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少爷出山 > 第一卷 天下五杰
第一章 少爷出山
作者:东一太白  |  字数:5274  |  更新时间:2019-12-03 16:31:25 全文阅读

步若莲花,青衣玉尘。

这神剑宫的台阶并不高,仙子走的却很吃力。

只是数十阶就已经走的疲惫不已,青衣袖袍干净整洁,此刻竟也被仙子用来拭去颊间细腻的汗珠,微微停顿下来休息,嘴角边的一声叹息更加重几分忧虑。

京城南山有片恋云山,山上恋云观香火极旺,观主名号恋云真人,但是人们爱唤她云仙子,天下极美的人,入道之前便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

云仙子俗家名号赵夕云,皇家御赐,皇帝的干妹妹,名满天下的人物!

略带苍白的脸色,云仙子额头泛出一丝汗珠,一身道衣仙风道骨,仿若世外高人,拂尘扫过,清冷优雅,只是今日的仙子着实有些狼狈。

一帕方巾递了过来,身后的弟子容貌也是极美,更是关心师父的情况。

“师父,不如回去吧?”

云仙子看看这位貌美的徒弟,微微的摇摇头。

这一点细微的变化让走在后面的弟子们看到了。

“怎么回事?以前他早出来接师父了?今日怎的让师父自己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

“。。。”

“闭嘴!”

貌美徒弟的呵斥也带着些心烦意乱,后面的弟子们都安静下来了。

“茗钥,叫他们下去等吧,你和我上去。”

“是!”

茗钥瞪了一眼刚才说话的弟子:“你们下去等吧,谁要是再敢嘴碎,定不轻饶!”

“是,”弟子们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说半个字。

看着门下弟子们都下去了,仙子微微叹了口气:“茗钥,你已经是掌门了,对待她们要多爱护,不要老凶她们!”

“是,”

拿着方帕轻轻替仙子擦去额头那一抹汗珠,茗钥微微皱眉,犹豫着,带着丝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明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还要上去吗?”

云仙子眼睛里的黯淡更加重了几分,轻轻挡去茗钥正在替她拭去汗珠的手臂,云仙子不再停留,嘴角里轻轻的飘出几个字来:“你也回去吧!”

“师父!值得吗?”

值得吗?

身子微微颤抖,云仙子只是略微停下了一步,便又继续向上走去。

茗钥眼神闪动,微微咬了咬嘴唇,还是要跟上去。

“你值得吗?”

身子微微一震,茗钥看看没有停留的云仙子,两行玉珠已不自觉的顺着眼眶流出了。

没有回答,茗钥怔怔的看着上去的云仙子,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一声清幽的声音忽然传入茗钥耳中:“这几进入山的台阶,平日里该是那些求学者排着队等着上山的,夕云一来,就好生霸道,让那些人就那样候在山下,这妮子的脾气还是这般刁蛮!”

顺着声音茗钥看到是一位灰衣老尼,虽是一身素衣,老尼的精神烁烁,形态也是稳健,那拾阶而上的步子,不快,也不慢,一双眼睛看着茗钥的时候,更是让茗钥有了几分安定和宁静,之前那番阴郁和忧愁也消去了不少。

这位仿似世外高人的老尼出现在身后,不光是茗钥没有察觉,竟然连云仙子也没有察觉!

茗钥急忙拜礼:“弟子茗钥见过师伯!”

“她问你的话,你有答案吗?”老尼慈祥的看看茗钥,却也没有让这低头行礼的茗钥将这礼数行完的意思。

茗钥低着头无言以对。

老尼拍拍茗钥的肩膀:“你也像极了夕云,脾气也是这般倔,可不要走她的老路啊!”

“师伯。。。”

老尼微微笑笑:“下去等吧,他们想要的答案夕云终归会问到,你呢?”

