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十章 再见利菲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691  |  更新时间:2019-10-11 16:47:47 全文阅读

  待临风喘着粗气追上已经停下的孙茂后,看着眼前一片露天平整大地上站着数十青年男女正在三五成群的交谈着,而再往前则是一片陆续依山傍路而建的凉亭。

临风将眼前之景一扫入眼之后对着一个一脸淡然模样的孙茂说道“我说孙大爷,你也等等我啊,走那么快让我这病号怎么跟得上,等下回去你得给我熬副补药,不然以后打死也不跟你一起出来了。”

  

  “嘿嘿,这事好说,小子你看到没有,今天没有白来吧,你看眼前这些人都是淮安城各家大户的子女,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还有一些人是过来攀识这些人的。来的也都是俊男美女。怎么样?跟着老夫没有错吧,今天可以一饱眼福咯!”

  

  临风刚才只是匆忙之间扫了一眼,未曾看的仔细,现在听到孙茂的话,方才仔细看向这些聚会的男女,倒也确实是很养眼,不愧是大户人家出身的,看不到一个歪瓜裂枣,男的俊郎女的艳丽。不由赞到“确实不俗”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站在这里有点远,看的不是那么清楚,走走走”孙茂又在一旁催促,不过这次倒是没有甩下临风自己先走,临风也缓步跟在后面向前走去。

  

  “王公子,你看我这对鸳鸯绣的怎么样,可还生动…………”

  

  “金小姐,上次一别,在下日思夜想再见小姐,今日…………”

  

  …………

  

  待走的近了,临风耳边便听到身旁那些男女的言语声,大多都是一些男女之间的情话。

临风听的无聊,心想还以为这什么游山盛会有多么高雅呢,也不过如此,尽是些男欢女爱之言。

与其说是游山盛会,倒不如改名叫相亲盛会更为贴切。回头看到孙茂那一脸色心入迷的样子,更觉无聊。

  

  于是便朝孙茂说道“孙爷爷,我想一个人去逛逛。”而孙茂正看的精神,当下也不管他,便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去吧,注意安全,不要走太远,到时山下会合。”

  

  临风闻言当即一个人往山路深处走去,临风不时看向凉亭中约会的男女,心下不由想到,自己一个人来此,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真是无趣,要是师兄和师妹在就好了。

心里这样想着,脚下却是不停,很快便走过这一段路,来到一处僻静地方停下,,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

  

  “喂!那呆子”然而才刚坐下一会儿,屁股还没有坐热,便听身后传来一声欣喜的喊声。

这声音一入耳便觉熟悉,待的反应过来除了那位还能有谁这么叫自己,再抬起头朝声音传来处看去,立时大呼不妙。

一个噩梦般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来人除了利菲还能有谁?当即连忙起身往山上跑。

  

  再说利菲,今日本是陪着姐姐利莺一起来游山的,却不想一来此处便碰上了姐姐的闺中密友,几人闺蜜见面聊的甚欢。

而利菲少女心性,听着一帮姐姐聊着一些大人间的话题,倍感无聊,便在告知姐姐后独自一人游逛。

  

  正感觉百无聊赖之时走过一个拐角后,突然看到那个昨夜在脑海中想了一夜的身影,也是独自一人正坐在一块山石上。

当即欢喜开来,出言喊去,见自己一句话喊出,当即下的对方落荒而逃,顿觉好笑,同时心中玩心大起,这呆子这么好玩,上次让他跑了自己后悔了一个晚上,这次又落自己手里了,绝不能再让这呆子跑了。于是立刻追上去。

  

  “呆子,别跑,本姑娘来也”

  

  “还跑?我看你这个病号能跑多久!”

  

  “好你个呆子,敢不听姑奶奶的话,别让姑奶奶抓住,否则要你好看!”

  

  利菲在后不断出言追着,而临风则是充耳不闻,也不答话,只一心跑路。

然而临风毕竟有伤在身,所以两人之间的赛跑结果很明显,没有跑出太远,气力不济的临风便被利菲牢牢抓住。

  

  “你跑啊,你倒是接着跑啊,刚才那劲头哪里去了?你还能跑出姑奶奶的手掌心?说吧!现在怎么办?”利菲揪着临风的衣领一脸胜利者的姿态问道。

  

  临风则是在心里哀叹,真是流年不利,倒霉事情一件接一件,自己没事来什么游山会啊,孙大爷,你真是我大爷,小爷被你坑死了。

在心里骂完自己也骂完孙茂后,临风才开口回到“姑娘误会了,在下见到姑娘心中欢喜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跑,姑娘肯定是误会在下了。”

  

  “还敢睁着眼说瞎话,刚才要不是姑奶奶反应快,就被你这小子跑了”

  

  “姑娘,在下有必要重申一遍,在下并没有跑的意思,在下刚才乃是因为见到姑娘一时激动,导致身体不听使唤,惊扰到了姑娘,这才让姑娘误会了,在下在此向姑娘表示道歉!”

