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擂台上的生死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19-11-18 17:37:23 全文阅读

  

  随着这一声开始,六个擂台上的六组对手,身上法力开始翻腾,一股冲天的战意向外辐射开来,每个人都紧盯着自己的对手,小心的戒备着,同时在酝酿中发动自己的绝命一击。

  

  随着这一声开始,擂台四周顿时一片安静,所有人停止了相互之间的聊天与互动,擂台下的观众也立刻将目光转向了擂台之上,聚精会神的等待着第一击的发动,这些目光中有的有的充满期待,有的充满好奇,走的则是充满关切,有的充满担忧。

  

  一瞬间的等待后,擂台上六组人就战在了一起,对攻一开始,双方之间都是全力出手,期待能够干净利落的结束战斗。

  

  然而通过抽签之前的有序分类,第一轮的对手之间实力都是基本相当的,想要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似乎不太可能,除非有谁的实力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或者是隐藏了什么厉害手段,否则的战斗会呈现一种胶着状态,这种时候就看谁的战斗经验更丰富,谁的战斗意志更强烈。

  

  临风面具后的眼睛也在看着擂台上每个人的攻击手法以及应对攻击时的抵挡化解,这一切都是临风值得关注的,通过观看他人的比赛可以学到很多的攻击手段和应敌手段,丰富自己的战斗经验。

  

  主席台上,各宗派的带队长老此刻也是看着下方擂台上的厮杀,不时的有人捋着胡须点点头,眼中赞许的意味很浓,也有人相互之间在交头接耳,细细谈论着,还有人一脸阴霾,眼神中透着冷意,更多的则是事不关己一般,就像是在欣赏一场游戏。

  

  正气宫众人作为此次大比的东道主,也是门派大比的主要评委,则是在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点评。

  

  临风在看了一阵后,擂台上十二人的手段似乎都已经全部使了出来,却没有分出胜负,看样子没有一阵时间是无法结束了。

  

  这样的战斗看下去似乎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临风不喜欢和青阳宗众人呆在一起,于是慢慢的移动了脚步,朝围观散修走去了。

  

  好巧不巧的,临风又看到了筑青蓝和燕高歌二人,筑青蓝口中在不停的对着燕高歌说着什么,临风估计应该是在点评擂台上的战斗双方。

  

  临风的眼光下移,筑青蓝的手中拿着一块玉碟正在快速的刻写着什么,临风有些好奇,立刻分开人群挤了过去。

  

  “燕兄,依我看,后土宗的金贵烟估计马上就要败了!”筑青蓝手中不停,口中也没有也是不停。

  

  燕高歌不解:“筑兄何出此言,我看那金贵烟可是在一直压着独孤信在打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孰强孰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金贵烟要赢的,筑兄这么说,想必不是无的放矢吧。”

  

  筑青蓝嘿嘿一笑:“看来还是燕兄了解我啊,你看到金贵烟一直占据着主动,也一直在主动进攻,而那独孤信看着也是在一直苦苦招架,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败下阵来,但是你没有看到的是,那独孤信一直在引导着金贵烟的攻击步骤,金贵烟的每一次攻击都在独孤信的掌握之中,金贵烟如此不停歇的疯狂攻击,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法力枯竭了,

  

  而独孤信则是一直在稳稳的抵挡,没有消耗多少法力,而他二人修为都是融血五层,实力本就相当,一旦金贵烟耗尽法力,就该轮到独孤信反击了,届时就是以有力攻无力,以有心算无心,那金贵烟岂有不败之理,燕兄,这个天煞宗的独孤信不简单啊,以后若是遇上了,一定要小心着了他的道。”

  

  燕高歌听完后默默思索一阵,随后便一脸恍然大悟:“是了,经过筑兄这么一提醒,还真是如此,这独孤信一直在示弱啊,都说天煞宗的人惯用诡计,今天一见果不其然,这金贵烟大意了,以天煞宗心狠手辣的行事手段,金贵烟怕是要惨了。”

  

  临风正好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心中回想着擂台上金贵烟和独孤信的交战过程,发现还真的是如同筑青蓝说的一样。

  

  心念及此,临风心中又不免开始担心起风飘絮了,也不知道她妹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是不是顺利?

  

  临风来到二人身边:“筑兄,燕兄,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二人闻声转过头来,一见这面具,立马就知道是谁了,于是双双拱手道:“原来是肖兄啊,幸会幸会!”

