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新中医时代 > 第三卷 学医
251 追你到天边上
作者:沐仲景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20-10-27 06:47:57 全文阅读

郑好没有走,说是要报案。高个警察奇怪地问:“你要报什么案?”

郑好说:“昨天夜里同宿舍胡凌风被杨琛叫走后,至今没有任何消息,恐怕是凶多吉少。”

  高个警察说:“杨琛原名叫李森汉,是个潜逃多年的杀人犯,我们一直在缉拿他。”郑好听说杨琛是个杀人犯,着实吃惊不少。

高个警察接着说:“可惜最近一年他音信全无,没想到竟然会潜逃到你们学校,现在有了他的消息,我们一定会全力破案的。你放心吧,要相信我们,相信警察的力量。”

  虽然感觉胡凌风凶多吉少,但没有对方一点消息,郑好感觉也无能为力。

警察已经说会全力破案,郑好不好再说什么,他默默离开了派出所。 

但他心中却下定决心,一定要抓到杨堔,无论他逃到什么地方

刚走进学校,就撞见了时诚信。时诚信问郑好:“刚才有个人来找你,说是有事要告诉你,你见到他了吗?”

郑好摇头说没有,问:“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时诚信说:“是一个乞丐,信誓旦旦说有重要事情找你,至于是什么事,我也不知道,问他他也不说,他说必须见到你才会说。”

郑好听到是一个乞丐找自己,并且有重要消息告诉他,脑海中马上想到失踪并且已经沦为乞丐的丁丁,难道这人知道丁丁的消息,知道自己要找寻丁丁的事情。因此特来告诉自己?

想及此不由心潮澎湃,激动万分,马上转身就向学校外面跑。时诚信边追边喊:“跑这么急干什么,一个乞丐能有什么重要消息?”

  到了校外,郑好左右寻看。时诚信也气喘吁吁赶过来,指着一位穿着邋遢,满脸油腻,在学校门口大树下,不停向学校内张望的乞丐说:“就是他要找你。”

郑好跑过去仔细看,那乞丐衣服破烂,脸上污秽不堪,看上去自己并不认识对方。

  时诚信上前踢了乞丐一脚,说:“你不是要找郑好吗,他来了,有什么事就快告诉他吧!”

乞丐大约年岁不小了,走路颤巍巍的,他上下打量郑好,问:“你是郑好。”郑好说我是。

  乞丐突然伸出脏兮兮的左手,说:“给我五十元,我给你一个消息。”时诚信有些莫名其妙,插嘴说:“你是谁啊,有什么狗屁消息,开口就要人这么多钱,诈骗啊?”

  郑好毫不犹豫地说:“行,没有问题。”说罢掏出钱,放在对方手里。

  郑好的举动让时诚信目瞪口呆,他说:“郑好,你疯了吗,也不问是什么消息,贸然给他五十,骗子怎么办?”

乞丐掏出一个脏兮兮的纸条,递给郑好,而后转身就要走。时诚信伸手拦住乞丐:“慢着,看看你给的消息值不值这些钱再走吧!”

  郑好心情激动,手都有些颤抖了,他迅速打开纸条,看到字条上面写着:“我被劫持到7761火车上,速来救我。”虽然字写的很急很乱,但是郑好还是很容易看出,那是胡凌风的笔迹。

尽管不是丁丁的消息。郑好有些失望,但是得到胡凌风的消息。找到胡凌风就可以找到杨堔。救出胡凌风,拿回自己的伤寒论。这也应该是一条极具价值的消息。

  这里去火车站只有84路车可以直达,郑好抬头,恰好看到一辆84路公交车缓缓进站。

郑好不及问乞丐如何得到的消息的,他把字条甩给时诚信说:“这条消息很重要,我现在必须马上坐车去火车站。你不要难为这个乞丐,让他拿钱走人!”

说罢撒腿就向公交站台跑去,跑到公交车旁边,临上车,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对时诚信喊:“拿着字条去派出所报警,就说有人被劫持,现在7761火车上面,务必要快。”

  从公交车下来,跑过车站广场,冲进售票大厅,排队,焦急等待。

等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那是个南方人,叽里咕噜与售票员纠缠许久,等的郑好那叫一个焦急,汗都出来了。

好不容易对方走了。郑好冲过去说:“买7761车票。”售票员指了指头上的挂钟说:“7761还有五分钟开车,现在已经停止售票了。”

  郑好哗啦一下汗就出来了,哀求道:“求你卖给我,我必须坐上这辆火车。”

售票员冷冷的说:“既然急着坐车,为什么不早来,系统已经停止售票,你就是有票,赶到站台火车也应该开走了,你赶不上了。”

