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时空尽处 > 正文
第一章 二十四秒
作者:沉眉如是  |  字数:4221  |  更新时间:2020-01-11 11:49:22 全文阅读

 

 

  一、二、三、四……二十三、二十四。

  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查尔斯伯爵掏出怀表,摇了摇头。

  “竟然早到了好几分钟!”

  他抬起头,晨曦下的教堂披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

  古老的圣索利教堂,做为埃索的图腾,不知何时就已矗立在此。

  传说中,黑暗之神霍尔德尔为了惩罚埃索国王,立下天谴,命黑暗骑士焚毁教堂。

  大火烧起时,圣索利钟忽然自鸣,一条大河从天而降扑灭大火,而后昂头北上直奔黑暗神殿。

  此后,黑暗之神销声匿迹,所谓的天谴风流云散。

  谁也不明白,难道……天外有天?

  ……

  伯爵从不信这些,但依然对圣索利钟心怀崇敬。因为他相信,杰出的作品夺天地造化之功,必有灵性。

  自诩无所不知的他,始终不懂,为何如此简单的构造却是无比精准。

  也许是求知欲,也许是对建造之人的神往,每天清晨六点都会不由自主的来到这里。

  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几年,误差从没超过一分钟。事实上,除非路上遇到特殊情况,误差甚至以几秒来计算。

  在这个国家,没有什么人和事可以改变他的节奏,包括他那个准大舅子--国王西斯三世。

  也真是怪,王国最聪明的女人居然有个这么愚蠢的哥哥。做为一国之主,几乎不干正事,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

  ……

  

  伯爵仰望圣索利钟,出了会儿神,又掏出怀表……闭上眼,等待六点的钟声。

  五秒钟后,没有听到预计的钟声。

  ……我的表错了?还是……

  

  二十四秒后,钟声响起。

  伯爵守时近于偏执,自己的表绝不会错,这个国家最精准的计时工具就是这两件了,如果选择,他宁愿相信自己的怀表。

  但是,代表国家时间的圣索利钟……会错?

 这在常人看来无伤大雅的事,对伯爵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做为这个国家的第一智者,怎么能允许标准时间出错?

  “看来,要和那个比国王还蠢的红衣主教好好谈谈了!”

  ……

  

  回家路上会经过一个集市,伯爵返回时经常绕过去逛逛,他喜欢和这些平民聊天,以此来感知这个国家的真实。

  他深深知道,只有平民感觉幸福,这个国家才会有力量。

  看着集市上人们的笑脸,伯爵心情逐渐好了起来。

  集市上并不全是平民,也有一些没落的贵族来此闲逛,偶尔碰到也会聊几句。

  

  集市上的人大多没有怀表,伯爵好容易问到几个,也都比他慢了二三十秒,他也不以为意,毕竟寻常人的表或快或慢也是常事。

  又走了一会儿,还真碰到几个相识的,几人就结伴边聊边走。

  他有心和几人对对时间,想想这几个纨绔子弟毫无时间观念,也就作罢。

  期间,伯爵说起圣索利钟晚点的事,不免又发了几句牢骚。

  

  几个没落贵族陪笑劝解,却也不以为然。

  正走着,一个乡下少年怯怯的来到他们近前打问时间。

  一人看了看怀表说:“六点半”。

  伯爵也掏出怀表,立刻不悦道:“明明过了将近半分钟,为什么不能精确告诉对方时间。

  那人脸一红,有些尴尬道:“我的表确实六点半整啊”。

  伯爵也觉得有些小题大做歉然道:“都是被刚才事气的,您别介意,是你的表不准了”。

  “不可能!没遇见您之前,我们几个还对过时间”。

  另外几人都出声附和。

  “不会你们的表都不对吧?”伯爵笑道。

  其中一人说:“不会的,昨天宫廷宴会我负责流程计时,和国王的怀表对过时间”。

  “哦?国王的怀表应该不会错。嗯……这可有点邪门,难道真是我的错了吗?”

  

   一种莫名的担心,在伯爵心底隐隐升起。

  ……

  

  两个月前,一次盛大的宫廷聚会。

  应国王要求各色名流携家眷而至,以埃索习俗,订婚即可同住,伯爵和长公主法斯莉娅当然不能缺席。

  席间,各种歌功颂德、相互吹捧,让伯爵如坐针毡。尤其看到国王自命风雅处处卖弄,却博得满堂彩声,只能一言不发闷头大吃大喝。

  为了表现自己的谦虚和平易近人,国王开始到处敬酒,一会儿来到伯爵面前。

  “亲爱的查尔斯!值此重大时刻,做为国家最聪明的人,你怎么就知道吃,不说点什么呢?”

