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十五章:天梯起舞惊学府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269  |  更新时间:2019-10-29 11:50:01 全文阅读

因为有着学府的令牌,风廉三人可以免费搭乘传送阵,两个时辰后出现在沐云学府外的沐云城。一抬头,就看到高耸入云的天岳山。云雾缭绕处,正是沐云学府的山门。

沐云城位于天岳山山脚下,从天岳山半山腰往上,就是沐云学府。

沐云城并不像北上城一样有着高高的城墙,整个城市也没有笔直的街道。建筑也很低矮,无论在哪个位置,都能看到沐云学府那座雄伟的山门。

所有建筑都在不破坏地形地貌,不破坏自然环境的前提下建造。咋一看,零落无序,再细看,自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

城内大都是年轻修者。很多人都是来碰运气,希望有一天被学府的某位师尊看中,赐予招生令牌。

风廉本想在城中逗留两天,先了解一下学府的情况再去报到,奈何客栈爆满,只能前往学府报到。

走到山脚下的阶梯下,看到上面立着两块斑驳的黑钢岩石碑,一块刻着一气呵成的“禁飞”两字。字不是用灵力或魂力刻上去,纯粹以手指的初始力量写下的。可想而知,那根手指得有多么坚硬。也不知道这两字写了多少年了,依然散发出浓浓的杀气。

另一块刻着“天梯”二字,散溢出的是很有亲和力的无属性灵力。

通过身边人的议论。风廉得知,不管是像姬家家主,青宗宗主,还是元老院常务元老,到了这里都要落地步行,否则就是对学府的不尊,成为学府的公敌。

阶梯上熙熙攘攘,不时有人从上面滚下来。原来学府还有个规定,仙境以下,不管以何种方式,只要能走到山门处,就能进入学府学习。滚下来的人想必是失败者。

风廉的眼力经过黑森林藤蔓汁液的洗礼,不需释放灵力,一眼就看清阶梯一共一百一十九级。越往上人数越少,百级以上寥寥数人,而且是身着学府服饰的学生。

风廉三人拾阶而上,每上一级,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上的压力多了一层。走到四十级的时候,风廉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一探查,发现是招生令牌释放出莫名的力量,抵住了部分压力。

“小洁,金血。我想从下面再走一次,不用令牌,看能不能走到山门。”风廉的意见立即得到梦洁和金血的认同。

三人商量后决定让金血拿着三块令牌,在下面等候,风廉和梦洁先登山。

回到山下,风廉和梦洁将状态调整到最佳后,开始登山。

这一次比上一次要困难许多,才上到三十级,风廉和梦洁额头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

风廉给梦洁抹去额头的汗珠,关切地问道:“身体还行吧。”

梦洁莞尔一笑,点头道:“那颗魂丹真的很厉害,现在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等完全炼化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风廉拉着梦洁的手继续往上走,“不行就跟我说,别勉强。”

梦洁乖巧地靠着他的肩膀,轻柔地说道:“知道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神庭中级。这点路都走不完,那也太丢脸了。”

两人携手前行,走到五十三级台阶上,汗水湿透了衣服。

“我们走到六十级再释放灵力怎么样?”风廉提议道。

“我还想走到七十级再释放。哥,有没有熟悉的感觉。”满脸汗水的梦洁笑起来更是阳光灿烂,千娇百媚。

“嗯,要是再背上两三千斤重的石块,就更像了。”他们说的自然是在陌村时,刀疤和仁剑对他们的修炼方式。而且比这个要艰难太多了。

旁边登梯的修者看到风廉和梦洁竟然凭着体力走到五十几级台阶还在那里谈笑风生,都用羡慕及惊讶的目光看着他们。

两人继续不释放灵力,硬顶着足以将一般岩石压成粉末的压力前行。

到了六十一级,脚步一旦落下,就像被粘到地板上,很难抬起来。

“真的是很好的修炼场地,以后我们每天都来这里走上一回。”风廉看着前面的山门,斗志昂扬,疲倦一扫而空。

“嗯,这里是修炼捷风步的最佳场地。”梦洁兴奋地说道。

“这两个疯子。”

