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一四零章 旧仇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157  |  更新时间:2019-12-08 07:33:23 全文阅读

 

  

  突兀的声音让几人不由自主的寻声看去,几位男士对于说话之人只是略感意外,而剧雪莲则是露出惊怯之色。

  

  来人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目光若冰霜一般直视剧雪莲,剧雪莲无法忍受这种强烈的压迫感,不自觉的微微低下了头。

  

  “原来是水道友,久仰大名!”临风最先开口,道出了来人的身份。

  

  没错!来人正是水爱颖,水爱颖之前本来在天剑宗的酒桌上与各位师弟师妹喝酒畅聊,席间有弟子谈起昨日水爱颖在擂台上的表现,令水爱颖不由想起了昨天从自己手下逃生的剧雪莲,想到此处,水爱颖顿时恨意再起,自顾自的含怒喝下一壶酒后,目光开始在晏厅中寻找剧雪莲的身影。

  

  结果找个一圈之后,没有在化神宫的酒桌上找到剧雪莲,水爱颖还以为剧雪莲是因为伤重未愈,所以没有前来参与这次宴席,就在水爱颖准备放弃之时,眼光接着随意一看,竟发现剧雪莲正坐在正气宫弟子一桌,并且与一名男子相谈甚欢的样子。

  

  见对方仿佛没事人一样,能说能笑的,这让水爱颖顿时怒气冲天,含恨朝身边师妹问道:“和剧雪莲那贱人说话的男人是谁?”

  

  旁边弟子探身看了一眼,略一思索,回道:“大师姐,那人我曾在济世堂见过一次,当时见济世堂众人对他似乎都挺尊敬的,我心中好奇之下,曾找正气宫弟子打听过此人的来历,此人名叫肖阳峰,乃是一名散修,目前在济世堂跟随裘道成学习医道,而且正气宫高层似乎和他关系匪浅。”

  

  “散修?和正气宫关系匪浅,难怪那贱人跑去粘着人家,果真是恬不知耻!”水爱颖冷哼一声,放下酒杯就走了过来。

  

  于是便有了眼前这一幕。

  

  “听闻肖道友高才,前来结交,道友不会不欢迎吧!”水爱颖站在剧雪莲身旁,手搭在剧雪莲肩上轻轻一捏。

  

  剧雪莲顿时闷哼出声,脸色顿时露出痛苦之色,脸色慢慢红了起来。

  

  临风几人立刻看出来不对,水爱颖似乎在暗中对剧雪莲下手。

  

  “水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雪莲姑娘已经在擂台上被你击败,你现在这样会引起两派争斗的!”临风立刻上前一把推开水爱颖捏在剧雪莲肩上的手。

  

  “肖道友何必紧张,我只不过是考校一下她的修为而已,你急什么!”水爱颖收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你没事吧!”临风扶着剧雪莲,脸上有关切之色。

  

  “我没事,只是有点难受而已。”剧雪莲脸上有痛苦之色,随后又朝水爱颖道:“水道友,我与你素昧平生,你为何对我如此仇恨,在擂台上就欲不顾规则对我下杀手,现在有对我如此,敢问我有得罪过道友吗?”

  

  水爱颖一听此话,立刻怒气浮现脸颊,“哼,装什么糊涂,你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这两人之间还真的早就有仇啊,临风和岳心天相视一眼,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然而剧雪莲却是一脸不解,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眼前这个女人,“水道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可以说清楚一点吗,你如此恨我,至少也应该让我知道为什么吧。”

  

  “五年前有一个叫鸣鸿的修士与你在散修交易会上因为一块紫玉发生争执,你仗着自己修为高,蛮横无理的将他打死,你难道忘了吗?他是我表弟,是我的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就因为一块小小的紫玉,你就如此心狠手辣,你还问我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水爱颖咬着牙齿说完这一切,恨意充天的目光恨不得将剧雪莲撕成碎片。

  

  剧雪莲听完有些呆了,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五年前的一件小事,到处确实有人与自己发生争执,不过自己却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一个化灵境的小修士,自己根本就没有在意,“确实有这么回事,可是我当时只是出手给了他一点教训,根本就没有杀他!”剧雪莲争辩。

  

  “出手教训,他才刚入化灵境,哪里禁得起你这融血修士随意一击,他托着重伤找到我,没有支撑多久就死了,我这么多年都在找你报仇,可惜一直找不到下手机会,若不是你们长老出手,你已经死了,还有机会在这里狡辩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放过你,我一定会用你的血祭奠我表弟的灵魂!”水爱颖恨意难消,誓要报仇。

  

  “既然你表弟是因我而死,我自然不会逃避,日后再见面时,我也不会放过你!”剧雪莲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反而坦然无惧了。

  

  临风心中嘘嘘不已,这剧雪莲在修行界的传闻中一向是狠辣无情,一旦出手几乎不留活口,没想到今天报应来了,而且还是这么恐怖的水爱颖,只怕剧雪莲以后日子难过了,看来做人还是要心存善念啊,能不杀人就尽量不要杀人,给他人留一条生路,也就等于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你以为你还有以后吗?水爱颖心中暗自说道,随后便对剧雪莲开口:“死鸭子嘴硬,就你现在这点实力,我一个巴掌就能拍死你,如果换了其他场合相遇,你连嘴硬的机会都没有!”

