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五十五章:不疯魔不成活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511  |  更新时间:2019-11-18 10:50:01 全文阅读

“所有人出来,列队欢迎叶老儿。哈哈哈哈!”疯老头的话音传来的同时,风廉、姜墨叶、梦洁、金血等所有人都被他拎到小茅屋前的空地上。

梦洁一看到姜墨叶身上穿着风廉的衣服,而且还是如此破烂,瞬间炸毛了。扑过去和姜墨叶扭打在一起。

疯老头从茅屋走出,饶有兴趣地看着梦洁和姜墨叶,还不时给她们喊加油。偶尔还指导她们怎么打。一群人都有胸闷气喘,要被憋死的感觉。

“儿媳妇,不是这么打,应该……别扯头发呀,这怎么能行,太难看了,像泼妇打架。儿媳妇,你傻呀,怎么不扯她耳朵……”

风廉和金血等人想上去劝架,被老头定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疯老头几乎全部暴露在外的眼珠子在梦洁和姜墨叶的脸上扫来扫去,喃喃自语道:“咦,你们两个到底谁是我儿媳妇,是你,还是你?算了,你们两个都做我儿媳妇吧。一家人要和和睦睦,打打杀杀可不好。”

疯老头说着,将梦洁和姜墨叶分开,把她们定住。

然后解开风廉身上的束缚,说道:“儿子,一会你给老爸盯紧叶老儿,可别让他偷走任何东西。”

“哈哈哈,疯子,你不偷走我东西就谢天谢地了。你有什么东西让我偷的。”小茅屋的门打开,走出一位壮硕的中年男子。

风廉看着来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平平淡淡,感受不到任何异样。风廉估计他的实力和疯老头相当,比褚熙还要高一筹。

“快点叫叶老儿好。”疯老头对着众人喊道。

“叶老儿好!”众人诚心让两位前辈难堪。

“行了行了,几个小屁孩,也敢跟一疯子胡闹。”叶老儿看到风廉和梦洁身上的衣服,笑道:“真是疯子,连沐云学府的学生你都敢抓,小心清瑞那婆娘剥了你的皮。”

疯老头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身上也没几块好皮,随便剥。她要敢来进来这里找我,我让她变成你婆娘。对了,赶紧把东西给我。”

叶老儿打了冷战,推开疯老头伸到自己面前的手,说道:“你别把我扯上,我可打不过清瑞。另外,你先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免得你不认账。”

疯老头将数瓶丹药丢给他,说道:“只能给你一半,另外一半,还有这一瓶的东西你帮我把事情做完,我就给都给你。”

风廉没看到是什么丹药,但是从玉瓶的等阶可以知道里面都是宗师级的丹药。这个疯老头是一名宗师级的炼药师?太狠了吧。

叶老儿问道:“疯子,你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十三年,到底在做什么?”

疯老头狠狠地蹂躏自己一头乱哄哄的头发,说道:“我在做什么呢?我到底在做什么?哦,对了,我有儿子了,还有个儿媳妇。”

疯老头脏兮兮的手抓住风廉,另一只手在梦洁和姜墨叶之间晃,“你们两个到底谁是我儿媳妇呢?”

叶老儿无奈地摇头,指着姜墨叶道:“肯定是她了。同心锁就在他们身上。”

说着天海之心从风廉的胸口飞出,海天一色从姜墨叶的空灵戒飞出,落到他手上。

除了疯老头,所有人都惊呆了。他竟然能直接从别人的空灵戒里取出东西,那他的修为该有多高?他对制器和法阵该有多高的造诣。

而梦洁看到天海之心从风廉的胸口飞出,却没见到自己送他的吊坠。脸色难看之极,眼泪不受控地掉落。

风廉刚要上去跟她解释,被姜墨叶拉住。她诚心做给梦洁看的,梦洁不高兴,她心里才爽。

“你们这种仰慕之情我见多了,已经麻木了。”叶老儿自恋的说道,“这两件灵器怎么到你们手上了?”