眼神略微闪动,茗钥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师伯。”

老尼摆摆手,也拾阶而上了。。。

。。。。。。

七贤山神剑宫只是七贤山九宫之一,之所以名为七贤山,是因为九宫乃是当年中原天下七位绝世高人所开,华太祖皇帝建国时自称“七贤弟子”亲题了【七贤】二字,故而名为“七贤山”。

虽是七位高人,却也囊括了中原文化之鼎盛,琴棋书画,礼乐射御,从笔墨到乐舞,从茶酒到武功,无一不是中原最顶尖的存在,那些叱咤风云,纵横天下的人物,其追根溯源的师承也大部分出自七贤山。

神剑宫的祖师名为李无恒,这并非这位祖师的真名,不过这位祖师的真名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前朝神龙年间,雪域神山,一恒派,神女峰的三大守宫之一,于雪山之上悟得一恒派绝世的剑法——纵横剑法,这便是创建神剑宫的基础。

七贤山所在之地最早名为三仙山,神剑宫也是最早出现在三仙山的,后来的琼华宫,书圣山,幻音阁,煮雨堂,法华宫,云盛台皆是由无恒祖师盛邀而来,除此之外,七贤山还有紫雨阁与神剑山两处圣地,可以说的上是集天下之大成了!

中原文化鼎盛不熄,也得益于七贤山的强盛,人才济济,高手如云,神剑宫更是在江湖上威名远播。

数百年来,求学者络绎不绝,然而能入神剑宫者,却都是百里挑一。主要是因为神剑宫虽是树大林茂,然而再大也容不下全天下的求学者,故而只能提高门槛。以前资质稍差,都只能望而心叹,而如今,没有什么大成者都很难拜入门中!

有意思的是,祖师创建神剑宫这数百年之后,竟也有个叫李无恒的,在神剑宫众多弟子中脱颖而出,仅用三年就悟到了当年祖师技惊天下的绝世剑招——惊天一剑,更是在神剑山中寻到了祖师当年的佩剑——无双。成为神剑宫百年以来都难得一见的奇才,更有人认为他就是祖师的化身!

而云仙子此刻要找的人,正是这位在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剑圣——李无恒。

找他,对别人来说很难,但是对于云仙子来说却不存在,因为剑圣可以拒绝见任何人,甚至是那个张狂无礼,几次打的他满地找牙的徒弟,也绝对不会把云仙子拒之门外。

虽是这样,今日对云仙子而言,他的态度依然算的上是认识他这么久以来最冷漠的一次!

门口,神剑宫的侍者都在恭敬的候着,云仙子很急,并没有过多整理,只是拿过侍奉的女婢送上的一方半干毛巾擦去脖颈间湿腻的汗渍,便匆匆进去了。

一院世外桃源,桃树下一席裘皮铺榻,骄阳正热,小桥流水,这方桃园算的上是神剑宫极好的居所,鸟语花香,桃树成林,清澈的溪水流过院落汇入下边小河进而成为远处飞流而下名山瀑布的一份子!若是夕阳西下时,这桃花遍地,残阳余晖,小桥流水之上还可眺望山下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丽,简直堪称人间仙境了。

几个娇美的姑娘正用心侍奉,剑圣很是享受,一壶桃花酿加几叶小菜,吃喝的惬意,偶尔搂住旁边的佳人对饮,玩的更是放荡。只是张嘴的时候那前板的门牙缺了一个,有些着实滑稽,于他这绝世高手的身份略微欠缺了那么一点。

云仙子眼神略微的跳了跳,心头却没有泛出一丝笑意的心情,紧皱的眉头反而更加紧了。

换了一副冰冷的面孔,云仙子快步来到桃树下那方长桌边坐下了。

瞪了一眼剑圣怀中的女子,女子立刻规矩了很多。

“哎!”

看到佳人那么规矩了,男人有些无奈。

“吓她干什么!这么快就吃醋了!”

“我若是吃醋,天下会死很多女人”

冷若冰霜的脸上,更多的是无礼,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哎吆,青儿,先去玩吧,今日得和夕云好好喝几杯啊!”

青儿很乖巧的离开了。

“过来坐吧!”剑圣嬉皮笑脸的指着身边的位置。

拿起一杯,云仙子一饮而尽,尝了尝这新酿的桃花,味道真甘醇,脸蛋上泛出一丝红晕来,却并没有去他怀里的打算。

“怎么样!可以吧,冬儿的手艺。”

“你已经知道我要来了?”

