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奇异故事所 > 第一卷
第六十章 梦做真时,真亦假
作者:故事管理员  |  字数:3126  |  更新时间:2019-11-19 18:52:28 全文阅读

松至坐在病床上向薛常晴详细的讲述着他昏迷时做得那个梦,它所展示给松至的画面就是在他身上从前经历过的事情加上一部分对于未来的窥视,杂糅在一起之后经过大脑的剪辑排版拼接之后的播放出来的成品。

  那种场面非常难以描述,甚至于他都不知道怎么讲给薛常晴听,“我在我的梦里,看到了战争,一场再次席卷这颗星球的战争,在战争的最后我在一片空地上被枪毙,再然后一片红光在天空中扩散,之后……便什么都没了,我被惊醒。”

  “别想那么多,如果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梦是有意识看无意识的一扇窗子。可能只是你自己的幻想呢?”薛常晴安慰松至道:“不过从专业角度讲,人类做梦是大脑在虚拟环境中对如何处置危险情况的预演。至于你的选择……那就得看你相不相了。”

  薛常晴的话模棱两可,让松至处于一种迷惘的状态。他不知道该不该信,这个梦真的过于真实,就好像是他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死亡,失去,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亲眼预见未来的自己会走上什么路,并在醒来之后再次的走上那无法改变的路,而最后却是要面对自己无法改变的结局时且无法与命运抗衡的那种无助。

  想到此刻,松至觉得人类和它们自己所营造的梦境有时候真的是个迷,一个是纠结的集合体,另一个是违背常理的虚实结合体。

  “我选择……相信……”松至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选择,之后他便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薄被然后对薛常晴说道:“扶我一把,我想出去看看。”

  “你慢点,不要太急了。”薛常晴拿起边上的两根拐杖,“你的左脚脚筋被狼咬断了,起码要修养三个月,再做康复才能初步恢复,你这……”

  “扶我出去,拐杖给我!”松至严厉的说道,之后便喃喃的小声说道:“想不到我也有用拐杖的一天。”

  他移步坐在床边,那打着石膏的腿无力的垂在地上。松至接过薛常晴递过来的两根拐杖,之后他将它们分开然后夹在腋下,两只手臂用力支撑着那沉重的身体。

  他站起来的很不容易,手臂上的伤口的崩裂让他的脸部扭成了麻花状。

  “走……”松至拄着两根拐杖站在地上,他那双臂有些发抖,手臂上那缠住的绷带上渗出丝丝红色的鲜血。

  “开门……”松至咬紧牙关憋着一口气,他不能再倒下,不过是普通的病痛。

  “要不你还是换轮椅吧,你的手臂上那刚结痂的伤口又撕裂了。”薛常晴较为担忧的说道,不过她还是边说边选择遵从松至的命令,将病房的们拉开了。

  “我们出去,带路……”松至直接将左腿拖在地上,拄着拐杖和右腿一步一步的走出病房。

  “带我去看看这个基地的样貌,之后再决定去留。”松至说道,他这身子是个隐患,而且身无分文的他已经做不到再次上路的条件。

  可供上路的车子,武器,食物,这些统统都没有,现在只能祈求兴灿他们能找到自己吧。

  薛常晴扶着松至到了那走廊之上,不过映入眼帘的是满满的地铺,脏乱差都在这里体现了出来,相比起病房内的寂静,这里更像是另一个世界。

“宝宝不要哭,唑唑唑……”一位抱着婴儿的妇女坐在由睡袋做的地铺上,她怀中的婴儿正在止不住的哭闹,而她则是不断地再哄着孩子尝试着让他平静。

更有一对穿着冲锋衣,着装像是来登山、探险的男女,其中女的问男的:“怎么来这里旅游都有这么多麻烦,老公你挑的这是什么地方啊!”

