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锦年传 > 正文
第十二章 夜诉
作者:瑶公子  |  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19-10-18 11:33:42 全文阅读

“关你什么事?”河洛娘子想了片刻,露出了愠怒之色,这一点,倒是难得。

萧华年咧嘴笑道:“不关就不关吧,你的秘密我无意知道,不如咱俩做笔买卖吧?”

“不是已经再做买卖了么,住店一百两一晚,拿来吧!”河洛娘子打趣道。

谁知萧华年从怀中取出一枚吊坠,笑道:“能抵多少?三百两么?哦,对了,你看不见。”

萧华年将吊坠放在了河洛娘子的手心里,河洛娘子触之一麻,娇躯不断的颤抖着,顷刻间红纱变黑。

“别,别哭呀,姐姐,你便和那秋锦瑟一样爱哭么?”这次轮到萧华年来打趣。

话音刚落,河洛娘子银牙紧咬,一声娇喝之后,闪电一般的出了一掌,这一掌,似乎看见了她的毛孔在跳动,无数道气劲自掌心翻涌,谁若中了这一掌,必定血肉翻飞。

萧华年脸上依旧带着笑,轻轻的一拨手,四两拨千斤,将那一掌似水柔一般按了下来。看着河洛娘子由狰狞逐渐平复,他淡淡道:“买卖做吗?”

河洛娘子浑身颤抖着,她喘着男人一样的粗气,想以此来压制自己,慢慢的,缓缓的。

当,颤抖的手逐渐的收了回来,另一只手却始终紧紧的握着吊坠,那穗子就像一碗酒,将她灌醉了,想起了少女时,她怀中常抱的一把叫“洛神”的剑。

萧华年退回到榕树旁,开门见山道:“我做买卖很是公平,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我想你做我的一颗棋子,你可愿意?”

“愿意。”河洛娘子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

“呃……”萧华年原本想了许多的说辞,但万没想到她竟如此的痛快,顿时一种无力感冲上了心头,他又劝道:“要不再想想?”

河洛娘子却反客为主,猛的一拍帐台,凶狠道:“不想,快说,要我做什么!”

萧华年苦笑一声,将手摊开道:“此地乃是三国会战的要地,谁想攻入谁的腹地,必然要经过这里。我要这里的人,都听命于你。”

“不可能!”河洛娘子斩钉截铁道,她将吊坠收进怀里,轻轻的按了按,这才放心的说道:“你莫要当天下人都是傻子,我们当年在江南相遇,便证明了你该是来过这里的,此地一无山二无水,如今又怎的人如烟海?便是三国都看中了这里,早早的做了打算,别人又怎会听命于我?”

“确实不容易,那就换一个,帮我杀一个人怎么样?”萧华年也不失望,笑着说道。

“好……?你一开始便是想要我替你杀人吧?”河洛娘子的头脑并不简单,若是简单,又怎能以女儿身在这江湖做起买卖,她听了便知道,萧华年在讨价还价。

见被说破,萧华年也不脸红,他微微一笑,说道:“差不多吧,师父教的,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不过我没师父那般欺人,你若不答应,我也不强求。”

河洛娘子长长的出了口气,不答应行么,她强压着心头怒火,说道:“我答应了,不过你现在就得告诉我,李沐到底在哪!”

“没礼貌,李沐毕竟是你师父,直呼其名不好吧?你瞧我,师父死了,但依旧放在心中尊敬着。”

河洛娘子一声冷笑,反讥道:“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说自己师父死了,呵呵,乐开了花。”

萧华年则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师父是天下第一的大恶人,又是自杀,我高兴是应该的,倒是你师父,毕竟传了你一等一的混元功,天下难求啊!”

“哼!”河洛娘子也不多言,等着萧华年继续说下去,他饮了一口酸酒,说道:“十年之内,必然天下大乱,三国将要再打一场,此地乃是大战必争之地,即便是那连太和也阻止不了。”

“你要我杀连太和?”

萧华年指了指头,说道:“想一下再说,你不傻,我也不傻。”

河洛娘子玉面一红,她也明知萧华年不会如此,自己也只是为了气他一气。

“我师父在太和镇留了一枚棋子,三国大战之时,这枚棋子会打开三国城门,放三国大军会战,你,便给我杀了此人,千万不要叫城门开了。”

河洛娘子咯咯笑了起来,嗤笑道:“我没听错吧,你在拔你师父的棋子?”

“你没听错,原因你无需再问,你愿意吗?”

“愿意。”

“不行,你发誓。”

“……”

萧华年一边为自己倒酒,一边说道:“用李湘的生命发誓。”

李湘。

如果说这世上有哪两个人可以叫人疯狂,或许是金钱。如果叫河洛儿疯狂呢?

一定是,李湘。

河洛娘子此时虽十分平静,但萧华年知道,她已在疯与不疯的边缘。

“你们俩,或者你们仨,又或者你们四个人的事儿,我没兴趣多说。你答应,我告诉你李沐在哪,现在就告诉你,你不答应,我也告诉你李沐在哪。”

河洛娘子的干唇动了动,一丝银白自口中亮出,还未张口,萧华年抢先说道:“但我会杀了李湘,你信不信?”

