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决天外云 > 第一卷 大庸兵马如日月
第一章 大漠孤烟直
作者:独居星海  |  字数:3755  |  更新时间:2019-10-02 11:02:57 全文阅读

少年眯着眼向北望去,大漠孤烟,黄沙漫天。

沉沉的暮色中,整个世界都像深陷在一团昏黄的泥泞中,越陷越深。

少年刚抬起的头,就被一个宽大厚实的手掌给按了下来,额头重重的磕碰在土堆上有些生疼。按住他的是一位穿盔带甲的中年男人,男人的脸上有一道不浅的刀疤,从眉眼一直延伸到下颚,显然早早的就在鬼门关走过一趟侥幸捡回的一条命。

在他们的身后还趴着数十位同样身穿甲胄的壮年男子借着地势一个个将身形隐藏的非常好。这一行人着装打扮来看,俨然是一群军伍中人。

也亏得是军伍中人,在这种炎热的天气下曝晒一天,寻常人早就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

男人的意思很明显,无非是让少年小心藏好。可少年仍装作一副不解其意的表情侧脸看向中年男人,等男人收回手少年又小声抱怨道“张叔,看样子咱们今天又捞了个空?”

中年男人斜瞥了一眼少年,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嗓子干哑的声音说道“李元祯,我说你小子屁本事没多少,净给我扰乱军心,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剁了喂狼?我可听说这地方有几处不小的狼群,经常咬死人畜。”少年这才唯唯诺诺的哦了一声不敢再说话。

少年名叫李元祯,不像军伍中其他袍泽兄弟的名字,张壮,赵彪,刘四,简单粗暴。老话说的好,起个贱名能避鬼怪也好养活。给少年起这么个文邹邹的名字,爹娘应该是个读书人,对少年的期望大概也颇高,想着有朝一日建功立业后能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可话又说回来,又有多少读书人会来这大漠边关忍受风吹日晒,少年想不明白,就像他不明白自己的身世一样。少年是一个孤儿并且是一个在军伍中长大的孤儿。

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活法各不一样。生在豪门大户,当然锦衣玉食,生在这大漠荒野,就只有刀口上舔血度日。他们这一群人显然都是后者。可如今这世道,就算地处中原关内的普通百姓要是遇上个不太好的年份,旱涝饥荒的,尸横遍野的惨状他们不是没听闻过。

少年能在军伍中跟着这么一群大老爷们活下来,别的本事没有杀人却是一把好手。特别是腰上左右挎着的那两把名叫斩首和削足的斩馬刀,加上少年一身矫捷轻快的身法,两刀齐出轮起来就是风雷起势鬼神难挡。砍起那些匪徒贼寇如同砍瓜切菜。因此在这座名叫烽炎堡的边军关隘有一个不小的名号,烽炎堡双刀鬼煞。即使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这一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戾气,可不是短短一年两年就能积攒得下来的。

虽说身后的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是作为烽炎堡参将,那名叫张敬安的中年男人也知道大伙藏匿在此地暴晒整整一天确实都不好受,劳累不说心里也十分窝火。于是开口说道“这群匪寇带着老子兜兜转转数十天,就不信他娘的还不取水了,咱们只管守在这,到时候来一个抓一个来一窝抓一窝就是兄弟们捞军功的时候。”

说话间,中年男人有意无意的回头望了一眼。穿过他们藏匿的丘陵,身后有一片名叫落马湖的绿洲,说是绿洲不过是一滩不大的水洼,长着稀疏几株不知名的野草。兴许是老天爷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无论烽炎堡这片地界常年来如何旱灾连天,河水枯竭,可落马湖总有一洼清水留给人畜活命。于是在这方圆数十里内也算得上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稍有些经验行脚经商的,来往边关也都会在此地落脚歇息。

对于中年男人的提议,少年有意无意的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这都谋划了多少次了每次都是同样的话什么逃不出掌心算无遗策的话,结果就上一次穷追猛赶误入灰沙地,大伙差点就被流沙给活埋了,费尽周折才侥幸逃脱。要不然他们这会可能早就暴尸荒野了。

可这次老天爷似乎特意赏了一碗饭给张敬安,中年男人的话音刚落远处的土丘上借着暮色,突然冒出一个兜着面纱骑马的人影,那人身上挎着一把弓弩勒住缰绳,绕着马在原地打转,警惕的朝这边观望了许久都没有贸然靠近。以张敬安他们这些老军卒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是来望风的。众人相视一眼全都警觉起来。

“头儿,果然高明,任凭他们怎么折腾也跳不出你的手掌心。”一个背着机弩满脸虬髯的魁梧男子凑拢上来,话语中不失恭维。

这句话听在张敬安的耳中似乎很受用,侧头看了一眼魁梧男子狡猾一笑“褚猛,待会瞅准点领头的那个直接给我打下马,记得留活口问话。”

“放心,定让他们有来无回”背弩男子磨拳擦掌。

张敬安这边正发号施令,土丘上骑马的那道身影此时突然调转马头跃下土丘,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发现咱们了?”身后一名叫赵可的年轻军卒刚要起身,张敬安一把拦住开口道“不急”

“头,逮一个也是逮,带回去审审兴许还能问出些什么东西,要是再让他们给逃了这事可就真不好交代了”赵可有些急切道。

张敬安却不理会,只是耐心的等待着。果不其然和张敬安所预料的一样,那人消失不多时等再次登上土丘时身后已经领着数十人,后面陆陆续续还有人跟上来全都朝着他们所在的豁口而来。

张敬安小声提醒道“大伙机灵点,狗日的折腾了老子十来天,你们哪个要是不长眼的还给老子折在这里了,看我不跳起脚来骂娘。”

眼前这群响马在烽炎堡这一带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为首的是一个名叫宋长敬的人,此人狡诈诡谲,有勇有谋。听说早些年是一县之内父母官。杀了朝廷的巡察官员,潜逃到此地后落草为寇开始干一些打家截道的勾当,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被他发展成了数百人的庞大势力,是一个极难对付的狠茬,要不烽炎堡的这一众人等怎么可能在这人手上栽这么多跟头?