“我也没想到啊……这可是天灾我也没法预测,不过,只要你安全就行了。”坐在一边的男人安慰女人道。

不过他还不知道引起火山爆发的当事人就在边上呢,要是知道了……估计松至得被一堆人所殴打。

“麻烦让一让,谢谢!”说话的是薛常晴,她在给松至开路,本来就狭小的通道又挤满了这么多人,那你说能不堵塞么。

“你稍微慢一点,这身体没好呢。”薛常晴抱怨道,松至穿着病号服虽然看不到什么大面积的绷带,但是那缠满绷带的手臂和那打着石膏的腿,已经够显出松至那重伤员身份了。

松至拄着拐杖拖着腿缓慢的前进,花了足足半个小时他才走完这条狭小的通道,以至于在他们后面的那些人抱怨了好几次,就比如:‘都这样了,还不去床上躺着出来瞎晃。’‘腿脚麻利点,别搞得一瘸一拐的样子。’

上面这还算语言不怎么过激,有些脾气暴的直接张口就骂,直接问候了松至的祖宗十八代,骂的是松至体无完肤,差点没被他吐出来的唾沫淹了。

“去……人少点的地方。”他将左腿拖过来抵住,然后拄着拐杖站定,接着便说道:“人少的地方,然后把那个救我们的人找过来,我要跟他谈一谈。”

“呃,带你去人少的地方可以,但是你的伤口已经再次拉伤了,我怕……”薛常晴开门见山,直戳重点。

“带我去就是了,别管那么多!”松至的语气里多了一份不甘,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我想要考虑一些事项,所以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呆着。”

薛常晴能听出松至话里有话,不过她还是不敢违背松至的意图,既然他要去,那便带他去,随了他才行。

又缓缓前行,经过基地食堂和枪械库之后他们在一个岔道口拐弯,转进了一个小巷之后他们就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这里在平常是不会有人进来的,而且平常也没有人会走这个小巷,除非是一些图谋不轨之人,他们想要做一些龌龊之事的时候才会进到这里来,毕竟这里有三万平民,那些人可没那军人素养。

“哐嗤——”铁箱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坐上去吧,我等会把负责人叫来。”薛常晴说道,“我觉得这里不适合我们长时间的呆着。”

“嘶……”松至猛地将屁股放到铁箱子上,若是慢慢的放,那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他将拐杖收起来放在靠近箱子的右边,而且保证它们触手可及。

“去吧,希望能快点找过来。”松至背靠在冰冷的水泥墙上,可这冷却止不住伤口崩裂产生的那火辣辣的疼。

他将头转向右边,看着薛常晴慢慢的走出小巷,然后拐走;现在这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了,而且他还真的是个废人了,废的彻彻底底。

此刻的他也在向一件事,他的梦境到底想给他传达什么信息,反正他知道有个东西是梦境想表达的东西——一个‘关键’;它能导致一场战争的发生,或者导致一个星球的毁灭;也许找到了这个关键可以救所有人。

反正现在只是看到了一部分,也许到时候又会有梦境出现,而他希望看到的是一个happy ending。

他笑着靠在水泥墙上,回忆着梦里自己死掉的那一刻:一个穿着非常科幻的年轻男子端起了手中的手枪抵住了他的脑袋,随后男子对着松至说了一段话,不过那时候的他像是按了静音键一般,只能看见对面嘴唇快速涌动,不过什么都听不到。再后来他就眼前一黑,惊醒了。

对于那位男子的形态,他倒是有点印象——那感觉像是一个未来士兵,穿着一身常用作战服,而且还佩戴了军用的外骨骼装甲。

“呼……”松至想到这长呼了一口气,希望届时能见到他,然后能和平解决。

“你怎么在这?我还以为她带我来着干什么!”一位身穿墨绿色军服的男子看到松至便有些震惊。

不过在男子刚说完这句话,又来了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哦哟!我做医生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病人,明明告诉了不能动还走了那么远。”其中一位年老的医生也有了些情绪,病人的安危甚至高于自己。

“小妹妹没跟他说么?他不能随意下床走,缝在身上的线都没拆,伤口崩裂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年轻的医生也说道。

“哟,老庆,小庆。”穿军服的男子瞬间认出了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这是你负责的病人?”

“可不是么!当初调查队回来的时候直接都奔到我这来了,说什么也要救活他。”老庆说道。

“我爸为了救活他可费了不少劲,咱们基地本来就没多少药品。这不,大部分都花在他身上了。”小庆也说道。

“那行,你们俩边上站一会,我先跟他谈谈。”男子跟老庆、小庆说道。

“你好,我是华夏人民解放军太空军海外分部的负责人,何星。”何星介绍自己道。

不过在同时薛常晴也用樱花语进行翻译,因为松至根本听不懂华夏语。

“他听不懂么?小妹妹?”何星问道。

“是的。”薛常晴毫不掩饰的说道,“必须要我进行翻译,还请您谅解!”

“那没事,也麻烦你了,小妹妹。”何星的态度瞬间软了下来,感觉就像是薛常晴的爸爸一样。

“你找我过来是想要谈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