“一会再尝尝春儿的菜,那丫头的手巧,上次你吃了也赞不绝口!今天她亲自去挖的春笋,绝对好吃。。。”

好像并没有听见自己说话,云仙子脸上略微有些嗔怒,但是转瞬即逝。

“别装了,我都进来了,还有意思装吗?”

“呃。。。”

剑圣看看云仙子,挠了挠头:“哎吆,今天喝多了,没下去迎你,生气了!?”

云仙子看着还在那装糊涂的剑圣,眼角颤抖。

“看来你也受够我了?”

“呃,瞧你说的,怎么会啊!”

剑圣笑了笑,眼珠一转,探过来又问道:“你想通了!?那赶快还俗吧!我等着列!”

云仙子一巴掌扇过去,扇空了。

“嘻嘻”几个女子偷偷笑出声来。

“呵呵,这就生气了!”

“滚!”

瞪了一眼偷笑的女子,云仙子嘴里跳出一个字来。

那女子急忙停下手头的活,下去了。

“哎!你这,还没过门呢,就使唤她们啊!”

“行,今天好好说话,明天我就嫁过来。”

剑圣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哎吆,真好,那我等明天,来,喝。”

说着剑圣快速的拿起酒壶就要喝了。

云仙子眼疾手快,一把抢过酒壶。

“别耍滑!”

剑圣嬉皮笑脸的说道:“哎吆,喝多了,睡了!明天我叫人去给你送聘礼,哦不,你就住下吧,明天咱们就同房!”

“你!”

云仙子脸色更红了,看着已经耍赖装睡的剑圣,云仙子心头有了一股火气。

她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面色中显出一丝无奈,云仙子柔弱的眼睛略微柔情的看了看他,但是很快就又恢复了冷若冰霜。

“装什么装!我问你,江南峰手下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

“呼噜,呼噜”

啪!

酒壶一下砸向剑圣,剑圣伸手就接住了:“别打脸啊!打坏了你不心疼啊!”

“今天你要是不说,我就死在这!你信吗?”

看着云仙子那副表情,男人眉头皱的紧了。

叹了口气终于肯说话了:“你不该来!”

云仙子瞪着剑圣问道:“怎么了?剑圣李无恒也有害怕的时候?”

剑圣无奈的喝了杯中的酒,叹了口气说道:“别这样好不好,咱们见面能不能谈谈风月,别整天都是打打杀杀的事情!”

“和你谈了二十年,你也没动我一指头,便宜都叫那臭小子给占了,有什么谈的!”

“你看你说的,你还没还俗我咋敢碰你,万一你家圣爷爷一道天雷把我轰了怎么办!”

云仙子那本就红彤彤的脸蛋上,两个酒窝立刻就迷人的露出来了,那一副本当冷若冰霜的脸也绷不住了:“噗哧。。。你。。。”

剑圣凑过来:“嘻嘻,终于笑了?生什么气吗!”

“你就嘴上那点本事!”忍住笑意,云仙子努力让自己恢复那副冰冷的面孔。

微微叹了口气,剑圣拿起酒杯说道:“你这每次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想知道啥?”

微微咬咬嘴唇,云仙子也端正的坐下:“江南峰手下那些人都是江湖上顶尖的高手,一个月之内被人杀了三十多个,都是一剑致命,天底下能做到的没几个人!”

“能做到这个的就只有我,是吧?”

扬进一杯酒,剑圣的脸色比之刚才的嬉闹,严肃了很多,更是有了几分阴郁。

这让云仙子都有些不敢看他:“是不是他回来了?”

沉默了良久,剑圣才问道:“他让你来问的?”

“是。”

“江州七星湖,一夜之间死了近百人,赵茗成也在里面!”

云仙子脸色苍白,身子微微颤抖。

“恒哥,我。。。”

剑圣脸色更加阴暗了:“他把你只当做棋子而已!你不明白吗?”