叶老儿转头看着疯老头,嚷道:“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你真行,连姬家的东西都敢偷。这次交易完成后,我要离你远一点,免得姬家到我永定城闹事。”

“您是叶坤悻?”墨叶突然问道。

“这世间难道还有人敢用我的名号招摇撞骗吗?”叶坤悻不爽地问道。

叶坤悻?风廉知道此人。他是东大陆永定城的城主,也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制器宗师。与各大宗门关系都很不错,基本每个宗门都欠他人情。所以此人的号召力极为强大。

他制器的方向与青宗器殿不一样。青宗器殿着重于兵器,甲胄等灵器的打造。而他制造的灵器是青宗都无法打造的。那就是各种辅助类的小型灵器和可以让一大群人生活的大型灵器。

所谓的大型灵器就是一座城那么大的灵器。永定城就是他和他两位师尊共同打造的大型灵器。里面居住着六十多万人,据说城内的物资可以养活一百万人三十年。

里面包罗万象,有着各种各样的制器工坊、酒楼、客栈,总之一座城市该有的它都有,最厉害的是这座城市还可以移动。

风廉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见到这位大人物,而且他和疯老头的关系似乎还不错。那疯老头的身份肯定也不一般。

“这两件灵器是我为姬家打造的,怎么到了你们手里了?”叶坤悻厉声问道。

疯老头不乐意了,喊道:“你吼我儿媳,小心我揍你。”

叶坤悻哪会相信老疯子的话,不过他眼神一动,说道:“我说你一个宗师级的炼药师,能不能把你那丑样修复一下。这会吓到你的儿媳的。”

疯老头摸摸自己的脸,说道:“这样挺好,这样挺好。你又不是我老婆,关心我的容貌干什么?快点给我儿子儿媳把那什么鬼东西给改改。他们是夫妻,不是兄妹。”

叶坤悻看看风廉,又看看姜墨叶,玩味地看着他们,笑了笑,说道:“两个可怜的娃。好吧,我就帮你们改改。”

叶坤悻将两件灵器收起,对疯老头说道:“疯子,你把我叫来到底什么事,赶紧说,我可没时间在这里浪费。”

疯老头又开始蹂躏自己那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原地打转,不停地自问,“到底什么事情呢?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但她看到梦洁的时候,眼睛亮起来,拉住梦洁的手喊道:“我想起来了,我要送我儿媳一件好东西。孩子,你等着,一会就拿给你。”

疯老头指着金血说道:“小子,你带他们在这里浇花。”

又指着风廉,梦洁和姜墨叶道:“你们三个跟为父进去拿东西。”

“等等。”叶坤悻看着金血喊道,“疯子,把那小子给我。”

疯老头将金血拎到面前,立马提前精神对叶坤悻说道:“可以给你,但是,呵呵呵,你得帮我把事情做完。”

叶坤悻喊道:“你到底叫我来做什么?”

“我现在忘了,你先进去帮我儿子儿媳弄那个小东西。”

风廉等人被疯老头拎到小茅屋。他们一进去,就到了一个宽敞的大殿中。

风廉等人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法阵和灵器惊呆了,这手笔也太大了吧。仅放在阵眼的各种级别的晶石都有上百万块。

疯老头一进人,立即在各个法阵之间穿行,这里修修,那里改改。好像风廉他们不存在一样。

叶坤悻好像已经习惯他的疯,没理会他。从空灵戒取出一台高两米,宽一米,长五米的灵器。这就是他的制器工作台。

叶坤悻聚精会神的状态让风廉等人感触颇深,每一个抵达顶峰的修者都有值得他们学习的一面。

数天后,叶坤悻终于将两件灵器修改完成。对着风廉和姜墨叶说道:“海天一色应该是男孩子戴的,天海之心女孩子戴效果更佳。”

也不管两人的同不同意,就将他们的灵器给调换,直接挂在他们的胸口,说道:“为了避免再次被盗,这两件灵器我附加了特殊的法阵,除非你们挂掉,否则谁也摘不下来。”

“不要。”风廉和姜墨叶同时喊道。

这东西对他们两人来说,可不能一直戴着,他们都是要归还给姬生花兄妹的。

“晚了,戴上去我也取不下来了。”叶坤悻玩味地看着他们说道,“我精心给他们打造的灵器,他们自己不好好保管,我就收回来,不能让他们那么随便拿回去。”

梦洁奴着小嘴,气呼呼地瞪着叶坤悻,恨不得将他吃掉。

“啊,我想起来了,我要做的就是拿到那件东西。”疯老头突然喊道。

风廉看过去,见到法阵已经全部启动,撕开一道空间裂缝,里面出现一块巴掌大,猩红色的晶石。

“疯子,你别乱来。他们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叶坤悻见到那块晶石,吓得大叫,跑过去阻止疯老头继续撕开空间。

