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四章 白昼之夜(1)
作者:木凋  |  字数:3161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08:48 全文阅读

醒来的白昼竟如同莫名的夜。

潜意识在时而白茫茫时而黑压压的一片中虚空中不知游荡多久,我始终无法到达潜意识里的彼岸。我是真的已经死了么?可是为什么我还有记忆,那些人依旧在我脑海中时常出现,曾经的一切不止一次在我脑海中回荡。

“爸爸。”一个稚嫩的像是天使般的童声在我耳边环绕。

我慢慢睁开眼睛,可是,怎么我什么都看不见,眼前的影子始终被那灰蒙蒙的一片所覆盖,时间和空间仿佛都不存在了,我这是死了吗?这就是死后的世界么?

“嗯,这是爸爸,他只是睡着了。”略显沙哑的声音。

“爸爸,起床。”天使的声音怎么会有些吵闹,难道天使都是小孩子么?

“让他多睡会儿,咱们出去玩吧。”

我只能隐隐约约听到身旁的对话,再一次回到无尽的黑暗,也许我真的死了,没有任何知觉,我再一次沉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熟悉的天籁再一次回荡在黑暗中,“爸爸,醒醒。”

渐渐地,那稚嫩的天籁之声仿佛成了茫茫黑暗中的一束光,无止尽的黑暗仿佛被一道闪电劈开,一切又有了些许光亮。

“奶奶,为什么爸爸一直在睡?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都在陪他们玩。”那稚嫩天使之音明亮而清脆。

“爸爸太累了,需要休息,过段时间就会醒来,一定的~”像是母亲熟悉的声音,“咱们先回家奶奶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我不太明白,意识也一直模模糊糊,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光?如果已经是来生,我是不是在等待降生的一天?

没有知觉,脑海中只剩下片段的记忆。和芯蕊的甜蜜瞬间实在太过短暂,甚至来不及和她道别。还有母亲现在孤身一人生活又怎样了呢?柳毅和康剑虎最后有没有逃出那片死亡雨林?

睡梦中偶尔我能感觉到一只小手抓着我的食指轻轻摇晃,我想握住,可是睡梦中的动作又怎么会有反馈。如果我真的死了,来世我会是什么样子,我会遇到什么样的家人,我还有可能对过去有一点记忆吗?

再一次陷入深深的黑暗,昏睡中我好像重新置身于那片雨林,孤身一人,迷彩伪装,雨林像是我的影子,我是雨林中随意散落的树叶。

黑暗中渐渐有了一丝光亮,晨曦洒下的光照耀在林间,投下斑斑点点的倒影,如此祥和,安静,无法想象我曾经居然在这片林间圣地躲避死神的追杀,而我自己竟只是个提枪逃亡的战士。

茂密的雨林与树影间缓缓传来了沙沙声,我慌乱的左顾右盼,是谁?

树下的倒影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身穿西装,面戴墨镜的男子,手中的消音手枪缓缓举了起来。他没有看着我,而是将枪口缓缓指向了沙沙的脚步声,一个漫步林中的小女孩。

眼看又一个生命即将倒下,怒吼终于从我压抑的喉咙中破口而出,“不!!!”

我的意识突破了梦境拉回现实,努力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晕眩的白光,仿佛我已置身世外,刺眼的光线让久久充斥着黑暗的双眼有些难以适应。平躺着身体,几乎没有力气挪动分毫,我只能让我的意识渐渐恢复神智,慢慢周遭的轮廓终于有了形状。

空白的天花板上挂着一盏吊灯,左手侧一扇合叶窗敞开着,阳光透过绿叶的缝隙洒进房间刚好照在盖住我身体的被单上。

“爸爸?醒了。”一个小女孩抓着我的右手食指,“奶奶!”

喊声让我稍稍有点耳鸣,我已经很久都没听到过说话的声音,小女孩的喊声实在有些尖锐。

就在我还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右手的房门外走进来一个熟悉的人影,身后跟着一个穿白袍的医护人员。

“庄颜?你醒了?”惊讶之余竟有些欣喜。

妈?喉咙像是冰冻了一般,根本吐不出一个字。我终于看清了这个熟悉的轮廓,我的母亲。

原来我还没死。

“奶奶,哇,太好了,爸爸终于醒了,爸爸醒了就可以和我玩了。”身旁这个小女孩转过头望着我的母亲。

“你先过来,让医生看看爸爸的病怎么样了。”母亲将小女孩拉开来,一双抓着我食指的小手拼命拉扯着,有些生痛。

我的意识还是很模糊,周围的一切似乎有一层朦胧不清的沙,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在我身旁晃悠。

“终于醒了,看来没有大碍,只不过还需要静养观察,毕竟昏迷时间太久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我旁边交代着什么。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母亲语中含泪欣慰的念叨着。

又过了片刻,“我…”勉强挤出了一个字。

“爸爸,爸爸说话啦!”小女孩在我躺着的床边欢呼。

“嘘!小声点,庄颜,你才醒,先别急着说话。”母亲的声音温婉慈爱,两鬓添了些白发却依旧是以前倔强的样子。

“妈…”我依然仅仅只能吐出一个字。

醒来后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又陌生,熟悉的空气,熟悉的身体,还有熟悉的母亲,除此以外都是陌生的。我在哪?我昏睡了多久?到底发生了什么?芯蕊在哪儿?我的那帮弟兄在哪儿?旁边的小女孩又是谁?