  “什么!重大时刻?是地震了吗?还是我们的国家被入侵了?”伯爵故作惊讶。

  国王瞪了他一眼。

  伯爵恍然大悟:“噢,是伟大的国王与民同乐啊!嗯,要说两句,必须说几句。”

  他举起酒杯,恭敬的说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您学识渊博,英明睿智,我哪能及得上您万一啊!”

  国王脸现笑意:“查尔斯太谦虚了,你可是公认的无所不知啊,和你比起来,我还是有点差距啊。”

  “怎么会呢?您日理万机,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充其量……也就是在陛下偶尔疏忽时,做一个小小补充啊!”伯爵真诚的说道。

  呵呵呵……国王的笑意更浓。

  “不过……”伯爵话锋一转,“可以这么说,陛下加上我的补充,世界上的事真的就无所不知了”。

  国王的眼睛愈发明亮。

  伯爵接着道:“可以确信的是,陛下无所不知,只差一件事,而我就知道一件事。”

  “哦!”

  “您很能搞笑噢!”

  哈哈哈哈……

  顿时哄堂大笑,国王尴尬的讪笑几声,假装大度的连夸伯爵幽默,走向下一桌。

  

  依照惯例,这种大型宫宴分为外宴內宴,內宴都是一些重量级人物才有资格参加。

  外宴结束后,伯爵找了个借口开溜,法斯莉娅也要一起走,被他拦住。

  调侃完国王,俩人吃饱就跑,过分了!总得留一个吧。

  很快,大部分人都走了,只剩下王室成员和一些亲信重臣。

  西斯三世当着好多外臣不好失了风度,憋了一肚子气。现在都是近臣,再也装不下去。

  冲着法斯莉娅骂道:“这个混蛋,仗着你的面子简直无法无天,真气死我了!尖酸刻薄的家伙,要不是内务外交还需要他干活,早让他滚蛋了……不!绞死他!”

  国王咬着牙运了会儿气:“不行,给我弄过这么多次难堪,非得出了这口恶气不可。你们赶快给我想个办法让他出个丑。”

  伯爵屡次让国王难堪,法斯莉娅一直忐忑不安,可两头惹不起,也一直处于两难。

  只是积怨越积越深,虽是自己的亲哥哥,但毕竟王权不可侵犯,恐怕迟早要酿成杀身大祸,借此机会让国王消除怨气,也是个好事。

  想到这里,她首先表态要全力配合,一定给国王出了这口恶气。

  王公近臣一看法斯莉娅都带头支持,自然看热闹不怕事大,纷纷出谋划策,极尽使伯爵出糗之良谋。可想来想去一想到伯爵的睿智机敏,又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连连摇头说难如登天。

  西斯三世看众人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气的一咬牙大声说道:“我以国王的名义宣布:谁要能让我看一次查尔斯笑话,我王冠上的这颗夜明珠就是他的”。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这颗夜明珠,换一个城邦也是绰绰有余啊!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于是不管可不可行,纷纷献言献策。

  

  ……

  

  伯爵坚信,自己的怀表绝不会错。

  可要说别人全部错了,却也不大可能。于是把各种可能在心里仔细梳理,却始终捋不出头绪。

  也许就是巧合,可圣索利钟又怎么解释?……

  

  第二天清晨,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钟声依旧在二十四秒后响起。

  看来,是他的表错了。

  伯爵不是个迂腐执拗的人,尽管存在疑虑,也果断把自己的表调慢了二十四秒。

  

  第三天,依旧。

  伯爵忽然感到一阵眩晕……

  

  二十四秒,二十四秒,十天过去了,换过几块表,还是如此。

  伯爵傻了,他第一次感到智者的悲哀。

  一件事如若他不能解释,还有谁可以?

  孤独。

  ……

就在伯爵为这件事头疼时,又遇到了一件怪事。

  伯爵以幽默睿智、博古通今而闻名于世。

  常有王公贵族甚至周边邻国的达官贵人慕名来访。当然,绝大多数是遇到难题,来求教于他。

  这天,伯爵正在书房翻阅书籍,忽然仆人来报:特斯维尔王子梅利瑟来访。

  唉!王子屈尊造访,看来又要给我出个难题了!

