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唐风歌 > 第四卷 白莲内讧
第二十四章 星夜城隍庙(二)
作者:若是彼岸花椒  |  字数:2715  |  更新时间:2019-10-19 00:09:15 全文阅读

冯珍从房上跳下,白莲教众护法给冯珍施礼。

冯珍对众人说,“众家兄弟免礼,我初时以为什么人跟我开玩笑,原来是我白莲教众护法到了我小县城平阳,我冯珍实在想不到,我白莲教八大护法来了六位,我冯珍何德何能。”

白莲教火云判穆浩元走过来,对冯珍抱拳拱手,“东圣,多年未见,你还是如此飘逸,轻功提纵术还是如此了得。”

冯珍见穆浩元,道,“原来是穆兄弟,不知道咱们白莲教发生什么大事了吗?怎么教中这么多护法来我平阳?”

孟妪走过来,道,“东圣不知道,我白莲教教主赵恒过些日子要过六十岁大寿,想要让我们请你去参加。”

冯珍道,“教主大寿我已经知道,但是教中很多事情我已经不参合,我还有生意要做,麻烦你们回去替我跟教主说一声,就说我冯珍有事在身不能参加教主大寿,还望他恕罪。”

话音刚落,只见东面穿着黑白二鬼服装的黑白无常,犀利怪笑,跟众位护法说道,“你们之前还说冯珍不是叛教,如今他已亲口说出,不参加教中任何事情,你们就不应该给他留这个面子,还是手下见真章了结他才是。”

冯珍听二鬼笑声异于常人,说话也凄厉,以为俩人受了刺激,一指正在抱膀的黑白无常,问穆浩元和孟妪,说道,“二位兄弟,这穿着奇怪的两位后生是什么人?是我白莲教圣众吗?”

穆浩元,道,“东圣,你未处理教中事务多年,很多事情你不知道,这黑白无常是教主两位徒弟,名唤黑白无常,现是我白莲教黑白双判。”

冯珍仰面大笑,说道,“赵恒老匹夫如今越来越下道,教中很多事情都在走下坡路,诺大白莲教居然改成了鬼教!什么黑白无常,魑魅魍魉都养!”

穆浩元,孟妪,大笑。

黑白无常脸上挂不住,道声,“东圣,你少卖狂,你别仗着自己在教中地位高,就大言不惭!别人怕你,我黑白无常不惧你。”

穆浩元说,“东圣,如今教中事情你很多不知道,教主赵恒因为你多次不参加教中事务,他已经对你下了追杀令。我们此次前来是受黑白无常裹挟,要取你性命。”

冯珍闻听紧锁眉头,道,“哦?还有这等事?我只是不愿参加教中事务,未曾叛教,教主居然要取我性命?”

穆浩元摇了摇头,“如今教中事务,大小都由教主和这黑白无常说了算,小弟也是迫不得已。”

冯珍,道,“也罢,今日,我白莲教护法八大护法来了六个,想我冯珍一生轻狂,对我白莲教忠心不二,如今落了这么个下场。我只问一句,我那教中好兄弟李尚喜可是你们动手杀的?”

几人闻言面色大变,都扭头去看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冷笑失声,道,“东圣啊,是你不识时务,也是那扶摇堂主不知好歹,怪不得我们。”

冯珍道,“赵恒为人阴险,就是他座下俩弟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来来来,今天你二人莫要走,看我冯珍除鬼!”

黑白无常闻言,冷笑连声,黑无常说道,“姓冯的,别人尊您一声东圣,是看得起你。我们可从来只知道教主赵恒,没听说过什么东圣!”厉生呼啸,黑无常晃动招魂幡冲冯珍头上砸来。

冯珍知道,扶摇堂主向来跟自己关系不错,想必是要到平阳找自己示警,这才死于非命。如今白莲教八大护法到了六个,今晚势必一场血战。

见黑白双判动手,掌中不留情分,说了声,“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心急了。”晃身形一纵,冯珍身形平地里失去了踪迹,黑无常手中招魂幡打了空。

黑无常大惊,这冯珍一个五六十岁老头,怎么身法这么快?觉得有人拍了自己肩膀,扭头去看,不是冯珍又是谁人?

