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封神钓仙 > 正文
五十章 傲鲲决成
作者:柚子老爹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19-11-20 23:30:19 全文阅读

丁克觉得怀中越来越热,想要躲开,两条藕臂却缠得紧紧,软绵绵的身子顺还势扭动了几下,那两坨物事仿佛鼓槌一般撞击着他的胸口,弹软而爽麻,于是心底生出许多贪恋,一时间想搂得更紧些了。

  “大哥,你怎么还揣着一根棒子,隔得人家好难受哦。”女子紧贴的身子松开了些,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

  哪里是什么棒子,分明是他那条蟒货又翘头了,硬邦邦顶在人家耻骨上呢!

  丁克羞赧地低头去看,却见到一片雪白的隆起和那道幽邃的深沟,脑子顿时嗡的一下眩晕了,小腹腾起一团焚天之火,烧的全身血液几近沸腾,原本正欲后缩的身子,鬼使神差的竟然往前又顶了一顶……

  “哎呀…棒子弄疼我了!”女子娇呼一声,娇艳欲滴的红唇噘出一道夸张的弧度。

  丁克闻声看去,只觉得这唇…会是天底下最好味之物,本能地亲了上去。

  “呜…呜…”女子如遭雷亟,略微挣扎一下,似乎又被这男子雄性气息所折服,顺从地配合起来,甚至到了最后,反而是那条最灵活的小蛇。

  香甜的唾液…灵活的逗弄…迷人的香味…灼热的温度……

  丁克觉得下一秒就要爆炸了,身体需要一种宣泄,需要一个出口……却不知该如何后续。

  女子见丁克只是索吻,身体僵硬,双手更在自己后背一通乱摸,便知道是个初哥无疑了,体贴的捉住对方手掌放在自己胸口……

  一手慢慢从他的后背一路滑下前转,去探他的祸根。

  “啊…”女子低声惊呼,两舌就此分开,原来不是什么棒子,好大啊!一时惊吓放开的手,不由自主的又附了上去。

  “哦…”丁克浑身哆嗦了一下,嗓子眼里冒出一声呻吟,好像这个地方才是敏感之源啊。

  “亲爱的,怎么还不脱衣服呢?”

  “啊…好!”

  ……

  大黄早已听不下去了,两人上床不久便转身出了草屋,气咻咻用爪子关上柴门,走出百米开完,落寞的趴了起来。

  女子哪里知道,这仅仅只是开始,此时的丁克有着非人的体能和气血,一直到凌晨两点连连讨饶之下,他才停止了折腾。

  第二天一早,无数车辆开了进来,铲土的铲土、挖坑的挖坑、砍树的砍树……

  两人被巨大的噪音吵醒,女子哈欠连天,浑身酸软,丁克反而精神奕奕,好的不行。

  “外面在干嘛呀?亲爱的,吵得人家都睡不了觉了,真讨厌呢。”

  “修园子。”丁克食髓知味,一双大手放在那对山丘上使坏,胯下蟒货似乎又要蠢蠢欲动。

  “这里修园子?谁呀,给谁修的呢?”女子裹紧了空调被,阻止对方进一步行动,她昨晚很过瘾,但现在有些怕了。

  “给我…修的。”

  “呀……亲爱的,这园子是给修的呀!有多大呀?”女子一脸惊讶,继而变为好奇。

  “屋外一圈,…三千六百…亩吧。”

  “哎呀…三千多亩!”女子一咕噜从炕上坐起身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丁克:“…这么大的园子么!那要花好多钱呀。”她的眼神忽而疑惑忽而欣喜,连被子从身上滑落都毫无察觉。

  丁克看着这具白皙嫩滑的身子,颤巍巍的峰峦,还有那两点嫣红,血液嘭的一下又被点燃,敷衍的应道:“嗯,是啊!”便如猛虎扑兔一般又压了上去……

  草屋外车来车往,行人不断,却把此处当成禁地一般,十丈之内无人靠近,否则定会撞见这草屋春色。

  一个时辰后,女子又讨饶了,她宛如小猫似的蜷在丁克怀中,娇羞的说道:“亲爱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是啊,丁克此时已将这女子当成最亲密的人了,竟然相互不知姓名,连忙轻声告之。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嘻嘻,人家叫杨水红,亲爱的一定要记住哦。”

  “嗯。”

  “对了,亲爱的,你怎么住在这里呢?这里好偏啊!”

  “湖边……方便钓鱼。”丁克想了想,回答道。

  “呀…原来你喜欢钓鱼呀?就是用这只鱼竿么?”

  “嗯。”

  “这鱼竿是竹子的么?怎么又红又绿的两截,好奇怪呀?”

  “不,仿竹子的,故意…做成这个…颜色的。”原本知无不言的丁克,不知怎的下意识地扯了个慌。

  杨水红不疑有他,目光很快移开,聊起了其它话题。

  ……

  “亲爱的,这是什么?”杨水红拿起床头那张图纸,看了起来。

  “园子图纸。”

  “哎呀,好漂亮呀!亲爱的,这中间还有座院子,也是要盖的么?”

