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决天外云 > 第一卷 大庸兵马如日月
第五章 张敬安
作者:独居星海  |  字数:3696  |  更新时间:2019-09-30 01:18:07 全文阅读

第五章

中年书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不惧,只是在女子出剑的瞬间脚尖轻点下,轻轻跃起,在众人难以捕捉的神速中,竟然直接用两只手指就硬生生夹住了那柄长剑的剑身,一股狂暴气浪以两人为中心瞬间在周围炸裂,两人僵持之下,气浪一浪叠过一浪如同涌入海岸的海潮,将周围的沧洲兵全都击倒在地。

伴鹤惊心的同时,嘴角已经挂起一丝血迹。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用尽全力出手的一剑居然就这么被轻易的给化解了。出师之前伴鹤曾闯荡江湖数年,为的就是与人练剑,磨砺剑意。她的剑招向死而生不畏生死,所以凌厉霸道。曾经斩杀过数位高于自己境界的武道强者,所以就算是在整座大庸王朝的江湖之中,她的声誉也颇高,承影只是这些,身处边关塞外的少年怎么会知道。

可对手的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能完全洞悉自己招数的境界,骇然的同时,伴鹤正欲拔出长剑。可就在这时,她发现无论自己怎么用力,手脚全部都不听使唤了一般,无法动弹分毫。她惊恐的看着眼前中年书生缓慢的抬起一只手,用指尖轻弹在那柄剑身上

中年书生开口说道“道心孤绝,应万物不系于怀,心无旁骛才是,可惜。”

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崩碎声,像绷紧的弓弦拉满后蹦断的裂锦声,伴鹤手中那把长剑瞬间出现无数断痕,从中年书生指弹的那个地方开始蔓延迅速布满整把剑身。而她整个人就如遭雷击一般神魂剧烈一颤抖。直接从空中摔落下来,伴随她掉落下来的还有那把摔得粉碎的长剑。此时的年轻女冠已经是七窍流血摇摇欲坠,脸色看起来异常骇人。

中年书生落回到地上,看向年轻女冠。

“今日毁你道心使你剑心蒙尘,如果哪日你自觉道心通透了,再握剑也不迟。”接着目视前方,看向不远处站在营帐前的长宁王说道“长宁王,在下现在是否可以走了?”

长宁王此时的脸色虽然极度难堪,可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恐怕在这个姓何的中年书生面前,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能把这个字说出口。

中年书生也就不再理会众人了,抱起地上的宋怀玉转身就朝城门走去,长宁王在身后怒喝道“何谨,今日之仇,他日必报”

中年书生权当没听见,头也没回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一群废物,都是废物”长宁王一股怒火直冲心头,怒不可遏的吼叫道,朝着身边的金甲侍卫一脚踢去,那名金甲侍卫生的人高马大,虽说被长宁王一脚踢中腹部,显然这点力气还是吃得住的,金甲侍卫纹丝未动。反倒是长宁王,脚尖如同踢在钢板上,脚尖钻心的刺痛。

长宁王狠狠的盯着那名金甲侍卫,两人相视愣了愣,气氛短暂的尴尬了几秒,金甲侍卫好不容易会过意思,佯装着朝后一倒,滚落在地,抱着腹部痛苦哀求。

众人看在眼中,脸色全都有些怪异,好歹也是一个国姓王爷,只会拿自己手下出气,有本事你去找那个中年书生啊。突然不知是谁没忍住笑了一声,这个笑声在怒上心头的长宁王听来尤其的刺耳。如同炸了毛的猫,长宁王拔出腰上的佩剑,数步胯下台阶走到那命金甲侍卫身前,就要一剑刺死那名金甲侍卫,侍卫眼看情况不妙扭身躲闪了一下,还是没有逃脱。可伶那名金甲侍卫的一只手臂就直接被长宁王这样给生生斩断,鲜血如注般喷涌而出。金甲侍卫嘶声力竭的痛苦哀嚎着,倒在地上翻滚挣扎。

长宁王不再理会那名金甲侍卫,而是提着剑指向众人“连你们也敢欺辱本王,刚才是谁笑的?”

眼前这样的情况哪有人敢答话,这些大庸军卒全部一个个噤若寒蝉。

“不说是吧?”长宁王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不说的话,你们都得死”

说话的同时,长宁王提着佩剑就在人群中挥砍起来,这些大庸士兵除了躲闪以外,哪有人敢反抗。可稍有不慎的,就成为了长宁王的剑下亡魂,不多时已经三四人被长宁王当场砍杀在地。

“是参将张敬安”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大喊道。恐怕有人意识到,不管刚才是谁笑出声,眼下只有找一个替死鬼,消下这位皇子的怒气他们才有机会幸免于难。于是只好把勾结匪寇的张敬安推出来,反正都要死,多一项罪名又不会多掉一次脑袋。

张敬安在之前就挨了不下百十鞭,此时早就昏死过去了。可此时的长宁王如同陷入癫狂,哪里还会管这句话真是假,提剑就朝张敬安走去。

李元祯看在眼中,心生一寒。迅速用握在手中的那把陈信给自己的钥匙将地牢的锁链打开,赶在长宁王举剑正要削去张敬安头颅的时候,从背后迅猛一脚,将长宁王踢翻在地。

李元祯护在张敬安身前,冷冷看向长宁王说道“你疯了?身为一国皇子,戾气居然如此之重,他们只是笑了一声你就要拔剑杀人,如此残忍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这位皇子显然并不擅长拳脚功夫,被一脚踹翻在地后,好不容易爬起身,看到踹自己的人居然是烽炎堡的一名小军卒,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脸上的怒气不减反增加,指着李元祯说道“敢踢本王,你找死,大庸的天下就是我刘氏的天下,谁敢报应本王?刚取笑本王,我看你们这些人是要造反,等我回到帝都,你们妻儿老小一个都逃脱不了干系。”