  

  临风:“刚刚肖某听到筑兄对独孤信的点评,真是无比佩服啊,筑兄眼光透彻,能知常人所不知,将来定是前途无量!”

  

  筑青蓝一听临风这话,似乎很是受用,立刻谦虚道:“肖兄过奖了,我也只是胡乱猜测而已,不一定准的!”

  

  仿佛是为了回应筑青蓝刚刚说的话,擂台上上原本占据优势的金贵烟身体突然一顿,法力不济,一直防守的独孤信抓住机会,立刻上前一掌向其面门拍出,金贵烟瞬间吐血飞出倒地,双眼双耳和鼻孔中都有鲜血流出,勉强着半撑起来身体,看着独孤信,张着口想要说什么,却被口中涌出的血呛到了,咳了一下便身体一挺,倒在了地上,再无动静。

  

  临风立刻看着筑青蓝赞到:“筑兄果真是慧眼如炬,一切都不出筑兄所料!”

  

  燕高歌也是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看着筑青蓝。

  

  筑青蓝则是笑笑:“不幸言中,运气罢了!”

  

  主席台上看着金贵烟倒地的后土宗长老,则是一双满是怒意的眼睛看向了天煞宗的带队长老,金贵烟头部受到如此重击,显然是已经死了,宗门培养一个弟子也不容易,这天煞宗真是欺人太甚,赢了比试即可,何必下如此杀手。

  

  天煞宗的长老也看到了对方那怒气腾腾的眼神,当即嘴角一笑,给了对方一个挑衅的眼神,仿佛在说:杀了又怎样,你能奈我何?

  

  双方虽然都没有开口,但是却都读懂了对方的眼神。

  

  擂台下面,天煞宗弟子一片欢呼,而后土宗弟子则是一脸黯然,看向天煞宗弟子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可是自己这方技不如人,也说不出什么理来,只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遇到天煞宗的弟子绝不放过。

  

  “天煞宗独孤信胜!”

  

  裁判的声音传来,独孤信朝着主席台上天煞宗长老施礼之后便快速走下了擂台,随后便有人上来伸出手试探了一下金贵烟的气息,确认金贵烟已经死了,对着裁判摇了摇头后,就将金贵烟的尸体抬了下去。

  

  没过多久,其他五个擂台也相继分出胜负,又有两人死在擂台之上,那些胜利者也是满身伤痕,估计没有一段时间,怕是很难恢复了。

  

  临风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一轮比试下来,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又不知道要制造多少恩怨,只怕这次门派大比之后,各派之间肯定要相互仇视,门下弟子之间肯定也会相互争斗不休,安静了多年的修行界怕是要热闹起来了。

  

  如此一来,各大派还能够齐心合力的共同对抗来自圣地的压力吗?

  

  这样的结果,是谁最想看到的?临风将眼光投向了远方,似乎那里可以找到答案。

  

  “筑兄,你拿着这块玉碟在写什么?”临风对筑青蓝手中那块玉碟很是好奇。

  

  “也没什么,就是把擂台上那些人的攻击手段和各自的战斗特点记下来,这些人可都是各派的优秀弟子,将来遇到了也许可以用得上!”筑青蓝倒是没有隐瞒,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临风却是眼前一亮:“筑兄可真是未雨绸缪啊!”临风已经打算自己也搞一块玉碟记下来,毕竟自己将来也是有可能用得上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燕高歌的行动更快,已经拿出了一块玉碟在手上,将第一场幸存者的手段开始记录下来,那三个死了的人,倒是不用记了。

  

  人,只有活着,才会有人关注,一旦死了,甚至都不值得旁人浪费笔墨。

  

  临风也默默拿出一块玉碟记录,三人之间同样的行为倒是惹得周围的人投来不解的目光,三人则是相视一笑,各自记录。

  

  第一场结束之后,第二场也很快就开始了,又是十二人同时上场,在裁判宣布开始之后便各自站在了一起。

  

  临风看了一眼,这一场也都是一些融血五六层的弟子,真正的高手还没有开始上场。

  

  “筑兄,怎么不见那些各大派的大弟子上场啊,他们都是在第几场?”临风偏头看向一旁的筑青蓝,这家伙什么事情都挺细心的,想来问他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筑青蓝则是盯着擂台上的战斗,头也不回的开口:“快了,第三场就会上场了,不过应该看不到他们的全部手段,为了不使这些大弟子在初赛就被淘汰,大弟子之间的对决肯定要放在决赛的。”

  

  临风:“下一场是那一派的大弟子上场?”

  

  筑青蓝:“神木宗方山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