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逍遥醉世录 > 序卷 羽落凡尘
第一章 不详的开端
作者:墨染青霄  |  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20-01-24 19:01:31 全文阅读

天域,天都外城。

夜,凉如水。

修士的夜却是无惧于此,拂过冰冷的石板路与点缀着微光的荧香树,晚风鼓动着修者的絮语与万家灯火和鸣。

天都是天域霸主之一云坤国的都城,云坤人自诩血脉高贵,事实上确实能人辈出。也正因如此,这儿的天骄们倒是显得谦谨得多。

而天都之中最为耀眼的便是瑶、易、墨、颜这四大家族,四大家族盘踞在天都外城的四大方位,甚至据说在内城云天宫也有着极大的势力。

但此时天都外城的西侧,上古世家墨家却是显得有些不同往常。

尽管修士的夜要远比凡人热闹得多,但是墨家今夜却是有些过于紧张。

“文正阁负责府外警戒,老方你亲自带着文轩阁卫巡视,一只虫也别放进来!若是发现可疑之人立刻玉符传音!”墨海正站在自己宅邸门口,对着玉符发号施令,神情无比镇定。

他自然知道这是何等重要的关头,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保持冷静,至少要做好自己身为墨家总管的本分。

“爹爹、爹爹,发生什么了好吵啊。”墨海身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角,怯生生地问道。

“轩儿乖,赶紧回屋睡觉。放心好了,听话。”墨海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语气缓和了许多,但是神情仍然严肃冷静。

墨轩抿了抿嘴唇,而后轻轻“嗯”了一声,便自己回屋了。

可是不知为何,墨海心里那根弦却始终放松不下来,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当然,感觉到这不同寻常气氛的并不只是墨海一人,墨家九长老心有不安也亲自在墨府坐镇。

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整个世界凡是修为高绝的修士都心有所感。他们更不会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会对在场众人产生何等天翻地覆的影响。无论是刚刚进屋的墨轩,还是眉头紧锁严阵以待的九长老。

......

飞仙纪七万七千七百七十七年,昔年万仙飞升的盛景早已过去了七万余年,当然万仙是虚指,具体的数字也无从考量。毕竟在这漫长数万年历史中并未传有真仙飞升,而人若不成仙,寿命高不过三千之数,历史自然已被时光掩埋。但即便如此,众生对修仙的热忱却丝毫未减。

而此时墨家正在忙于迎接一个新的小生命,之所以如此重视,盖因这是墨家绝代天骄墨承天的孩子,他的未来必当冠绝一域,为墨家扬名天下。

然而,谁也无法料想到,这即将传来的一声啼哭,将会在这片天地掀起怎样的波澜。

墨家惊鸿居,卧床上的美妇沉沉地喘着气,苍白的脸色也盖不住她幸福的笑靥。墨承天趴在床边,一手抱着刚出生的婴孩,一手正拿着香帕为自己的妻子擦汗。

这夫妻二人如此甜蜜,倒是让四周刚忙活完的侍女们好生羡慕。更遑论二人一者皓齿星眸、英武不凡,一者容貌清丽、秀雅绝俗,当真好似天仙下凡。

这幅场景与窗外那缥缈的月光相配,倒是如诗画一般。

甚至连那刚出生的婴孩都不哭不闹,温驯地躺在父亲怀里。

想到这儿,这些侍女才发现了不对劲。这个孩子未免也太安静了些,而且这稀疏的白发更显得有些妖异。

“这里没你们事了,先下去吧。”随着墨承天一声令下,侍女们很识趣地退下了。

墨承天并不喜欢热闹与人群,侍女们都走了,便是愉快的二人世界了。准确来说,应该说是三人的世界了。

“梦瑶,我们的孩子好像很特别啊。”墨承天捏了捏孩子肥嘟嘟的小手,满足地笑了笑道。

玉梦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趁着墨承天专注的时候把孩子抱了过来,她在孩子的小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一本正经地说道:“因为不凡,所以注定不凡!”

没有外人在侧,墨承天“噗哈”一声便笑了出来。“夫人说的在理,既然如此,我想给这孩子取名云风,夫人意下如何?”

对着墨承天期待的眼神,玉梦瑶扶了扶下巴,佯作思考状,而后学着老学究的腔调道:“墨公子如此起名,莫非是期待这孩子日后搅动天下风云?”

“非也非也,云风之意乃是云上之风。”墨承天也故作书生状答道。

“扶摇万里,独舞九天?”“傲然千载,一骑绝尘!”

“坐望乾坤,逍遥红尘?”二人一唱一和,竟是玩耍了起来。

“呃...呃...咳咳。”墨承天尴尬地干咳了俩声,显然台词准备的并不充分,只好认输道:“嗯!夫人所言极是!”

“行了行了,反正说好了男孩由夫君大人取名嘛,估计你也准备了好久了。小云风听到了吗,以后这就是你的名字啦。”玉梦瑶宠溺地抱着孩子,眼中流转着说不尽的幸福。

云风似是听懂了什么,眨了眨左眼,“嘿嘿”地咧嘴笑了起来,煞是可爱。只是右眼仍然紧闭,显得有些奇怪。

玉梦瑶显然也是关注到了这点,俯身额头一贴,顿时紧张了起来。“承天!孩子...孩子他好像有些不对劲,他的额头好烫,很烫!怎么办?怎么办!”

