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落水有幸 > 正文
相见
作者:一卷羊皮纸  |  字数:9826  |  更新时间:2019-10-10 20:53:22 全文阅读

老人家,老人家你没事吧”刘成走后孟华赶忙跑到老张头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老张头要看看老张头是否还有意识。

此时的老张头只觉得脑袋非常的沉重,整个人没有力气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而且心中想到是阿奇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自己却被这刘成打了,此时“的老张头并没有说想去报警或者寻求帮助,老张头清楚的知道没有人包括警察会愿意去帮自己一个叫花子得罪陆家,而且更别说自己来传入这陆家家门。

所以当老张头回过神来,看着身边的孟华和周哥,也没有多做停留就爬起来,作势还要往陆家里面冲去,看样子是一定要讨个公道才肯罢休,不过此时的孟华和周哥就拦在老张头前面,两人也是无奈也不明白这老张头究竟是为何一直要往陆家里面冲,而且看着老张头一手捂着胸口想必也不好受,所以在孟华的一阵苦口婆心下老张头终于没有要往里面冲的意思,而老张头心中也明白,如果孟华两人一直挡在前面的话自己是进不去的,在想想自己一个人在家的阿奇,也有些担心。

老张头简单的跟孟华两人表示感谢以后就往家里的方向回去了,期间老张头还拒绝了孟华拿钱要给自己看身体的钱财,老张头知道眼前这两人也不容易,而自己的身体老张头自己也知道,这么多年的流浪生活身体没有问题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平常老张头就算有点什么问题也是能忍就忍,忍不了就死忍着,而就算被刘成打的吐血了,胸口全身都还有痛感老张依旧没有要去看的念头,而更多的是担心阿奇的现状和未来。

“周哥,我不想干了,这个地方我待不下去,对不起谢谢你为我介绍这么好的工作”老张头走好,孟华深深的为周哥鞠了一躬,还没有等周哥反应过来,孟华就已经走了。

刘成回到住处越想越不对,他也想不通这个老张头为什么还会来,而且还是来讨公道的,而且嘴里还喊着上次的营养品有问题,还要讨个说话,难道是为了讹钱?难道是为了在要点便宜?还是难道营养品真的有问题?

刘成想不通就这几个问题他想了许久,他知道他是想不通的,所以等王麻子回来后刘成就第一时间来到了王麻子的房间。

“哟,阿成啊,这么晚了,找你王哥什么事啊,最近公司也不宽裕如果是手头紧的话就回去吧。”王麻子说完瞟了刘成一眼,眼中满是不屑,王麻子之所以会这样讲,是因为这刘成好赌好玩用钱都是大手大脚的,以前一般三更半夜来找自己都是没有钱手头紧的时候,要是换做以前那时候王麻子是混社会的,要巩固这些小弟马仔的心,钱能给也就给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如果不是这刘成手中还帮王麻子弄过几条人命的话,可能陆家都不会让他待了。

“王哥,您看您误会我了,我这不是想您了,来看看你,顺便有个事情跟您汇报一下”刘成轻声细语的讲着,随手还给王麻子倒了杯水,看着习惯的样子跟刚刚骑在老张头身上拳打脚踢老张头的人简直就像不同的人。

“什么事,说吧”王麻子喝了一口刘成倒的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王哥,事情是这样的,上次那个叫花子老头不知道您还记得不记得,今天那乞丐又来了,还要往我们里面冲,嘴里还念叨着我们的营养品有问题,要我们给一个交代,不过王哥你别担心,刚好遇到我了,我把这个乞丐老头打了一顿,还警告他了。”说完刘成笑了笑又给王麻子倒了一杯水。

就在刚刚刘成说到营养品有问题的时候,王麻子的眼中透出一丝杀气嘴角还轻微的抽动了一下。

而听完刘成的话王麻子没有马上给与回应而是站起身来走到自己的保险柜前,缓缓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了十万,直接放在了刘成面前说道:“哈哈,兄弟能力不错,这点小意思兄弟就收下吧,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忙公司也没什么资金,就这些钱是哥哥自己的就当哥哥直接给你的,你也不要客气拿去花。”

刘成窃喜,他不知道为什么王麻子直接要给他十万,刘成心里知道这王麻子平常刻薄的狠这十万给自己肯定是有事情,不过刘成转念一想自己有这十万元什么事情也干,刘成虽说心中是这样想的,不过嘴上还是这样说道:“王哥,您这太多了,我无功不受禄啊,兄弟不能白白拿你钱啊。”

