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一篇 尘缘 第一章 青阳宗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4408  |  更新时间:2019-10-10 16:33:50 全文阅读

晨曦下,绵水边,连绵群山之上,小径纵横之间,大量的亭台楼阁,屋舍殿宇之间,烟雾缭绕,一眼看去,似在九天之上,真是好一个仙家妙地。然而这样的仙家妙地,生活于附近的凡人却没有办法看的见摸得着,就像不存在一般。

  这里便是晋州大陆号称“七圣地六宫十五宗”之一的青阳宗。青阳宗坐落于青阳山脉,青阳山则隶属于南宁国边城府,越过边城府便是无尽大海,至于这无尽大海究竟是否有尽头则是难以探知,传闻天地间最强大的修士曾经欲横跨此海,一探彼岸,最终耗时数十年却无功而返,未曾到达那虚无缥缈的彼岸,于是便有了这无尽之海的称谓。

  此时正是星光未曾敛尽,晨光未曾全部舒展开来之时。然青阳宗内此时此刻众弟子杂役却早已沐洗完毕,“咚……”一声绵长而又沉稳浩大的钟声传来。

  每天一次的晨授开始了,所有的入门弟子以及不用值日的杂役弟子都已经宣武广场盘膝而坐,一眼望去,整个宣武广场已经整齐的坐满了人,足有近千人之众,最前面三排都是化灵境界的内门弟子,人数在三百人左右,余下则都是杂役弟子,杂役弟子除去那些入门不足三月的,其余都是在启灵境界。

  青阳宗招收弟子都是先入外宗为杂役弟子,以三月为期,若不能感悟到天地灵气,踏入启灵境,则会被遣送下山,自此仙业大道再是无缘,也因此这三个月对所有刚入门之人来说,不谛于人生的命运转折点,成则有望脱离凡世苦海,从此大道可期,败则重坠凡尘,从此生老病死,长短不过百余年,便只能尘归尘,土归土,纵使不舍锦绣富贵,也只能是重入轮回。

  “咚……”最后一声钟鸣停歇,只见广场左侧台阶下走开一位老者,步履轻盈,身着灰白道袍,方脸上浓须长眉,须发皆白,其岁数相当于世间古稀之年的老人,却又不显任何老态,整个人精神矍铄,双眼之间精光灿灿,待其走到广场上方高起的讲坛上时,下方所有的弟子立刻起身,整齐的躬身行礼道:

  “见过方师。”

  “众弟子免礼,都坐下吧。”

  老者目光扫过下方行礼的弟子,心中暗语道“那三个混小子和那个小丫头还是没来吗,唉!师兄啊,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座下四个弟子全都不学无数,也不见你管管。”

  待众人重新坐下后方道“此次为大家上完这一堂课后,老夫便要闭关冲击控神境,短时间内怕是不能再给大家授课了,今天就不讲其他的东西了,大家平时修行中有什么疑惑不解的地方,可以尽情的提出来,老夫会为大家一一解答。”

  此话一出,下方众弟子顿时安静不下来了,一个个心中大喜,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是十分难得的,平时各位讲师都只是按部就班的向大家讲述修行法门,只有他们的座下弟子才可以得到他们的细心教导,多少人一生修行却因为遇到各种问题而难以寸进,又有多少人因为修行中不得其要而使自身道基受损,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身死道消。

  可以说如果修行中能有一位名师前辈指导,给你解惑,不说让你修为大进,事半功倍,至少也可以让你避免误入歧途,正因为此,修行中人个个都梦寐以求能够拜入名师高修门下,更多人为求拜师更是使劲浑身解数。

  而今天这样的大机缘就摆在所有人的面前,于是在老者话音刚落,便有弟子躬身问到“敢告方师,弟子风洋,弟子于三年前入宗,一年前便已到达启灵九层圆满,但是一年下来每每感觉快要突破,但总是感觉还差点什么,

  就想中间隔着一张纸,似乎可以一戳而破,但却始终无法触及,弟子也曾请教过其他化灵境界的师兄,有的师兄说自己当初突破的时候自然而然就突破了,甚至有的师兄只是运功之后睡了一觉,醒来就到了化灵境,

  弟子这一年来为了境界突破却是苦苦用功,相比之下,弟子与师兄们的际遇真是天地之差!!恳请方师解惑”说完又是对着老者躬身一拜。

  老者听完看着该弟子,又以眼光扫过众位在座的弟子,微微开口道“想必风洋刚才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在做的弟子中也有很多启灵九层和化灵九层的,风洋的遇到的问题大家以后也许也会遇到,也许有弟子也正在遭遇同样的问题,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从何为修行讲起,敢问大家,什么是修行?”