  他苦笑着站起身,走到书房外迎候。

  “尊贵的查尔斯爵士,见到您很荣幸。”

  梅利瑟尽管贵为王储,但一见到伯爵依然很客气的行礼,只是满脸的崇敬,掩饰不住眼底深处的焦虑。

  伯爵还礼,微笑着但开门见山:“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请王子直接吩咐。”

  “感谢您的慷慨与直率,那我就直说了……”梅利瑟见伯爵快人快语,也省却了繁文缛节。

  困扰梅利瑟的是一个不断重复的梦。

  梦里,他在原始森林里狩猎,遇到十二只巨大的蚊子,经过殊死搏斗后,被逼迫喝下十二杯鲜血,随后,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裂成十二份。

  连续十天从不间断,每天他都在自己的惨叫中惊醒,几近崩溃。

  找了许多名医及高明之士都束手无策,无奈只能来求教伯爵。

  伯爵听罢沉思良久,他从不信玄幻,只信科学。梦境是现实的映射,连续做同样的梦,应该是入梦前做了相同的事。

  他仔细询问梅利瑟的生活起居,做这个怪梦前后的变化,以及遇到过什么特殊的事?甚至看过听过什么故事?

  可惜,得到的答案是生活起居并无二致,近年来,只是勤修政事,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固定流程,连王宫都没出过。

  伯爵想了想又问道:“最近晚餐吃过什么特殊食物?是否饮酒?”

  “嗯……没什么特殊食物,不过晚餐后我都会喝上一杯,这样会很好的帮助睡眠,不过这种习惯已有几年了,应该没有关系吧?”

  伯爵低头又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是有点怪,这样吧,你先回去再仔细想想,在适当的时候我会专程造访,看能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梅利瑟连连表示感谢,客气一番告辞走了。

  

  伯爵并不把梅利瑟的事太放在心上。虽然有些怪异,但他遇到过很多千奇百怪的事,无论多么玄而又玄的事,到了他面前无不迎刃而解。

  何况,他自己就遇到了一件更难以解释的事。

  经过多方查证,还借来国王的怀表依然是快了那二十四秒。所以可以确信的是:表没有问题,问题在自己身上。

  “难道是生物钟紊乱,或者是梦游调快了身边的怀表?又或是某种能量场的原因?……”伯爵为自己的胡思乱想不禁苦笑。

  恍惚间,一个月过去了,他始终苦思不得其解,人竟略显消瘦。法斯莉娅看在眼里,心下格外怜惜却又无可奈何。

  圣人之忧终不是常人能解。

  

  这天,法斯莉娅忽然兴冲冲的来到书房。

  “亲爱的,我虽不能帮你解决难题,但至少可以陪你排遣一下,我们去旅行散散心吧!记得你有个遗憾,从没去过东方,没到过一直神往的莫高窟,不如在新年来临前圆了你这个心愿吧?”

  法斯莉娅快人快语,见他没表示反对,双手一拍:“就这么定了,我们准备一下,择日就出发吧”。

  伯爵望着兴高采烈的法斯莉娅,明白她看自己整天闷闷不乐,疼惜自己。

  于是笑着说道:“我是很愿意去的,只是我身居要职,不知道你那个宝贝哥哥准不准假?明天我去趟王宫,筹措一下近几个月的重要事项,看能不能走得开。”

  

  除去那诡异讨厌的二十四秒,今天格外顺利,就连国王必定要难为他一番的担心,都是多虑了。这个愚蠢的家伙竟然也学会幽默了。

  “噢!亲爱的查尔斯,我真是太舍不得你了,简直一秒都离不开你,你一定要早早回来啊,三年的假期你看够不够!哈哈……”。

  

  

  伯爵召开了所有重要部门参加的内廷会议,仔细筹划了未来三个月的大小事务,安排妥当后就准备出发。

  可就在出发前一天,梅丽瑟王子的信使忽然带来一个重要信息。做怪梦之前,他在王宫古老的酒窖里曾发现了一坛酒,他怀疑是喝过那坛酒才发生的这种怪事。并请伯爵特斯维尔一行。

  无奈伯爵行程已定,出发在即,只好回复梅利瑟一回来马上去拜访。

  ……

  

  一个多月的路程,枯燥漫长。

  马车的颠簸中,却体会到了久违的轻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