听到刘成的话王麻子笑了,似乎他已经知道刘成会这样回答一样,还没等刘成继续说下去,王麻子就打断他了:“兄弟你也别客气了,哥哥还真有一件事情想要你帮忙啊,不过这件事情很简单,还是关于这乞丐老头的事情,也不知道兄弟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啊”。

刘成听完王麻子的话心中暗想自己果然猜对了,这王麻子肯定是有事情要让自己去做,一开始还有些忐忑的刘成听到是关于这乞丐老头的事情,心中很是高兴,因为刘成明白就这破乞丐的事情随便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办到,所以变应了下来,询问道:“那王国,不知道您是要我做什么关于这个乞丐叫花子的?

王麻子没有马上回答刘成的问题而是转了给侧身,拿起了包里的烟点了起来,就在第一口还没有吸进去的时候,王麻子的手动了,他盯着刘成的眼睛自己的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抹脖子

的动作,看见这个动作后刘成心中也是明白了,不过刘成也是反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王麻子现在已经有一定地位的人,要让自己去做掉一个老乞丐,这其中必有一些问题,不过刘成也没有拒绝,因为他觉得自己可以完成这个事情,刘成也不想多问毕竟好奇害死猫,能跟着王麻子混这么久,一些眼力见刘成还是有的,默默收起桌上的钱刘成又笑着给王麻子添了茶水。

“叶先生,今天辛苦你了,陆小姐该休息了”病房中穿着白衣护士服的护士打断了叶落水,而转眼望去陆有幸却已经睡着,叶落水被打断也没有在有言语笑了笑,宠溺的眼神看着陆有幸睡去的脸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起身拍拍了身便离去。

叶落水走不久,病房门前来了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白发苍苍却很有威严,而另外一个却不是中国人,看着是一个白人,但此时这白发苍苍的老人却对这个白人喊道。“杰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必须要医治好的孙女。”

白发苍苍的老人明显情绪有些激动,说话也是比较过激,不过这个名为杰克的白人也没有生气,微微点头,眼神中很有自信,也没有回答,就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陆有幸的病床,弱有所思着。

而从医院出来的叶落水,从旁边的花店买了些山茶花后独自在路上走着,一路上眼神空洞,有些激动有些兴奋又有些遗憾,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而叶落水却没有回家,而是一路走向“晚思城”,而这“晚思城”这京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晚思城本是陵园而已,但是因为这地里面葬的全是达官贵人的亲属,所以里面的墓地地皮比外面最贵的楼盘都贵,所以这里被人所熟知,而当下很多人知晓这墓地价格后,更是感叹活的不如死人。

叶落水一路顺畅到达“晚思城”的大门,而这“晚思城”如果不是有通行证是进不去的,如果有家属葬在里面,“晚思城”都会赠予几块通行证,和登记身份车牌,所以平常大门都是紧闭,而看门的人员也乐的清闲,在哪保安市吹吹冷气,偷偷懒也是常理不过,因为这看死人的活,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行当,平常来的也都是些家属,一般来这的多半也都不愿意被打扰,所以一般看到有人来,保安也都躲远远的,也倒是想献殷勤,但是这本身就是晦气的地方,来的人心情也是沉重的很,所以也没有人去触这霉头。

“滴,”一声开门声从叶落水手里响起,不同于这“晚思城”派出给墓室家属的进出卡片,叶落水手里的卡片比那些更大一些,更像是一张银行卡,而这张能进入“晚思城”的卡它的功能其实不单单这些,叶落水之所以能在医院进出自如也是取决于这张卡,而这张卡一开始不属于叶落水,而是叶落水目前最好的当地,孟迹给他的。

进入大门后,叶落水没有多做停留,因为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来了,已经行车熟路,而此时的墓地也有少许前来祭拜的人,叶落水从他们身边经过并没有停留,似乎这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终于叶落水在一处墓地停下,而这个墓地上面的墓碑写着“59号墓碑—陆青青”。下方还有署名,(父,陆生立)。

叶落水缓缓走到墓碑前放下了刚刚买的花,便在墓碑前做了下来自言自语道:“青青啊,我终于回来看你了,十二年过去了,也许我早该死了,也许我不该回来,但你知道吗,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有幸,她记得你,她一直记得你,今天我去医院看她了,这段时间她给了我很多快乐,这么多年没来看你了,你可不能怪我啊,你看还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花,我也会没事的你要放心了哦。”叶落水一边说一边哽咽,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而周遭的人也都以为这人是吊唁亲人伤心过度也都没有在意,纷纷投来了感同身受的目光。