“还每天走一回,我走完这一趟,一辈子都不想再走这条路。”

“自以为是,等他们能登顶再说大话吧。”

……

身边的修者发出低声的议论。

风廉和梦洁并不理会他们的议论,活在别人的口水中,不是他们的生活的方式。

哪怕每三五分钟才能迈出一步,两人也毫不气馁。每走一步,阶梯上就留下清晰的,湿漉漉的脚印。并被一滴滴汗珠串连起来。

“坚持住,我们一定能达到七十级台阶。”

“会的,这比我们在陌村的训练轻松多了。”

风廉和梦洁手紧紧握在一起,给彼此打气。

“又上了三级,六十八级了,加油!”

“还能坚持吗?估计要释放灵气了吧。”

“我得找个道侣才行,男女搭配,登梯不累!”

“估计不行了吧,你看看他俩的腿抖得厉害。”

……

各种声音传来,风廉和梦洁充耳不闻。是很难,难到他们都抑制不住地想要释放灵气护罩来缓解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压力。

“走!”

风廉咬牙大喊一声,与梦洁同时抬脚,踏上六十九级台阶。

“继续!”

两人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也不能别人议论的机会。就像在陌村,一旦停顿,刀疤和仁剑手中的竹鞭就会落在他们腿上。他们不能让那些事情再发生,因为他们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长辈、师尊在后面督促。

掌声响起,连山门前的负责站岗的武宗级学生和山下观看的人都由衷地发出赞叹声。

站在七十级台阶上,两人都能听到彼此体内“吱吱咔咔”声音。那是骨骼和血肉被挤压发出的声音。想要直起腰都不可能。

风廉取出水壶想要给给梦洁补充一下。结果水壶一从空灵戒取出,立即被压成粉末。

再看看整条阶梯,真没有一个人手中拿着任何东西。

风廉瞬间明白所谓的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能登顶,就可加入学府,这句话就是一句废话。除了凭借自身的灵力,你想借助任何外物都不可能。

风廉低头看着一块块奇形怪状石板组合成的阶梯,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环绕着陌村的石板路,就是类似这种奇形怪状的石板铺成。

梦洁也注意到了石板的异状,两人相视一笑,无需多言,已经明白彼此的想法。

两人向两边慢慢移动,两脚踏在两块不同形状的石板上。身上的压力瞬间减少了将近四成。

风廉和梦洁时而走时而跳,时而上时而下,时而前进时而后退。两人都被号称天下第一名媛的付诗教导多年,形体协调而富有美感,像是在跳着欢快的舞蹈。

特别是梦洁,几番跳跃之后,身上的衣裳已经干透。白色长裙舞出令人神迷目眩的光彩,偶尔露出雪白修长的小腿,更是让不少修者鼻血直流。

“娶妻当如嫂子!只是嫂子有多优秀,大哥你的情敌就有多难缠,以后有你受的了。”这是金血的心声。

不知不觉两人先后站到了八十级台阶上。众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惊艳中醒水。

但是还有一个清醒的人,就是站着山门前观看登梯修者的外事院老师。他轻轻捏碎手中一块玉简,不一会,山门前出现了三十余位学府的老师。

“这怎么可能,学府数十万年历史,从来没人能如他们这般轻松行走。”

“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没看见他们就这么载歌载舞地走上来吗?”

“难道这两个年轻人似乎能破解阶梯的奥秘。”

“不像是,男孩一共走了三百七十六步,有二十三步迟疑许久,女孩走了四百零七步,有二十五步差点摔倒,应该是踏错了。”

“或许他们能解开学府三十六 大谜团中的一个。”说话的是一位面容四十多岁,却有着一股仙风道骨气质的老者。

众老师和学生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山门前,立即行礼道:“拜见学士大人。”

山门前的议论声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风廉和梦洁听得清清楚楚。

风廉和梦洁站到八十级台阶上,却不能稍作休息。因为这里的石板和陌村的不一样。陌村的石板的静止不动的,而这里的石板是没有规律地移动。

如果不踏在正确的石板上,所受到的压力会百倍增加。两人一直这么走着,跳着。

风廉听到山门前的议论声,小声地说道:“一二三,足尖立。四二三,足跟落。”

