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医赘婿在都市 > 第一卷 平凡路
第一章 你这个美女是我老婆?
作者:明天没饭吃  |  字数:3382  |  更新时间:2019-12-07 23:10:47 全文阅读

“把尸体拖去烧了。”

声音很沉闷,清晰地传到刘飞羽耳中。

可即便是听见 ,他也无法移动自己的身子半分。

因为此刻,他正站在黑暗中,看着自己的尸体被拖走。

黑暗中,嘴里叼着香烟的男人狠狠骂了一句,“真晦气。”

“是啊,真晦气!”刘飞羽红着眼睛狠狠咒骂了一句。

谁能想到,自己不过是撞见了一伙匪徒行凶,就被害了姓命,还要被拖到这荒郊野外毁尸灭迹。

“妈该怎么办,她一个人,谁来照顾她?”刘飞羽再看向叼着香烟的男人,忍不住冲了上去,狠狠咬住了他的脖颈。

可有什么用呢?

“原来,当了鬼,我还是个没本事的鬼,”刘飞羽满脸自嘲,“早知道这样,我绝不会再吊儿郎当过这二十几年 。”

“小子,抱怨够了吗?”

突兀的声音刘飞羽的“身子”闪了闪,回头一看,瞬间吓得虚幻了三分。

“你··你们是什么东西?”

“我们?”浑身惨白,戴高帽,舌头拖到地上的白无常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爷爷我是白无常。”

听了这话,刘飞羽不敢迟疑,瞬间飘远。

“我绝不会跟你们离开阳间,我要陪在我妈身边。”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烦躁,“每个人刚死都这样,怎么就不能认命呢?”

黑白无常闪身,瞬间出现在刘飞羽面前。

“小子,再跑,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黑无常的声音更冷,也更无情,话音刚落,手中的哭丧棒直接朝着刘飞羽当头打去。

只挨了一下,刘飞羽就感觉自己像是要燃烧起来似的,痛苦难忍,却依旧没有停下来,拼命逃窜。

“还敢逃!”白无常的身体瞬间变大,直接将刘飞羽拦住,伸出巨大的白色爪子朝着刘飞羽抓来。

“我不要离开阳间!我要陪着我妈!”

刘飞羽大吼一声,却没有看见,天上,一道金光一闪而过,宛若一颗流星自天边而来,眨眼间就从后背钻进了刘飞羽的魂体。

紧跟着,一道金灿灿的光团出现在刘飞羽周身,直接挡下了黑白无常的哭丧棒。

脑海里,一道声音,清晰无比。

“我是刘家老祖,你命不该绝,今日起,得我传承,一不可胡作非为,二不可违背良心,三不可滥用传承。”

紧接着,大量的讯息出现在刘飞羽脑海中,不仅有武术,医术,还有很多奇闻怪事,还有很多目前看不清楚的记忆传承!

可是,刘飞羽瞬间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不过是灵魂体,抬眼一看,黑白无常满脸愤怒。

“想不到,竟然还有人为了你消耗功德,逆天行事,你逃不掉的,等功德之光消散,你同样得老老实实跟我们下去。”

脑海里,那个苍老的声音继续响起,“天亮之前,找到一具身体,钻进去。”

“夺舍?”刘飞羽瞬间想到了这个只在小说里看见过的词汇,却不想这个词听在黑白无常口中,瞬间炸了锅。

“你要是敢夺舍,我定然要你魂飞魄散!”

“真当我黑无常不敢灭了你小小阴魂?”

刘飞羽却不再理会他们,瞬间飞远,任凭他们跟在身后。

飞过郊区,进入市区,灯红酒绿下,谁也看不到,黑着脸的白无常,白着脸的黑无常紧跟在被功德之光护住的刘飞羽魂魄,一路来到了玉泉市最大的康复中心。

刘飞羽被打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此刻的天边,更是已经冒起了白光。

不敢有丝毫犹豫,刘飞羽直接飞进了康复中心,经过一间间病房,都没有合适的人选。

“小子,你的护体功德快要消耗完了,”白无常冷笑一声,“看见我手里的哭丧棒了吗,只需要一下,我敢保证,你会魂飞魄散。”

刘飞羽看了看天边的亮光,目光瞥到旁边病房里插着呼吸器的男子,把心一横,直接飞了进去。

“拦住他!”

黑白无常瞬间伸手,可那翠绿色的护体功德却瞬间炸开,将它们炸飞。

“进去!”

听到脑海里的指示,刘飞羽闭上了眼睛,直接钻进了病床上男子的身体。

“妈,再相见,你还能认出我来吗?”

病房外,黑白无常看着自己阴气四散的手掌,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

“怎么交代?”