“叮铃铃,叮铃铃”一声又一声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叶落水,叶落水收起悲伤,擦擦了眼中的泪水,拿起手机接听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也是一位富有磁性的中年男子,不过语气对叶落水很是尊敬,似乎像在跟一位长辈说话一样,:“叶哥,我哥那边我给你说好了,监狱那边说明天就能过去探监,不过我说叶哥啊,你都多久没回来了,也不过来我们聚一聚,怎么想去看我哥了啊。”

原来电话那头的中年男子正是现在的京都公安局副局长孟迹,而孟迹目前也是叶落水最信任的一个人,其实十二年来,叶落水回过来一次,而当时的他和孟迹交代几句,也不知道去干嘛就又消失了,而对于很多事情其实孟迹并不想去了解,因为在孟迹心中很多东西都是他的痛,也是叶落水的痛,所以叶落水让他做的事情他都是尽力去办,没有多问什么。

叶落水整了整自身的情绪:“笑骂道,你还是考虑考虑找个弟妹吧,多大个人了,小心等下我告你哥哦,你哥还有几个月就出来了吧。”

而此时电话那头的孟迹已经挂了电话,叶落水也没有在拨打,而是嘀咕道:“三十几岁的人,还像个小孩一样。”

跟孟迹打完电话,天色都已经黑了叶落水独自步行回了住所,而叶落水目前住的地方离这“晚思城”没有多远距离所以一会就到了,而这本是墓地附近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人,加上天色晚了,所以路上三三两两的人也都没有任何交集,也没有人注意别人去哪里,都各自去往各自的世界里面,也许当一个担当者,也许当一个失败者,也许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各有各的活法,但叶落水深知自己回来的目的,也深知自己的处境和位置,因为这时候的叶落水他是一名幸存者,更是一名复仇者。

回到家中,叶落水并没有打开灯,脱下了帽子,径直走向冰箱,黑夜里叶落水并没有收到什么阻碍,所以丝毫不影响,叶落水拿起一瓶啤酒后他摊到在地板上一个人靠做在角落,一个腿伸直一个腿则是弯曲着,而一个手就搭在膝盖上眼睛满是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油条,包子哦,豆浆哦”天色刚亮,还没等人醒,早餐声音就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比起睡意朦胧的上班族们,卖早点的大叔大姨,似乎更像是这个城市奋斗的人。

一道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了叶落水的脸上,也唤醒了沉睡的叶落水,而此时的叶落水看来昨晚并没有回到屋里,而还是躺在角落,不同于昨晚的是,旁边摆满了开过了的酒瓶,看来昨晚叶落水是罪了,不过阳光刺进叶落水的眼睛叶落水并没有眨眼睛,而是一直睁着,而顺着他眼睛的方向是一个桌子,而桌上上并没有其他东西,而只有一个相框,相框里面一男一女笑得很开心,女的很明显正是叶落水昨天去拜祭的陆青青,而这个男的神情,和形象跟叶落水几乎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不一样的是现在的他眉毛上多了一个疤。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起身的叶落水就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开门,开门,小叶,你家里是不是漏水了,楼下都快被淹掉了哦”一个有些粗狂的女声正在一边敲门一边喊着,叶落水一听就知道是这屋子的房东,正准备开门之前,叶落水拿起桌上的水对着自己衣服和裤子就是一泼,一下全身上下都湿漉漉了才去开了门。

“哈哈哈,房东大姐啊,我这边水管破了,我正在修,你看我这全身都是湿漉漉的,也没来得开门招待您,很快,很快,我马上就修好了,抱歉抱歉。”叶落水哈哈笑的对着有些臃肿嘴边还有颗痣的房东说道。

房东一见叶落水湿漉漉的样子赶忙往后退了一步,心想可别倒霉催的弄湿了自己的衣服,心里也是骂道:“早知道不粗这个醉鬼了,天天每个正型,等到期了绝对不在租给他了”不过心里这样想,房东也是应和就声就走了。

房东走后,叶落水也没了脸上的笑容,而是转身往自己的房间里面走去,说是房间打开的时候更像是一个小型冰库,里面大大小小的器皿,还有一包包的中药包,和好几台倍数不一样的显微镜,而不同于往常的此时房间里面到处都是水,而顺着水流还真是水管破了,而这个水管还是叶落水自己从洗手间接出来的,很明显他在这方面不是强项,赶忙上次关掉了闸口,才停止了水流。

