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二章 齿轮(1)
作者:木凋  |  字数:3209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3:27 全文阅读

谁在轻轻拨动命运的齿轮,周而复始,只是在徘徊却从未离开表盘。

“喂?剑哥,我是庄颜。”

“庄颜?怎么隔了这么久才打电话。”董剑一开口就知道他还是以前那性格。

“这段时间家里有点事,所以。”好多事我没法直说。

“行了行了,你啥时候来我这儿上班?”这么多年了,他还和当年退伍时一个脾气,开门见山。

“可是我对你说的那一行还不了解怎么来了就能上班么?”

“你来了自然就了解了,赶紧赶紧,我这会儿刚好差人手,你来都不用培训讲两句就上岗。”听话筒里的声音异常嘈杂,董剑几乎是用喊的声音在和我通电话。

“可是…”

“我不跟你说了,这会儿正忙呢。到了特区直接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只剩下一串嘟嘟声。

从我的城市到特区的距离并不算遥远,高铁两个小时,开车近三个小时,如果只是去看看状况并不特别麻烦。与董剑通完话的第二天我决定先去和他碰面。

特区?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

“喂?剑哥,我到了。”清晨踏出地铁站的电梯,满眼是林立高耸的写字楼,映着光的玻璃,整齐规整的街道,我站在街角举起手机。

“到,到了?到哪了?”像是还在睡梦中,董剑的声音显得模模糊糊,支支吾吾。

“刚出黍子庙地铁站。”

“你还是这么雷厉风行,等着我马上来接你。”又是一阵挂断的嘟嘟声。

举目仰望,这个曾经的小渔村如今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著名的新兴城市之一,父亲曾说他是看着这个城市成长起来的,没有历史遗迹,没有岁月的积淀,一切都是崭新的。活力,成长,挥洒青春是这个年轻城市的印记,没有恢弘的历史记忆,也许才会让无畏者无惧未来。穿行在城市间的人们朝气蓬勃,行色匆匆,丝毫没有拖着懒散步子休闲度日的感觉。

翠绿的街道,湛蓝的天空,徐徐的海风,每个人看上去都像是乘风破浪的水手,而特区就像是条崭新的船。

“发什么呆呢?”话音在我右侧还没落,一只手已轻触在了我的左肩上。

我条件反射般的佝下上半身后退了半步,左手翻转抓住了那只碰触我肩部的手,顺势拧了一下,右手迅速朝对方肩部拽去。

“身手还是这么快。”人影突然发力将被我制住的左手抽了回去,向后退了一步,我才看清那人正是董剑,“是我。”

“剑哥?不好意思。”

“呵呵,反应还是那么快,别介意,走吧上车。”几年没见,董剑的样子变得更老成了,本来显得粗犷的汉子竟有了些斯文,不过一开口还是老样子。

街边停着一辆豪华轿车,看样子应该价格不菲,董剑从皮夹克口袋里抽出车钥匙按了一下,顺手给自己戴上了一副帅气的墨镜。

“你倒是越活越帅越年轻了。”我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笑着恭维了句。

“甭跟我扯些废话,说吧,是过来看看还是直接过来上班的?”许多年没见他对我完全没什么陌生感,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简单直接。

“有些事我还是想先问清楚。”我开门见山回答道。

“那就先去公司看看?”董剑启动了发动机,一脚油门下去推背感很重。

整齐的棕榈树趁着海风轻盈摇曳,像是在迎宾般朝我们招手。

“也好。”

轿车转过几个街角,穿过上下交错的立交桥,一路上畅行无阻。街景向后飞驰着,董剑踩着油门一路狂奔。

“最近过的咋样?”董剑握着方向盘像是随便问了句,没有特别指什么。

“嗯,还行吧。”我跟着随便敷衍了一句。

“别跟我扯,什么叫还行,以前在连队谁敢跟我说今天训练的还行,你忘啦?”董剑提起过去,那时候他是老兵我们一群才入伍的新兵没少被他收拾。

“还行就是不怎么行。”我笑着回忆起他过去挂在嘴边的顺口溜。

“放心吧,特区的收入肯定比在你们那儿强,一个人养孩子不易,还是个你这样的老爷们儿。”我惊讶他一点没变,看上去粗犷的外表下有一颗比女人还细的心,好多事在他眼里都被看得透透的。

雨林的往事他肯定知道,却始终只字未提,那是一块我无法逃避的心病,轻轻一戳甚至就能感受到血在身体里不停翻滚。我不提,他也许永远不会问,我不找他,他也许不会主动找我,也许他猜到我不愿面对过去,直到我放下了那些过往。

