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七章 嘱托(1)
作者:木凋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6:27 全文阅读

落花将逝,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

遗体火化,下葬,整整半天都在阴沉沉的天色下,好像那庄肃的伤感被灰蒙蒙的云无声的放大了。李树康生前的友人聚在这翠绿的山间为他最后一次送行,让人感叹人生前无论怎样的精彩绝伦,终究是逃不过这最后一程,其中滋味说不明道不破,死了也就无从体会了。

我和董剑一左一右站在老狄的轮椅后,周遭的人群大多表情凝滞,李筱艾独自抱着李树康的骨灰盒走在前面,背影竟显得有些孤寂。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李筱艾亲手将父亲的骨灰盒放入了墓穴中,然后对着冷冰冰的墓碑叩首。

一阵目光飘过,原本应是被聚焦的墓前,为何有人却注视着我们的位置。被目光灼视,本能就会有所警惕,我回过头朝周遭的人群扫视却没发现异样,可是一双眼睛的的确确在盯着我,那些墨镜下的眼睛,我还是不敢确定到底是谁。

“怎么了?”董剑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这些人有咱们的熟人么?”我警惕的问道。

“应该没有吧?除了你和那个李筱艾有过一面之缘。”董剑不置可否的回答。

“面孔倒是有些还算熟悉,但称不上是熟人。”老狄也察觉道。

谁在注视着我们?或者说仅仅是我?

我重新镇定下来,面朝李树康的墓碑,但我敢确定那焦灼的眼神从未离开过我的背影。

凡事终有一散,李树康的告别之行已近尾声,李筱艾面朝众人,“谢谢各位叔叔阿姨,亲朋好友,能来参加我父亲的葬礼,我替他谢谢诸位。”言毕李筱艾朝人群深深鞠了一躬。

殡仪馆门前,李筱艾依次送别,有的人总不忘唠叨两句,“小爱啊,请节哀,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是啊,没想到你父亲正值英年竟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人生真的是苦短呐。”

“你一个人平时多注意身体,要是有合适的对象也好早给自己找个伴儿。”

“艾康集团这轮危机之后只剩下一个空壳,你要是有心尽力看能不能将艾康扶起来,如若不能也让它有个善终,它可是你父亲毕生心血啊。”

李筱艾在一群长辈中应接不暇,“好的,谢谢您。”

“我会的,到时候我的婚礼一定会邀请您。”

“艾康不会倒下,我会尽力,请您放心。”

人群走的走,散的散,最后空荡荡的殡仪馆前只剩下老狄,我和董剑,这时夕阳终于冲破了厚厚的乌云,在即将说再见的时候留下了最后一缕晚霞。

“狄叔叔。”听语气李筱艾跟老狄并不陌生,话音没落抬眸朝我轻瞥,眼神中的阴郁犹存。

“嗯,小爱终究是长大了,需要独自料理自己的人生了。”老狄难得有这种慈祥的语气,那是长辈对待晚辈才有的语调。

“谢谢您来参加父亲的葬礼。”李筱艾再次垂下眼眸。

“不必道谢。”老狄抬头看着这个故人的女儿心中难免感叹,“这次来参加你父亲的葬礼,但有些事情我还是需要跟你说清楚。”

“额?”

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老狄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告诉了李筱艾,“你父亲将这笔钱给我却留下这样的托付,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对他生前的很多事都不甚了解,更不知道他的死因,只是…”

“我明白,父亲的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无意过多揣测,只是出事前的夜里父亲也给我留了一条讯息。”

“哦?”

“只有一个字,家。看得出父亲留的这个字是想让我明白什么,可我始终不明白,在我和父亲过去的经历中家的概念几乎不存在,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就被父亲送往香港,在那儿一直上学直至今日。”李筱艾似乎在顺着这个简单的字回忆过去。

沉默了片刻,“我还是觉得你父亲的担忧有他的道理,可是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办,艾康集团有签约的安保公司。”

李筱艾眉头微紧,思考了几秒后愁云像是散了去,“就当是口头承诺吧,狄叔叔您是父亲生前最信任的人,您的话一诺千金,我听着便是。”

“我需要派人留在你身边。”

“您安排便是。”

“你没任何顾虑吗?”老狄觉得不解。

李筱艾抬头盯着我,然后弯了眼角露出散去阴霾的一笑,“没有。”