看着这一屋子的水,也落水也意识到自己需要一处新的住处了,因为只有那样他才可以更好的研制,如何去解决陆有幸的病,又或者说更好的解决当今青少年的“间接性遗忘症”。

而这个“间接性遗忘症”是当今困扰世界的一个难题,很多青少年都面临这个问题其中十个里面就有三个这样的病人,而得了这个病的人,一开始可能只会短暂失忆,一开始类型发癫状,不受控制的像出现另外一种人格,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大多病者回忆第一次发病都像自己被关在一个镜子里,出也出不来,不过就在世界束手无策的时候,一家已经从小小的婴儿奶粉公司变成陆式集团的跨国集团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他们一出现在人们眼中就已经宣布,已经研发出可以抑制这种“间接性遗忘症”的药物,只不过没有办法根治,只能抑制,患者只要长期服用,甚至还能增强记忆力,也有实验表明,有几百名得了“间接性遗忘症”的青少年在服用陆氏集团的药物后,病情也不会发作,学习成绩竟然还更好了,不过缺点是药物需求量也越来越大,不过就这一点陆式集团也发表声明,只要患者不停药,就不会发病,也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不过面对世界的风口的陆式集团并不是一番风顺,中间几年有大多反对者站出来指责陆式集团药物价格越来越高,很不人道,也有少许人站出来抨击说陆式集团的营养品中,奶粉中,有依赖性药物,促使孩子上瘾最后得“间接性遗忘症”,陆式集团在以次出售药物赚取暴利,不过对于这样的声音,陆式集团还是以诽谤和恶意抨击进行反应,也多次主动送出样品给各国科学家进行检查,而检查结果公之于众却没有一丝问题,所以这些年有反对声音,也有支持者,反对者认为陆式集团肯定跟这个“间接遗忘症”托不了关系,就算没有关系,因为药物的需求量越来越高,一直在涨价,导致很多家庭已经负担不起,已经违背了人道主义,而支持者也有很多,支持者们认为青少年大范围得病是世界的灾难,这个他们改变不了,而陆式集团的出现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他们的孩子的病情得到抑制,生活没有任何改变甚至学习成绩更好了,而药物的价格他们也都支付得起,所以在事业家庭的大量精神中,他们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只想尽快的解决的事情,而陆式集团出现,让他们用钱就能解决掉的麻烦,他们愿意去支持。

叶落水扫了扫地板上的水,打扫完屋子中的杂物,还把冰箱中的酒全部都给扔了,而此时站在镜子面前的叶落水一手拿着刮胡刀,一手拿着刚刚还放在桌子的相框,自言自语的说道:“宝贝,真怀念你给我剃胡须的日子,我该起航了,为了这个世界,也为了我们。”说完叶落水缓缓解开相框从里面拿出相片,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剪刀,拿出剪刀后对着照片就剪了下去,很快照片一分为二,叶落水把自己那一半拿打火机烧掉了,而拿起另外一半对着照片笑了笑,就把照片放进了胸口的口袋中。

整理好自身妆容,叶落水也将屋里的所有的东西进行了一次简单的打包,其实东西也并不多,大多都是器皿和几套换洗的衣服,弄完后叶落水出门了,他要开始做自己必须做的事情了,而这件事情的第一步就是先去见自己的一个故人,而这个故人就是阿奇。

去往城南监狱的路程是比较远的,监狱也都是极度偏僻之地,不过城南这边算好的了,因为这里以前出了陆家集团,所以城南也越来越繁华,陆家集团也在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投资了不少钱,各种房地产,开工厂,酒楼,比比皆是,所以城南人民这些年来,也有很多人感激陆家集团,当然也有很多人恨他们。

之所以各有一半,一方面是陆家大范围投资解决了很多人的生计问题,在有一方面日子慢慢好了,大家用的吃的很多都跟陆家有关系,特别是小孩子的营养品奶粉基本都是陆家生产的,后来人们就慢慢发现小孩子离不开这个东西,就跟上瘾一样,而陆家从没有在这方面给出解释,只是单方面宣布自己的各种产品都有认证,是合法的。

所以很多人也就一般花着大量金钱给孩子买营养品药品,一方面还要不停的为陆家上班打工,也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着。

出租车司机看看了后视镜的叶落水想说些什么又没有开口,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叶落水也没有介意,继续看着窗外,脑中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回忆,但在那一刻叶落水发现自己的脑海中是空白的,因为城南这个地方有太多太多跟他有关的事情了。