“大概多少?”我直截了当。

“五位数,最近特别忙,人手不够,偶尔能上六。”我瞥了眼他那被墨镜遮住的一脸倦意。

飞驰的轿车忽然开始减速,前方的街道已被堵得水泄不通,不远处一串连续的消防车警笛声开始由远及近,渐渐清晰起来。大多数车辆停在了不远处的街道拐角处,司机们已经从驾驶座探出头来,一旁公交车上的乘客打开车窗朝不远处的大楼指指点点。人行道上原本形色匆匆的人们也都驻足朝同一个方向望去,表情显得稍许惊慌。

“那边的大楼冒烟了。”我顺着人群的视线望去,大约七百米左右距离的位置有一栋被单独铁栅栏包围着的院子,不算太高的办公楼半腰处正冒着滚滚浓烟。

“没办法,先让消防车和救护车过去,咱们等会儿就是。”董剑把车熄了火从中控台的位置掏出一包烟抽了两支出来。

“不急,看火势应该不大,只是在冒烟。”我俩坐在轿车里事不关己的点了烟,望着消防车和救护车呼啸而过,心想着工作的事情,“你平时都忙些什么呢?”

“我?不就一直在现在这个安保公司忙呗,昨天帮一个香港的客户做会场安保,酒会弄的像个派对,热闹的很,说是生意谈成了,直闹到今天早晨才完工,这也没睡一会儿。”董剑吐了口烟,脑袋靠在椅背上摇了两下,然后面朝着我,“现在公司缺人,整天都是拆东墙补西墙,一个人当两个在用,我是时刻都想着咱们过去的老朋友来帮忙,顺便也能挣不少。”

“也不知道你这工作我能不能干?”我也吐了口烟。

“就刚才地铁口儿那两下子我就知道你小子身手不减当年,当年上面招你去特警部队,你非要留下来…”后面的话他没接着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如果当初我没待在边防武警缉毒支队后面的事也就没可能发生了。

我无言以对,只好在拿湿纸巾摁灭了烟头,就在我埋头的一瞬间,一声巨响带着热浪从车窗袭了进来,在我耳畔掠过。

轰隆,哗啦…

原本只是冒烟的办公楼玻璃突然像是被炸开了般从楼房半腰处掉落,一条火舌从破碎的窗户内长长的吐了出来,街道上原本静默的所有人同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甚至有些胆小的女生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操,火势还是没控制的住。”董剑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消防员在架起的云梯上用足了力气举起水枪将水柱灌进喷射出的火舌的窗口,火舌终于吞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变成了更加浓黑的烟尘。看到这样场景的路人纷纷向后退开了些距离选择绕路躲开,马路上的车辆被堵得水泄不通挪不动半步,公交车上的乘客已经开始陆续下车,撤离到了更远的距离。

办公楼的入口处大量穿着衬衫西装,职业装的工作人员涌了出来,一队消防员穿着装备逆着人群朝大楼里冲了进去。同时交警出现在街道上,开始有序疏导人群和车辆。

我们后面的越野车开始缓缓倒车后退,董剑也启动了发动机跟着慢慢倒车,另一侧反向车道早已被赶来的消防车,警车,救护车占用了,根本没机会调头。

退到了最近的路口处,交警已经设置了路障,轿车打了个转向朝另一侧路口驶了进去,还在冒烟的写字楼和混乱的街道已经消失在路口的另一侧。

“看样子挺严重。”我顺口说了句。

“今天新闻应该有的看,哼。”董剑又踩了一脚油门,轿车速度被瞬间提了起来。

不一会儿,轿车驶入了一栋全被蓝色玻璃包裹的大楼停车库内,车子绕了几个弯在一个邻近电梯的车位停了下来。

“几楼?”我先进了电梯,站在按键旁。

“顶楼。”

一共五十五层的写字楼,我直接按了顶楼。

电梯门开了,出口正对着的是一个接待引导台,周遭用玻璃隔断,却能清楚看见各个隔断房间内的状况。左手边有两排普通办公用的桌椅和隔断,一些年轻人坐在电脑前不停敲打着键盘,靠里面一些的位置是一些被帘子遮挡住的独立隔断房间,偶尔会有拿着资料的员工进出。右手边的玻璃隔断内放置着各种健身器械和一大块类似拳击台的场地,健身的设备应有尽有而且看起来都是相当专业的器械。拳击台内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矫健男人赤手空拳站在场地中央,剩下三个戴着拳击手套的男人一直不停朝他进攻,而这个光着上半身的矫健男人只是想尽各种办法格挡和躲闪在场地中央穿梭,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击。

“走吧,咱们先去找老狄。”董剑朝左手边办公区域转了进去。

我收回视线扫了一眼接待引导台后的牌子,防御盾安保公司。

“剑哥。”

“难得,亲自来公司上班啊?”

“剑哥下午好。”

木凋
作者的话

新章更新!谁在轻轻拨动命运的齿轮,周而复始,只是在徘徊却从未离开表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