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六章:金血当爹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994  |  更新时间:2019-10-24 17:15:01 全文阅读

看着风廉消失于黑暗的背影,卢西铭问道:“头,我们是要往这边,还是往那边呢?”

“笨蛋,当然是这边了。不抓住黑妞,你往那边去干什么?”姬生花答道。

卢西铭笑道:“我们蹲了这么久,还以为你要去抢那静魂丹呢。”

姬生花气得一掌拍在卢西铭的脑上,说道:“真是大笨蛋。无缘无故的,干嘛要得罪一个炼药师。以后我们都要进阶,有一个炼药师朋友不好吗?”

卢西铭委屈地说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上去帮他们,这样不是更容易得到他们的友谊。加上他们的战力,抓住黑妞不是更简单。”

姬生花气得一脚踹在他腰上,说道:“我是通过玉简感应到他们在这里的,要是就这么出去,别人会怀疑我们跟踪他们。再说你敢保证以阴狠毒辣著称的黑妞没有留着后手。上次阴了她一次,这一次她一定有防范。说不定刚才就是个陷阱,她在等我们出去。别急,再等一会。”

风廉三人并没有跑远,而是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小镇,找了另一家客栈休息。按姬生花给的地图,离这里最近的一个镇子需要走上大半天,他们现在没法走远,梦洁已经昏迷不醒。

风廉搜尽脑瓜,才想到一个可以暂时稳住梦洁识海封印的药谱。还好这个丹药是凡级二品,药材也不是那么难找。

风廉将空灵戒搜了一遍,上次与阿门众人走出沉梦雨林时,收集了不少药材,但是还缺几种。就让金血去镇上找找看。

风廉花了两块玄晶,让店家腾出一间密室,把梦洁抱进客栈密室中。炼药过程中药香难免会散发出去,他怕被其他人发现过来抢丹药。这还是次要的,万一被打搅造成识海动荡,变成白痴或是走火入魔那才叫悲催。要是梦洁被伤害,他就更没法向自己交待了。

后半夜,金血哼着小曲,满面红光地回来了。拿回来了一大堆药材和灵材。

风廉疑惑的问他怎么弄了这么多东西。

金血得意洋洋地说这里的修者和灵兽一样傻。他就用一根龙角巨鳄的副角就换回这么多东西。风廉回忆了一下在碎裂域那次的交易情况,也觉得赚大发了。

金血换回来的很多都是可以炼制玄级丹药的药材和灵材。

最后金血从怀里捧出小草鸡,说道:“就是小草鸡不怎么高兴,刚才醒了一下,又睡去了。”

风廉笑道:“她当然不高兴了,这龙角巨鳄可是她的最佳食物。你帮我护法,我要炼药了。”

一听说要炼药,金血立即提起精神,走到密室外像门神一样站好。

这次风廉炼药顺利得超乎预想,竟然一气呵成。看成色,堪称凡级二品丹药的极品了。

给梦洁服下后,一刻钟后,梦洁气息逐渐稳定,脸上慢慢变得红润。风廉放下心来,一时技痒,又炼制了几枚凡级一品的聚灵丹。

聚灵丹和回血丹是修者最常用的丹药。从凡级三品到玄级一品,只要是恢复灵气的都称为聚灵丹,疗伤作用的都称为回血丹。名称虽一样,但每个等级所用的材料大不相同,炼制手法更是千变万化。

这一次风廉失败率极高,用掉十三份材料,才炼制成功两枚,而且成色只能算中上,连上品都达不到。

风廉总结了一下,觉得自己对灵炎温度的控制没问题。工序也没问题。出问题是在魂力的运用上,保温、提液,融液、凝丹都需要使用魂力。而他每次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要么力道过大,造成精华外溢流失。要么力道过小,让药液中留有杂质。

一番自我检讨完,风廉才感觉身心疲惫。练了十几颗丹药,他的识海变小了许多只有水盆大小。恢复识海的最佳办法就是好好睡一觉。

风廉醒来已经是两天以后。听到金血正在密室外给梦洁讲自己在碎裂域拍卖会上的丑事。梦洁听着哈哈大笑,还不时说,我也要去看看拍卖会。

金血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讨好这位外表恬静,却总折磨自己的嫂子,自然不会放过,拍着胸脯说道:“等大哥醒来,我们就去。我打听好了,今晚就有个拍卖会。诶呀,天都快黑了,要不要叫醒大哥?”

