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四十二章:秘境囚笼血纷飞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216  |  更新时间:2019-11-11 17:20:07 全文阅读

风廉看着呈三角围住自己的三个囚徒,他们身上也有伤,而且有几道伤口还很深。但是数量太少,离失去战斗力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在看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密密麻麻。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伤,他的伤在体内,不少筋脉损伤严重。气血不通,身子传来麻木的感觉,这是很危险的信号。

如果刚才选择走,还有可能离开,现在他只能拼死一搏。

风廉各服下一枚玄级一品的聚灵丹和回血丹,感觉还不够,又服下一枚化精丹。运转心法,以炙热的火属性灵气快速炼化。虽然这样会浪费掉不少药力,但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天凯他们见风廉拿出玄级一品丹药,双眼绿光闪闪,立即合力攻上来,不给他机会吸收药力。

风廉身子突然下降,从半空落到地面,冲向最近的山体,用虐盛快速挖出一个洞穴,冲入里面。

要战胜他们三人,不能在开阔地或者半空。越是狭窄的地方他们的合击术越难发挥。

天崇刚要冲进去,被天凯拉住,说道:“安全第一,任何险都不要冒。”

天瑜赞同道:“反正他也跑不掉,山体内灵气更加稀薄。即使他炼化丹药,也抵不上消耗,看他能撑多久。”

天崇说道:“那小子的丹药不少,要是他不出来怎么办?”

天凯想了一下,说道:“我们等一个时辰。再轰洞穴入口,把他逼出来。总之我们不能进去,没有合击术,我们单个都不是那小子对手。”

风廉见他们没跟上来,有些失望。不过这样就等于给他恢复的机会。

布下数个法阵之后,风廉开始炼化丹药。突然,识海涌动,灵晶像心脏一样在剧烈的跳动。

“不好,这里灵气稀薄,精气更是少得可怜。”风廉知道自己要晋级了,也要压制根本不行。

他翻开空灵戒,将所有晶石取出,铺在地面上,又拿出仅剩的一块魂晶也放出来,化精丹也被他全部取出。

这一次晋级顺利无比,灵晶吸收完灵气和精气,就完成了晋级。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只是消耗甚大。十八万块玄晶消失,魂晶和四十多枚化精丹也没了。

这主要是心法运转的速度实在快得超乎寻常,连灵气旋涡还没有形成就结束。

风廉看着身上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通过伤口的划痕推演他们合击术的战技。

识海中的二十四山不断转换位置,重复刚才风廉以天凯三人对战的阵型和位置。

“大哥,不对呀,我怎么感觉到山洞内传来的像是晋级的波动。”天崇盯着洞口说道。

天瑜说道:“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要不我们去轰一下洞口,把他逼出来。”

天凯刚要说话,又停住,感应了一会,说道:“波动已经停止了,不可能是晋级。宗师级有谁能这么快晋级的。估计是他吸收丹药出了意外。再等半个时辰。

天崇焦虑地说道:“他武宗低级已经很难缠了,再升一级我们怎么对付。我去会会他。”

“站住!”天凯低吼道,“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不要浪费任何一点灵力,不要冒不必要的险,那是自寻死路。在这个鬼地方,随时处于最佳状态才能保命。”

天崇和天瑜回想好几次因为对战消耗过大,差点被身后黄雀给吃了,就没再说话。接过天凯丢过来的丹药服下,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不到半个时辰,风廉自己走出了山洞。

“小子,扛不住……什么,你居然真的晋级了。”天崇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风廉拱手道:“多谢三位成全,现在我可以送你们的灵魂永远离开这里。谢我的话就不用说了,把空灵戒留下来就好。”

风廉冲向半空,一剑劈向天崇。

天崇不慌不忙地举起手中玄级一品的长戟,天凯和天瑜的灵力立即汇集到他身上,轻轻松松地架住虐盛。

风廉没有沮丧,反而笑道:“再不换种打法,你们要输得很惨的。”

“你别想用花言巧语来扰乱我们的心神,这回你插翅难逃。”天瑜移到风廉背后,双刀向他后脑劈去。

天凯手中系着铁链的大锤横扫向风廉的侧腰,天崇的长戟如离弦的箭,射向风廉的心口。

风廉突然闭上眼,神识游动,感应他们三人之间流动的灵气。

“啪”