“先生,到了”出租车司机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往外面一扔很显然这不是刚刚抽的那根,司机提醒着叶落水已经到了城南监狱,出租车司机心中也是觉得诧异,这后排的人从一上车就说了去城南监狱,也就在也没有说话了,而出租车司机本身就是这城南的人,常常跑车跑来泡去,也是见多识广,什么人也都见过三分,就算那穷凶极恶之徒也会在车上跟自己聊个几句,像叶落水这样的倒是少见,所以出租车司机到也觉得奇怪,不过出租车司机车也没想在意,因为这来监狱的,多半也是有事的主,自然也不想招惹上是非。

“师傅,你知道这边哪里有在出租厂房吗?小房子也行,我刚来,不认识地方,我看你这车牌是城南的车,您是本地人吧,我留您一电话有的话帮我看看,万分感谢。”叶落水一番话打断了还在思考的出租车师傅,出租车师傅一下没反应过来,因为这人竟然跟自己说了这么多话。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我姓徐,你就叫我徐老就可以了,这边人都这么叫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出租车师傅就把名片给了叶落水,甚至把自己姓什么都说出去了,虽说自己平常也是说话爱跑火车,但这徐老也是怕麻烦的主,给完名片才想到坏了,也不知道这叶落水是好人还是坏人,还要租房子,这自己没有过大脑就把名片交给他了,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一时间这个快五十的徐老心中像起播放起了电影,各种杀人灭口的桥段出现,短暂的回过神后赶忙驱车离去,留下了一脸疑惑的叶落水。

“师傅,你钱还没收呢”叶落水冲着出租车的尾灯喊了喊,却发现已经不见踪影,摇了摇头看了下自己手中的名片,笑了笑放到了口袋当中,心想等下在找他吧,就往监狱的方向去了。

徐老驾车了可能有五分钟后才停下来,额头竟然有些许冷汗,还一个劲回头看向后面,好像是怕叶落水追来,缓了下来后徐老突然拍了自己的额头大喊:“我钱还没收呢!”。

反应过来的徐老打算掉头在回去找叶落水,但方向盘还没打下去就后悔了,徐老心里安慰自己钱可以不要但是这危险不能犯。

如果此时认识老徐的人在现场肯定会觉得奇怪,这平常视财如命的徐老今天是吃错药了一直自己吓自己?

其实不然,徐老这人已经快五十多岁了也混迹江湖多年,虽说只是跑车的,没有经历过什么打打杀杀,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就在叶落水跟他交谈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叶落水眉毛上的疤,徐老看了好几眼很是确定那是子弹射击的硬物弹射的弹壳碎片的疤痕,而徐老本身就属于爱幻想的人,而叶落水又刚好在监狱下车,所以当时的徐老就会想到杀人灭口的种种画面,也就直接落花而逃了。

如果叶落水知道老徐的想法肯定会觉得好笑,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到达了监狱门口,今天的城南监狱并没有多少人来探监,看起来没有排队,等候室也就三三两两,叶落水按孟迹说的直接拨打电话联系了一名姓赵的警官,很快一名长相甜美的女警官就来到了等候室,因为这个时候等候室就剩叶落水自己一个人。所以女警一下就到了叶落水面前打招呼道:“你就是叶哥吧,我叫赵灵,是孟迹的学妹,很开心认识你,在这边你有需要帮忙的可以跟我讲,今天他怎么没有跟你过来?”

叶落水看了一眼赵灵就起身跟赵灵握了一下手,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也告诉赵灵孟迹说是今天有事情来不了便想让赵灵带他去见阿奇,因为叶落水现在的心并不受外界的是是非非干扰,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和要做什么,所以他也比较迫切的要见到阿奇。

赵灵也看得出来叶落水的着急之情,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让叶落水稍等一下,拿起电话拨打了探监室里面的电话:“您好,我是赵灵赵警官,麻烦您给我带孟奇出来,有人探监”赵灵说完就挂了电话,而电话那头的警员听完也便往关押室里面走去,由于是重刑犯区所以手续很繁琐。

