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风紧扯呼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19-11-24 19:40:06 全文阅读

  

  风如萍笑完之后,眼睛偷偷瞟向岳心天,眼中有着不一样的色彩。

  

  岳心天却是没有发觉,在那个临风打嘴仗。

  

  两人嘴上战斗一番,最终还是临风服软:“好好好!!你厉害,你喝酒厉害,好吧!”

  

  岳心天很享受这种胜利的感觉:“肖兄,既然认输了,那下次的酒你来请。”

  

  临风:“我哪里有酒啊,你也知道我一穷二白的,只能找你蹭吃蹭喝,你不会连这点酒都不舍得给我喝吧?”

  

  “你还跟我哭穷,就你富得流油,少装蒜!”岳心天显得很是激动。

  

  临风:“那不一样,那灵药都是救命用的,又不能当钱用,而且谁舍得拿灵药去换钱。”

  

  岳心天朝他翻了一个白眼:“铁公鸡!”

  

  临风起身:“风姑娘,既然你一切安好,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告辞!”

  

  岳心天却是抬眼看着临风:“就走啊,你又没什么事,我觉得在风姑娘这里呆着挺舒服的。”

  

  临风:“我要回去修炼了,必须早点追上你,把你打趴下。”

  

  岳心天来了精神:“行行行,那你快去吧,等你突破了,我们好好再打一场。”

  

  风如萍也起身:“小妹送肖大哥。”

  

  临风抬手打住:“不用了,我自己走!”

  

  临风一走,岳心天也不好意思留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些尴尬,便随后也走了。

  

  青阳宗客房区域,戴着面具的临风晃晃悠悠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临风一进来就看到青河在院子里看着他,临风不想理会,直接朝自己房间走去。

  

  “你昨晚去哪里了?”青河负手站在原地。

  

  临风转过头看着他:“没去哪里,出去逛了逛,这不回来了吗。”

  

  青河没有表现出生死的样子,“你记住了,今时不同往日,很多人都在暗中盯着你,找到机会就会出手除掉你,你自己多加小心。”

  

  还用你说?临风拱了拱手:“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休息了。”

  

  青河不说话,挥了挥手表示没事。

  

  临风便转身朝房间走去,开门,关门,消失不见。

  

  青河看着临风的房间,心中却满是感触,昨晚他一直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先是看到临风找了一名正气宫弟子,去了一趟天煞宗的客房区域,没多久又出来了,一路跑去宫主大殿,随后便是成道仙三人和他一起出来,还是去的天煞宗客房,

  

  很快便从里面出来了,还多了一名女子,最后女子被成道仙三人见女子带走了,最后临风便和那正气宫弟子大醉一场,他们睡倒后,一直有正气宫弟子在远处守着,青河也就不再担心了,回到了自己房间。

  

  虽然青河因为离得远,并没有听见他们的交谈,但是从他们之间的动作神态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临风对于正气宫三巨头很是尊敬,频频弯腰施礼,而那三人对于临风,表现的也很是亲昵。

  

  结合整个事件过程,青河也想明白了,临风昨晚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那名女子,那女子显然是被天煞宗控制了,临风依靠自己无法解救,便去找了正气宫三人出面,这才将那女子救了出来。

  正气宫三人和临风到底是什么关系?居然肯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出面,不惜得罪天煞宗。

  

  那女子与临风又是什么关系?值得临风去得罪天煞宗。

  

  最让青河心酸的是,临风有困难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青阳宗,没有来找自己这个长老帮忙,甚至对于这件事情都不曾在自己面前提起。

  

  自己青阳宗的弟子,对青阳宗就像仇人一样提防,对于正气宫却如此信赖。

  

  难道青阳宗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青河闭上双眼,对这一切都很无力。

  

  回到房间的临风,盘膝静坐运功,很快就沉醉在修炼中。

  

  接下来几天,临风除了吃喝拉撒,都闷在房间里修炼。

  

  很快,第二轮的抽签日就到了,临风没有让大家失望,又是最后一个来的,好在大家也都已经习惯了,只是淡淡看了一眼,没有人说什么。

  

  随后众人在青河的带队下,一路来到抽签现场。

  

  这一次,很多人都在不时的用眼神扫视戴着面具的临风,想要知道这面具下的人是什么样子。

  

  也曾有人去找青阳宗弟子打听过,可是青河早就吩咐下去了,不允许透露临风的任何信息,所有人统一口径,对外都说临风确实早已经毁容了,面貌丑陋不堪,脸上的面具也一直戴着,没有取下来过,多年过去了,也没有人知道临风现在长什么样子。

  

  那些四处打听的人无奈,也只好悻悻离去,但是内心对于这种说辞都是存在怀疑的。

  

  临风看了一眼,今天围观的人少了很多,不及之前一半,估计是觉得这抽签没什么好看的,应该会在第二轮比试开始的时候过来吧。

  

  至于那些参赛的宗门,也少了很多人,临风猜测应该是那些被淘汰的弟子没有过来的原因,很容易理解,这些弟子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接下来的比试与他们都没有关系,确实也没有过来的必要。