  

  “呃……”临风开口,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略一思索,便开口道:“水道友,今日乃是各派晏饮之时,还是以和为贵,这边坐下说罢。”

  

  水爱颖闻言瞪了一眼剧雪莲,随后便走到岳心天位置边,“借道友凳子一用,道友不会介意吧!”

  

  今天什么情况,还让不让我活了,怎么一个个对把我往一边赶,岳心天很是无语,但是对方姑娘开口了,自己也只能是绅士风度,“当然不介意,水道友请坐!”岳心天心里是极度不情愿的,幽怨的看了临风一眼,很你在一起真倒霉。

  

  临风回了他一个白眼,这能怪我吗?我又不知道今天会有这么一出,是你自己倒霉,位置没有挑好。

  

  “肖道友,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水爱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临风敬酒。

  

  “呃,谢水道友,干!”临风不好拒绝,只好喝了。

  

  “哎哟!”临风刚喝完这一杯酒,又被剧雪莲踢了一脚。

  

  “呵呵,剧道友腿上功夫果真了得!”临风吃痛,阴阳怪气的开口。

  

  “多谢夸奖!”剧雪莲沉着脸,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

  

  这一次岳心天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桌子底下的动作,这两人之间莫非有奸情,绝对不是刚刚认识,好你个临风,说什么只爱心上人,结果却在这里到处留情。

  

  何止是岳心天,其他人也都发现两人之间关系很微妙,不像是刚认识的,反而有点像一对小情人。

  

  临风发现自己错了,真的不该招惹这个女人,本来以为是个冷面女神,那想到现在像个小女孩一样对自己动手动脚,这还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剧雪莲吗?

  

  临风无奈摇头,眼神飘向远处,然而一瞬间临风的表情再次凝滞了,前面又走来一个女人,一个临风无比厌恶的女人。

  

  “临风!你这是怎么回事?左拥右抱吗?真是恬不知耻!”丽心媛冲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讽刺。

  

  “你怎么来了,不知道我看到你就烦吗?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临风一见到丽心媛,就会脾气失控,实在是这个女人说话太难听了,换了谁也受不了。

  

  岳心天躲在一边看着临风偷笑,看到没有,报应来了吧,这下轮到你倒霉了吧,哈哈!!

  

  “临风?你刚才叫谁临风?是他吗?”剧雪莲反应最快,指着临风问丽心媛。

  

  水爱颖没有开口,只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没错,当然是他,这个无耻之徒,连真名字都不敢告诉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劝剧道友最好还是离他远点,免得被他给祸害了!”丽心媛丝毫没有顾忌临风的面子,往死里泼脏水。

  

  “你说话就说话,不要跟泼妇一般,动不动就骂街,你放心,就你这样的女人,送给我我都不要,我祸害谁也不会祸害你,这里剧道友和水道友哪个不比你漂亮,还轮不到你!”临风也是回以讽刺,没有给丽心媛留面子。

  

  “淫贼无耻!”丽心媛说不赢临风,只能气呼呼的蹦出这句话。

  

  临风懒得理她,自顾自的倒酒喝了一杯。

  

  临风?好熟悉的名字,怎么感觉在哪里听过?水爱颖心中默默回想。

  

  不用水爱颖费脑力,剧雪莲给了她答案,“原来你叫临风,就是那个青阳宗带面具的家伙吗?你可是不简单啊,一招就把融血五层的李秋蓝打成了飞灰!”

  

  这个混蛋,竟然用个假名字骗自己,真是过分,剧雪莲心中想着,脚下用力,又是一脚朝临风腿上踢了过去。

  

  同样的招数怎么可能连续三次奏效,临风早有防备,腿一偏,剧雪莲踢了个空,临风抓住机会两腿往中间一夹,将剧雪莲的退牢牢夹住,剧雪莲重伤未愈,没多少力气,使劲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挣脱。

  

  临风扳回一局,心中得意,笑呵呵的看着剧雪莲,那模样贱贱的很欠揍。

  

  剧雪莲气急,另一只脚再次踢了过去,这次临风没有料到,被踢了个正着,立刻痛呼一声放开了剧雪莲。

  

  剧雪莲对于临风的表现很是受用,嘴角扬起了微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