风廉没有睁眼,转身一巴掌打在天瑜的脸上。天瑜的双刀从他腰身两侧擦过,连衣服都没碰着。

刚才他一直被压制着打,就是因为不知道他们三人的合击之术精髓在于,进攻中以谁为主,就将其他两人的灵力汇聚到那人身上,其余两人只是虚张声势。

但他们的灵力转移也极快。如果刚才风廉去阻挡天瑜,灵力立即会转移到天凯或者天崇的攻击上,让风廉瞎忙活,还被重击。

经过刚才的推演,风廉找到了破解他们的办法。就是等他们确定由天瑜主攻时,瞬间施展只手遮天,让他们短暂心神失守。想要转移灵力已经来不及,而他可以全力应对主攻者。

天瑜揉着肿胀的半边脸,不服气地说道:“不可能,再来。”

“不换一种打法,结局还是一样。”风廉估计他们最强的就是合击术,所以要打击他们的信心。他们换一种打法,风廉更加高兴,那样他收拾他们更简单。

这一次,他们三人也学精了,同时攻向风廉,但是彼此见的灵力值均衡的。

风廉挥剑直击天崇的胸口,若论战技,单打独斗,他们三人没一个是风廉的对手。

眼看天崇就要被风廉刺中,天凯不得不将汇聚到自己身上,准备攻击风廉的灵力转到天崇身上进行防御。

天崇刚祭出护罩,风廉脚踏捷风步,已经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天凯身边。一剑砍向天凯的大腿。

此时,天崇刚将灵力转到天凯这边,天凯根本来不及凝结护罩,大腿骨被风廉砸断。

风廉没有立即击杀他,他怕其他两人会跑掉。转身又攻向天瑜。

天瑜的速度是三人中最差的一个,根本没法躲开风廉。被风廉一剑刺入小腹,虐盛一翻一提,天瑜小腹撕开一道鲜艳的伤口,血肉伴着内脏纷飞。

一道道火属性灵力在她伤口处燃烧。

天崇见势不妙,飞到天凯身边,想要带他一起逃离。

风廉这时才施展出功法“玩火自焚”,同时立起三面火墙挡住他们的去路。天崇才一迟疑,风廉已经到了他身后,挥剑砍去。

情急之下,天崇把天凯的身体拉到身后,挡住风廉的攻击。

“咔咋”

刺耳的骨头碎裂声从天凯体内传出。天崇还没来得及庆幸,已经喷出了一口黑血。

“大哥,你,你对我下手。”

“彼此,你敢拿我当你的盾,我自然要还你的人情。”

两人从空中坠落,不一会身上燃起烈焰,将他们烧成灰烬。风廉不忘把他们的空灵戒全给扒下来。

“放了我,要我干什么都行。”天瑜已经无法漂浮空中,慢慢坠落。看到风廉向他走来,已经吓得脸色苍白。

“告诉我,你们这些囚徒中,最厉害的都有哪几个,叫什么名字。”风廉减弱天瑜伤口处的火焰。用灵力托住她,免得她像天凯和天崇一样被摔死。

“能否给我一颗回血丹,我扛不住了。”天瑜哀求道。

“你们三人合击术应该难逢敌手,怎么会没有丹药?”风廉问道。他怕天瑜使诈,内心里确实也不相信天瑜会没有丹药。

天瑜无力地说道:“我们的丹药和灵材都由天凯一个人拿着。”

风廉翻了一下天凯的空灵戒,取出一枚玄级三品的回血丹丢给天瑜。

天瑜炼化了一会后,脸上恢复了些许红润,还想再问风廉要一枚,见风廉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神情,不敢提。老老实实将知道的说给风廉。

她知道的也极少,大都是听比她先进来数十年的天凯说的。

万象秘境达到武宗巅峰的至少一百多人。天瑜知道名字的只有三个人,一人名叫罗觅,一人叫草枯,他们两人都有几十甚至几百个小弟,形成了一股势力。

第三个是位女性,名叫鱼儿,武宗巅峰。她和其他两人不一样,一直独行。听说她已经可以晋阶仙境,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压制着,不愿离开。她是不管遇到谁,都是杀无赦,连其他两位最强者都不愿与她碰面。见过她面还活着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