萧华年饮干了碗中酒,便对她说了四个字,令河洛娘子的娇躯一震,咯吱声作响,不知是手上的,还是心上的。

夜,是一件衣衫,撕下就是光。

“当,当当。”秋锦瑟叩响了萧华年的房门,眼前这个男人揉着睡眼,哈欠连天,却见秋锦瑟红肿着两只大眼,心中疼了一下,但嘴上却打趣道:“怎的,不做侠女改贩核桃了?”

秋锦瑟酒窝一浅,但没有笑出来,而是恼怒的一瞪他,厉声道:“我想好了,今日便送你去云国,到了云国,你是你,我是我。”

“呵,不然呢?你是我,我便是你么?”萧华年脸边带着涎液,咧嘴笑着。

“登徒子!”秋锦瑟狠狠的在萧华年的脚上一踩,疼得他抱脚直跳,前者正要转身离开。

“等等!”萧华年揉着脚,单腿蹦进屋内,唤秋锦瑟进屋。

秋锦瑟想了想,将手中长剑一提,走了进去。

刚一进屋,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兰花香,高贵,淡雅。仔细回想,这种香是萧华年身上独有的,不由得令秋锦瑟的浮躁也减了几分,但依旧一脸严肃。

她将长剑朝桌上一摔,看着萧华年蹦到床边,不满道:“什么事?要是再说些轻薄之语,休怪我切了你的舌头。”

萧华年呲牙咧嘴的连连摆手,一副受惊小鸟一般惶恐,忙说道:“可不敢,不过是逗逗你嘛,哪知你当了真。”

秋锦瑟听后一声冷笑,说道:“萧华年,你到底会不会武功?戏耍别人很好玩吗?”

“会些三脚猫的功夫,与你的天荒不老功相比,自然不如了。”萧华年很诚恳道。

“那你的师父是谁?雪国的太孙,请的师父该是名师吧?”

萧华年想了想,倒不是不敢说,而是自己的师父实在名声太坏,生怕自己这师父与秋锦瑟有些恩怨。

他便试探着问道:“天下第一大恶人你可知是谁?”

“知道呀,萧华年嘛。”秋锦瑟哼道。

“……”萧华年苦笑一声,说道:“说正经的,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秋锦瑟微微一叹,说道:“我自幼随姑姑练功,并非出自大门大派,路子自然不广,听说的也尽是些小事野闻,天下第一大恶人?这倒是没听说过。”

萧华年暗暗的松了口气,这才笑道:“我师父叫慕宗郎,是一个老不休的大骗子。”

秋锦瑟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没听说过江湖有叫慕宗郎的人,想必还真是骗子,谁叫你人傻钱多的,不如你给我磕几个头,认我做了师父,我传你一套秋家剑法,怎样?”

“不了,你家剑法不怎么样,学来也无用。”萧华年心直口快,说完便觉得一股寒意涌现,连忙没等秋锦瑟发火便又说道:“我请你来,是想和你谈一谈。”

“谈什么?又想赶我走?”秋锦瑟面色不佳。

萧华年笑了起来,不过是一种歉意的笑,他道:“你们秋家对我有恩,这一点我没齿难忘,你瞧,我也早已不再自称本宫,便是对你的尊重,这点你感受到了吧?”

秋锦瑟点了点头,但又倔强的摇了摇头,萧华年也不强求她认同,继续说道:“我们的行踪已经露了,也可以说本来也藏不住,所以未来将会面临的凶险只会更大,这,是你无法想象的,分开走,目标小,起码有人害我,你将来还可以为我报仇。所以呀,你就别再保护我了,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将这不老功练成天下第一,到时候……啧啧……”

“既然有人害你,那我更要保护你了,江湖凶险,你一个太孙哪里懂得。”

萧华年便猜到她会这样说,微微一笑,说道:“所以呀,我将与周凡凡一同进入中原,云宫的牌子响的很呐,谁要下手也得掂量掂量。”

“这倒……”秋锦瑟突然想到了周凡凡的姐姐,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突然面色一黑,坚定道:“那也不差我一个,你这么想甩开我,可是为了那周平平?”

“当……周平平?周平平是谁?”萧华年一愣,转念一想便猜到了她所指的是谁,不禁莞尔一笑,说道:“她叫周宁语,谁和你说叫周平平的。”

“周宁语……”秋锦瑟在口中念了几遍,心中暗道一声“真好听”。

萧华年以为是她内心松动,抓紧劝说,语重心长道:“是呀,周凡凡的武功自不用说,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周宁语更是不凡,云宫史上唯一一个十岁以下穿星袍的弟子,十岁呀!十岁入了长春,简直如同怪物!”

秋锦瑟越听他夸赞心中酸楚越浓,“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咬着牙道:“好!”

萧华年笑着看向她,又听她坚定的道:“姑奶奶跟到底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