两人似乎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风廉喊道:“不用叫我了,我先梳洗一下。”

三人先在客栈狠狠吃上一顿,才打着饱嗝走向拍卖场。

小镇的秩序井然有序,不时有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人巡逻。一组十二人,都是玉府级别,军官是恩泽级别。

“这里属于奘玉帝国的统治范围,往北大约两千里,就是沐云学府。”梦洁给风廉介绍道,看来她醒来后状态不错,了解了不少情况。

“你下来,到我怀里。”金血近乎哀求地说道。

刚出客栈,小草鸡就爬到金血的头顶。兴趣怏然地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对金血的哀求视而不见。

“大哥大嫂,你们就这么看着小弟被虐?”金血一脸苦瓜相。

梦洁掩嘴笑道:“小凤没见过世面,让她看看吧。”

“那也不能这么看呀,大哥……”

风廉无奈的拍着金血的肩膀说道:“我还得听你嫂子的。”

金血白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说道:“重色轻友,没义气!”

三人拐入另一条街道,一路上都是摊位,各种灵材、药材满地都是。梦洁自然关心各种药材,不断询问价格。拿出收藏的灵材兑换。

金血的脸上越来越难看,这里的凡级药材比起碎裂域要便宜太多,基本上都是一比五的价格。玄级药材也是一比三的价格。而灵材价格要比碎裂域贵了将近六倍。

两天前金血还以为自己大赚一把,现在才知道亏大发了。

看到金血东张西望,梦洁问道:“金血,你在找什么呢?”

金血 头也不回地答道:“找一个人,找到他一定要胖揍一顿。”

“谁呀?”

金血这才注意到是梦洁在问话,支支吾吾地说:“没事,没事。”

小草鸡在他头顶叫道:“还有脸说没事?前天晚上,他用可以买下整条街药材的龙角换了十几棵凡级的药材。”

金血怒道:“小草鸡,你不要那么夸张行不行。给哥留点面子。”

小草鸡见梦洁瞪着她。知道梦洁不让她在外人前说话,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赶紧把头埋进金血的头发中。

风廉拍着金血的肩头笑道:“没想到你也有被坑的一天,哈哈哈。头上这朵灰扑扑的花还挺好看的。”

金血气得想吐血。看到那边有家服饰店,像是见了宝贝一样跑过去。

“这花怎么卖?”

走了一会,风廉听到梦洁的话语有些激动,也提起了精神。仔细一看,竟然是星魂花,这是炼制很多玄级丹药的主药材,也是炼制静魂丹的主药材之一,极其稀少。

“不卖。”卖主是个武宗级别的中年男子。

“不卖你摆这里干嘛?”金血抱着一堆衣服跑过来嚷道。说完把衣服塞给风廉,“我这里装不下了,放你那里吧。”

风廉疑惑地问道:“买这么多衣服干什么?”

金血瞪着他说道:“难道你很怀念光屁股到处跑的日子。”

风廉想起在陵墓大殿的日子,点头道:“确实该多准备点,可是你也没必要买这么多吧。”

“有备无患,多多益善。”

梦洁示意他俩别说话,又问道:“那你想怎么交易?”

“你是炼药师吗?”中年男子很不屑地问道。

“我不是。”梦洁说道。

“那就别站这里碍眼了。”

“不过,我认识一位玄级一品的炼药师。”梦洁笑道。

中年男子一听,激动得站起,问道:“真的?”