白无常想了想,看了看病房里躺着的人,冷哼道:“有圣人阴魂插手,我们不好干预,就说拒捕,已经魂飞魄散了。”

“那名圣人的阴魂,绝不会主动拆穿刘飞羽借体还阳的事情。”

“真是倒霉!”黑无常骂骂咧咧,和白无常并肩走出两步,消失不见。

刘飞羽睁开眼睛,仿若睡了好几年,头晕脑胀,下意识伸手挡住直射向双眼的阳光,随后猛地坐起身子。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病号服,扯掉呼吸器,鞋子也顾不上穿就冲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陌生的面孔,刘飞羽瞬间跳了起来。

“活过来了,我活过来了!”刘飞羽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一会儿是满脸的不可思议,随后是劫后余生地庆幸。

“妈,去找我妈。”刘飞羽瞬间反应过来,没有自己的消息,母亲秦豫还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子。

在病房里翻了半天,找到了一套西装,竟然还是名牌,被刘飞羽随意套在了身上,顾不上病房里扔得乱七八糟的衣物,直接跑出了病房。

天色大亮,康复中心距离自己母亲负责的路段不远,刘飞羽狂奔起来,半个小时之后,果然看见了自己母亲穿着橙色的环卫服,正扛着一把大扫把,弯腰捡起街面上的垃圾袋。

“看样子,妈还不知道我的事情。”

刘飞羽喃喃一句,刚要上前,就听到自己母亲兜里的老式翻盖手机响了起来。

随后,眼见她的身子晃了晃,眼看要站立不住。

刘飞羽赶紧上前,红着眼圈,扶住了她。

“妈··阿姨,您没事吧?”

“儿子,我儿子,我的儿子啊!”秦豫使劲儿拍打着自己的大腿,眼泪瞬间流了出来。

“去找我儿子,对,我要去找我儿子。”秦豫扔掉手中的扫把,站起身踉跄着要跑远。

“吱~~”

剧烈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银色轿车。

刘飞羽想也不想,直接拉住了秦豫,另一只手拉开了车门,哽咽道:“阿姨,你要去哪里,坐车去。”

“殡仪馆,我儿子在殡仪馆。”秦豫说完这句话,掩面痛哭,听在刘飞羽的耳朵里,像是在揪他的心。

“师傅,去殡仪馆。”

“你说什么?”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刘飞羽转头一看,司机竟然是一位穿着女士西服,面容大方美丽的女子。

刘飞羽强忍住哽咽,“姑娘,麻烦去一趟殡仪馆,很急。”

陈梦秀眉微蹙,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可看了看后排泣不成声的大妈,还是发动了汽车,朝着殡仪馆开去。

玉泉殡仪馆,刘飞羽的尸体就堆在验尸台上,之所以用‘堆’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整具尸体因为灼烧过于严重,已经皱缩成了一团,要不是白布盖着,那模样,恐怕能把胆小的直接吓晕过去。

秦豫被刘飞羽搀扶着走进来,满脸泪水,颤抖着手轻轻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下一瞬,直接晕倒。

“妈!”

刘飞羽瞬间泪流满面,扶住了秦豫,看向站在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和几名工作人员,大吼道:“你们还在看什么,送医院啊!”

几名工作人员叹着气,“气急攻心,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们送她去玉泉市第一医院。”

说着,他们赶紧将秦豫背起来往外面走。

“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妈,我怎么不知道?”

听到身后的声音,刘飞羽转头,红着眼睛,“你是谁,你管得着吗?”

“对,叶长安,你的事情,我陈梦管不着!”女子冷着脸,气鼓鼓地走到一边,却没有离去。

“你到底是谁?”

“你们是谁?”中年男子看向刘飞羽,“我是刑警,你们是死者什么人?”

“兄弟!我是刘飞羽的结拜兄弟!”

看着那一具焦黑的尸体,刘飞羽咬牙切齿,“匪徒你们抓到了吗?”

“还没有,我们已经成立了调查小组,正在排查监控,如果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已经好久没见过飞羽了。”刘飞羽心里在滴血,那几名匪徒就算是化作灰自己都能够认出来,但这件事情,自己没有办法解释。

“从今以后,我会以新的身份活下去,妈,您放心,儿子会一直陪在您身边。”刘飞羽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叶长安,你什么时候有结拜兄弟了,我怎么不知道?”陈梦忽然开口,秀眉微蹙,“什么时候的事?”

“女士,你是?”那名领导看向陈梦,“你也认识死者?”

“不认识,”陈梦指着刘飞羽,缓缓开口,“他叫叶长安,我丈夫。”

“什么!”刘飞羽猛地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这个美女是我老婆?”

“昏迷了两年,连老婆都忘了,叶长安,你真有本事!”陈梦显然气得不轻,浑身颤抖,“亏我还请了假,忙忙慌慌来找你。”

“我叫叶长安?”刘飞羽脑海里开始闪过无数的记忆,发现,这叶长安,隐藏得很深啊,就连成为植物人,也是一场阴谋,“以后我就是叶长安,白白捡了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有这么深的背景,怎么想都很划算啊。”

“终于不用再做单身狗了。”

“对对对,我叫叶长安,我想起来了,你是我老婆。”叶长安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上前要牵住陈梦的手。

“啪!”

陈梦一把打掉叶长安伸过来的手掌,“你干嘛?连约定也忘了吗?”

“约定?”

叶长安脑海里记忆涌现,下一瞬,脸色像是吃了狗屎般难看。

“这个傻子,明明有这么深的背景,却和这陈梦约定,在没有让陈梦爱上自己之前,不能碰她!”

“我这是捡了个只能看的老婆,花瓶啊这是。”叶长安下意识嘟囔了一句。

“就算是花瓶,那也是青花瓷的。”

明天没饭吃
作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大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