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青河的条件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2019-11-21 18:29:16 全文阅读

  

  随着裁判的声音,临风默默走下擂台,回到青阳宗众人中站定。

  

  虽然依旧如以前一般,无人搭理临风,但是所有人看临风的眼神已经不同了,不再是以前那种不屑,替而代之的是一种郑重。

  

  临玉和临山二人,则是面面相觑,心里大呼:“果然如此。”如今已经不需要怀疑了,已经可以百分百的确实,那日大师兄身上的伤就是临风造成的。

  

  散修人群中,筑青蓝遥望这边,对着身边的燕高歌说道:“燕兄,等下要不要去和临风打个招呼?”

  

  燕高歌斜睨了他一眼:“算了吧,还是不去的好,一切顺其自然吧!”

  

  筑青蓝默了默:“也好,朋友相交不可显得太过刻意,那样容易让人看低了我们。”

  

  现在所有人都对临风的真面目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临风的面容肯定不像他之前说的那样,是因为毁容了才戴上面具的,他戴上面具肯定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真面目。

  

  人群中的南宫盛看着临风有些不舒服,临风当初打了他一拳,他至今依然记得,心里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和临风切磋一下。

  

  “第一轮比试结束,大家休息两天,两天后再进行第二轮的抽签,现在大家都早点回去准备吧!”正气宫执法长老闻道声在台上宣布。

  

  随后众人便在各自长老的带领下回去。

  

  青阳宗的队伍依旧是最短的,除开青河,只有寥寥十名弟子,而这十名弟子只有七人晋级第二轮,不知道第二轮之后,这十名弟子还能剩下几人,又有几人能够进入决赛呢?

  

  青河的心里可谓是忧虑重重,想当初带着二十三名弟子匆匆而来,现在另外十三人已经永远回不去了。

  

  这次回去的路上,所遇到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临风,临风则还是老样子,松松垮垮的走着,对于旁人的目光不予理会。

  

  回到客房大厅后,青河看着下面歪歪扭扭站着的临风,眼神闪烁几次之后。开口道:“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临风留一下!”

  

  找我做什么?这老头不会又想找我麻烦吧?临风非常不想和青河单独呆在一起,心里有些担心青河对自己突下杀手。

  

  青河在大厅内负手徘徊了一阵,在临风身前停下:“临风,你的实力很不错。”

  

  临风闻言没有任何反应,对青河的话仿若未闻。

  

  青河也不气,继续说道:“此次回去后,我会向掌门和执法长老建议,把你列为种子级弟子培养,你意下如何?”

  

  种子级弟子吗?让我去和那些所谓的种子级弟子争宠吗?真是好大方!

  

  “不用了,我想要什么,自己会去夺取,不需要施舍!”临风将手背在身后,表现的毫不在意。

  

  青河:“临风,你考虑清楚,有了宗门的支持,你的修为进度也会更快!”

  

  临风:“我从来没有受过宗门半点资源,以前不受,以后也不会受!实话说了吧,如果不是师父对我有养育之恩,我根本就不会回青阳宗,我对青阳宗没有任何感情,青阳宗的兴衰荣辱也和我没有半分关系,你不要指望我会为了青阳宗卖命!”

  

  青河沉着脸冷声道:“你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就不怕我一掌毙了你吗?”

  

  临风没有退缩,反而向前一步:“你当然可以一掌毙了我,你也有这个能力,反正你们这些所谓的长老高高在上,我们小阳峰从来都是被你们打压排挤,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杀了我又怎么样,等我大师兄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会为我报仇的,你还不知道吧,我大师兄已经突破控神境了,早晚有一天我大师兄会找到你,到时候杀你也只不过是翻手之间的事情。”

  

  临风当然不知道临渊有没有突破控神,只不过是搬出来吓吓青河罢了,希望能让他心有顾忌,不敢轻易对自己下杀手。

  

  然而青河却不知道临风是骗他的,还以为临渊真的已经突破到了控神境,如果临风说的是真的,那么临渊将是所有宗门中最恐怖的二代弟子。

  

  青河按耐下心里的惊讶,深呼了一口气:“临渊突破到控神境了?你什么时候见到他的,他为什么不回宗门?”

  

  临风哂然一笑:“我会宗门之前就去横断山脉找过大师兄了,以我大师兄的天赋和刻苦,突破控神又有什么奇怪的,在横断山脉多年来不停的厮杀,当然要比那些只知道埋头修炼的废物要强了。

  

  至于我大师兄为什么不回来,难道你们自己不清楚吗,按照宗门规定,凡是弟子突破到融血境,宗门都会赐予储物袋和灵石,可是你们是怎么对待我师兄的,本就是应该给我大师兄的东西,你们却不愿意给,还是我师父多次去找你们,你们才拿了一点东西糊弄一下。

  

  这样的宗门我大师兄有必要回来吗?整个青阳宗对我们小阳峰一脉如此打压排挤,如今发现我们有用了,一句话就想让我们为你们卖命,告诉你,休想!”

