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八章:痛并快乐着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949  |  更新时间:2019-10-25 17:54:07 全文阅读

一见风廉等人走进客栈。等候多时的中年男子立即起身迎上来,低头哈腰地问道:“不知那位炼药师什么时候能给在下炼药。”

风廉把梦洁拉到一边问道:“小洁,你还好吗?”

梦洁点头道:“那一夜受伤之后,那道意识就不来打搅我了。我想只要我不处于巅峰状态,它应该不会出现。此时炼药挺好的,我可以消耗自己,这样才睡的安稳。”

风廉关切地说道:“有什么不舒适的,及时跟我说,不要自己硬抗。”

梦洁笑道:“知道了。我看你越来越像妈妈了。”

风廉一听梦洁说出“妈妈”二字,心里乐开了花。

两人回来,见金血与中年男子聊得正嗨。

“魏兄,你的事情就是小弟的事情,我会尽力说服门主的。”金血拍着胸脯说道。

“那为兄就先谢过老弟了。”中年男子很认真地给金血道谢。

金血看到风廉和梦洁走来,招呼道:“大哥,我们还是要尽快跟那位说,赶紧给魏兄炼药呀。”

梦洁皱眉看着金血,想不通他为何如此着急,还和中年男子称兄道弟,让她有些不适应。

风廉没想那么多,他相信金血,知道他不会胡来。

金血让中年男子拿出炼药所需的药材和药谱后,叫他回去等候,答应两天之内肯定给他丹药。

中年男子倒是很豪爽,还多给了一株星魂花。

风廉三人刚走入密室,梦洁就问道:“那人可靠吗?不仅有天香丹的药谱,还有三株星魂花,这药草可是十分罕见的。”

金血怕梦洁不给他炼药,把刚才了解的情况说给梦洁。

中年男子名叫魏安夫,来历不明。金血通过对他的观察,猜测应该是帝国军人。魏安夫以识海发誓,他给的酬劳都是干干净净的,不会给风廉等人带来麻烦。

炼药的目的是要去救一个人,至于是谁,他没说,但是很着急。

风廉想他要救的人一定是识海出了问题,要不也不会如此着急。

天香丹的作用就是静心养神,修补、巩固识海。

关于魏安夫的消息,金血知道的也很少,但是他却坚信自己的直觉,魏安夫是个可以交心的人。

风廉和梦洁自然不会打击他。梦洁看完药谱,略作休息,顺便在心中把药谱说到的细节再细细模拟一遍,才让风廉拿出他的药鼎,要开始炼药。

风廉问她自己的药鼎呢。开始梦洁还不想说。被风廉逼急了,才捂着脸,不好意思地把事情的原委说出。

原来在碎裂域时,梦洁尝试炼制玄级一品的丹药,结果把控不好,炸炉了。差点没把自己炸死。要不是鸾凤和鬼面蝠快速将她带出炼药的洞窟,估计都见不到风廉了。

风廉心疼地把她抱在怀里,“以后不要再冒险了。哦,我的药鼎能炼制玄级二品的丹药吗?”

梦洁笑道:“现在自然不行,不过有你在,没什么不可以。”

风廉立即明白梦洁的意思,坐到药鼎前面,释放魂力,在药鼎内部刻印了两个加固药鼎的法阵。即使这样,这个药鼎最多可以炼制四枚玄级二品的丹药,就要报废了。这还是没有任何失误的状况下。

“好了,我要开始炼药了,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梦洁下了逐客令。

“我还是留在你身边吧,万一有什么情况……”

风廉看过药谱,知道天香丹的炼制繁琐程度和精准比得上玄级一品的丹药了,只是药材要求的没有玄级一品那么苛刻。他担心梦洁的状况会出问题。

“哥,你这是不相信我?”梦洁娇嗔道。

“不是呀,我是……”

“不是就出去吧,别耽误我时间了,快点吧。”梦洁把风廉和金血推出密室。

关上密室大门,梦洁闭眼,连做了数次深呼吸,才让心绪平静下来。

天香丹的炼制比她预想的要繁琐很多,特别是融液的过程,不许有一丝一毫的凝滞,必须一气呵成。提炼药材也是要做到极致。

如果不是丹药所需的药材等级偏低,这枚丹药的炼制要求都可以称之为玄级丹药之最。

上次炸炉多多少少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她不怕失败,只怕自己炼制不好,让风廉失望。有时候爱是动力,也是压力,而这种压力不是爱人给的,是自己无形之中施加给自己的,自我根本无解。

石门上传来轻轻的敲击声。那是风廉和梦洁独有的密语。小时候他们住隔壁,每晚都通过这种方式交谈。

风廉告诉她不要紧张,不行就放弃。再想其他的办法去救人。你是我的妻子,你的身体不只是你的,也是我的,爱我就好好保护自己。

梦洁脸上露出甜美的笑意,压力减轻了不少。

“大哥,炼药很容易失败吗?”金血坐在门口的石墩上问道。

风廉点头,说道:“我给你讲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你就知道炼药师有多难了。”

那时风廉才六岁。那天,孟鹰从外面回来,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太太,她就是付诗。

那一夜,宗师级炼药师,或者说是宗师级毒师的孟鹰,为了救治付诗,要去炼制一枚大师三品的丹药。

那一夜,风廉所住的小院像是遭遇了天雷轰顶,从孟鹰的炼丹房时不时传来巨响。那是药鼎炸裂、丹药炸裂、灵气失控所产生的的爆炸声。

一枚只需要六十多种药材的丹药,孟鹰用掉九百七十多株药材才炼制出来。当他捧着炼制成功的丹药从炼丹房出来,整个人像一具干尸,灵海干涸,灵晶枯竭。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这次炼药,让他花了一年多才恢复过来。

后来风廉又旧病复发,孟鹰给他炼制丹药又出了意外,才落下难以治愈的病根。

金血还是不能理解,问道:“他不是宗师级炼药师吗?炼制大师三品的丹药也会出这么多问题?”

