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水滨之木 > 罂粟之花
第32章 真实
作者:black和光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2019-11-11 21:21:07 全文阅读

刑森没有马上回家,刑森虽然不喜欢吴英,但不得不承认,吴英给他的信息是刑森这两年唯一的收获了。

刑森又想起安信和安大宝两人死于安氏办公室的样子,刑森不禁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嗤笑着自己:“你居然也会有放弃的一天。”

刑森想起自己当时苦苦哀求警局的叔叔们,父亲的同僚们,将父亲的资料告诉自己,想起母亲倒在自己面前,毫无血色的场景,想起自己不断地请求法医叔叔重新尸检的时候,刑森不断地告诉自己,绝对要找到真相,刑森也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放弃任何真相。可如今,听到有父亲的消息,刑森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吴英,刑森发现自己也和那些人一样呢。

刑森走在江边,不知什么时候厚厚的雪层已经融化,空气中只有冰雪融化的味道,夹杂着新芽的香气。刑森深吸了一口气,还残留的冷空气让刑森还是打了个冷颤,不禁裹紧了自己的大衣。

“拿着。”一瓶热咖啡递到刑森面前,是一双修长宽大的手掌,咖啡在他手里似乎格外迷你。

“你怎么在这?”刑森有些惊讶,看着面前的吴淼。

吴淼把咖啡塞到刑森手里,自己双手插兜裹紧衣服:“朋友见好了?不回家?我只放了你见朋友的假,可没放你来江边散步的假。”

刑森想起发生的事,神情又暗淡了下去。

“刚才我见了吴英。”吴淼靠着栏杆,看着江边流过的江水。

刑森有些讶异地看着吴淼。

吴淼捕捉到了刑森的一丝慌张和愧疚。“吴英想挑拨我和你的关系,让我知道我身边有一个不怀好意的人。”吴淼耸了耸肩,有些俏皮的样子,“搞得好像我欠她一个人情。”

吴淼没有隐瞒,告诉了刑森吴英给自己发的短信。

刑森听着刑森的诚实,心里的抱歉愈发严重,不仅低下头,看着地面被风吹走的枯叶。“抱歉,没有事先告知你。”

吴淼不以为然:“你只是我的私家侦探,我又没有买下你的人。”吴淼没有一点不悦。

刑森知道吴淼并没有责怪自己,心里顿时轻松了很多,刑森觉得吴淼也是个想当靠谱的人,会是个不错的朋友。

朋友,刑森觉得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个念头,自从父母亲去世后,刑森觉得自己的世界就只有找出真相这一件事了,没想到自己还愿意交一个新朋友。

刑森像是想着什么,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吴淼,我们回家,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好,外面天也挺冷的。”吴淼插着兜走了,给刑森留下了一个帅气的背影。

回家的车上,刑森看着窗外,一言不发,像是在组织语言。刑森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吴淼自己的想法,他并不怕吴淼会透露这件事,他是怕要多一个人去承受这份痛苦。

吴淼看了眼刑森:“没想好可以不告诉我,我又不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不用这么纠结。”

“我没有。”刑森有时候就像个小孩,一调戏就有点炸毛。

“哼。”吴淼冷笑着,“你一纠结,就开始玩指甲。”

刑森看着自己的手,这确实是自己的一个小习惯,没想到吴淼跟自己相处这么短时间就能发现。刑森忽视了吴淼,转头看向窗外。

回到吴淼的公寓,刑森和吴淼面对面坐在桌子两边,刑森的表情格外严肃,吴淼知道刑森心里的压力特别大,也没有去打扰刑森,只等着刑森开口。

“吴淼,从吴英那,你也应该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刑森深吸了一口气,“我把这个故事完整地告诉你。”

刑森闭上眼睛,似乎回忆了过去,缓缓开口,眼睛看着吴淼:“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父亲是一个警察,从小,他就经常在外面执行任务。”

刑森的嗓音是沉沉的低音,刑森的故事被刑森淡淡地诉说着,似乎像是他人的故事一样。

吴淼看着刑森,脸上已经没有了悲伤,没有愤怒,没有仇恨,就像一个空洞的叙事者。吴淼不知道刑森是经过多少次心理建设,才能这么平淡地讲述这一切。

“你很想知道你父亲当年的死因?还有你母亲的去世的真相?”吴淼低沉的嗓音在刑森心中回荡,“你知道,你父亲如果真的是执行卧底任务,你查不到档案是正常的。你母亲,当年警察一定是仔细严格地检查过的。”

“我知道,但我母亲是一个很坚强的人,那天,她还说要给我做我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可是,当我放学回家时,只发现她倒在家里的地板上,厨房还有她从超市买的新鲜的排骨和调味料。”刑森闭上眼睛,那天的场景又重现在眼前。

“你不用克制,至少在我面前。”吴淼看着面前没有一丝表情的刑森。

刑森似乎眼神中闪过一丝亮光,可又黯淡了下去:“谢谢你。这件事可以说是我的一厢情愿吧,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你可以选择忘记这件事,就像你说的,也许只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罢了。”

吴淼不知在想什么,看了看刑森,缓缓开口:“也许不是呢。”

刑森抬头看着吴淼:“嗯?”

吴淼摇了摇头:“你相信你的母亲,所以我相信你的判断。”

刑森微笑着看着吴淼:“真的谢谢你,我当初答应你,只是因为温怡的案子,对雅安娱乐有些好奇。”刑森也把自己最初的想法告诉了吴淼。

“我知道,我也只是为了好玩。”吴淼似乎早就知道了一样,脸上没有一点生气。

“所以,现在你知道了你父亲当年的信息,打算怎么办?”吴淼看着刑森。

“不知道。”刑森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但并没有办法下一步的调查。”吴英的线索让刑森知道了父亲生前的行踪,但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的追踪。

刑森倒也没有因为这个表现得沮丧:“不过,已经知道很多了。接下来,我们还是以我本职工作为主。”刑森看着吴淼,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吴淼挑了挑眉:“现在我也是知道了你的想法,我不介意你利用下我的资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谢谢你。”刑森向吴淼伸出了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