“孟奇”警员往最一处关押重刑犯的屋子喊道。

“到”屋子内一个看起来头发都有些苍白的中年人回应到,不过此人慈面善目的看起来并非什么大凶大恶之人,而这个人就是今天叶落水要见得人阿奇。

“出列,有人探监”警员在次喊道。

“好的警官。”阿奇说完便走了出来,他知道应该是他弟弟来看他了,几十年了来看他的人不超过五个,其中有两个还是很久的事情了,阿奇出来后赵灵就退出来了,她知道可能叶落水和阿奇有话要讲,自己留着也不好,于是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叶落水坐在探监玻璃墙前面,一直看着那个犯人通道,此时的他心中有些感慨,离上次来已经是物是人非了,等了许久终于刚刚带阿奇的警官先是出来登记了,而站在警官背后的阿奇扫视着玻璃墙外面,竟然没有看到的自己的弟弟,不过等他看到叶落水的时候,心中念到一句“是小三爷!他还活着!他还活着!”他的瞳孔放大,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叶落水,好像想透过眼神知道一切,那一刻四目相对,太多复杂的事情涌上心中。

阿奇慢慢坐下眼睛没有离开过叶落水,缓缓拿起连着线的电话先开了口:“三爷,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老爷子知道了吗?你的脸怎么了,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焦急的眼神看着叶落水似乎想透过叶落水的眼睛知道一切,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叶落水容貌改变了很多,但阿奇还是一眼就看出叶落水就是叶三,叶家的三少爷,十二年前陆家命案的嫌疑人回来了。

听完阿奇的话叶落水苦笑了一下说道:“奇哥,以后别叫我三了,我现在有个新名字叫叶落水,三儿这个名字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听小迹说了,你还有半个月就出狱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三,,,落水吗,是啊,就快出狱了,这么久了,我是该去看看爷爷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泉下有知,还记得我这个不孝孙儿吗?”阿奇想着什么,眼神闪过一丝愧疚一丝坚决。

“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南城住下,有时间我就会在过来看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有病这么久了,我心里也清楚,当时我没随叶公去,是上天留我就是还用处,放心吧三爷,我心里有数,抱歉我还没有习惯过来”阿奇眼神闪过坚定,看着叶落水说道。

叶落水笑了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狱警打断了,探监的时间已过没有办法在继续交流了,阿奇缓缓起身用戴着手铐的手向叶落水挥了挥就被狱警带走了。

“铛铛铛,”叶落水敲了敲赵灵赵警官办公室的门,本身叶落水想说直接离去的,但是想到说一来赵警官帮了自己,打算打个招呼在走,却没有想到赵灵赵警官竟在办公室里面看起了名侦探柯南,并没有听到敲门声,叶落水也作罢找狱警要了张纸条和笔写了句感谢的话放在门边就要离去,临走前透过窗户看着赵灵认真看着名侦探柯南的样子,笑了笑摇了摇头走了。

“喂,师傅,你现在有时间来接我一下吗?我是刚刚你送过来监狱那个人,你还有没有收我钱,我好一起给你,喂,喂,喂师傅你怎么不说话。”叶落水出了监狱后就拿起电话从口袋拿起刚刚拿到的名片给刚刚载自己过来的

而此时的徐老刚刚大骂晦气,也自己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但是迟迟觉得心理过不去钱那道坎,暗骂自己运气不行,而徐老有个习惯每次感觉自己运气不行的时候就会去买彩票,因为他觉得运气最差的时候过后就是好运气,虽然这么多年了最多中个100来块,但丝毫没有改变他这个习惯,找了家就近的彩票店徐老便走了进去。

“机选两组,二十块”拿了二十元给了店员,机器就哒哒哒的响起声音,等待的时刻徐老也慢慢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烟,来了个标准的摸烟顺鼻的动作,就在徐老准备拿打火机的时候,“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一道旋律从徐老口袋中发出,正是那徐老发了几百大洋买的手机,此时响起了熟悉的电话铃声,徐老把烟点着抽了一口心里叹道,运气好起来了,应该是生意上门了,想也没想就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心里咯噔一下但是还是接了起来,一接起来不要紧,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徐老一句话说不出来,而电话那一头的叶落水也很奇怪的是这个出租车奇奇怪怪的也不说话。

不过在叶落水喂了半天后,徐老自然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声好,便匆匆挂了电话,往门外自己车的方向冲去。

“喂你的彩票,你的彩票”店员刚刚打完彩票,还没有来得及拿给徐老,就已经看着徐老跑到门口了,也是感叹奇怪,不过也觉得挺好这彩票自己收下了。

徐老回到车上,心中想到:“不会吧,我到底要不要去,这家伙不会记住我的车牌了吧,不会要搞死我吧,怎么办,怎么办,真他娘的晦气,不管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出发”想完徐老没有在多想而是掉了头往南城监狱方向去了,看来金钱的诱惑还是比较大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