  

  临风说道此处,整个人已经咆哮了,心中积压多年的怨念也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

  

  青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嗫喏了半天,训斥的话终究说不出口,实在是这些年宗门对待小阳峰一脉太苛刻了。

  

  青河叹了口气:“我知道宗门这些年忽视了你们,你们也受了很多不公平,临渊的事情我也知道,确实是宗门做的不对,可是你也要明白宗门的苦衷,当今天下修行资源匮乏,宗门为了长远考虑,当然是能节省的就会节省!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临风:“是吗?那就要从我们身上省吗?省下来给外面那些废物吗?那也算是种子级弟子?只是一场小小的比试就死的差不多了,就那临云,我都有信心将他击败,就这样的人也好意思舔居大师兄的位置?

  

  青阳宗上下全是一些眼瞎之人,没有半点识人之明,这样的青阳宗不衰败岂不是太没有天理了,青阳宗就是毁在了你们这些人手中。

  

  堂堂一个天下大宗,不思进取,只知道内斗不休,你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长老都做了些什么,一个个不去好好教导门下弟子,一天到晚忙着去争权夺利,忙着去明争暗斗,这样的宗门我一天都不想待!”

  

  临风手指着青河,一条条细说着他们这些长老的所作所为,将青阳宗的衰败归咎在这些长老身上。

  

  青河被临风说的哑口无言,他必须承认,临风说的这一切都确实存在,他和掌门也一直在努力杜绝这些内斗,可是越是杜绝反而斗的很严重了,在多年努力未果之后,也就逐渐放任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的那场宗门大变啊,当时所有能够服众的师兄们都陨落在那场大变中,老一辈的师叔长老也陨落殆尽,否则哪里轮得到青天来做青阳宗的掌门,其他师兄但凡有一人健在,也绝对轮不到青天来做掌门,

  

  也正是因为此,在青天继位掌门之后,其他师兄弟心中不服,一个个都在暗中对抗青天,对于青天安排的事情也是阳奉阴违,很多事情吩咐下去后,往往都是不了了之,青天对此也是无可奈何,也就造成了青阳宗现在的局面。

  

  青河叹了口气:“临风,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们难道不知道吗,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要把其他长老都杀了不成?如果那样做,青阳宗就真的完了,所以我才需要你们出力,我相信一旦你们成长起来,青阳宗就会再次兴盛起来,只要你们真的足够优秀,我甚至可以向掌门推荐由你或者是你师兄临渊来做大弟子,将来继承掌门之位!”

  

  这是要收买我吗?很可惜,我对所谓的掌门之位根本不在乎,我要的是笑傲江湖,逍遥自在,又岂能被一个青阳宗给束缚住手脚。临风不可能会去做什么大弟子。

  

  临风:“谢谢你的好意,我对你说的这些都不感兴趣,我向往的是仗剑走天涯的自由,是不可能被青阳宗束缚的,你还是早点放弃这个想法!”

  

  青河对于临风的回答很是失望,但是却没有放弃:“那你师兄临渊呢?”

  

  临风默了默:“我不知道,师兄也有他自己的追求,估计也对青阳宗大弟子没什么兴趣吧,下次见到他,我帮你问问吧!”

  

  青河心中此刻有些悲哀,想不到堂堂天下大宗的青阳宗,无数人觊觎的掌门之位,在这两师兄弟面前竟然如此没有吸引力,或许也只有他们这样淡泊名利的性子才更适合修道吧,就如同那一心隐居的南神一般。

  

  “你回去吧,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会向掌门提出建议的,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希望你念在出身青阳宗的这份情缘,将来青阳宗如果遇到大难,你可以出手相助!”青河挥了挥手,转过身去,不再言语。

  

  临风没有说话,打开门就走了回去,大厅内只剩下青河一人孤零零的站着。

  

  青河此刻的心情很是哀伤,眼看青阳宗衰弱如此,好不容易出了两个天才弟子,却对青阳宗没有任何感情,即便是自己答应将来支持他们做掌门也无法改变他们的心意。

  

  真是天大的笑话啊,天要亡我青阳宗吗?

  

  说到底还是宗门的内斗造成的啊,青河最终找到了罪魁祸首,就是那些对掌门阳奉阴违的长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