  “修行就是纳天地灵气为己用。”

  “修行乃是逆天而行,与天相斗。”

  “不对不对,修行就是追求大道,与道相和。”

  …………

  下方弟子都在各抒己见,都在阐述自己对修行的理解,一时间你方言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好了,大家静一静!”

  就在众人争论不休时,上方讲坛之上的老者再次发声,闻得此言,下方争论不停的众弟子立刻闭言不语,一个个眼光朝老者聚集,等待着老者接下来的讲话。

  “刚才大家都说出了自己对修行的理解,大家的理解也各不相同,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确却的说是不全对。”

  听的此言,下方众人似乎都在若有所思,但是看向老者的目光中却充满的热切与期待。

  “何为修行,修行者,以自身为器,纳天地灵气为己用,修行者,以自身为基,悟大道以攀登,修行者,以自身为刀剑,挥刀戈以征伐,修行者,亦是以修心之强大,方可无物不纳,纳天地,纳万物。”

  “修行之根本,旨在修心,必有一颗强大的心,才可容纳更多的灵气,容纳更高的境界。心不强,则根基不稳,心不大,则境界难升,心不宽,则心魔暗生。”

  “风洋你困在启灵九层圆满已有一年之久,老夫问你,可曾焦虑?”

  “回方师,弟子的确心有焦虑,境界停滞不前,弟子每每夜不能寐。”

  “可曾气馁?”

  “弟子长时间不能进阶,确实也曾气馁过,然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岂能轻易成就,故弟子道心依旧,不曾有移。”

  “不错,胜不骄败不馁,胜而不骄,容易,败而不馁,很难,风洋,你很不错。”

  “谢方师赞誉”风洋听的此言,忙躬身行礼拜谢,神色不骄不躁。

  “风洋,修道之人当心静气和,待人待己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你之所以不能突破,乃是心之故,回去后不可太过执着于进阶,最好是能够暂时放下修行之事,平和心态,顺其自然,不可着相,今日之言,你须谨记于心。”

  “谢方师指点迷津,弟子谨记今日之言。”

  风洋言罢,又是一拜,然后盘膝坐下,望向老者已满是感激。

  接下来,下方在座的弟子也不断的提出自己的问题,而讲坛上老者也在不停的一一解答,相信对这些弟子而言,今天这堂课都将让他们受益匪浅。

  …………

  小阳峰,主峰大殿,主位上正襟危坐一老者,老者蓄着山羊小须,眉发皆白,脸上看不出一丝血色,让人一看就觉的憔悴,而老者脸上,此时正是一脸怒容,一双浑浊的双眼看着下方笔直站着的三男一女四个少年。

  这四人正是他坐下的所有弟子,从左到右,最左边的是他的大弟子临渊,年方十八,穿一身素服劲装,长发披散,身高八尺有余,正是血气方刚之时,生的一张俊脸,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鼻梁高挺,难得的帅气,放眼天下也是少见的美男子。

  临渊旁边的则是二弟子临辰,年齿十七有余,身高八尺,长相清秀,只是脸上血色不浓,透着一丝惨白,身着一件青色云纹外衣,上面披着一件紫色薄衫,长发披在颈后,中间扎着一根金色束带,近处仔细一看,可以发现上面有着各色花朵图案,显然正常男人不会选这种发饰,估摸着是某个小姑娘送的吧!!

  在他右侧的则是三弟子临风,方年十四,身高七尺有余,眉清目秀,双眼正贼溜溜的左右瞄来瞄去,正是少年心性,稚嫩之时,身上穿着正常的青阳宗道服,头上扎着一个发髻,一副正宗的小道士装扮。

  最后的女子则是四弟子临心,年岁十三有余,正是豆蔻之年,身高约七尺,一张小巧的瓜子脸,配上一双魅人的丹凤眼,唇若凝脂,眉似柳叶,秀发挽在肩头,亦是着一身青阳道服,给人一种温婉贤淑之感,虽不是绝色,却也明媚可人,远胜世间绝大多数女子。

  “都跪下!!”