  郑好知道多说无用。他跑出售票大厅。冲到检票口,铁门已经关闭。

郑好上下左右看了看,进出的门被封堵的密实合缝,下面还用铁皮加了固,不要说是大人,就是小孩也钻不过去。

郑好感到绝望,杨堔偷走自己伤寒论,胡凌风生命危在旦夕,眼看就要追上他们,但隔了这道铁门,自己却毫无办法。

  就在郑好万分沮丧的时候,一辆拉行李的拖车缓缓驶了过来。

郑好心中一动,悄悄跟过去,见左右无人,搭腿攀上最后一辆行李车厢。钻进行李堆中,跟着行李车穿过地下通道,进入站台。

 在无人注意时候,他跳下拖车。在站台上急切的四处寻找着7761号列车。

此刻站台内有进入的列车,有驶出的列车,他在站台上奔走,四处寻望,终于在五站台看到了7761号火车。

此刻7761号列车已经启动,而郑好与火车还隔着数十道铁轨。这中间,还停着一辆货车。

  郑好刚要跳下站台,突然一辆拉煤列车急速开过来,贴着他身边急速驶过。郑好心急如焚,顺着7761号火车行驶的方向,在站台上奔跑。好不容易,拉煤火车开了过去。

  郑好迅速跳下站台,当他冲到停着的火车旁边的时候,突然这辆火车咣当当发出巨大的声响,接着前方传出一声汽笛长鸣,显然这辆火车已经准备发动。

透过货车间隙,7761号火车已经越开越快,倘若等这辆火车开过,自己就是有天大的本领也追不上奔驰的7761号火车了。

  想及此处,郑好弯腰探身钻到了火车下面,咯吱吱,郑好看到沉重的车轮已经滚动。

远处太阳的光芒通过车轨照到郑好脸上,冷森森,寒飕飕。车轮向前滚动。

千钧一发之际,郑好双腿用力,身子从车底下弹了出去。车轮碾着他的衣服开了过去,郑好惊出一身冷汗。

  站台上巡视员突然看到发动的火车底下蹿出个少年,吓得他连连摆动手中的旗子,高喊:“不要命了,不要命了,快停下,快停下!”

  郑好哪里肯听他的,此刻7761 速度已经相当快了,眼看就要从自己身边驶过,而自己前面此刻还隔着一条铁轨。

  郑好继续向前,眼看就要穿过去,此刻眼前车轨震动,不远处一辆客车奔驰而来,风驰电掣,已经是数步之遥。

  巡视员看到眼前少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加快脚步,继续向前。似乎想要冲过铁道。

他焦急的挥舞着手中的旗子,把口中哨子吹得震天响。但是这根本不能阻挡少年的脚步。

郑好以最快的速度,与火车赛跑,就在火车堪堪撞到他的瞬间,他已经穿越了车轨,疾驰而过的列车挟带的强大气流,扫的他面颊隐隐作痛。

  就在他穿越过铁轨的同时,7761号火车仅仅有最后半截车厢在他身旁,郑好追着火车奔跑。

在两辆火车间奔跑。强大的气流,把郑好裹在中间,几乎让他不能控制自己。当7761 就要驶离时候。

郑好紧跑几步,纵身一跃,双手伸出,右手最长的食指勾住了7761列车最后一节车厢的护栏。

强大的拉力,让食指几乎断裂。列车越开越快,郑好半个身子在车窗外犹如风筝一样飘动。

郑好咬牙用尽最后力量,食指用力一勾,紧跟着另外一只手抓了过去,双手一起用力,身子像是乳燕一般轻巧地从开着的玻璃窗户迅速滑落进去。

  此刻在车屁股处,一个中年人正在吸烟,看到眼前一切,惊讶万分,手中的烟不自觉滑落到崭新的衣服上,烫出一个窟窿尚自不觉。

  一个晕车少妇抱着孩子站在车尾处,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惊讶以手捂嘴,忘记了手中还抱着的孩子。

郑好此刻已经进来,看到掉落的孩子,他快步向前,弯腰俯身接住孩子。

紧接着送到呆若木鸡的少妇手里,说:“抱好了。”郑好离开这节车厢时候,孩子才发出哇的一声啼哭。

  郑好挨个车厢寻找。走出十多个车厢,也没有找到胡凌风,郑好心中疑惑,“难道胡凌风他们没有在这趟火车上?”

最后一节车厢是餐车车厢。郑好推开餐车车门,此刻正是用餐时间,车厢内用餐的客人较多。

郑好走进去,刚刚走到第二个桌子跟前,突然餐车最里面有人喊:“郑好,救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