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东北怪谈三百篇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保媒拉线
作者:南桥北雪  |  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19-11-19 18:58:57 全文阅读

关于张三的故事我们就到这里结束了,下面我们来讲一讲关于我大伯——胡子才的故事。

我大伯是家里除了大姑以外最为年长的了,也是我爷爷和奶奶的第二个孩子。大伯从小体弱多病,并且天生拥有能看到阴阳两界阴阳眼,经常能够看到一些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东西’,也正式因此经常会招惹到一些邪祟。爷爷曾经想将自己的衣钵作为传承交给大伯,但是最后不知怎么的,还是落到了我家里。当然了,这些就是后话了,我们先暂且不提。

话说,那是大伯四岁时候发生的事情,这个时候也正是饥荒最为严重的时候,当时爷爷一家冒死闯关东,山东老家那边到处都是人,但是东北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虽说有万亩良田等待着开发,但是在那个时候连饭都吃不上,又哪有多余的力气去开荒拓野,更不要说供大伯他们上学的事情了。那会屯子里面都啃着树皮,吃着苞米棒子磨成的糠。直到没过几年之后,差不多我二姑(爷爷奶奶第三个孩子)出生了以后能有两三年的光景吧,物质和耕地开拓了很多,这个时候才真正的能够养家糊口,不用忍饥挨饿。在前面我们提到三足金蟾和二姑长癞子的时候就交代过背景,所以这里我们就不过多的去讲这些事情了。

也是那个时候,大伯经常能够看到一些因为没有粮食吃而饿死的人,这些饿死鬼每过一段时间就过来纠缠大伯一次,每过一段时间就来纠缠大伯一次,爷爷这才发现大伯是具备阴阳眼的人,但是到处都是饿死之人,这一直被纠缠也不是那么回事,思来想去,也许这样能够解决这些问题,那就是给大伯说一桩‘冥婚’,找个厉害的‘鬼媳妇’镇住那些经常找大伯的鬼魂。

打定主意以后,爷爷准备了一只芦花大公鸡,一壶烧刀子,当天夜里就领着大伯来到了那一片乱葬岗子。别看我爷爷准备的东西不是很多,但是这样的供品在当时已经差点让爷爷倾家荡产,可是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管啊。可能各位读者会问到,你爷爷不是出马仙弟马么?不是有保家仙保佑么?怎么还会出现如此的事故呢?这些事情就不得不提了,大伯天生体质弱,阴属性偏高,并且还具备阴阳眼,如果大伯的出生年月日再碰到个阴年、阴月、阴时那就真的‘撞了万年的大运’,还好并不是。这样的体质最容易招阴,仙家也不能随时随地护佑我大伯的周全,只能托清风仙和我爷爷讲了这样一个冥婚的法子。

当一切都准备齐全了以后,我爷爷牵着大伯的手告诉大伯说:“今天晚上,爹给你说个媳妇儿,但是你别怕。你不是经常能看到那些死了的人?等爹给你说好媳妇儿以后,他们就不敢来找你了,记住了没?”

“记住了,爹,是不是我娶了媳妇儿以后就不会有人来折磨我了?”虽然说十来岁的大伯还有些童稚未脱,但是老话讲得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小小年纪的大伯已经能够帮助家里分担一些活儿了。平时也多表现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邻里邻居的都夸大伯懂事。可是再懂事大伯也是一个孩子,一个拥有阴阳眼的孩子,一个能看到那些东西的孩子。

在大伯的眼中,经常可以看到那些没不用脚走路的‘人’,这些人每次看到自己的时候,都会扑上来,和自己讨要吃的,那形同枯槁的‘人’狰狞可怕的样子深深地烙印在大伯的脑海之中。

当天夜里子时一过,爷爷叫醒了已经睡下的大伯:“子才,子才,起炕了,跟爹走。”尽管爷爷的声音很小,但还是把奶奶吵醒了“他爹,非得要这样么?”奶奶看了看爷爷,又搂了搂身边的大伯问道。

“没事的,清风仙会跟我们一起去的,你安心睡觉吧!”爷爷轻声安慰着奶奶

这个时候的大伯已经坐起来了,揉了揉还没有张开的眼睛眼睛,想要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当他完全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之中却看到一个双脚飘在地上的小老头。大伯他知道,这个小老头是自己的曾祖,以前在我爷爷的仙堂磕头的时候看到过,所以大伯并不害怕,反而是变坐为跪,冲着清风仙磕了一个头。

清风仙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大伯有些好奇地问道:“爹,曾祖也和我们一起过去么?”

“是啊,还得你曾祖给你保媒拉线呢!”