梦洁迟疑了一下,立即明白什么意思。风廉在提醒她山竹说过的话,不得让别人知道他们来自碎裂域。

于是两人连连出错,每十步至少有两到三步踏错。但是他们的步法太快,没人看清究竟那一步是对,那一步是错。

反而像是他们在碰运气,每块都踏上一步,检验对错。

“他们不可能参悟了其中的奥秘。出错太多了。”

“确实。我想他们应该是有某些领悟,但只是表面。瞎猫碰上死耗子,居然能开前任未开之道路。”

“运气也是能力的一部分,能走到山门就是胜者。”

“有一套好的步法 功法,确实在登梯时占大便宜呀。如此快的步法,即使踏错了,更改也来得及。”

“你们谁见过不需使用灵力的步法?”学士大人的话让所有人注意到登梯的两个年轻人根本没有释放灵力。

学士大人见没人答话,又道:“我想这不是功法,而是失传的醉仙步。”

一位老师问道:“什么是醉仙步。”

学士大人沉思了一会才道:“醉仙步又叫踏云步,不管叫什么,都只是一种笼统的说法,总之不需灵力支撑的步法都称为醉仙步。传说这种步伐是上古时代一位高阶修者喝醉后领悟出来的,后来又被其他人修改,加以升华。

“这种步伐不需要灵力来施展,用的是本源之力,也就是俗称的体力。施展醉仙步需要强悍的身体和浑厚的力量。这两个年轻人很了不起,身体的强悍程度怕是要比一般的武宗中级要高出不少。

“不知道他们两人登上山门,你们谁有意愿收他们为徒?”

众人都被学士大人的评价惊呆了,他们两人身体的强悍程度竟比武宗中级的修者要高。这怎么可能?可是学士大人不可能无的放矢。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听到后一句话,每人都相对学士大人伸出中指,你看中的人,我们还敢收为徒吗?

“只怕那个男孩登不到山门。”一位魁梧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学士大人身边。

众人又行礼拜见:“见过秋院长。”

“秋雨愁,你怎么也出来了?难道是专门过来跟我抢弟子不成?”学士大人干笑道。

秋雨愁并不生气,给众人回礼后看着风廉说道:“可惜了,才是灵海巅峰,要不都能登顶山门了。可惜我没有招生令牌了,要不送他一块。不就能顺顺利利地走上来了吗?古堪舆,你既然这么想收弟子,就拿出一块给那个男孩吧?”

古堪舆摊开双手说道:“我也没有令牌了,再说有也不可能现在给。感觉像是我在抢其他人的弟子一样。”

“两位大人就不要跟我抢弟子了,我已经把我的招生令牌给他们了。咦?这两个小家伙怎么不带令牌登山,逞什么强?”说话的正是大鹌鹑姬大安。

“姬疯子,两百年不出门。前几天出去一趟,就收了两个弟子。有点眼光哦,不过那个男孩要是拿着你的招生令牌登山了,你也要赔死了。还有一人呢?”古堪舆揶揄道。

“放屁!他们几个可都是人中龙凤。要不我们赌一把?赌他们三人不凭借招生令牌也能登上山门。”姬大安最受不了别人排挤他,所以没回答古堪舆最后的问话。

“好呀,你说怎么赌?”古堪舆和秋雨愁同时答道。

“你们输了我给你这里面的东西。你们输了,给我教导他们到突破凡境。”姬大安把姬生花给的空灵戒拿出来,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哇,姬疯子,你发了呀,哪来这么多修炼灵材和晶石?”秋雨愁和古堪舆神识扫过空灵戒,差点抑制不住要出手抢夺。

“这个你们别管了,赌不赌?”

“好呀,我看你只能再做半个时辰的富豪了。”秋雨愁笑道。

“好你个姬疯子,居然打起让我们给你打工的主意,做甩手师尊。把他们三个交给我们,你自己又去研究那莫名其妙的起源论。不过我不介意和老秋瓜分你的身家,一会你可别哭。”古堪舆笑得满脸喜庆。

姬大安暗暗捏了一把汗,心说:“小姑奶奶,你可别坑我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