“小洁,你想要那块晶石?”风廉看到梦洁直勾勾地盯着那块晶石,小声问道。

梦洁没有回答,仿佛已经被那块晶石勾去了魂魄。

风廉知道梦洁一定非常想要得到那块晶石,立即悄悄朝裂缝的位置移动。

“疯子,赶紧停下来,万一那边的人发现,一掌打过来。你的虚灵谷就废了。你还没给我好好研究呢。”叶坤悻火急火燎地喊道。

虚灵谷!天呀,风廉在心中喊道,今天所见所闻实在让他无法消化。

在整个大陆的传说中,存在传承自太古时代的十二大神器,那十二大神器都是武器。另外还有三件也被称为神器的界域灵器,就是虚灵谷、浮生岛和焰月山。

这三件不是武器,是一个小城市,可以说叶坤悻师徒就是从这三件灵器得到启发,才有了永定城这样的壮举。

“叶老儿,你别废话了,过来帮我一把,拿到东西我们赶紧闪。”疯老头此时一点都不想一个疯子,全神贯注地盯着那道裂缝,浑身散发的强大气息让他猥琐的身子都显得无比的高大。

“我可不陪你疯,他们会拆了我的永定城。”叶坤悻刚要伸手将他拉回来,疯老头就将一块不知道什么作用的铁块扔入裂缝中。

“疯子,你坑我!”

叶坤悻还想骂,疯老头先说道:“赶紧的,帮我把那东西取过来。不然你我都走不了。”

叶坤悻骂道:“我呸,你竟敢把我的灵器丢进去,我还走得了吗?走得了我还能解释清楚我与此事无关吗?我的永定城要毁在你手里。”

疯老头笑眯眯地说道:“放心,你的永定城没了,可以搬来虚灵谷和我一起住。我不嫌弃你。”

叶坤悻无奈,只能帮疯老头撕开裂缝,这样他才能将疯老头丢过去的灵器给拿回来,不然他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自己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赶紧呀,半刻钟之内打不开,他们就会发现我们了。只要你把那块血晶抢过来,我用它给你炼五颗丹药,总可以了吧。”疯老头大叫道。

叶坤悻这才露出笑脸,说道:“这还差不多。”

叶坤悻催动所有法阵和灵器。把力量全集中在那道空间裂缝上。

风廉一直盯着那道裂缝,摆好冲刺的姿势。只要裂缝的大小足够他钻过去,他会立即冲过去,把那块晶石抢到手。

对空间有了初步认识的他已经确认只要钻入那道空间裂缝,就能摆脱疯老头的控制。到时他想往哪跑不可以?实在不行就跑回学府去,给疯老头十个胆,他也不敢到学府找人。

风廉悄悄给梦洁和金血使眼色,告诉他们自己的计划。梦洁和金血会意,微微点头。

屋子外面的世界已经一片混乱,留在外面法阵的姜墨叶手下,灵气早就被抽干,一个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药田的灵力通过法阵,全部被抽到风廉所在的那间大殿,用来撕裂空间。此时大殿外的药田,原本郁郁葱葱的药草正一片片迅速枯萎。

突然,那块血晶伸出一条细细的红线,穿过空间裂缝,直刺入梦洁的心口。

梦洁发出一声欢愉的叫声。立即盘坐在地,吸收渡过来的血气。眨眼功夫,梦洁的血气立即沸腾起来。

“找死!”一个声音从裂缝传入风廉等人的耳中。风廉被震得眼珠子差点迸发出去,七窍鲜血直流。梦洁受伤也很重,连吐了几口鲜血,但她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吸收血晶里的血气。

金血没受多大伤害,因为叶坤悻替他挡住了音波。

同时,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从那边飞来。

疯老头一见柴刀飞来。脸色大变,当机立断地喊道:“走!”

叶坤悻手一伸,一条银白色的铁链飞出,穿过空间裂缝,将那块灵器收回来。

立即和疯老头一起出手关闭空间裂缝。柴刀没有穿过空间裂缝,但气刃却冲了过来。就这一道气刃,竟同时把疯老头和叶坤悻震飞十余米,还吐了一口血。

这是什么级别的高手?风廉看着两位心有余悸的高手,已经无法表达自己的震惊。

“赶紧走,他已经找到我们的坐标!”叶坤悻喊道。

疯老头立即从空灵戒取出一个圆球,轻轻一点,整个宫殿一阵晃动。风廉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原先的位置。甚至可能已经离开沐风山脉。

“再闪呀。”叶坤悻大叫。

疯老头又点了了一下圆球,大地又是一阵颤抖。但还是晚了,大殿中央出现一道微小的空间裂缝,柴刀从裂缝中飞出,向着疯老头劈去。疯老头取出一根不知什么品级的铁棍,朝柴刀扔去。

两者相撞,发出地动山摇的撞击声。铁棍碎成粉末,柴刀被打回空间裂缝。

风廉,梦洁和墨叶被气浪掀飞,飞出了虚灵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