再多的疑问我依旧问不出一个字,身体像是一滩烂泥根本使不上力气,渐渐地我又昏睡了过去。

数日后,接下来我好像又混混沌沌的昏睡着,但是能短暂清醒,不过每次醒来仍然除了能说出只字片语,什么都问不出来,心中的疑惑只能暂时无法找到答案。就这样过了数日,我的身体逐渐恢复了些,母亲已经可以将我用轮椅推出病房,到医院的后花园去晒太阳。好多过去的事情渐渐浮出水面,只不过这些都是从母亲嘴里得知的。

我中弹重伤昏迷过去了三年多,那次雨林深处村庄的缉毒突击行动算是完美完成,除了我自己带领下的六个人其余只是轻伤。我们原本计划处于警戒状态的六个人因遭到不明歹徒埋伏袭击三人当场牺牲,两人失踪,我一个人重伤昏迷。

当行动结束,指挥部一直无法联系到我们,整个连队搜索近半日终于在雨林深处找到了重伤昏迷的我,和其余牺牲三人的遗体,柳毅和康剑虎的遗体并没有找到。

当时我身中两枪,一发击中肩部,另一发由于距离远和头盔的防护,未能击穿我的额头,但是那样的冲击力依然是致命的,我被救回来已经奄奄一息。经过连续抢救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但我却陷入重度昏迷。

忽然听到这样的噩耗让大病未愈的我一阵止不住的咳嗽,我想问好多的问题,但却一句话都开不了口。只有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他们的名字,“老姜,狐狸,六子,老虎…还有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柳毅…”

一遍又一遍,忘不了也翻不过。

坐在轮椅上,四肢因为太久没有活动尚不能动作自如,我缓缓抬起头,看着阳光从树叶的夹缝中投下些许光斑,时间竟在我毫无感知的时候悄悄消失了三年有余。我呆滞的看着医院里的喷泉,忽然反应过来,“芯蕊呢?她怎样了?”为什么从我苏醒至今她就从未出现过?我们早已约定好的不离不弃呢?就算时间早已改变了一切至少应该见一面吧?

母亲若有所思,像是有隐情,但为了掩饰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你好了出院再说,等会儿还要接婧婧放学,先回去吧。”

“婧婧?”我诧异道。

“你和芯蕊的女儿。”

又如一道晴天霹雳,我和芯蕊的孩子?我已经当父亲了?可是…

没等我再开口,母亲匆匆结束了与我之间的谈话,“走吧,回病房还要吃药,你需要多休息慢慢恢复。”

“不,你先告诉我,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可无论我如何追问母亲只是不停搪塞再也没了下文。

之后数月,偶尔母亲会在工作结束后带着庄婧来探望我,我都忍不住询问母亲芯蕊的事,但她始终不愿正面回答。重伤后刚苏醒的我还不能离开医院,脑部创伤会否留下什么后遗症还需要彻底诊断。对于过去发生的事母亲和护士都没提过,理由是让我安心养病,等病愈出院后再细说过去的事。

终于在出院之前我忍不住脾气发作,朝母亲质问,可母亲仍旧是不肯将实情告诉我。

那次雨林中的行动的意外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芯蕊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现在怎样了?我心中充满疑团却无人问津,三年多就像这样弹指一挥间从指缝间溜走,不知不觉…

我正坐在病床上发呆,看着窗外的树枝轻轻摇曳,秋风萧瑟一切好像又要沉睡过去。与死神擦肩而过,此时想起来到底是侥幸还是注定呢?身边的人好像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人。

正想得出神,没留意到病房门口站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徐连长,“庄颜!”一声有力的敲门声和熟悉的喊声传到我的耳边。

“连长?徐连长!”我止不住惊讶和激动,起身上前。这么久了能再见到曾经部队的面孔心中就像萧瑟的荒原中燃起了一把火。

“你还好吧?”徐勇走了进来紧紧握住我的手,身旁还有一名军衔更高的挺拔男人,“这位是团部专门来探望你的领导,何群。”

木凋
作者的话

每章开始第一排为题记,谢谢各位,新章上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