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四十九章:三对兄妹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192  |  更新时间:2019-11-15 12:47:01 全文阅读

风廉一出灵阁,立即拿出玉简与金血和梦洁联系。不一会两人就到了。

他们先到青云阁找了一家酒楼大吃一顿。风廉将魏安夫玉简内的事情跟她们说。

两人听完都很兴奋,催着风廉立即出发。

风廉笑道:“不急这一会,我们去看看最后一次考核的内容是什么。如果可以,我们就领取关于沐风山脉的考核任务,一举两得。”

他们三人接到的最后一个考核任务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在沐云山脉中,获取十件大师三品的灵材或药材,外加三只大师三品的犀豹主角。如果缴纳的是大师一二品的灵材,药材,也只能按大师三品计。

犀豹角是运行秘境的主材之一,比其他同等级的灵材耐用三倍左右。因为戾气太重,不适合做炼器的灵材。

金血看着考核内容,叫道:“我们最少要猎杀九头犀豹。估计没有个一两年,都寻不到这么多头犀豹。”

犀豹是一种智慧很低的灵兽,哪怕修炼到十阶,智慧也就和三岁小孩差不多。它们个头不大,和云豹差不多,但是生性残暴,连同类都击杀,所以数量极少。

要找寻到九头,确实很难很难。

梦洁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只能尽力去完成了。我可不想放弃御血丹。”

御血丹是每一位完成学业的学府弟子必得的丹药。配方只有学府有,从不外传。

它的功效是提纯血脉,一生只能服用一次,并且在凡境服用才有效,功效是永远的。只要服下一枚,就能清洗掉血液中的杂质,并能保证将来不管如何,只要不死,服下丹药后,所清除的杂质永远不会在血脉中出现。

一听到御血丹,金血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

三人将所需的物资都准备好,立即到青云阁领取外出令牌。

这块令牌可以让他们在遭遇强敌时可以传送回学府,但很伤身体。不过对于保命和受伤,孰轻孰重,谁都知道。

每个学生在学府只能领取一次,倒不是学府不肯给。而是给了,你也用不了第二次。再强悍的身体也只能抗得一次那种伤害。

风廉三人刚离开学府不久,沐云城里的一家客栈内,正在品茗看书的墨叶立即得到消息。她轻轻敲了几下桌面,立即有四名武宗高级的修者进来,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等她训话。

服用御血丹之后的墨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高贵圣洁,让人不敢亵渎的气质。

墨叶冷冷地看着四人,说道:“老三,老四,你们两个带六人负责将他们分开,之后警戒,这段时间沐风山脉来了很多外来者,你们自己要小心。老五和老六你们两人各带四人对付那两个男的,那女的交给我。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老三说道:“小姐,老大说一定要等他来了再行动。毕竟他们在学府都是出了名的难缠。”

墨叶冷声道:“你们怎么这么没出息,给你们十几人还对付不了他们两人。带这么多人去对付两个人,我的脸都丢尽了。”

“不是怕他们。我也是为小姐着想。你爷爷还没坐上家主之位,你可不能出意外,否则会影响到他。家族让他代理家主之位,小姐你的作用很重要。”

墨叶不耐烦地摆手道:“别再废话了。家里已经催促我尽快回去,所以我要把一些帐请算一下。你们都给我克制一点,尽量等他们猎杀灵兽疲倦之时在发动攻击,这样他们才没有机会激发学府的回府令牌。”

“不行,还是要等老大来了我才能让他们去。”老三毫不畏惧墨叶杀人的眼神。

墨叶似乎对他也很无奈,气道:“随你便,爱去不去。我先走了。”

看着墨叶消失的背影。老三一跺脚,气呼呼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上去。小姐要出什么事情,你们就等着老大剥你们的皮吧。”

一听“老大”二字,那三人打了个冷颤,极速跑出去。

老三站那等了一会,进来一名年轻人,老三吩咐道:“老大要三天以后才能到,你在这里等他,我先去跟着小姐了。”