风廉问商隐的实力在他们中是否排第几。天瑜说商隐十几年前还被她们三人打败过,只是他功法奇特,让他跑掉了。根本不可能和那三位比。

风廉想了一下,去单挑罗觅或者草枯都不现实,被群殴的可能性太大。倒是可以去会会鱼儿。就问道:“你带我去找鱼儿。我放你一条生路。”

天瑜脸上大变,说道:“你还是杀了我吧。到了鱼儿手上我想死都死不了。我宁可干干净净地死,也不愿被她折磨至死。”

风廉看出天瑜是真害怕鱼儿,强迫无用。又问道:“那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天瑜摇头道:“不知道,但是天凯一直不敢朝那个方向走,你想找她或许去那边有机会遇上。”

风廉丢给她十枚玄级三品的回血丹,把双刀也留给了她。反正没有三人合击,她已经算是一个废人,让其他学友拿她练练手也不错。

风廉朝着天瑜所指方向快速走去。他所剩时间不多,离开之前想与万象秘境的最强者过过招,这里真的太适合修炼战技和功法,就这么走了有点,不,是非常对不起那五千玄晶。

风廉跑了半天,连一头石兽都没见到,更别说人了。正想着天瑜是不是骗了他,前方有着密集的波动传来。

风廉小心翼翼地向着波动来处靠近,见到学府的学生和囚徒在对战。

两男两女四个学府的学生明显处于劣势,四男一女的囚徒似乎并不着急杀死对方,而是把他们当成玩具一样来玩弄。

“石琴,石林和我一起上,给石芸创造机会。”风廉眼力极好,看到说话的男学生名叫石项。

石项让三个武宗高级给武宗中级的石芸创造机会逃离,人应该不坏。

石林和石琴点头道:“我们可以死,一定保证小芸的安全。”

“哈哈哈,真是可笑,不直接弄死你们已经给你们脸了,还想走?”那个女囚徒狂妄地笑道。

说着,与其他囚徒将四人分开,不给他们联手,或是逃跑的机会。

风廉没有上去帮忙,一是他不知道边上还有没有像他一样的黄雀。二是他还不清楚那五个囚徒的实力,不然自己上去也就是让对方多收一份快递而已。三是他不敢保证自己救下那四人会不会反被他们打劫。

好不容易抢了点资源,可别徒为他人作嫁衣。越富越怕穷,越老越怕死,或许就是他此刻的心态。

那几个囚徒,特别是那女的,时不时挥舞手中的铁鞭,抽打在那两名女学生身上。每抽打一次,都会很开心地大笑。

“你们几个不是一直想着沐云学府的女学生吗?等我打过瘾了,随便你们玩。哈哈哈……”

听到那女囚徒如此说,石芸想要自尽。被铁鞭抽飞,连自尽都不可能。

风廉不能再等了,否则那四人救下来也废了。

他戴上面具,并用一缕魂力遮住自己的胸牌。因为他没有把握能救出所有人,怕同学以后说他见死不救。好人有时真的不好做。

正在寻乐的五名囚徒并没有注意到风廉的接近,突然炙热的火焰从地底升起,形成火墙将他们五人分开。

同时使出一手遮天,将他们打个措手不及。趁机冲过去将受伤最重的石芸和石琴拉走。

等五名囚徒醒来,以风廉的速度已经跑出一里地。

“你们赶紧走,我去救他们两个。”风廉松开石芸和石琴,丢给她们两枚回血丹就往回跑。

“学弟,带她们离开,不用管我们。”石林大喊。他浑身气息猛涨,要与那个女囚徒同归于尽。

“就你还想自爆?做梦吧。”女囚徒的铁鞭抽在石林的小腹上,他的气息立即消散。瘫软在地。

“你们几个去吧那两个小妞给抓回来,谁抓回来就属于谁。”

得到那女囚徒的命令。那四个男囚徒无视飞过来的风廉,绕开他,冲向石芸她们。

风廉一时不知道该拦住那四名男囚徒还是该去救石林和石项。

“别管我们!”石项大叫道。与石林挡在女囚徒的前面。

风廉转回到石芸她们身边,迎战那四个男囚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