云仙子低下的头更加低了。

沉默了良久,云仙子才咽着吐沫清了清了嗓子:“恒哥,今天,我是不该来的”说着,两行美人泪已经默默的落了下来。

没有理会,剑圣更多的是自斟自饮,也许用这杯中酒才能抵消这胸口的烦闷之气。

“这么大的事情,你也能做出来!”带着责备,剑圣看看还在那垂泪的云仙子:“这还是一年前的事情!”

“恒哥。。。”

“你现在还把我放在眼里吗?有事了就来找我,没事了我屁都不是!一年了!你还真是忙啊!在忙什么?忙着杀人?忙着把天下搞的乌烟瘴气?你是不是还要杀了我灭口?”

“恒哥,我不会的!”

“啪!”酒杯被狠狠砸在地上,完全的粉碎了!

比起受到的惊讶,云仙子更加迅速的跪下了。

“就是那臭小子来把我这牙打了!怎么样?满意了吗?”

云仙子那紧皱的眉头只在一瞬间舒缓了片刻,但随即看到更加盛怒的剑圣,那秀眉就更加难看了,低下头更加不敢抬起来。

忍着盛怒剑圣背过身去:“走吧,以后你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管了!我就当从来没有见过你!”

一瞬间的话语如尖刺一般,刺进了云仙子的心窝:“恒哥。。。我。。。”

并不由她解释,一声“滚”更加洞若雷霆,彻底断了云仙子的念头。

坐到在那里良久,看看已经绝情的男人,擦着眼泪,云仙子站了起来:“恒哥,这辈子,我对不起你,来生我再好好伺候你!”

剑圣紧攥的拳头咯咯作响。

比起进来的时候那份沉重,此刻的云仙子反而多了几许轻松,这一瞬间的改变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的那一道痛苦像是刻在心里了,永远都挥之不去了。

“世人都说我守了你二十年,却是你守了我二十年,恒哥,保重!”

“值吗?”

云仙子最后的回眸一笑:“我更愿意死在你手里!”

剑圣沉默了。。。

微微清清嗓子,云仙子高亢的吟唱道:“神才少爷出七贤,问剑天下谁敢来,一步一杀君可信,惊天一剑送君归!”

就这样高亢的吟唱着走出了神剑宫,全然不在意身后不知何时出现,提着宝剑面无表情的男人。

男人的步子不快,也不慢,像是闲庭信步而已,只是提着寒光闪闪的宝剑让谁都知道他是要杀这个不会还手的女人。

在接近云仙子的时候,那股强大的杀气甚至已经形成了气流,卷起了云仙子那整洁的道袍。

云仙子闭目等待着,对于死亡的恐惧已经迫使她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吟唱,站在那闭目等死。

只是擦身而过,男人的剑已经收了起来,依然是那样闲庭信步,只是嘴里微微发出了一声叹息。

云仙子发呆的看着远去的男人,再看看自己,毫发无伤?

“你啊!太痴!哎!”老尼的一声叹息让云仙子羞愧的低下了头。

“师姐。。。我。。”

微微笑着,还是那副和蔼可亲的模样,老尼过来拉住云仙子的手:“走吧,三掌宫也是面冷心善的人啊。这种是非他本就不想掺和。”

“是师姐保了我的命。。。”

“世间的事,谁是谁非,分的那么清楚又能怎样?”

老尼看看云仙子继续说道:“当年师父说你道心不够,才不让你下山,我一时心软放你出去,想不到,到头来却是害了你!真是罪过!”

云仙子低下了头:“是我太痴,不关你的事。。。是我错了!”

老尼微微笑笑:“七贤山你是出不去了,回法华宫好好修炼吧!”

云仙子皱皱眉头。

“玄化门的人都敢杀,你的后路都没了,能回的去吗?”

看看老尼,云仙子点点头:“一切听师姐吩咐!”

“敬之回来是好事,起码他还请师伯许你重回法华宫,否则,你怕是连个容身的地方都没了。”

云仙子微微啜泣:“谢谢师姐。”

“傻丫头,走吧!等剑圣的气消了,我去请他到咱们法华宫坐坐。。”

。。。。。。。。。。。。。。。。。。

七贤山上传出一句话来。

洛大少爷回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