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三章 晚宴(2)
作者:木凋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4:19 全文阅读

“怪不得老狄连见庄颜都没聊两句,我们进屋一直瞅着窗户外冒烟的方向,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董剑将手掌朝刘恋的红酒杯上掠过,“你少喝点啊,等会儿没人送你回去。”

刘恋哪还听他的话,抄起红酒杯对我迎着面举起来,“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多多关照。”

“你可是前辈,多多关照。”我俩一起干完了杯中酒。

“虽然他们几个最近没怎么见面,但情分还在,出了事看在眼里估计都会有些惦记。”张大山接过董剑的话,看着他说道。

“他们几个?”我有些疑惑的问了句。

“哈哈,小庄你还不知道,你们老总狄世勇和张大山他爸可是老战友老搭档。当年都在维和部队,为了救李树康他们几个被困在非洲的医疗研究员,狄世勇他们不停奋战彻夜还负了重伤,他们几个到最后关头不离不弃相互帮助才从那虎穴中逃了出来。所以这事儿回国以后他们几个成了最好的朋友,他爸和你们老总那都是过命的交情。哦,对了,他爸现在在省厅…”罗谦还在滔滔不绝忽然被张大山给打断了。

“说了不加后缀,喝酒。”张大山率先举起了酒杯,虽然没有官架子但那气场还是在那摆着。

桌面上的酒杯再一次被一饮而尽。

“可后来李树康回国后从了商,其中生意多少有点问题,我爸也就不再愿意过多与他牵扯。”放下酒杯张大山补了一句。

“我知道老狄倒偶尔与他相见,可是看得出俩人大多都是那种冠冕堂皇的聊着从前,真的情分剩多少也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董剑似乎也知道一些。

“甭管他们老头的事儿了,咱们几个反正是真感情,你说对不,恋恋?哈哈哈。”罗大炮口无遮拦的逗着乐,朝身旁的刘恋举了下杯。

刘恋斜眼看了他一眼,嘴角微仰倒也不扭捏,一同举杯将杯中红酒饮了个干净。

董剑看在眼里却没再说什么。

酒过三巡,四个男人还在津津有味的聊天说地,唯一的女宾已经有些恍惚,一只纤细的手扶着自己已经泛红的颈部,眼神渐渐有些迷离。

“最近案子太多根本忙不过来,整天开不完的会,跟你们出来小聚都是挤出来的时间。”张大山抱怨了句,但看他沉着的样子分明就是享受着工作压力。

“不是已经好多了吗?年初的时候连过年你都在加班弄案子,搞了大半年似乎效果显著,忘忧的渗透被堵的严严实实。”董剑叼着烟重新将白酒杯满上。

“忘忧?”我疑问道。

“一种新型毒品,就这两年突然兴起的。”一顿饭吃到尾声我才知道罗谦现在是一个专营娱乐场所的商人,“一种原本被当做药物的东西,却还是没能逃得过毒贩们的贼眼。”

“也谈不上严严实实,毒品这种东西打不绝,只要控制在最低限度不让它见光就不错了。”张大山重重吐出口烟,看得出他在这条线上已经工作不短时间,深知毒品的本质其实就是那浑浊的欲望,人的欲望不可能被彻底抹杀干净。

“为了不让它见光。”我举起杯,对于毒品我和董剑应该有同样的痛恨,边防武警缉毒支队曾经是第一道墙。

酒杯碰触酒桌的清脆声,男人们又将白酒吞了下去,趁着酒劲终于有点豪气云天的感觉。

“为了~不让~它,它~见光~”刘恋断续的声音里有一丝幽怨,迷离的眼神里的它和我们嘴里的它分明不是同一东西。她抓起红酒杯整杯吞了下去,眼神掠过我们所有人,唯独对他停顿了短暂半秒。

“她喝多了。”董剑挪开了目光,像是在躲着什么。

夜彻底笼罩着这个灯火璀璨的城市,朦胧中透着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欲望,让人欲罢不能,流光溢彩中让每个人都不舍这一天又从指尖流过。

“我先把她送回去,你今天住哪?”董剑用一只手臂就足以架着步履不稳的刘恋。

“你就不用管我了。”车库内我帮他们打开车门。

“那明天你就先去公司,他们会给你讲具体的事项,我可能要忙外勤,有事电话联系。”董剑将刘恋塞进轿车后排自己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代驾司机已经启动了发动机。

