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三章 追踪
作者:木凋  |  字数:4481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04:00 全文阅读

停不住的只有时间。

六点三十一分,我们三个人已经越来越接近最初进入这片山林的位置,过去的十多分钟周遭没有任何异动。

“刚才追进雨林的时候你犹豫了?”柳毅端着枪目光扫视着周围。

“嗯,当时觉得太过蹊跷但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状况,所有责任都由我来承担。”我皱着眉警惕着柳毅和康剑虎另一侧视线的盲区。

“队长,这不能完全怪你,当时我们都很激愤没想到会落入圈套。”康剑虎走在最前,“再说当时的状况咱们就真的放任凶手逃逸,就那么眼睁睁看着?”

“老虎说的对,这事儿应该我来担,若不是在空地上我私自追击凶手,吕平可能也不会轻易遭伏击牺牲。”柳毅想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别说了,先出去找到六子,只要能回去什么处分我都认。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这仇我也一定会给老姜和狐狸报!”我咬了咬牙,然后用力捏了两下枪柄。

继续前行,此时太阳已经彻底东升,光线照射在雨林中已经比之前明亮了许多,视野也更加宽广,想在三十米的手枪射击范围内伏击我们将比之前更加困难。我们步步为营朝前方行进,尽可能不暴露明显位置。

就快离开雨林了,小河的溪流声已经依稀可闻。

“队长,你看那是什么?”走在最前的康剑虎忽然停住了脚步。

我顺着他的目光眺望过去,植被和迷彩涂装相互映衬下很难看清那个巨大方盒子的轮廓到底是什么,直到暴露在林叶遮挡物外的轮胎被我发现。

“我们的越野车?”我伏在原地定睛仔细瞅了眼被树叶遮掩住的迷彩方盒子,“怎么会在这里?”

“六子不是去车上用电台联系指挥部么?”康剑虎发出疑问。

不对,越野车原本停在河边的坡下另一侧灌木丛中,六子肯定不会在未得到命令的情况下擅自将车开进这片雨林。

直觉下意识告诉我出问题了,“警戒!”

“不对,六子被他们发现了!?”柳毅惊呼道。

“陷阱!这个地方是我们返回的必经之处,一定会发现我们自己的越野车。” 怪不得刚才返程途中没有任何动静,原来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

“可是,六子呢?”康剑虎语气焦急。

…我和柳毅同时陷入沉默,这钟时候谁都不愿去猜测,因为所有的猜测都无济于事。

半晌后康剑虎已经按耐不住,“我去!”

“站住!”我按住了想起身的康剑虎,“他们就是在等着咱们冲过去,你忘了刚才空地上就是这样遭了埋伏?”

“可是六子还在车上!”他回过头来,眼神更加焦急。

这些人到底是谁?他们想做什么?那个金属箱里藏着什么秘密?追杀我们也许就是为了隐藏其中的秘密?所有的问题都在我的脑海中闪了一遍。

“等会儿我做诱饵,你们眼睛放大了,那几个人应该就埋伏在附近。”无法联系指挥部,又不能放任六子不管,我只能做这样的选择,“对方应该没有狙击手,手枪的杀伤有限,我们必须赌一把。”

“队长,还是我去!”康剑虎拉扯着我的袖口,“你跟二哥的枪法在连队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一定要毙了那些凶手为老姜和狐狸报仇!”

正当康剑虎和我还在争着谁上前查看时,柳毅已悄无声息的从左侧贴近河水的树丛绕向了越野车的位置,我和康剑虎不得不俯下身子警戒,为他提供掩护。这就是我的队伍,我们的队伍,谁都在想着自己的职责和兄弟们的安危,自己却一直奋不顾身。

越野车上毫无动静,当柳毅从靠近河边的灌木丛接近越野车副驾驶座查看时,左侧驾驶座的门却无声的打开了。六子忽然从驾驶座的位置跌落下来,浑身布满伤痕重重摔在泥土地上。

“六子!”康剑虎又止不住要冲上前去,被我一把按住。

六子缓缓站起身,两只手无意识的耷拉着,自动步枪已不知去向。额头流下的血渍还没有干涸,远望过去那双眼睛里像是空无一物,他呆滞的缓缓抬头望着头顶茂密的枝叶。

他怎么了?虽然看上去受了重伤,表情却毫无痛楚。就像是刚才空地上那两个目光呆滞的村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六子他怎么了?怎么样子像是刚才空地上那两个村民?”康剑虎压低了声音扭头问道。

