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十八章:恩情似海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154  |  更新时间:2019-10-30 19:17:01 全文阅读

风廉和金血两人的头顶各出现一个磨盘大小的黑色旋涡,那是他们在疯狂吸收幻境之力形成的。

“冲呀,百级以上台阶的识海压力没了。”

也不知道是谁想喊了一声。那些爬到一半的修者率先冲上去。还在下面观望的修者见有好几人直接跑到山门前,把吃奶的力都挤出来,奋不顾身地跟着向山门跑去。

“拦住他们呀!你这外事院院长是怎么当的?”一位老者对着秋雨愁喊道。

秋雨愁无奈地说道:“学府规定,无论用何种方式登上山门,就能进入学府修炼。就因为我是外事院院长,所以更要维护学府的信誉。”

“那收取了良莠不齐的学子,谁来教授,谁来承担学府的扣分?”

“如果学府的学子等级升不上去,战力低下,难道就不影响学府的声誉?”

上百位学府老师正在争论中,一个声音从山顶传来:“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只要能登上山门,都是我学府之学子。难道诸位连教导弟子的信心都没有吗?”

所有老师和学子都向山顶行礼道:“遵府院大人之命!我等必然让所有学子成长起来。”

梦洁惊讶地看向山峰,她没想到,沐云学府的府院大人是个女的。

回头看着阶梯上的风廉和金血,希望他们两个早点结束这个局面。

金血 头顶的旋涡比风廉的要大很多。他是山吞海喝,风廉是细嚼慢咽,经过心法的炼化后再吸收。

不一会,金血 头顶的旋涡慢慢消失。但金血还沉浸在一种特别的境界里没有出来。

金血识海中的封印强大无比,而且还是很特殊的封印。将幻境之力吸如识海后,立即强行碾碎它们,然后甄选适合金血识海的养分留下,其他的全部清除出金血的识海。

风廉的旋涡一直没变,还是那般大小。因为没有对比,风廉也不知道无名心法炼化的速度是快是满。

他识海上空的雨越下越大,识海在慢慢恢复原来的面积。

风廉的神识翱翔于识海中,沐浴在能量雨中,十分舒适清爽。他又下到识海深处,看到黑蚯蚓和灵炎意识体已经慢慢将身体连接起来,心情好了很多。

此时山下的年轻修者正如逆流的浪潮,涌向山门,到了八十级台阶,大部分人还是失败了,没能登上一百级台阶。即使这样,依然还有将近一百人登得了百级台阶。然后迈着大步轻轻松松地走到山门前的平台上。

也不知道是谁先给风廉和金血鞠躬致谢。后面的修者也都陆陆续续给风廉和金血鞠躬致谢。

因为金血不再吸收,幻境又开始出现,虽没有先前那么强烈,但是晚到的修者还是有不少人没能走过最后一级台阶。

夜幕降临的时候,阶梯又恢复了平静,只剩几个人不屈不挠地继续登山。

风廉和金血如磐石一般坐着不动,梦洁在一旁守护着。

突然,一道身影从学府内走来,远远就嚷道:“秋小子,你得赔偿我们灵阁的损失。就一下午,我就耗费了数十年的灵材。”

秋雨愁挥手示意来者不要大声嚷嚷,等那人走近后恭恭敬敬地行礼,认真地说道:“师尊,这又不是我外事院的事情呀,我看你的损失要找府院大人拿比较合适。”

来者正是灵阁阁主文之问。风廉和金血这一出,让阶梯上的幻境之力几乎被抽空。灵阁负责整个学府所有灵材的储备和使用。秋雨愁不得不让灵阁采取措施补充幻境之力。

灵阁唯一能采取的措施就是不断用各种灵材炼化成幻境之力,以补充法阵的缺失。学府成了至今三十余万年,幻境之力从没有消耗得如此厉害的情况发生,这次突然发生,灵阁也不知道该用什么灵材才是最好的。一番计算,实验。损耗自然不少。

文之问没好气地说道:“你别拿府院大人来说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连府院大人都被惊动了。”

古堪舆为秋雨愁打抱不平道:“文老头,别以为秋雨愁是你弟子,就可以随便谩骂。他现在和你一样都是阁主。”

文之问怒道:“他成为天地之主也是我的弟子,你有意见呀?”