说完爷爷去了西屋,点燃了三柱清香,左手提起了那只芦花大公鸡,右手提溜着一壶烧刀子,就这样带着大伯奔向了后山的乱葬岗子。

一路上,只有小虫的鸣叫声和树影摩挲的声音,大伯紧紧抓着爷爷的衣角,小小的身体几乎快要跑了起来。

终于来到了乱葬岗子,四下的坟包密密麻麻的,就像天上的繁星一般,月光撒下来,大伯清晰的看到每个坟包上面飘飘荡荡的鬼魂。那些鬼魂也注意到了这几个“不速之客”,纷纷围绕了上来。

清风仙飘到了爷爷和大伯的身前,对着前面的乱葬岗子说道:“今,吾愿牵线搭桥,与吾后辈子孙欲缔结冥婚,凡是处女之鬼皆可,往后,受生人香火祭拜,以助其得道,免受轮回之苦,可有人愿意?”

当清风仙的话音一落,她们以为我爷爷是找冥婚的对象,因为爷爷是出马弟马,身上多多少少带有一些的道行的。只见四五只小鬼飘荡在了爷爷的四周,围绕着爷爷展示自己的‘美貌’并七嘴八舌的自报家门。

“错了错了,不是我找,是给我这个儿子找,儿子你看看那个你比较中意?”爷爷不免看向了大伯,只见大伯这个时候吓得是嘴唇发白,脸色发青。

只见得周围的那些女鬼死状五花八门,一号女鬼浑身湿淋淋的,仿佛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当她开口讲话的时候居然还有浑浊不堪的水在嘴巴里面往出淌:

小女子本是石门水库边上石门村李家人,我叫李小花,因为夏天贪凉下水玩耍,不幸溺亡而死,小女子真个冤啊,还望您能可怜可怜小女子吧,让我成为你儿子的媳妇吧,上人。”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淹死她的河水从脸上一直流个不停

去一边拉去,一个耷拉着长长的舌头的女鬼含糊不清的说着,一边说着一边一脸嫌弃的把那水鬼推到了一旁,接着又是含糊不清地讲到:上人,你看我这清丽的容貌,还有和二爷一样的大长舌头,多性感,还是我最配你们家的公子了。”

“就凭你?信不信我把你那滴了耷拉的大舌头给你绑成粽子?说话都说不清,可别吓坏了我这如意的小郎君,小郎君,奴家这厢有礼了。”要不是有声音飘了过来,我爷爷和大伯还以为是空气在说话,这个时候看过去,才看到一位因为烧伤而死的女鬼全身乌漆嘛黑的站着讲话。

“我配!”

“我配!”

“我才配!”,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止是三个女人,现在就连三个女鬼也是这般模样。

“爷爷,真的要这样的么?这。。。。。。”爷爷看了看清风仙,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也就是这样的才能。。。。。。”清风仙的话还没有讲完,只见乱葬岗子的深处忽然飘出来了一身身着红装的女子,这女子头戴金花八宝凤冠,上雕刻着石磐,银锭,宝珠,珊瑚,犀角,海螺,琥珀,如意八种俗八宝,寓意着吉祥、富裕以及事事顺心;身披云纹勾金大红嫁衣,腰间束这一条白玉勾联腰带,恰到好处地勾勒出那妖娆的身材;足下蹬着一双白底并头生莲短靴,轻身慢走之间,尽显世间美态。

“小女子本是三百年前傅家之人,自幼被许配给清朝外疆贵族,奈何出嫁之时路遇山匪,家丁随从皆以殉亡,小女子得此保护而奔逃。不料路途艰险,被逼山崖。山匪见我貌美如花,欲将我擒回山上,怎奈我誓死不从,遂跳下山崖。戾气喷涌,化为厉鬼,尽斩山匪百余人,后不得入轮回,上人,您看我可合适?”

还没等爷爷开口,就感觉到了大伯在拉着爷爷的一角拽了拽,看到了大伯小动作的不仅仅只有爷爷,还有那些孤魂野鬼,水鬼忽然挺了挺胸脯说道:“上人,虽说这红衣厉鬼,貌美如花,但是你就不怕怨气过重,只怕公子以后不一定能拿捏得住哇!”

“这事儿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既然我选择他是我的夫君,我能成为他的妻子,那我一定会与他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你还有什么问题么?”红衣厉鬼掷地有声地反驳水鬼到。

爷爷与清风仙乃至于大伯都被红衣厉鬼的这番话震得说不出话来,率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清风仙这为‘引媒人’。

“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名叫傅云瑶”

南桥北雪
作者的话

张三的故事讲完了,给各位看官留个遐想的空间,到底是几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还是最终分道扬镳,欢迎大家评论和指点。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还望多多点击收藏,您的支持是我不懈的动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