大庸律法严苛,造反罪以诛灭九族论处。这些大庸军卒刚才就惊魂未定,此时再听到长宁王的这句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李元祯呵斥道“你们是来保卫大庸边疆,护佑的是大庸的子民,不是他刘姓一家的天下,更不是来任由他残害的,看看你们那些倒在地上的袍泽兄弟,等他再发起疯来,你们一样都会惨死在他的剑下。”这句话在众人中引起一阵哗然。

“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既然他都已经给我们定了一个谋逆的罪,我们不如跟他拼了”

一名年轻的沧洲兵举起枪戟呼呵道,提枪就朝长宁王奔来。可还没能走到长宁王的跟前就被他身旁的人死死抱住“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现在将他杀了,到时她们一个都活不了。”

“哈哈哈,想杀本王?”长宁王突然狂笑不止,走上前去一把夺过那名士兵的长枪,那名军卒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长宁王反手将长矛刺中他的腹部。

人群瞬间被激怒“就算按叛乱处置,也好比被他折磨死强”一名沧洲兵怒吼道。有人出其不意,夺下长宁王手中的佩剑,人群瞬间将长宁王围困住。

那名叫伴鹤的道门弟子刚才佩剑折损,剑心蒙尘,受伤不轻。可此时仍然强撑着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就要护在长宁王的身前,见识过伴鹤的实力自然不敢阻拦“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

“废物,滚开”长宁王却不领情,还没等伴鹤把话说完,一脚就将虚弱不堪的伴鹤踢到在地。

长宁王狂笑道“来杀我啊,我看你们谁敢?”长宁王夺过一把长剑挤开人群就朝着李元祯这边过来。

当头就朝李元祯挥砍,李元祯侧身一躲,接着迎上一个膝撞,再次将长宁王撞飞在地,这次李元祯下手不轻,长宁王抱着腹部满地打滚,李元祯上前又是一掌直接将其击晕,又从刑场周围找来麻绳,一圈一圈的将将长宁王连同那名叫伴鹤的道门弟子一起死死捆绑住。

绑完两人后,李元祯站起身来说道“此事与你们无关,全都是在下一人为之,你们若是不想受到牵连,现在就离开。”

“这位兄弟,他是皇子,杀不得。你赶快逃命吧,这次先遣来烽炎堡的只有我们几百沧洲兵,还有数万大军不日就会抵达。到时候想逃都没机会了”有一位年纪稍长的沧洲军卒站出来说道。

一名金甲侍卫搀扶着那名被砍去胳膊的同伴,抢先说道“逃,说的容易,我们现在逃了能逃到哪里去?到时候被抓回来一样没命。”

李元祯看向那名金甲侍卫“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现在放了这位皇子?”

那人低下头去,不敢答话。

“我们不能走,烽炎堡的兄弟好多都受了伤,加上堡内还有一些百姓,到时候大军过来恐怕他们一个都活不成,不管还有多少人要来,我们跟他拼了,我们手上还有这个狗屁皇子,就算拼不过,拉着这么值钱的垫背的,值了”烽炎堡的陈信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什么狗屁皇子,把我们不当人任由他宰杀,我们跟他拼了”接二连三的有人站出来。

李元祯放下木桩上的张敬安,对陈信说道“将关起来的烽炎堡兄弟都放出来”说完搀扶起张敬安朝着中军庭帐走去。

李元祯将张敬安安稳的放在床榻上,又去取来一些药膏,一点点的帮张敬安涂抹在伤口上。

陈信走进来,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张敬安,对李元祯说道“很多人逃命逃命去了,留下来的只有四五百来人,我问了那些沧洲兵,他们说大军最多两日就能赶到此地,到时候我们这些人守着住烽炎堡吗?”

李元祯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褚大哥呢?”

陈信沉默了一下,说道“没见着,烽炎堡的兄弟也走了一些,连同那狗日的赵可也不见了”

李元祯没有闲工夫去理会赵可,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叫剩下的兄弟布防吧”陈信听完,匆匆离开营帐。

少年低头看了一眼张敬安,全身都是深可见骨的伤口,不由眉头紧皱。

少年将药膏一点点的涂抹在伤口上,不间意间听到几声细微的吸气声。再看向躺在躺着的张敬安,眼帘还稍微动了一下。少年反应过来,稍微加重了几分涂药的力道。

顿时,躺在床榻上的张敬安只见吸气不见出气,疼的龇牙咧嘴。

“你小子要疼死我啊?”

少年破涕为笑“醒了也不睁眼,刚才那一百多鞭子下去,张叔可一声饶都没讨,现在知道疼了?”

张敬安睁开的双眼再次闭上“让我休息会,你小子做的好事,我还得想想办法怎么解决。”

随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道“恐怕这次真的是跟着我遭罪了。”

李元祯摇了摇头“命都是你捡回来的,这点罪算什么”

张敬安艰难的将身子靠起在床栏上“万一守不住,你只管逃,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肯定有办法逃出去。你还这么年轻,不值。”

少年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张敬安问道“有件事我不明白,那个长宁王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剿灭宋长敬?或者是找那个都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的破天城?”

张敬安眼神躲避了一下说道“数天前,宋长敬无意间救下了两个人”

李元祯疑惑道“什么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