雪,小爱。”我简短介绍了下,却没透露李筱艾的真名,虽是娱乐场所,却是我的工作时间,对于李筱艾的安全我仍负有全权责任。

“哇,好听,蓬荜生辉。快请进快请进,等会儿兄弟我再来找你们喝两杯,你们先进去玩儿。来,给贵宾上座。”罗大炮嘴下流油,招呼着手下的服务生将我们迎进了夜笙歌内。

酒吧内的装潢极尽奢华,各种音响和灯光设备也都采用了最优质的搭配,圆桌配上高脚凳让那些穿着清凉的年轻人们更显身材修长。对于我的安保工作而言最不利的场所应该就是这样嘈杂且人员过于密集的场所,一般的业务对象在与我们合作期间都不会主动提出出入这样的场合,因为有时候我们很不好拿捏放手量,也就是与陌生人接触的度。但是话又说话来,到这样的场合完全不和人接触那又为何非要来呢。

服务员原本将我们带到离舞池较远的豪华雅座,兰雪却觉得太过清净而拒绝了,于是她主动带着我们找到了舞池旁一处视野较好的圆桌处。

“啤酒先来几瓶吧。”由于声音太过激烈,兰雪不得不朝服务员喊道。

“我要伏特加。”李筱艾直接点了最烈的酒。

兰雪瞪圆了眼睛盯着李筱艾,“你确定?”

李筱艾没什么表情却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今晚就尽情释放,伏特加。”兰雪朝服务员伸出两根手指,“两瓶。”

我不得不在心里默念,我的天啊。

最烈的酒和震耳欲聋的节奏此起彼伏,罗谦在间隙时不时的过来和我碰杯,出于颜面和不宜细说的工作原因我不得不将原产自北方大国的白酒一杯杯吞下肚。而兰雪更是乐得开心,拉着李筱艾到舞池中不停扭动着,招惹得一旁男人们血脉喷张。

与兰雪相比,李筱艾似乎并不是来跳舞放松的,一杯杯酒她不仅吞得急而且频率快,一杯接着一杯。我不知道她的酒量,除了脸色有些泛起红韵,从她的表情看起来和平时并无二致,以至于从她的表面看根本没人猜得出她在想什么。

“走吧,你也来跳舞呗,别整天绷着个脸扮酷,你已经够帅了,特别是那次在电梯救人的时候。”听兰雪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了酒精反应,但在她的拉扯下我还是不好直接甩开她的手。

我终究还是被兰雪拉扯着离开了座位,而李筱艾却拿起酒杯朝我们做了个干杯的动作,然后自顾自又将一杯伏特加吞了下去。

酒精混杂着香水味,闪着彩色的灯光下荷尔蒙在人群中飘散,兰雪绕在我的周围时不时用身体朝我倚靠,时不时用肌肤轻触着我的衬衫。燥热感趁着酒意,我不得不松了领口和领带。

曲终,我跟着兰雪离开舞池中的人群重回属于我们的圆桌,可是圆桌上除了酒杯和酒瓶李筱艾却没了踪影。原本借着酒精和节奏有些眩晕的脑袋一瞬间清醒了过来,有一个声音似乎不停地在我脑海中回荡,失职,这就是失职。如果李筱艾出了任何意外我都没有任何借口做解释,也没有任何理由被原谅,但就算是现在我环顾四周也没任何她的踪迹。

“可能是去洗手间了,刚才她喝了那么多,你别那么紧张。”可能是看出了我的神情不对,兰雪提醒了一句,紧接着她拿起酒杯和我的杯子碰了一下。

我瞅了她一眼,并没拿起已倒满酒的酒杯,“我也去趟洗手间。”

洗手间外狭小的巷道里不停拥吻的年轻人,各种黏在一起的彩色头发,走路不稳眼中却流着难以直视的yu火,我只想快点从这yu火炽烈的窒息感中出去透口气,可是我要找的人呢?

“美女,出去喝杯酒不就熟悉了?”穿着轻佻的男子正一只手撑墙堵住了我要找的人的去路。

李筱艾面色潮红眼神已经有些迷离,身上的职业装规规整整,怎么看都与那些过道里浓脂艳抹的粉尘女子有些迥异,“走开。”

“哟,挺有性格的。一个人喝酒多闷啊,来让哥帮你轻解罗裳。”话音没落男子竟想动手去抓李筱艾的衣领。

一瞬间我用手背挡开了那人的手,男子果然不是什么善茬,下一秒拳就朝我挥了过来,刚好被我一只手接住,紧接着用力向下拧了半圈。他吃痛身体扭曲着半弯下腰,然后用哀求的眼神抬眼朝向我。我只是用那种狠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将已经醉得眼神迷离的李筱艾拽到了我身后。

木凋
作者的话

一如既往的日复一日是值得庆幸还是终将变成不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