我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在康剑虎转头问我的同时我隐约看到了手枪子弹出膛的闪光,一条直线划过林间草木映衬的绿色,嗖的一声直接击中了林间恍恍惚惚仍在望天的六子的颈部,血浆瞬间从脖子处飞溅开来。

“六子!!!”我大喊出声。

亲眼目睹这样的场景,我们三人再也无法按耐不动。

康剑虎开始朝子弹飞来的大概方向疯狂扫射,我一个健步冲到被击倒的六子身旁,而柳毅趁着间隙已经上了越野车,试图启动熄火的越野车。

只要柳毅能顺利启动越野车,我们就有机会离开。我一手捂着六子血流不止的颈部,抬眼望了眼旁侧稍稍倾斜的越野车,一侧轮胎明显已经瘪了下去。再低头查看被击中的六子果然也是一枪毙命,我的脑子嗡了一声思索着,对方的意图已经很明显,没有把握的射击几乎连瞄准的动作都可以被省略。

此时我终于明白,那群凶手是绝不可能放过我们的,而刚才假装撤离其实只是在布置针对我们的埋伏,绝不能就这样放弃,该怎么联系指挥部?

我不停在脑海中思索着对策,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啊!啊!啊!”持续的射击与嘶吼,亲眼目睹兄弟接连被害康剑虎一直处于失控的愤怒中,直到打光整个弹夹。

柳毅从越野车中跳出来,朝我摇摇头,意思是越野车已经无法再使用。我们弯下身朝不远处的康剑虎靠近过去,又一处非常不明显的闪光从不远处康剑虎的背后灌木中悄悄闪了一下,子弹划出笔直的直线朝康剑虎射去。我们都会死在这儿吗?我终于有了这样的害怕,不是害怕我的死去,参军的那一天起我就想清楚了随时愿意为祖国和人民献身,但是,在我的指挥下,我的队友会全部都...一瞬间,过去的一切像幻灯片一般在我眼前回放,母亲还在期待我的归途,芯蕊仍在盼望与我团聚,我的朋友和兄弟都在看着我,而我的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我强迫自己赶走害怕情绪,努力冷静下来。

一瞬间,过去的一切像幻灯片一般在我眼前回放,母亲还在期待我的归途,芯蕊仍在盼望与我团聚,我的朋友和兄弟都在看着我,而我的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

我下意识用尽全身的力气飞扑过去,没想别的,保家卫国是我的使命,而现在,我要保护好我的这帮兄弟,我有责任和义务带他们回去。

当我的身体画作弧线,飞扑过去准备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颗飞驰的子弹时,一切都定格在最后一瞬间。

子弹朝我迎面而来。

死亡,真的会不知不觉靠近…

一种解脱的释然从全身荡漾开来,我没有违背我的誓言,因为我履行了军人最重要的职责,用生命守护他人。柳毅和康剑虎抱着我瘫软的身体,而我已经听不清他们在喊些什么,我双眼空洞的望着湛蓝的天空而伴随着周身的只剩下风语轻盈。

死亡以这种方式到来竟也没有那么可怕。

时间静止了,穿过无尽的黑暗又穿过那无尽的煞白,仿佛回到了过去,记忆大概是这一生活过的唯一证明。

“嘿!队长,我是才结束新兵训练前来报道的曹永洲。”那时的曹永洲还是一脸稚气,一个刚从训练营来到正式武警部队的小伙子。

“哟,咱这儿深山老林的终于来新人了。”姜宇军从凳子一跃而起。

“个儿不高,身子也不壮啊?!”吕平扭过头上下打量着,“不过放心,哥罩着你!”

“队长,二哥都来新人了,咱们都变成老疙瘩咯。”康剑虎举着自己手里的铁疙瘩一直来回练着自己的肱二头。

我放下书抬眼瞅了瞅门口有些生涩的年轻人,“咱们班一直人不齐,你一来这空着的床总算有人了。”

“好,欢迎!”柳毅斜着嘴角,轻拍手掌。

“溜,真溜~以后隔壁那群家伙再也不能欺负我们人少了,这样刚好你才来,排老六,就叫你六子得了。”吕平嘴上从来都比较欠,没少挨收拾。

“行,六子,叫着好听。”曹永洲看着实诚却也不反驳,就这样一个班总算齐整了。

人啊,有时那不经意的瞬间竟成了记忆中的永远。

“妈?我知道,这不已经在路上了么,明年过年前就退役了,到时候每年都在家过年,哪儿也不去。”我敷衍着匆匆挂断了与母亲的电话。

“你就不肯明说是跟我在一起?”芯蕊侧过脸双手交叉瞥了我一眼,轻轻嗔怒道,“这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嗯?”