  “噗……”

  紧随话音而落的便是一阵跪地声。

  “说吧,掌门饲养的云燕又丢了四只,是不是又是被你们给偷着吃了”说话的正是坐在主位上的老者,也是四人的师父,小阳峰长老青元,此时的青元正气鼓鼓的看着跪在下方的四位弟子,一脸的无语样。

  “师父,什么叫又是我们啊,我可从来没偷过什么云燕,要不是师父你今天说起来,我都不知道什么是云燕呢,师父,你快给我说说那个云燕长什么样啊,好不好玩?”最先说话的便是临风,说完还一脸的委屈样子。

  “是啊,师父,心儿也想看看云燕”四弟子临心也跟着说道,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青元看着这两个弟子,整个人一脸的无奈,心里却在喊到:装!你们继续给我装,你们都是我一把手拉扯大的,别人不知道,我还不了解你们。

  “没让你们说话,老老实实跪着,辰儿你来说,一五一十的说”青元指着二弟子临辰喝到。

  “云燕,什么云燕,师父,你又不是不知道,弟子身体一向虚弱,修为也不过才启灵八层,那云燕飞行速度那么快,弟子又不能御器飞行,它在天上飞,弟子在地上追,如何能偷的到,况且那云燕被掌门养在后山兽园,无令不得擅入,一路巡山弟子来往不断,弟子如何又能去的,师父实在是冤枉弟子了。”

  临辰一脸冤屈,看向青元的目竟似隐隐含有泪光。青元听完临辰的话,又迎上临辰那委屈的目光,心中竟突然有些不忍,又想起临辰一向体弱多病,自己这个师父一直以来都未能根除临辰体内的湿寒之气,心中愧疚油然而生,便摆了摆手示意临辰站起来。

  临辰得到示意,慢吞吞的爬起来,那模样就像病入膏肓连风都能吹倒的样子,低头爬起时还向着旁边的临风临心眨了眨眼,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的临风临心直翻白眼:靠,又来这招,二师兄你能不能玩点新花样,师父一生气你就说自己体弱多病博同情,师父也是的,每次都吃这招,果真是一招鲜,吃遍天。

  而青元看到两个弟子眼白上翻,临辰又一脸得意的样子,心中大呼:又中计矣!!竖子又欺我!

  青元也不与计较,只道“你们怎么狡辩都没有用,有弟子亲眼看到你们几个昨天半夜在山脚下烤东西吃,时间刚好又是云燕失窃之时,掌门今天一早就把为师叫去议事堂,让为师必须给个交代,哼!!为师这张老脸都被你们丢尽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你们让为师怎么再出去见人啊”青元一脸悲愤无奈,深感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孽,怎么就摊上这么几个不成器的弟子。

  “师父,这肯定是污蔑,你想啊,我们几个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吗,给我们是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去冒犯掌门啊,是,昨天我们确实在山脚下烤东西吃,但那绝对不是什么云燕,那是我和二师兄在山中猎来的几只野兔而已,本来想把师父一起叫上的,奈何在小阳峰没有找见师父,于是我和二师兄便把大师兄和小师妹一起叫来,吃完我们就回去睡觉了,师父,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临风说完便一脸正经的看着师父青元,旁边的临心则低头鼓着一个腮帮子,似乎在努力憋着笑,临辰则是在心里暗赞道:行啊,师弟,你还挺有一套的,真能编,你就是不做修士,改行去当个说书先生,也能大福大贵。临渊则还是老样子,古井无波,看不出什么表情,无法从外表看出他内心是什么想法。

  “好了,不要再说了,不要以为没有证据我就不知道是你们干的好事!你们都是我一把拉扯大的,没有人比我更知道你们,你们几个我真是懒得去说,做个贼还能让人抓到把柄,没那本事以后就别去做,净给我丢人。”

  青元说完又抬手指了指临渊“看看你这个大师兄是怎么当的,把几个师弟师妹给带成什么样子了”说罢挥袖便走。

  临渊确是一脸无辜,怎么又扯上我了,唉!师门不幸啊,早晚有一天要被你们几个给坑死,谁让自己是大师兄呢,黑锅该背还得背啊。

  “昨晚看到你们的是西阳峰的临远”殿外传来青元的声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