“没意见,有意见的是你吧。”古堪舆不再理他,转头看向风廉和金血。

“原来是这个小子吸取了幻境之力,现在还在吸收,待老夫去收拾他。”文之问看到风廉头顶的旋涡,怒道。

他要走向风廉,被姬大安吼道:“文老鬼,你敢去打搅他们,我跟你没完。”

“你太弱了,挡不住老夫的去路。”文之问手一挥,姬大安飞出数十米远。

“文老鬼,你看看我够强吗?”一个老者像一道鬼影突兀地出现在文之问面前。

文之问一看到此人,打了个寒颤,说道:“他们跟你什么关系,连你都出关了。”

“没什么关系,修炼太闷,这里这么热闹,老夫出来凑凑热闹。难道文阁主要搅了老夫的雅兴?”

“哪敢,哪敢。”文之问说着,退后到秋雨愁身边,不再说话。

秋雨愁和古堪舆等人走到老者面前行礼道:“见过褚熙前辈。”

褚熙有些不耐烦的摆手道:“那些虚礼就免了,不要打搅老夫看热闹。”

褚熙是学府十大长老之一,排位第六。

学府的等级不是很严明,彼此比较融洽。但是对某些人都怀着特别崇敬的态度。那就是学府大人,十大长老和十大客卿。

学府主要有一院五阁组成,各院阁首脑和学士自然得到尊敬。然后是院阁成员和老师。

一院自然是负责招生和对外联络、接待的外事院。

五阁中的青云阁负责学生的教学和管理。星阁主要收集整理,研究各种古籍,并为每位学生两量身定制最适合他们的修炼之法。绘制最适合每位学生的灵器图纸给灵阁打造。

灵阁负责研究、打造各种灵器和炼制丹药。道阁研究、改进各种功法。道阁最高的成就是创造出上百套大师一品的功法。为大陆三大学府之首。暗阁研究星算学、阵法,探索各种古迹。维持学府秘境的正常运转。

一院五阁平时各行其事,互不干扰。只有重要事情,或是重要课题出现问题,才会由一名轮值长老牵头,携手合作。

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登山成功的人数将近七百人。比近二十年登山成功人数总和还多十几位。这得感谢风廉和金血。特别是风廉,直到现在还在吸收幻境之力,让后面得到消息的修者还能继续沾光。

这天午夜,风廉的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苍凉的气息。那气息辽远,深邃,像是从亿万年前跨越时空而来。

识海小雨下了两天,风廉的神识就被断裂的黑蚯蚓带到一条静静流淌的河中。

说是河,其实也不是,只是找不到更像它的存在。因为它光怪陆离,整条河流由无数光点组成,平缓流动。

偶有速度与绝大多数光点快很多黑色光点在光河中穿梭,为何叫穿梭。那是因为不管它们的速度多快,绝对不会触碰到其他光点。

风廉曾尝试去观看那些光点到底是什么,可是他的神识和光河保持着永恒的距离,根本无法靠近。

就在风廉想要放弃的时候,一道黑色光点竟主动向他飞来。风廉想躲开,黑蚯蚓却拉着他迎向黑色光点。

光点只是一段模糊不清的意识。用一种很孤独的意识讲述能遮天蔽日的巨兽,横跨苍天的灵器,撕裂的苍穹,塌陷的大地,然后只剩下很模糊的一声叹息。

黑光变成无数黑色光点,被黑蚯蚓和风廉吸收。

风廉终于明白,黑蚯蚓引他过来的目的就是吸收黑光。黑光只有被阅读后才会消散成无数光点才能吸收。它应该无法阅读里面残留的意识,所以才把风廉拉过来。让风廉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能让黑蚯蚓恢复过来,风廉自然愿意随它去做。之后黑蚯蚓又引来五六颗黑色光点。

风廉又得到一些信息,综合起来,风廉推测光点讲述的应该是一场旷世大战。不过他还是无法相信,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怪兽,也不可能有那么巨大的灵器。