  “呃……”

  杨水红撒娇:“嗯——是不是呀?你怎么不说话了?”

  丁克笑着对她说:“这院子…你喜欢?”

  “当然喜欢呀,要是能在这样的房子里住着,你和我那会多开心呀!嘻嘻…”

  丁克宠爱的看着怀中女人,美丽而俏皮,又留恋地看了看草屋中的一切,然后肯定的说道:“那就…盖!”

  ……

  史大柱昨晚终于突破了‘傲鲲决’第一重,其过程颇为凶险。

  最后关头,腹中气海、眉心识海生出一股莫大的吸附之力,如同大海涡旋,体内丰盈气血几乎瞬间被抽空,眼看就要成为一具干尸了。

  恰在此时,守护一旁的史飞檐单臂一挥,将史大柱挑入大瓮之中,双脚马步瓮檐,另一手则抵在他的后心,轻喝一声,浑厚元气分团打入,全力疏导牵引,与那股诡异吸力抗衡。

  那大瓮怕有两人高,下有猛火烹煮,瓮内一片黑膏沸腾,那是上百种药材六万余斤,三碗熬成一碗,依次倒入这瓮中,又经七天七夜熬制而成。

  这沸腾黑膏,温度恐怕不低于两百度。

  史大柱朴一泡入,浑身皮肤如同那熟透的螃蟹,瞬间通红,却诡异地毫发未损。

  而那滂沱的热量,裹挟着惊人的药力,顺着他全身上下每一处毛孔,迅速涌入,似要进入每一个细胞,竭力填补命元的亏损。

  黑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白,到最后竟然如同清水一般了。

  再看史飞檐,顶门白烟袅袅,额头汗如雨下,原本坚如磐石的右掌,也开始颤抖起来,似乎已然到了极限。

  而史大柱气海、识海两处吸力却丝毫未曾减弱半分,犹如贪婪饕餮,依旧狂吸不止……

  史家坳另外几位族老见此情形,心下骇然,眉头紧皱。

  史恭飞与史翔飞二人对视一眼,只得飞身上瓮,左右贴掌史飞檐后背,内力激发,震碎掌下衣衫,而后掌心贴紧肌肤,将自身内力传入三弟体内。

  二人内力虽然不济,也只是针对史飞檐而言,算起来也是一方高手了。

  史飞檐得到两股同源内力相助,立刻犹如枯木逢春,双颊微微红润,那右掌也瞬间稳住,继续与史大柱体内吸力抗衡。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这三人几近油尽灯枯之时,那股吸力蓦地消失不见了……

  继而,一股精纯的内力居然自气海、识海反哺出来,沿着任脉,汇聚檀中穴一处。

  两气在此交汇,高速旋转融合,渐渐竟然演化成为了‘元气’,而这缕元气瞬间游遍史大柱全身,使得原本枯槁的躯体犹如充气一般,丰盈了起来,景象诡异神奇。

  这缕元气不多,有一丝甚至透体而出,归了史飞檐体内,顺着太阴、阙阴、少阴三经,归了心肺腑脏,顿时觉得呼吸爽畅,心跳强劲起来,不由得心中大喜。

  史飞檐知道,这便是他的机缘了!

  不曾想这‘傲鲲决’第一重竟能产生元气了,要知道即便是他,也要进入宗师境后辛苦炼化内力,方有望转化元气啊!

  这一丝元气虽然在他体内转瞬即逝,犹如沙漠滴水,早已不见踪影,但他早已烙印住了气息,对日后修炼转化,无疑是引路明灯,大有裨益。

  撤了瓮下火源,让水温自然降下,史大柱仍紧闭双眼,引导体内奔流的元力,稳定着境界。

  是的——元力!目前他体内是九成九的内力,剩下一分便是元气。

  若是能修炼至三成元气,便可形成拳罡,若是有了五成,一尺剑气也不再话下。

  若是能有七成元气,什么凌波微步、六脉神剑之类,若是有了功法,也能勉强使出了。

  即便史飞檐手掌早已撤走,史大柱依然盘膝而坐,飘浮水面,仿佛有双无形之手托住一般,很是奇妙。

  史飞檐三人相视一眼,大感欣慰,这‘傲鲲决’果然是一部水决,才仅仅第一重,便万水不侵了。

  至此,众人纷纷颔首,长舒一口气,断绝了六十年的‘傲鲲决’如今终于有人过了最难的那道坎,接下来便是功力突飞猛进的过程了。

  ‘傲鲲决’共计七重,创立之初,天地间灵气虽然稀薄,也尚存些富集之地,天材地宝也不算罕见,所以这入门第一重并不凶险,甚至连门槛都算不上。

  而如今,莫说是灵气,即便连变种低阶的元气都难以修炼,仅凭更为低阶的气血之力,这第一重竟然成为天堑了。

  当然,说是突飞猛进,也不过是前三重,到了第四重,将又是一道坎,若是能顺利挺过,第五第六重也将不是难事。

  至于第七重,还是不要去想了,即便是两晋之后,也未闻有人修炼成功过。

  据说若是第七重圆满,便可翻江倒海,拥有莫大神通,可以与那修行者比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