风廉看着夜空说道:“炼药的成功率和炼药师的等级有关,但是关系不大。与心境或者说与识海的大小关系才重要。但这也不能保证高等级的炼药师炼制低等级的丹药就会百分百成功。

“有时候准备几十分药材,也炼制不成一枚。所以宗师级以上的丹药,每炼制一颗,都要准备数十年,有的准备上千年都未必找齐药材,找齐了还未必炼制成功。我觉得炼药最重要的是运气,运气好的时候,不管什么级别的丹药,一气呵成。

“想要提高成功率,唯一的途径就是一直炼制一种丹药,才能保证成功率在八成左右。因为同样的药材所含的药性精华也不是一模一样,提炼稍有不慎,就失败了。”

风廉看着金血的脑袋,问道:“我看看你的识海,可以吗?只看一眼。”

金血自己走到风廉身边,说道:“看吧,别被吓着就行。”

风廉没有告诉金血梦洁识海的状况,他也不清楚为何梦洁的识海是半圆形的。他就想看看金血的识海是不是也是圆形的。

如果是,那么自己加上金血,还有余毓雅都是圆形,梦洁是半圆形,就有问题了。

只有找到问题根源,才能真正解决梦洁现在面临的困境。

风廉的神识还没看清金血识海的形状,就被一道及强大的魂力抽离金血的身体。

看着口鼻流血的风廉,金血也慌了,“大哥,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它竟然这么厉害。”

风廉好一会才清醒过来,脑袋摇晃了好久,才减轻痛感,“你识海里是什么鬼东西,这么猛?”

“是一道封印的力量,他在守护封印的记忆。”

金血捋了一下思绪,慢慢给风廉将他所知道的关于自己的身世。

金血是他给自己起的名字。真名和他四岁以前的记忆都被封印在识海中。

为何叫金血,那是他识海中封印不住的一个画面。

那天黄昏,夕阳照进金碧辉煌的大殿。金血躲在桌子底下,看到父母亲的血,哥哥姐姐的血,还有很多他熟识的人的血,把金碧辉煌的大殿染红。

他开始有记忆是在四岁的时候,一个自称仆人的老者跑到他住的小村庄,让他赶紧跑。金血慌不择路,跑到了黑水河边。被追过来的人逼入黑水河中。

他被一名独行的猎杀者救起,把他当做自己孩子抚养。教他修炼,教他狩猎,教他识字……

十岁那年,他和他去狩猎,他去追击一头五阶的灵兽,从此一去不复返。

那天之后,金血就开始了他的猎杀者生涯,直到遇见风廉。

发现识海异常是晋升神庭以后才发现的。金血也尝试去解开封印,但是封印上留下的神识告诉他,他如果想解开,就凭自己本事解开。

金血知道那道封印是在保护他,在自己还没有达到一定级别,拥有足够的力量之前,不许他去触碰那段往事。

也是因为那道封印,让很多修者如过鬼门关一样的晋升神庭,金血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跨了过去。

听完金血的讲述,风廉心中一片感慨。总以为自己多悲惨,相对于梦洁和金血,他幸福多了。他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有母亲,有很多爱他,关心他的长辈。

而梦洁和金血,连自己的父母亲是谁都不知道。哪怕有一天,他们踏破天道,俯览众生,心中只怕还是有着一个永远无法修补的缺口。

“大哥,我都不伤感,你反倒先落泪了。没事的,小弟我心大的很。我义父经常跟我说,不要为往事伤感,不要为前途忧虑。过好每一天,当那些危难来临时,只需挥一挥手,一切都会迎刃而解!”金血反而笑着安慰风廉。

“我们一定要把阿门真正建立起来。很多事情,不是靠我们几个人就能完成的,我们需要更多人的力量。”风廉握着金血的手臂。这是他第一次正视阿门,正视金血提出的这个理想。

从金血的讲述,能把他一家人斩尽杀绝的,肯定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他作为金血的大哥,金血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和义务。

要找寻母亲和师尊,单靠他和梦洁也是不够的。即使找寻到了,面对如陌村那一战一样,来自好几个宗门的敌人,以他个人的力量自保都难,还谈何保护亲人朋友?

“必须的!”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天亮了,我去弄点吃的。”金血刚要走,外面传来脚步声。

魏安夫提着一个大蓝子走过来,说道:“我给你们准备好吃的了。”

金血问道:“你没走?难道是怕我们坑你不成?”

魏安夫不好意思地说道:“不是那个意思。我回去了也不安心呀,只想快些拿到丹药去救人。”

“放心吧,丹药一定能炼制成功。”风廉看向石门的眼神却满是担忧。

“有你们的保证,我就安心许多了。我……我……。”魏安夫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是眼神还是忧虑满满。

见魏安夫支支吾吾的,风廉直接问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魏安夫鼓起勇气说道:“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着把一块玉简放到风廉手中。风廉直接将神识投入其中,里面讲述的是如何更好的炼化天香丹。就是需要火属性灵气的修者帮助服用之人炼化。

“你才灵海级别,神识如此强大,英雄出少年呀。”魏安夫发自内心的赞叹。

“等丹药出炉,我可以帮这个忙。”风廉现在只希望梦洁快点出来。只要她安然无恙,魏安夫让他去杀武宗级别的人,他都愿意去。

魏安夫赶紧讨好道:“先吃点东西吧,年轻人可不能饿着。”

风廉哪有心情吃东西,对着石门说道:“你们先吃,我现在不饿。”

“咔咔……”

石门慢慢打开,梦洁直接扑倒在风廉的怀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