她信任老狄,也信任我。我的心就在那瞬间轻轻颤动了一下,像是一滴水掉进了无波不惊的潭水,以至于自己都还未察觉,一切已重归平静。

“那好吧,我回去和董剑商量下怎么安排人手,到时候再联系。”老狄没想到李筱艾比他想象的更不可思议,故人的女儿果真有些与众不同的气质。

夜幕下的写字楼顶层,防御盾的办公隔间内,三个男人正聚在灯下的电脑上一起查阅资料制定计划,仅凭一份口头承诺。

李筱艾,李树康的女儿,艾康集团总裁的千金,其母亲现在已是香港富通洪金集团的夫人,与李树康于十八年前离异。现在是香港大学医学院的在读研究生,刚年满二十四岁。在校期间学业成绩优异,曾在世界知名杂志《自然》上发表过论文,多次获得奖学金,曾参与SARS冠状病毒急性肺损伤的课题研究,该研究得到社会和学界广泛认可。

“是位学霸。”董剑看了一个开头朝我感叹道,“你怎么认识她的?”

“怎么?我看上去像成绩不好么?”我皱着眉。

董剑又甩了甩脑袋,表示不解。

学习和生活习惯比较简单,除了平时出入图书馆和研究所,还参加了游泳社,爱好唱歌,曾在数年前港姐选美比赛中进入决赛,获得第三名的好成绩。本身优异的条件和家世背景成为当时香港名媛圈的翘楚,追求者不计其数。

“这个我知道,当年火了几个月后来就偃旗息鼓了。”董剑插嘴道。

“可惜当时我还在做梦,并不知道这些细节。”我回应了一句。

性格较内向,不爱社交,与德裕众诚律师事务所千金兰雪是好友,恋爱经历不详,其余不详。

“好了,就这些,现在选人。”老狄开门见山直接点了董剑,而董剑直接点了我,我很尴尬。

“至少需要四到五个人轮换,否则没法不间断保证李筱艾的安全,十二小时轮换。”我建议道。

“四到五个人?你看看眼下咱们还有没有多的人手?而且还是这种口头协议的业务。”董剑当场质疑道。

“三个人吧。”老狄直接下了断言,“还差一个人就让刘恋补上。”

“刘恋?不行不行。”董剑直接否决了,“她那身手连自己都搞不定,至少也要邱少或者程璐晨那样的。”

董剑的语气很难让人不怀疑他有护短的嫌疑,“你把邱少和程璐晨抽出来那二组就歇菜吧,大家都放假好好休息休息。”

“三个人二十四小时连轴转,谁都吃不消,女孩子怎么可能坚持的下来。”董剑还在狡辩。

“好了好了,就你俩转,一人两天,两天一换。这工资就按一轮一万结算,等过完年闲下来再找人顶替你俩。”老狄再一次把争论断了。

这样的薪酬的确不菲,工作时间也算规律,而且并不算繁忙。“就先这样吧。”我答应道。但细算之下这个数可以保一个人五十五年,差不多李筱艾的一生,我不禁感叹人力挣钱怎么都赢不过资本家,那个数只是某些人的小目标而已。

“最近艾康集团的事情实在蹊跷,虽然是看似简单的单人护卫你们俩还是多加小心些。”老狄叮嘱道。

“国内虽然禁枪,但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多提着点神,至少等警方把案子破了,否则真不敢说绝对。”董剑也同意老狄的观点。

我如是点点头表示完全同意他俩的观点。

艾康集团的园区距离防御盾的写字楼并不算远,开车不出一刻钟,几个街区的距离。集团整个园区占地大约一个足球场大小,院内只有一栋像是办公楼一样的方正建筑,近站在大楼前仰望就像是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魔方,从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是正正方方的。除了位于中层的左侧几扇窗户和墙染成了黑色,看起来就像是灰白的魔方中仅有的一个错色方格。

艾康园区的门外是一条双向并排六车道的宽敞公路,马路对面错落着整齐的商业门面,餐馆,小商品零售,服装等等。

“您好,我找李筱艾。”我刚进楼内,对穿着整齐的大楼保安询问道。

“请稍等。”

整个集团大楼从内部看上去并没外观那么简单,其现代化程度甚至可以媲美最高级的研究所。金属制的墙体,厚厚的金属防火门,通透的灯光照明。楼体共十二层,两侧分别有六个隔间,这样就组成了十二乘以十二的规整形状,内部也被分割成了完美的正方形。

“其实艾康就是一个类似研究所的公司,我们一直都在主攻研发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药品,李总就在房间里等您,请进。”接待人员简单介绍后敲了敲顶楼走廊尽头的一个独立金属门。

“什么?人事部经理也递交了辞呈?”刚推开门就听见李筱艾几近崩溃的焦躁声。

木凋
作者的话

落花将逝,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