镜殁已经号称灵器巅峰的神器了,可是它本体也就巴掌大小。那次阻挡“天道”之手,幻化出来的面积也就相当于一个中等的湖泊。和横跨苍穹差得太远了。

不过丘山曾跟他说过,宇宙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哪天自己真能见到,所以他把这段记忆好好存放于识海中。

他和黑蚯蚓继续逆流而上,找寻黑光。可惜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风廉感到很疲惫,就想返回。黑蚯蚓不同意,依然往前走。风廉不得不跟随。

又走了很久,突然风廉发现光河有一条支流,他和黑蚯蚓以最快的速度飞过去。

很熟悉的河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条支流和陌村边上的那条黑水河很相似。一条是光河,一条是水河,形状,形态都不一样。但是风廉还是有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是那种韵味,仿佛踏入河中,就能走过自己的前世今生一般。

黑蚯蚓把风廉引到这里就不再移动,也不召唤黑光。似是刻意把风廉引到这里。究竟是何目的,风廉也不清楚。

他仔细地观察光河,想要看出其中的奥妙,一无所获。他曾想着进入河流里去一探究竟,但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无法寸进。

直到他快只撑不住了,黑蚯蚓才将他带回识海中。

山门前还有数十名学府的老师没有离去,感受到风廉身上散发的气息。都惊讶地看着。

褚熙难掩兴奋的说道:“不枉我等你,还真让你到了那个地方。”

“褚熙长老,他神识到的是什么地方?”秋雨愁问道。

“如果我猜测得不错,应该是时光河流。”说着,褚熙扫视了四周,又道,“我要收他为徒,你们谁有意见?”

“我靠,你要收徒就直接收了就是,难道还要羞辱我们不成。谁敢对你有意见。”这是所有老师的心声。

风廉的神识回归识海,疲惫感立即消逝。主要是识海已经饱满,浸泡在识海中,神识又恢复了活力。

风廉将神识外放,感应周边的事物。以前他也能神识外放,但是能感应到的比较粗糙,晋升神庭后,感应到的细腻太多了。连空气中浮动的尘埃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距离更远,三百米之内的一切微弱的动静都能被感应到。

神识感应与视觉观察既相似,也不同。神识感应的是各种波动,视觉是看到物质本身。

视觉会被物质阻隔。神识可以无视物质的阻挡,也就是说哪怕隔着十几道墙,也能知道墙那边的一切动静。除非有专门隔绝神识探查的法阵或是灵器,其他东西是阻挡不了神识探测的。

风廉心情大好,一时兴起,就试了一下绝世灵虚第一重绝世冥手。在识海中演习了数十遍,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后。他将魂力外放,凝成一只无形的手,向阶梯外的灌木丛拍去。

无声无息,长宽约十五米的灌木丛瞬息间化成青灰色的粉末。这样的威势实在太威猛了,缺陷就是要凝成攻势需要数秒时间,足够对手跑到数百米外了。还有就是太消耗魂力。仅这一掌,识海就缩小十之八九。

风廉想起“天道”那一掌,竟然是魂力攻击。那一掌出现的极快,众人根本没时间反应和躲避。

“魂技!而且等级不低。”所以人惊叫道,脸上都露出羡慕到狂热的表情。

“江上虞在不在,让他来鉴定一下等级。”褚熙问道。

“出去了,还未回来。”负责外事的秋雨愁恭敬地答道。

“要不是学府规定不得问学子的来历和去处,我真想知道这小子来自何处,给我太多惊喜了。”褚熙喃喃自语,转头问姬大安,“你把这小子的情况跟我说说。”

“是。”

姬大安把能知道的都说了。褚熙只能摇头。

又过了两日,风廉终于补满识海消耗,缓缓睁开眼。

“感谢学友成全我等梦想,大恩不言谢,以后学友有什么需要我等的,只需一句话!”

风廉一睁开眼,就见山门前站着七百多位年轻人,一齐向他行礼,表达谢意。

风廉还礼后,牵着梦洁的手,一起踏上山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