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十六章:福祸相依修者途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964  |  更新时间:2019-10-29 16:16:06 全文阅读

姬大安将令牌交给风廉等人后。思来想去觉得万一风廉晋升神庭失败,或者是久久不晋升,那他可就亏大发了,就回去找到姬生花,想要收回招生令牌。结果被姬生花大骂一场。

姬大安可不敢找风廉强行收回。苦思了一天一夜,姬大安唯一能想到的解决办法就是拼命地教授风廉三人修炼之道。让他们尽快成长,这样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甚至还可能有不菲的收益。

于是顶着再次挨骂的风险,找到小姑奶奶,让她把风廉三人的详细资料交给自己,这样才能制定一套适合他们的修炼之法。

姬生花能给他什么详细资料,只是把自己所见所闻交给他。姬大安在学府别的不干,就是修炼和研究物种起源。看过的书籍,典籍,各种孤本的数量,学府内没几个人有他多。

只是看姬生花送来的非常简单的资料,已经让他惊讶万分。感觉这才是人才,才是修炼的奇才。但毕竟只是感觉,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这时见到外事院院长秋雨愁和学士古堪舆,又想打他们注意,让他们也教授这三人,自己能省下点时间继续研究物种起源的伟大事业。又能让他们三人快速成长。

他相信梦洁和金血能不依靠招生令牌登上山门,但是风廉,他还是有些怀疑。

怀疑也没办法,风廉上不来。那他这些灵材和晶石也迟早要赔进去,干脆拿来豪赌一场。天天泡在星阁里面已经憋坏了,他需要来一次要么生,要么死的抉择。发泄一下两百年的孤独和被人嘲笑的抑郁。

风廉和梦洁为了不被别人看出他们洞悉阶梯石板的秘密,装得很是辛苦。因为每故意踏错一步,身体都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被挤压的次数多了,风廉和梦洁身体也扛不住,梦洁只是嘴角有一丝血迹。风廉修为低,承受的压力却和梦洁一样,嘴角和鼻孔已经一片血红。

当两人踏上一百级的台阶,所有人都被他们如电闪雷鸣一般的步法和优美的“舞姿”给惊呆了,都忘了此时应该来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山呼海啸般的呐喊。

一百级比其他台阶宽阔,由同一规格的石板铺就,而且没有半点压力。两人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休息片刻了。

第一百级台阶虽没有压力,但是会吸收体内的灵力。灵力现在他们充沛得很,不需要在意。

风廉和梦洁无视旁观者期待的眼神,很随意地坐在地上休息。用他们只懂得的暗语聊登梯的心得。

阶梯是修炼步法的绝佳训练场,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果在此修炼,就会引人注目,不适合他们在此修炼。

阶梯石板的变换看似无序,熟谙法阵的风廉和梦洁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不过要找出其中的规律确实很难,至少需要数年时间。

风廉和梦洁彼此交流心得,也对原先的步法做了补充和局部的调整。如果按功法来看,他们现在步法的等级已经超越了玄级功法。

来沐云学府的选择是没错,刚刚登山门就有如此大的收获,想必学府内的收获会更大。两人越想越开心。

四周的观众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但没人想着要离去,能登上山门的修者太少了,三年来登上去的修者也就十指之数。而且还是使用灵力抵御压力。从未见过徒步登上山门的修者,大家自然想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登顶。

风廉尝试拿出一块富含能量的龙角巨鳄肉干,没有被压碎。于是和梦洁两人在阶梯上烤肉,先填饱肚子再说。

“我靠,竟然还有心情吃午餐。”

“别吃了,快点登上去呀。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没天理呀,居然有人在阶梯上烤肉。你们确定是来野炊,而不是报考学府的吗?”

“小子你下来,我绝对不打死你。”

“小子,放开那女孩,让我来!”

“你去呀,有本事你爬上去!”

……

各种声音此起彼伏。风廉和梦洁依然像处于两人世界一样,管他东西南北骂,我自逍遥。

山门上的几位学生看着梦洁的容貌和身材,口水直流。再看风廉与女神在那卿卿我我,心中暗骂风廉这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能接近梦洁。等他登上山门成为学生,一定要教导一下这个学弟,该怎么做人。登不上山门,就准备变成尸体吧。

秋雨愁点头道:“这两个年轻人还真不错,心如止水,处乱不惊,方能悟得万千大道。”

古堪舆揶揄道:“怎么,你也心动了?十之八九的学子可都折在最后这十九级台阶上。他们真爬上来,你我可就得给姬大安那小子打工了。”

秋雨愁正色道:“如果他们真能登山门,能收这样的弟子也是荣幸。”

古堪舆也很认真地点头道:“确实!”

姬大安一脸的焦急,既希望他们快点登上山门,让心中的石头落地,又希望他们多休息,等完全恢复再上来。

吃饱喝足,风廉和梦洁还不忘将灵气凝水,洗净身上的衣服,再凝火烘干。

把众位看官气得直想骂娘。别人登梯都是一点灵气分三五点来用,结果他们就这么臭美,这么显摆,拿来沐浴!还让不让人活了!

“走。”风廉拉住梦洁的手,起身向一百零一级台阶走去。

坐的越久,灵力消耗的越快,风廉不能再等了。

“哎呦!”

梦洁一踏上台阶,发出一声疼痛的哼声。

“怎么了?”风廉扶住她,关切地问道。

“我头好痛,这里对识海的压力太强。”梦洁捂着头,摇晃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识海中的封印抵住了外来的压力。没事了。”

风廉仔细感应,才注意到有着一层层压力向着识海挤压。对他而言实在太微弱了,不仔细感应根本感应不到。

“怎么回事,难道是黑蚯蚓又出来帮忙了?”风廉仔细感应,确认不是黑蚯蚓。

他干脆站立不动,慢慢感应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识海的能应对这种压力。

不一会风廉就找到了原因,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压力一旦进入识海,就被分解掉,落入识海中。只是没有给他的识海带来什么益处,也没什么损害。

等完全适应后,两人又继续往上走。

走到一百零八级台阶时,风廉见梦洁一脸安然的表情,问道:“小洁,你没什么事情吧?”