  

  见参赛众人都到齐了,正气宫宫主成道仙在发表了一番讲话后,便宣布第二轮的抽签开始。

  

  所有带队长老陆续上去,轮流开始抽签,这次依然是分成了两个箱子抽签。

  

  临风心里清楚,看来这第二轮那些大弟子是不可能会交手的了,这些大弟子是铁定要进入前百名的,只有在定下这前百名之后,决定进入秘境的次序的决赛中,这些大弟子才会正面一决高低。

  

  而这也是所有人都在期待的,也只有决赛才是真正精彩的,而这次的决赛也将定下一个排名,所有宗门的大弟子都会一起争个高低,毕竟谁也不希望比别人差。

  

  临风甚至已经听到了一点风声,说决赛之后有可能会安排一场挑战赛,那些散修和余下门派的弟子可以上台挑战。

  

  不过挑战全凭自愿,你可以发出挑战,别人也可以拒绝你的挑战。

  

  临风对此倒是毫不担心,自己是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挑战的,众目睽睽之下的战斗,岂不是要把自己的手段全部暴露出来?

  

  保持神秘才能让人产生敬畏,人类对于不知底细的事情,一般都不会轻易招惹。

  

  临风必须要让自己保持神秘,保持低调。

  

  这一次加上第一轮抽签时剩下的那一人,一共有三百一十二人参赛,刚刚分成二十六场。

  

  这一轮的抽签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结束了,正气宫宫主成道仙宣布抽签结束,第二轮比试将在两天后开始,嘱咐众参赛弟子好好回去恢复休养身体。

  

  临风在第二轮第二十一场,对手是天剑宗的一名弟子,融血六层。

  

  这一次临风没有去找对手约定早早认输,经过第一轮和李秋蓝的比试,临风已经想清楚了,如果对方不想放过你,你去找对方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

  

  临风心里还是老想法,上了擂台之后,尽量糊弄完十招,然后就干脆利落的认输。

  

  希望对方不要自找麻烦,大家都能各取所需,你取得胜利,我则应付一下场面,大家合作愉快。

  

  成道仙在宣布完之后,就率先离去了,好巧不巧的,临风看到了岳心天这家伙,他此刻正目露精光的盯着自己。

  

  临风心里咯噔一下,大呼麻烦来了,依照这岳心天的尿性,八成又是骨头痒了,这家伙肯定也听说了自己在第一轮比试的事情。

  

  此刻岳心天肯定把自己当成了下一个挑战对象了,搞不好等下回去就会找自己挑战。

  

  到时候自己应战不应战,不应战的话,这家伙很有可能会一直纠缠不休,估计会一直堵在门口,到时候自己连出门都困难。

  

  应战的话,万一交战过程中,自己露出了什么马脚,被这家伙揭穿了身份怎么办?

  

  而且自己就算打赢了这家伙,按照他以往的风格,肯定会继续向自己挑战,那自己岂不是要永远不得安宁。

  

  假如自己糊弄两下就认输呢?不妥,行不通,这家伙也不是傻子,自己不出全力,他肯定可以感受到。

  

  临风又抬头看了一眼岳心天,见他还在盯着自己。

  

  烦人的家伙,早晚把你大个半身不遂,看你还能不能到处找人打架。

  

  赢又赢不得,输又输不得,怎么办呢?

  

  风紧扯乎!!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出去躲几天了,等到比试开始那天,自己再赶回来。

  

  心中计定,临风便随着队伍往回走了。

  

  岳心天现在台上看着戴着面具离去的临风,心里说道:“融血二层一招击杀融血五层,你是个不错的对手,我倒要试一下你有多少斤两,等下就直接去青阳宗客房找你!

  

  岳心天看了一眼已经远去的正气宫众人,立刻抬脚跟上。

  

  临风一行一回到客房,青河还是老规矩,说了一番大家小心,不能辜负宗门之类的话,就让众人各自回去了。

  

  临风没有走,为了避免和岳心天交手,他要出去到山下躲两天,出去时间有点长,还是有必要和青河打个招呼。

  

  待众人走后,见临风还在这里,青河不解问道:”怎么没有,有事?”

  

  临风还是老样子,开口回到:“我准备到山下去转两天,放心,我不会临阵脱逃的,会在比试开始那天赶回来!”

  

  青河连忙摆手:“不行,我绝不同意,你现在是什么处境,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一旦出了这正气宫,安全根本无法保障。”

  

  临风:“我只是跟你打个招呼而已,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而且我自己的安全,我自会考虑,我在外闯荡多年,比这危险的情况也多次遇到过,这点小麻烦还难不倒我。”

  

  青河沉着脸看着他,良久之后,轻轻一叹:“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你也不会听我的,我只想告诉你,你师父把你养大不容易,你不要让你师父伤心!”

  

  临风脸色有些黯然,默了默,“我知道,我走了!”

  

  临风随后就走了出去,青河则是无奈的看着临风离去,心里叹道:“青元收了几个好徒弟啊,一个个都对他惟命是从,日后在青阳宗,谁还敢给他脸色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