  

  没见过这么能编瞎话的,还说什么身体不听使唤,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这种借口也能说出来,真当本姑娘傻啊!利菲觉得这家伙就是个奇葩。

  

  你才是奇葩,你全家都是奇葩。如果让临风知道利菲在心里说他奇葩,肯定想也不想就回他这句话。

  

  “好了,你也别编了,刚才的事本姑娘就不与你计较了。这样吧,本姑娘一个人正觉得无聊,你陪我走走,你要是答应我就放手。”利菲说着又提了提手中攥着的衣领。

  

  好汉不吃眼前亏,临风自认为自己还是很识时务的,当即答应道“能陪姑娘一起游览这落神大山的盛景,是在下的荣幸,在下当真是求之不得,又岂有不答应的道理,还请姑娘把在下放开,这荒山野岭的让人看到了容易误会,被人传出去了怕是会影响姑娘清誉。”

  

  “好,我现在放开你,你不许跑,你要是敢跑小心本姑娘不客气!”利菲听他一说,想想也是,自己一个姑娘家,和一个男子拉拉扯扯确实不雅,于是一番警告之后便把手放开了。

  

  “谢谢姑娘,在下肯定不会跑的!”临风见利菲真的放开了自己,当即开口感谢,脚下却是动作麻利,抬脚就要往外跑。

  

  “你干什么?”却不想利菲早有防备,临风才刚抬起脚便又被利菲摁住。

  

  “没什么没什么,姑娘不要误会,在下只是脚有点麻了,想要舒展活动一下。”见没能逃掉,临风立刻出言解释

  

  “是吗?”利菲则是一脸怀疑,慢慢将手放开,双眼却紧盯着临风,防备着他的一举一动。

  

  “当然是真的,在下为人最是诚实,从不打妄语,姑娘尽管放心!”临风见对方看的紧,知道暂时是逃不掉了,于是立刻出言保证。

  

  “这落神大山风光如此优美,我们在此徒耗时间,实在是有愧此山此景,不知姑娘欲往何处,在下可在前为姑娘探路。”临风依然贼心不死。

  

  “也没什么特定的去处,就这么随意走吧,呆子,上次问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我不是说了吗,我叫王老四。”

  

  “还在骗我,有叫这种名字的吗?这么难听,我不信!”

  

  “当然是真的,我父母没什么文化,我姓王在家排行老四,所以就叫王老四,我真没骗你!”

  

  不骗你?我骗不死你!临风心里如是说。

  

  “哦,是这样吗?你这名字我不喜欢,我还是叫你呆子吧”

  

  “行,呆子就呆子吧,你喜欢就好!”

  

  “呆子,你家住哪里,是哪里人啊?”

  

  “我家不在淮安,说了你也不知道!”

  

  “呆子,你怎么受得伤?你家既然不在淮安,你又是怎么来的淮安?”

  

  呆子呆子,你还叫上瘾了是吧?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怎么这么多问题?临风心里不爽道。可是有惹不起这丫头,只得一直出言敷衍。

  

  “姑娘,你看现在天色已经有点晚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我还有同伴在等我呢!你也应该早点回去,免得家人担心!”一起游山尽半个时辰之后,眼见天色已晚,临风出言劝到。

  

  “呆子,以后不要老是姑娘姑娘的叫我,搞得太生分了,我有名字,你可以叫我利菲、小菲都可以,听清楚了吗?”利菲盯着临风说道

  

  “这……这……好吧,利……菲?叫的还是有点不习惯哈!”临风抓着头看着利菲。

  

  “还不错!呆子,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我到哪里可以找到你?要不,有时间你过来找我也可以,我家在哪里你知道的吧,淮安东城利府,你如果不好找,随便找个路人问一下就可以,我家在淮安挺有名气的,大部分人都知道的”

  

  “好吧好吧,我有空就去找你,现在我们还是回去吧”临风继续敷衍,只想早点远离这个女人!

  

  两人一路下山,却没有再开口说话,临风是巴不得清净,又怎会开口招惹,而利菲则是心有所思。

今天下午在一起的相处,让她感觉到临风似乎一直躲着他,交谈中也大多都是些敷衍之语,因此心中充满失落感。

而今天这一次分开,还能不能再见谁也不知道,今天在此巧遇完全是意外。

  

  此时两人正好走到一个崖壁之上,心中满是思绪的利菲却是突然开口道“呆子,你看下面那朵花好看吗?”

临风闻言回头看着利菲指着下方崖壁上的一朵鲜红欲滴的鲜花说道,临风也不知道这叫什么名字,又心里惧怕这利菲,只好出声赞到“确实好看,真漂亮!”

哪想话音刚落,利菲便道“那你帮我把它摘过来送给我好不好。”

  

  临风低头一看,我滴个乖乖,下面是万丈深渊,而那花朵长在下方,自己估计也是够不到。

当即说道“利菲你说笑了,就我这身板那够的到啊,而且这下面万丈深渊,杂树丛生,太危险了,还是算了吧,等改日有机会我给你买一车比这更好看的花送给你,好不好?今天还是回去吧,已经太晚了!”

  

  哪料利菲却不依不饶道“我就要这朵,现在就要,你给不给我摘,你不帮我我就自己动手!”

  

  临风则是说什么也不肯冒险,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看重的,当下也不理会利菲的小性子。

“好吧,既然你自己要摘那你就去摘吧,我就不奉陪了”说完就走,待走了几步见后方没有声音传来,回头一看差点吓出冷汗。

只见利菲一手抓住崖边上的杂草,身体向下探出,另一只手则拼命往前伸出想要够住那花朵,而她手中抓着的杂草已经有要被连根拔起的趋势。

  

  于是立刻冲过去并出声道“你疯了,这花有那么重要吗?命都不要”,而利菲被他声音所扰,身体一个摇摆,手中杂草被拔起,整个人便要向下方悬崖坠去。

  

  临风见此则是一个飞扑过去整个人飞出悬崖一只手抓住刚刚下坠的利菲,临一只手向崖边胡乱抓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然而崖边都是根茎不深的杂草,哪里承受的住两个人的重量,于是两人便一起往下坠去,坠入下方云雾缥缈的万丈深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