沐风山脉起起伏伏,不是山坡就是丘陵,不是河沟就是悬崖,连块能躺下的平地都难寻。

山脉中最难防,最可怕的不是猛兽。而是各种食人花草和毒虫,还有很难察觉的瘴气,能悄无声息地腐蚀体内的血肉。

风廉和梦洁好一点,自小服用、浸泡各种丹药,药液。一般的毒虫一嗅到他们的气味,立即躲得远远的。金血就惨了,风廉已经给他涂上好几种药液,他还是被盯得满脸是包。在山脉中,又不敢飞行,金血叫苦连连。

直到梦洁丢给了数瓶装满玄级一品丹药的玉瓶,才笑颜逐开。连谢谢都忘了说。

“前面两里地的灌木丛中有一只六阶高级的短尾银兔,要不要猎杀?”风廉问道。

梦洁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吧。我们要保持最佳状态对付段魁宝。”

“好,那我们绕开它。”

三人极速朝着地图标示的最近一个位置行去,一路上避开所有灵兽,只是采集药材。

风廉刚离开不到两个时辰,墨叶带着人已经追到他们刚刚经过的地方。

“小姐,他们是不是穷疯了,连凡级的药材也采?可是看他们在学府挥霍的程度,不像穷鬼呀。”老四看着地上风廉他们留下的痕迹,不可思议地问道。

“风廉和金血两个号称赌神,在武阁不知道赢了多少玄晶。我看他们是小时候穷惯了,即使现在富有也改不掉以前的陋习。以前我就见过这样一直土鳖……”老四像是看透风廉的识海一样,侃侃而谈。

墨叶低喝道:“少废话,人家做什么关你们屁事。你们的任务是抓住他们。”

老三说道:“小姐,你不觉得奇怪吗?”

墨叶回头问道:“怎么了?”

老三说道:“一路上我们感应到了数只六阶的灵兽。他们肯定也感应到了,他们为什么不猎杀?”

老四接话道:“对呀,他们的考核任务是什么?我忘记去青云阁查了。”

墨叶一掌拍在老四的后脑上,愠怒道:“学府每个学生的考核内容除了他本人,别人能知道吗?”

老四揉着脑袋说道:“可是你每次考核我都知道呀。”

墨叶很无语,自己往前走,说道:“我不让你们知道,你知道个屁呀你。”

老四傻呵呵地说道:“哦,确实是这样。”

“别废话了,赶紧跟上。”

半个月后,风廉他们已经找了三个位置都没见人,山洞中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倒是感应到其他修者在远处的动静。

风廉这几天总感觉不太对劲,说道:“这里面的修者越来越多,估计有很多人也是来找段魁宝的。我们以后行走要掩去所有痕迹。”

金血点头道:“嗯,这些猎杀者可都不是善茬,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这天到了第五处,终于让他们发现了这个宽大的山洞中有人住过的痕迹。

金血看着地上留下的痕迹,说道:“我觉得不对劲。他是一名散修。肯定以猎杀灵兽为生,不然怎么有灵材修炼到仙境。哪怕是低级的猎杀者也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

“别动。”风廉见金血要抓泥土来嗅,赶紧喊道,“这是他故意留下来迷惑我们的。那里肯定布有法阵。”

梦洁立即蹲下仔细查看,不一会就发现了法阵的脉络,但她没有立即去解除法阵。对风廉说道:“哥,你再查查,这个人能躲过那么多人追杀。肯定不会简单,这法阵说不定还是个连环阵。”

风廉想了一下,说道:“不查了,我们躲起来,他布下这么明显的法阵,肯定不是杀人的法阵。应该是报警用的。他布下这样的法阵,说明他还会回来。”

金血说道:“既然他还会回来,我们在洞口布置一个向外的封闭法阵,让他进得来出不去。否则他一个武仙高级,我们怎么能拦得住?”

风廉和梦洁觉得有道理,可是到了洞口处,见到那里也有法阵的脉络,不好再布置只能放弃。

风廉有些惋惜地说道:“算了,我们等他进到洞底再出现,不给他逃离的机会。小心点撤离,别触碰法阵。找个地方躲起来等他。”

三人小心翼翼地找了个角落隐藏起来。

梦洁说道:“我教你们一个很好玩的术法,叫闭息隐梦术,可以将身体的一切都隐藏起来,十米之外没人能感应得到。”

风廉笑道:“有没有这么厉害呀。”

梦洁不服气地说道:“当然有了,我试过,五百米外,连我师尊都感应不到,你觉得段魁宝能感应到?”