“七百步”

“五百步”

“三百步”

李元祯架着弓弩心中默数。可等看清了这一众陆陆续续跟上来的人影时,他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张敬安,朝这边而来的人群除了几个领路的骑马护卫以外,剩下的全部都是一些徒步而来的老弱妇孺。像这些人烽炎堡的众人其实也都知道,原本都是些大庸与大隋两国边境上的平民百姓,两国一直都是冲突不断,边境上的小城邑毁了一座又一座,百姓就只能落得一个到处流亡的命运。这个宋长敬倒是乐意收留,其实这份心思烽炎堡的众人都清楚,宋长敬无非是想着靠收留这些流民免于烽炎堡的大力围剿,也确实因为这个原因在张敬安当差的这些年,烽炎堡就没有大规模围剿过宋长敬。

在这天高皇帝远的边塞关隘,一直奉行的都是民不举官不究。抓匪寇?那都是豁出命的活。别人都是亡命之徒,你只想拿些俸禄攒点军功,日后卸甲归乡能过一些安稳日子。抓好了没人给你请一个嘉奖,要是抓不好,丢了哨堡,那就是玩忽职守。根据大庸律,就是掉脑袋的事情。

可这次不同,听说数天前宋长敬劫下了京城内某个达官贵人一件非常重要的物件,消息传回京城那位权势在握的贵人震怒不已,一边通过兵部给烽炎堡的守将张敬安下了死令,要是半旬之内东西夺不回来烽炎堡上上下下三百来号人全部都要受到军法处置。至于怎么个处置法?他们这些边关小卒的要杀要剐还不是上头那位贵人的一句话。

另一边甚至还不惜征调了沧洲境内的数万大军前来围剿,看样子不将这群匪寇连根拔起很难平息那位贵人的滔天怒火。眼下这几日各处征调过来的大军也该到烽炎堡所处的地界了。

害怕吗?肯定害怕,不仅是这些匪寇仓皇而逃,张敬安也害怕了,东西是在自己地界上弄丢的,多少也要担点责任。自己的小命倒没什么,张敬安最怕的就是烽炎堡一众人等全都受到牵连。到时候这几万兵马驻守过来不用脑子想都知道,事情可就不简单了。

于是这才有了当下张敬安率领着烽炎堡手段各有所长的数十名精锐前来追剿宋长敬的事情发生。

等这些人越过土丘,仔细搜寻之下人群中却没有发现宋长敬的身影,张敬安也开始有些急躁了。想来恐怕又是宋长敬使出的一招迷魂阵,此人心思缜密以虚代实让人防不胜防。张敬安现在确实有些棘手,此时出手这些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难免会有死伤,可要是不把东西给找到,到时候遭殃的可就不只眼前这些人了。思索再三后张敬安咬了咬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掏出弓弩击中一名骑马的匪寇,那人闷哼一声应声摔落下马。

张敬安首当其冲的拔刀冲杀上去。

“我是烽炎堡参将张敬安,降还是不降?”张敬安大声呼喊道。

“有官兵埋伏,有埋伏”看到有人被射杀人群瞬间躁动慌乱了,开始四散奔逃。几名骑马的贼寇眼看情况不妙调转马头就要逃窜。这边借着土丘掩护的大庸军卒将扣在弦上的箭矢接连射出,只听到弓弩机阔响声不断,一个个匪寇接连摔落下马。

“都给老子趴下,想逃的一律射杀。”张敬安大喊着抽刀上前挡在了人群前。突然有人冒死朝他冲撞上来,张敬安没有挥下手中的军刀,猝不及防的被冲撞得一个踉跄,刚站稳身子只觉得眼前有刀光一晃,还没来得及避闪一把短刀直接朝他胸口刺来。

“头,小心””站在高处的褚猛看在眼中大呼一声。幸好眼疾手快喊话的同时箭矢已经飞出弩膛。不愧是烽炎堡百步穿杨的神弩手,褚猛的分寸把握得极其精准。箭矢绕过张敬安腋下的空隙,划破那人手腕将短刃击落在地。

那人见一击未成也不恋战迅速退回人群找来一匹瘦马翻身上马就要逃窜。

张敬安刚想追上去,周围人群悍不畏死的冲上来将他死死围困住。张敬安只好大声呼喊“别让她逃了,抓活的。”

不远处的李元祯闻声迅速追赶上去。少年身手不凡,狂奔上去接连几个踩跃纵身飞扑,赶在那人逃出人群时抢住了她手中的缰绳和她争夺起来。

那人不管不顾扬起马鞭抽打在马背上。少年还没来得及翻身上马,半个身子被拖拽在地上,手中的缰绳要是脱手肯定会遭马蹄碾压而过凶险异常。加上那人几次用马鞭抽打在少年身上,少年仍是死不撒手。

那人见难以摆脱少年,心思一横抽出腰上的佩刀挥砍过来。少年险险侧身躲闪而过,那人反手又是一刀,少年左突右闪。慌乱之中那人手中的腰刀抽砍到马背身上,一刀下去坐下那匹长毛瘦马脊背上瞬间撕裂出一道寸余深的猩红刀口,廋马嘶鸣一声扬踢将两人摔落下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