“我妈非要让我带你回去,可是今天好不容易能在一起过生日待在家里咱俩多不自在,难得回来我还想有咱俩的二人世界。”我收了手机望着眼前的芯蕊,心有忐忑。

“二人世界?好啊,以前也没有见你今天这么扭捏过。”她瞪圆了眼睛。

烛光晚餐的小方桌上摆着精致的蛋糕,蜡烛已经适才被我吹灭了,“不算想象吧,只是我许了愿,却不知道能不能成真呢?”

“放心吧,指挥学院录取会顺利通过的,就为了这个你跟柳毅才放弃了去武警特战部队,这段时间你俩的努力领导都有目共睹。”芯蕊的心一直都放在我身上,惦记着我的一切。

为了眼前的这份爱意,此时的心愿别无所求,“那你来切蛋糕吧?”

芯蕊拿起餐刀,嬉笑着一刀下去却露出微惊的表情,蛋糕被切开一半,里面藏着一个精致的小木盒,“这是什么?”

“我最大的心愿。”

一枚剔透的钻戒躺在木盒里,芯蕊先是眼睛一亮,眉宇间隐含着若隐若现的笑意,但紧接着她却收了表情左手撑着下巴侧过脸,伸出了右手将她修长的手指置于那枚戒指前,故作高冷,“你的心愿能不能实现呢?我在考虑考虑吧。”

我的心不由地一紧,却不知是现在还是过去, 有时永恒的只有那一抹擦不去的记忆吧…

“柳毅,你给我住手!”时光继续倒流,我死命抱着依旧拳打脚踢不断的柳毅。

趴倒在地上的三个小混混见我们纠缠的空档赶紧起身,撒腿就跑头都不敢再回,而柳毅一幅要冲过去彻底卸了仨人的架势。不远处的另一侧柳素汐抱膝痛哭,嘴里的声音细若蚊声,“哥,别打了,别再打了~呜呜~”

那时柳素汐才读小学四年级,而我和柳毅的高中附近经常有不务正业的小混混出没。

“我保证这世上除了我跟庄颜,就没人敢欺负你,还敢到我的地界来收保护费?古惑仔看多了吧?”柳毅起身拍拍手,朝柳素汐做了个平身的手势,“行了,甭哭了,我看他们也没敢对你怎么滴。”

“我是怕你把人家打出毛病,妈又要给人家赔医药费。”柳素汐抹着眼泪声音幽幽的,怯怯的。

“就你一天给我惹事,不过没事,有我俩罩着你呢!”柳毅拍拍胸膛。

“人家汐汐不用你罩,要不是我一天拉着你我看把汐汐和阿姨都快赔光了。”我斜过眼不屑的数落着。

“切!你咋不上来帮忙?”

“从小到大,啥时候打架你需要我帮?可你就是打不过我,哼!”我叉着腰挑衅道。

“来,当着汐汐的面今天非要分个胜负。”柳毅举着拳。

这时柳素汐跑过来从中间隔开,用手挽着我俩的胳膊,“走喽,回家吧,动画片要开始了。”

“哦?要开始了?”柳毅一幅忘了时间的表情。

“多大了,你还跟你妹一起看动画片?”

“福星小子,还是挺好看的,哈哈~”柳毅脸上很少出现这样童真般尴尬的表情。

“哥,走吧,去我家玩~”柳素汐用她那特有的声音恳请道,那幽幽的声音仿佛拒绝都是一种伤害。

我无奈的挠挠头,却只好跟着他们一起往回走…

时光继续倒流,然而梦境只剩下黑白色的模糊画面。我几乎已经记不起父亲当年的样子,却还一直铭记父亲留下的话。

“做什么都要像一个无惧风雨的男子汉。” 那时我才九岁,父亲和柳毅的父亲一同出海捕鱼,不料遇到意外两个人都没能再回来。那时我和柳毅都沉浸在痛苦和悲伤中,但之后我们两人却成了最好的兄弟。

“长大了我要去当兵,做一个顶天立地驰骋沙场的男子汉。”才九岁的我声音显得稚气难分。

柳毅就会拿着棍棒跟在我的身后,“好呀好呀,哥去哪当兵我就去哪当兵。”

画面忽然跳变,我独自一人站在幽深的雨林里,身边只剩一片寂静。我手里握着枪禁不住旋转着寻找方向,寻找刚才梦境中的人,但什么都没有,在这分不清白昼还是黑夜的雨林里甚至没有鸟语虫鸣,只剩下我孤身一人。

永远的孤身一人…

木凋
作者的话

更新啦,欢迎大家关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