梦洁笑靥如花,用暗语说道:“我识海中的魂丹在这压力下完全炼化了。它隔在外部压力与封印力量之间,刚好平衡,我一点事都没有。”

风廉只能感慨,这样的好事也有。他现在没那么舒服了。识海根本分解不了这么强大的压力。

识海已经泛起波涛汹涌,让他头痛欲裂。心中暗骂黑蚯蚓怎么不出来帮忙,按照走过的八级台阶计算,每一级增加一倍的压力,他估计自己不一定能承受得住最后十一级台阶的压力。

“小洁,我好像有了些心得。你先上去,我要感悟一下。”

梦洁看着风廉问道:“我留在这里等你吧,反正这里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压力。”

风廉劝道:“你识海现在现在是平衡,但是不等于一会也能保持。你先上去,拿到学院令牌再下去接金血。现在已经是中午,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登山。”

梦洁看出了风廉的异样,她也了解风廉的性格。在这种特殊状况下,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发问他也不会说的。

看着山下正在急切看着他们的金血。再看山门前又多了几十位老师,他们应该能保住风廉的安全。才点头应允,对风廉千叮万嘱后,自己迈步上前走去。

当梦洁踏上一百一十一级台阶后,没有停顿,继续往上走。所有观众同时发出不可思议的呼喊声。

秋雨愁看着梦洁毫不迟疑的步伐,闭眼又睁眼,连续数次后才惊叹道:“这怎么可能,难道她的识海万法不侵?”

“会不会是……”古堪舆突然把话止住,似乎很顾忌,或者说很害怕提到什么。

“应该不是,那边说了关闭山门一百年,如今才过去二十年。是吧秋院长,你外事院消息最灵通,可有关于那边的消息?”说话的是星阁阁主玉清风。

秋雨愁摇头道:“没有。这么多年,得到的唯一消息就是族内正在清理门户,其他一无所知。”

梦洁如闲庭漫步,踏过一百一十九级台阶,站到了山门前的平地上。

“欢迎学妹加入沐云学府,请到此处报到。”男学生争先恐后地去迎接梦洁,而女学生更多的是不爽的神情。

梦洁点头微笑。看到梦洁的微笑,好几人又鼻血奔涌。

拿到学府令牌,注入神识后,金血拿着的那块属于梦洁的招生令牌自主向着学府顶端的那座高塔飞去。

梦洁没有多做停留,立即奔到山下,接过金血手中的招生令牌。并嘱咐他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快速回到风廉身边。

有学府令牌,登梯根本没有任何阻力,顺顺畅畅就上来了。看来想要借阶梯修炼步法真的是想多了。

梦洁看着盘坐在地,面色青紫的风廉。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他,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风廉此时进入了一种很奇特的状态中。识海中波涛汹涌,不过还在可控范围内。他头痛欲裂,但是意识却无比情绪。

那些压力还在被分解,分解的速度极慢,所以压力一直在增加。汗水在他身下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水洼。

疼痛风廉能忍,他唯一怕的是魂力外泄,那就完蛋了。小时候梦洁就是因为魂力和血气外泄差点夭折。

风廉心急如焚,一直找不到抵御压力的办法,别说走到山门前,怕是再过一会自己都要先崩溃了。

病急乱投医,他只能在识海中翻找黑蚯蚓,也许它有办法每次。识海遇难,都是它帮风廉度过难关。让风廉对它有了依赖性。

风廉不仅没有找到黑蚯蚓,识海被他这么一翻,更是乱七八糟,差点昏死过去。他不得不静下,思考如何应对。

最后他决定先整理识海。以前他内视识海,看到的只是一片黑色。此时看到的却是各种零零碎碎的记忆碎片。一块块去触摸,就像走过从前一样,亲切而遥远。

这些年,各种经历,各种学识在他识海里摆放得乱七八糟。他要先整理好,再继续查找黑蚯蚓,这样会容易很多。

整理识海比他预想的要难太多了,那些记忆碎片像是粘附在血肉上一样,每动一块,就像拿把生锈的钝刀在脑壳里狠狠挫呀挫。

风廉接触到一块微小的记忆碎片,竟然是自己出生之时的记忆。他看到了眼前一张模糊的脸庞,但是双眼很清晰,清澈,明亮,满怀期待和愧疚。他知道,那双眼睛就是父亲的眼睛。

然后他看到父亲屈指一弹,一枚魂力凝成的丹珠射向黑水河上的一个气泡。魂力包裹着一道神识回到他身边。

风言一掌拍碎那道神识,说道:“护我孩子安全,我用自己的魂力滋养你的神识。千年后,我让儿子还你一个更强大的身体。”

那道神识并不买账,不屑地说道:“就凭你?也敢指使我?”

风言冷笑道:“我不配指使你,但我可以灭了你和你的真身。并将你真身的神识永远困在时光的背面。”

那道神识吓了一跳,说道:“你竟然能知道我的真身在何处?很了不起,但是我实话跟你说,渡河可以,但是我不敢保证他能不死。”

风言道:“二十年,之后顺其自然。我将一身魂力给你,助你护我儿横渡黑水河。”

“行。如果他能活到二十岁,我送他一份大礼。”

“拜托!”风言说完,转身离去。风廉看着父亲的背影,那么高大,那么孤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