金血兴奋的说道:“嫂子,教教我,我要学。”

风廉好奇地问道:“你从哪学来的?”

梦洁得意地说道:“在我师尊的书房里看到的。”

金血一听,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师尊从来不让我进他书房,他把那些典籍看得比他命都重要。大哥,猪头给你去过他书房没?”

风廉很无奈地耸耸肩。褚熙号称“抠王”,自然不会浪得虚名,看他那空荡荡的房间,连多一张椅子都没有。他哪舍得买书,有个屁的书房。有什么需要查的都是跑去灵阁或者其他阁的书楼去查找。

闭息隐梦术确实是很有用的术法,也很好学。只是生效的时间太长,需要一刻钟之后,才能让自己处于“隐身”状态。

这个“隐身”并不是别人看不见,而是神识无法探测到。肉眼还是能一眼看出来。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他们也不急,轮流警戒,其他两人静修。

墨叶一行人突然失了风廉等人的踪迹,只能分开寻找。

风廉没找到,倒是和其他猎杀者战斗了数场,死伤了四人。最后不得不集中起来,找风廉的效率就慢了许多。

墨叶已经很没耐心,那天在云水沼泽外的小树林,被梦洁一次次羞辱的画面总浮现他眼前,让她心绪难平。

“小姐,这样找不是办法呀。沐风山脉这么大,怎么找?”老三焦虑地说道。伤亡那些人的帐到最后肯定算到他头上,他能不急吗?

墨叶恼怒地嚷道:“你能不能闭嘴,一路上都在听你抱怨。不想跟着你就回去,我自己找。”

老三苦着脸说道:“小姐,不是我不想跟,而是这么找也不是办法呀。”

老四说道:“他们是不是发现我们了,故意躲起来?”

墨叶突然安静地站在那里不说话,突然问道:“我哥到哪里了?”

老三说道:“我们这些天一直在这里转,我哪里知道呀。”

墨叶说道:“要是他在就好了,只要拿到海天一色我就能找到他们。”

老三问道:“你是说那个宗师级的灵器?”

“废话,不是它还能是什么。我听说姬生花把天海之心送给了风廉。要是海天一色在,我应能找到他们。”

“它,它在我这里。”老三战战兢兢地把一枚和天海之心一模一样的吊坠从空灵戒中取出。

“怎么会在你这里?”墨叶问道。

“老大说这是你的东西,让我拿给你,我忘记了。”

墨叶拿着海天一色,想起了往事。

那一年,姬生花的哥哥姬生情在一次日月商会举办的拍卖会上见到她就喜欢得不行。不断给她送各种礼物,被墨叶一一退回,后来又追到她家里希望她家长能同意墨叶成年后嫁给他。

被墨叶兄妹半路拦截,一顿羞辱。可他痴心不改,但每次去找墨叶,都被墨叶拒绝和羞辱。姬生情心魔难除,后来晋升武宗时走火入魔。为此墨叶内疚了许久。

爱一人没有错,不爱一个人也没有错。可是为什么在爱与不爱之间总有人犯下自己难以释怀的错。甚至为此要自责和愧疚一辈子。

在晋升武宗之前,他托人将自己最心爱的海天一色送给了墨叶。墨叶想要还给他,但又不想见他。所以就让他哥哥帮她归还。

可是姬生情的事情被家人知道后,就一直被软禁在宗门内,连妹妹姬生花都不让见。他哥哥没办法归还,就让老三归还给墨叶。

天海之心和海天一色是姬家请人专门为姬生情和姬生花两兄妹打造的灵器。它们在一定距离之内能彼此感应。所以墨叶说有了海天一色一定能找到风廉。

“走,找他们去。”墨叶细细感应了一下,手一挥,带着众人向风廉藏身的方向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