“来人!快来....”墨承天话未说完,陡然察觉到外面的气氛有些诡异。另一边,玉梦瑶也急急忙忙披衣起身。

二人抱着孩子踏出房门,却见族人与侍女们尽皆痴痴地望着夜空。

不知何时,那轮残月,竟是镶了一道血边。

那不祥的纹络如根须般攀附其上,血色蔓延,浸染了整片夜空。

大多数凡人并未察觉到异常,但凡是不在休息或闭关修炼的修士们都显得很是慌乱。

血月弥天,闻所未闻。

至少已知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像今夜这样摇撼世界的景象。

墨府内,九长老墨陵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血光盈天,乃不祥之兆,看来要有大事发生。”

幸而他之前的预感并非是墨家的变故,这倒是让墨陵安心了不少。

“承天见过九长老。”墨承天夫妇慌忙赶到,也是手足无措,只能求助九长老。毕竟在场众人中,也就属九长老修为最高,见识最广。

墨陵点了点头,看到二人慌张的神情和玉梦瑶怀中沉静的孩子,倒是有些意外道:“贤侄不必多礼,看这样子,是孩子有什么状况?”

“长老,云风出生之后便没怎么哭叫过,而且体温也很不对劲。承天恳请长老帮忙看看孩子是否得了什么怪病。”

身为墨家九长老,不说修为多么惊世骇俗,单凭数百年的阅历也定是非同寻常。

故而墨陵十分自然地运灵托住云风,灵气游走,刚刚舒缓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许是他发现了云风右眼的奇怪,于是并指控制灵气小心翼翼地帮助云风睁开右眼.......

墨陵的双臂在颤抖,甚至整个身子都在打颤,托举着云风的灵气也有些紊乱,他的眉头皱的更紧,甚至额头清晰可见的冒着冷汗。

他突然后悔出关,因为他知道,这只正与空中那轮血月相映的血眸,与此次天地大变,必有不小的关联。

这是一只何等不祥的眼眸,血红色的流光甚至跃动到了眼外。甚至墨陵觉得,那如眉新月与这不祥血眸,似乎本就是一体!

墨陵看不懂,但是却想看懂,这只眸子与那轮血月到底有何关联,如果有,又是如何联结。

双目对视,墨陵只觉得有一层层无形的旋涡在拉扯他的神念,他的记忆,他的内心。

他突然回想起了很多,少年时的鲜衣怒马,意气风发,自己似乎也曾经像是墨承天一般耀眼。

后来他成了家,有了孩子,修行路漫漫,更何况到了他这种境界,想要提升确实十分艰难。于是他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培养孩子身上,他的孩子也回应了他的期待成为了一代天骄。

只可惜,他恋上了魔。

魔修受万民唾弃,据说他们为提升修为不择手段,可谓疯狂。倘若一着不慎彻底入魔便成了修士们口中的魔人,失去控制,沦为杀戮与毁灭的狂魔。

他的孩子本应威慑一个时代,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爱上一个魔修,更不应该闹得世人皆知。

大义面前,谁会管什么情爱,更何况事情并非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些站在天人视角的旁观者们与无知而恐惧的凡夫俗子们开始了他们对“魔”的“征伐”。

墨陵有些懊悔,悔他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前知晓,提前阻拦。事到如今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大义灭亲?他害怕了,害怕事情波及到自己乃至整个家族,他决不能成为罪人。至于自己的孩子,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大义灭亲吗?似乎已经别无选择了吧。

数年过后,墨陵显得苍老了很多,以他的修为与年龄本不应该如此。他的儿子跪在他身前,嘴角溢着鲜血,眼神里充满了淡然,仿佛世间一切与他再并无关联。

墨陵的手掌按在他儿子的天灵盖上,多年以来,他终于听到他的孩子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父亲,这些年来我想了很多,我觉得,仙是错的。至少,你所谓的与世人所言的仙,绝对.....”他并没有说完,因为他彻底断了气。

即便同行的大能在一边冷眼旁观,墨陵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最后一句话,竟然是这个,究竟,是他错了吗?

风,很大,也很冷。

这并不应该。

不知何时,小屋前出现了一个女子,她怀抱着刚出生的婴孩,显得很是虚弱。那双瞳仁中闪动着泪光,她盯着丈夫的尸身,未曾闭目,即便,风很大。

墨陵等人后退了几步,事情的发展确实如他们所料,这个女子,已然疯魔。

但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女子强大的有些恐怖。

数日追击终于趁虚联手解决了她,但是却发现那个孩子已不知所踪,遍寻无果,也只能就此作罢。

事后,墨陵的妻子也因此离开了他,于是他开始憎恶魔修,远比常人更加憎恶,直到现在。

他回过神来,盯着眼前的孩子,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掌是多么狰狞,也不可能注意到自己眼中有多少血丝。

他仅仅是缓缓地,缓缓地,朝那襁褓中的婴孩,探出了他的手掌。

是的,那是恶魔的爪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