见孟洁点头,中年男子又道:“你带我见他,我给你足够的报酬。”

金血叫道:“玄级一品的炼药师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我帮你转达,如果他愿意,会见你的。”

中年男子失望的摇头道:“那算了。”

梦洁还想说什么,金血拉着她袖子往另一个摊位走。

“金血你干嘛拉我。”梦洁有些不开心地说道。她太想要星魂花了。

“嫂子,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你信不信,我数到三,他一定追上来。三,二,……”

“小姑娘,你等等,能否借一步说话?”

果然,那中年男子追了上来。梦洁像好奇宝宝一样看着金血,把金血看得面红耳赤。

风廉在她耳边低语道:“以后需要什么,交给金血就行,他总能以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好的东西。”

梦洁问道:“可是我刚才好像听谁说,金血刚被坑了一把。”

金血不好意思地挠头道:“那次纯属意外。”

中年男子追了上来,金血挡住他和梦洁之间,趾高气昂地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就和我说吧,没事别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我们后面。”

中年男子并不生气,盯着金血 头顶上的小草鸡看了一会,露出惊讶的神情,“居然是……哦,不好意思,我多嘴了,这边请。”

不一会,金血就回来了,对风廉和梦洁说道:“那人的意思,如果帮他炼制一枚玄级二品的‘天香丹’,他愿意拿三株星魂花来换。”

“天香丹,我们没有这个丹药的药谱呀。”风廉和梦洁惊讶之后,无比苦闷,看着彼此,很惋惜。

他们知道天香丹这种丹药。当年为了给风廉治病,后来又有梦洁的识海不定。孟鹰寻了十几年,也没有寻到,没想到在这里听到这种丹药的名字。

金血拍着脑袋又道:“忘了说了,炼制丹药的药谱他出,还给出十份‘天香丹’的药材。”

风廉和梦洁高兴得抱在一起祝贺,风廉对金血说道:“你叫他今晚在客栈等我们。”

金血离去后,风廉有些伤感地说道:“不知道老爸和老妈,还有几位师尊怎么样了。等我们到了武宗,寻遍天下也要找到他们。”

梦洁泪眼婆娑地说道:“爸爸的身体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风廉满是愧疚的说道:“以前年幼无知,说了很多伤爸爸心的话。现在想起来真想掐死自己。”

“哥,那些都过去了。我们好好修炼,达到武宗级别就一起去找寻他们。”

“嗯,以其在这里长吁短叹,不如强大自己,这样我还有赎罪的机会。”

“我们的婚礼他们一定要在场,不然他们一辈子都会遗憾的。”

“我们走吧,金血在那边看我们笑话呢。”

梦洁转悲为笑,道:“这金血还挺识趣的,没有过来打搅我们。”

“大哥,我和他谈好了。”金血等他们走进,才低声说道。

“金血,以后你也不要在我面前一副老鼠见猫的样子,我难道还会吃了你不成。”梦洁笑道。

金血立即说道:“大嫂,要不你先帮我叫这只小草鸡下来吧。我金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形象都被她给毁了。”

梦洁忍住笑,说道:“她现在就像是三岁小孩的心性,你就把她当成你女儿吧。如果你愿意自己女儿受委屈,就叫她下来吧。”

小草鸡一听“女儿”二字很不满意地啄着金血的脑壳,发出“咚咚”的声音。

金血气急败坏地喊道:“小草鸡,给你脸了是不。不叫声爸爸我把你扔了,受不了你了。”

金血把小草鸡抓下来,作势要扔出去。小草鸡真被他吓坏了,赶紧连喊了三声“爸爸”。

金血立即眉开眼笑,“这还差不多。为了这声爸爸,哪怕你在我头顶拉屎拉尿都值……靠,小草鸡,你还真拉呀!”

街道上的人看着跳愣愣的金血,以为遇上一个疯子,都绕着他走,尽量躲得远远的。

金血回头找寻风廉,希望大哥给点安慰。

却发现他和梦洁已经走到和自己绝对不相识的安全距离。

“啊……这世界没温暖呀!”

金血悲凉的声音在小镇上空久久回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