冯珍探右掌直取黑无常软肋。

黑无常想躲已然不及,就在这时,一把勾魂索往冯珍右肩砸来。

正是白无常见势不好,黑无常有危险,勾魂索直拍冯珍肩头。

冯珍一晃身形,叹了口气,不再进攻,往后一跃,闪出去两三米远。

只是一招,黑白无常俩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冯珍果然不愧东圣,张才若不是白无常出手,黑无常肯定已经吃亏。

平阳城内城隍庙,白莲教六大护法会斗东圣冯珍。

本来冯珍欲为李尚喜报仇,杀掉这赵恒两大弟子——黑白双煞。

哪知道这二人配合如此巧妙,自己一击居然未曾奏效。

白莲教内部,因为赵恒继位教主,早就不和。

加上黑白无常是教主赵恒徒弟,年纪轻轻做了白莲教护法,不得人心。今日又是伤自家兄弟李尚喜性命在先,穆浩元和孟妪俩人只是站在一边看热闹。

黑白双煞不由怒火中烧,俩兄弟对水火二判道,“兄弟们,杀了冯珍,是我白莲教大功一件,尔等还不动手等待何时?”

水火二判闻言,相互看了一眼,纵身来斗冯珍。

四人围住冯珍打在一起。

本来冯珍托大,之前说好,自己只为扶摇堂主报仇,哪知道四人会斗自己。拽出铁拂尘,与四人打在一起。

黑白双煞武功属于以快打快,单就斗他二人,冯珍不觉吃力。

但是加上水火二判,冯珍就有点吃不消。

水火二判,一人使刀,一人使斧,专门打冯珍上三路,招法一般,但是劲力十足,若是拂尘与二人武器碰上,自己只有吃亏。 不住的在院中尽量躲闪,黑白双煞,不时突进,向冯珍偷袭。

打不多时冯珍额头见了汉,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进攻之力。

就在这时,突听城隍庙外有人撞门。

“咣”的一声,有人将城隍庙门踹开,借助皎洁月光看去,正是大和尚法能。

原来法能见道士冯珍大半夜不睡觉,偷摸出房门,知道这老道有事。

背了金棋盘,从后面跟出。

因为不会轻功,一路都在地上狂追。

待看到房上一个身影进了这城隍庙,法能知道,这老道肯定又有什么事,待等近前,借助月光,看见院内,四个人影会斗冯珍。

这才踹开城隍庙门,冲了进来,进院子大喝道,“老道士莫要担惊,休要害怕,我大和尚法能到了。”

院中几人都是一愣,火判大喝道,“来者什么人?”

法能到了近前,道了声,“肉人!”

从后背拿出一个金色棋盘去砸火判。

火判将手中单斧向后一磕,耳聋中就听见“当”的一声,金棋盘与单斧相磕,火花四溅,火判倒退了四五步。

黑白双煞停止动手,跳出圈外,黑无常道,“呔,你是什么人?这是我白莲教内部事务,你个大和尚只管吃斋念佛,跑到我们地盘撒什么野?”

水火二判见黑白无常不动手,自己也躲在一旁。

这下冯珍可算有喘息机会,扶着法能大口喘气,“大和尚啊,多亏你来了,若不然,老道我这一百多斤就扔这儿了。”

法能道,“老道啊,你这人就是这点不好,出了多大事也自己扛着,就是不知道喊我和尚,咱佛道二圣岂是如此轻易拆散的?”然后将眉毛一挑,对院中六人道,“什么白莲黑莲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们四个打一个不够英雄!”

孟妪见大和尚踹开城隍庙门,又打退火判,知道这和尚有把子力气,肯定不好惹,过来,拱手道,“大和尚,你是什么人?能不能留下个名号,让老婆子我知道?”

法能谎称道,“我乃平阳城扫地僧,名唤法能,江湖人称毗卢达摩僧!”

孟妪伸出大拇哥,心说道,这年月敢管我们白莲教事务的,多半是不想活的,想不到这和尚还敢自报家门,言说道,“大和尚,你有所不知,我白莲教此刻正在清理门户,你这和尚最好莫要趟这淌浑水。”

正在俩人说话间,有衣袂飘飘之声起于房顶,但见城隍庙房顶,一对年轻夫妇出现。

男人说道,“好一个浑水,如果这道士是我家师父,这算不算是浑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