我冲他摆摆手,轿车扬长而去。

趁着夜色一个人漫步在滨海公园的石板路上,对面是月色下静静躺着的香港。月光和海波不停荡漾着一串串音符,海水依旧不停拍打着岸边,只是与家乡小城的沙滩有着截然不同的节奏,仿佛那浪花声也在不停追逐人们的脚步,催促着快一点,再快一点。没有人停下脚步欣赏这浪花声,只有它在那里伴着月光独奏着。

公园的长椅上偶尔会坐着亲昵的情侣,也会有戴着运动耳机步履矫健的慢跑者,那些陌生的高楼与道路,那些新鲜的趣闻和事件看似都与我无关。这座城市曾经与我没什么记忆,也许以后我会留下来为之奋斗,留下来为了我必须肩负的他们而奋斗吧。

上班第一天,一切似乎并没因为我的到来变得不一样,刘恋从接待引导台后面将我带到了属于我的办公区域,一台电脑,和一些普通的文案架子,看上去和平常的公司白领没什么区别。

“我已经将新员工的资料都传到你的电脑里了,有空你就看看吧,那边的健身区域你随时可以去锻炼,目前你暂时在外勤组二组,归邱少管理。”刘恋站在我的办公区域旁边若无其事的叮嘱道,像是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

“嗯,谢谢。”我虽心怀好奇但却保持着在工作场合的礼节。

“嗯~还有,”刘恋忽的凑近了些,细若蚊声似乎还有什么要说,“昨晚后来怎么回事?”

“你是指从哪之后?”我也压低了声音。

“就是~出了餐厅之后。”

“董剑就送你回家了。”我心里想笑但表面上却没任何反应,“你还好吧?”

“还好,还好。哦,没事了。”她挤了下嘴角,但又似乎显得有些落寞,转身离开了办公桌。

我坐下来打开电脑,开始快速浏览桌面的文案,不知不觉身旁悄悄站着一个身穿淡褐色西装戴着窄方框眼睛,系彩色领带的干净年轻人。

“你好。”他主动朝我伸出手打招呼,“你就是新来的庄颜吧?我是邱少秋,大家都称呼我邱少。”

我连忙站了起来,伸手和他握住,“您好,邱组长。”

“之前我时常听董经理讲起你们连队的事,总说你身手了得。我没当过兵也不知道你们当兵时的样子,还是挺羡慕你们当过兵扛过枪的经历。”邱少说话斯斯文文,穿的倒很洋气,只是不知为何能当外勤组的组长呢?

“您见笑了,董剑那都是夸大的,我初来乍到好多事不懂都要请教你们呢。”在文质彬彬面前我也只好佯装客气。

“外勤组的工作是出外勤,难得今天组里没安排大家都在,就别坐在电脑前了,回家慢慢看,现在有空咱俩去那边切磋切磋呗。”也不知为何邱少的声音忽的就放洪亮了些,惹得周围同事纷纷朝我们投来目光。

“可是…”在我印象里第一天上班理应埋头苦干,重点在于埋头而不是出头,我的话没说完已被打断。

“别可是了,走吧,难得活动活动筋骨。”起身的不止伏在隔框上的邱少,办公区的同事们几乎纷纷起身像是在迎接入场的拳手,那纷乱的窃窃私语就差变成嘈杂的欢呼声。

从没上过拳击擂台的我曾经只在军营中反复敲打着自己的身躯,沙场,泥潭,雨林,彻夜负重长途奔袭,各种军事训练都只针对实战,拳击场并不是我的强项,甚至其中规则我都不太了解。邱少来自专业体校,专注搏击已经有十余年,从他的口气就能听出早已难逢敌手,文质彬彬只是他的表象,脱下西装的他终于展现了身上紧实的线条,肌肉如同机器般厚重,对一般人而言视觉上有绝对的碾压感。

但搏击终归是实战,并不是谁肉多谁就能赢。

我被带到独立的更衣室更换绑带,护膝,护肘,手套,一旁的二组外勤组组员一再提醒,“等会儿打起来躲着点,邱少有时候没轻没重的,实在不行就认输也没什么,我们这些下面的组员也不愿和他练多了,呵呵。”

防御盾的员工们都聚集到了健身区,仿佛此时并不是上班时间,而是一场即将开场的拳击比赛。

“只是练练手,点到即止,你喊停马上就停。”听上去友好的问候语里充满了年轻人的火药味。

我喊停就停,意思是我认输就结束,我只好回以礼貌的微笑,并频频点头表示理解。其实我并不愿意开始一场毫无意义的打斗,甚至输赢对于我来说都毫无意义,我只想在这里好好工作,仅此而已。

台下的窃窃私语终于渐渐变成了起哄,年轻人身体里的热血终于被台上那台格斗机器点燃了。

“开始。”一声清脆的口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