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五章:谁敢伤我哥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108  |  更新时间:2019-10-24 08:04:07 全文阅读

跑出小镇不远,见金血被盯在一棵老树上。手掌和小腿处各插着一把匕首。

金血破口大骂:“小贱货,有本事和金爷真刀真枪地干一场。不仅偷袭,还下毒。真是卑鄙无耻之极。”

风廉怒火升起,刚要冲上去,突然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正在靠近。

他干脆将神识完全放开,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刚才交手,他已经确认对方都是神庭高级的对手。暴露自己神识外放,可以打消对方偷袭的打算。

明刀明枪的,他还有救下金血的可能。如果对方偷袭,他估计自己不一定能完全发现对方。那样的话不仅救不了金血,还会把自己的命给搭上。

“小样,有点意思呀,灵海级别居然有如此强大的神识。请允许我在这里先为你的英年早逝默哀。”

墨叶手持一根狗尾巴草,边摇边慢慢悠悠地从黑暗中走出。紧接着,走出莫翠丽、鲁克等人,还有三个他没见过的神庭高级修者,就是偷袭他的那三人。

一共八个人,三人看着金血,五人将他围住。鲁克见金血还在大骂,干脆一掌把他打晕。

“竟敢杀我的人。你就不怕吗?”墨叶漫不经心地说道。

风廉讥笑地说道:“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借助沐云学府的名四处作恶,像你这样的人,没了沐云学府的庇护,狗屁都不是。”

这一次,风廉不是想打击墨叶,而是真的生气,很生气。墨叶这个少女心肠实在太歹毒,初一见面,不问青红皂白就对他下死手。这一次又是偷袭,又是下毒,手段实在太卑鄙了。

“什么手段并不重要。我只要结果。只有无能的人才会为自己找失败的理由!”

墨叶虽是笑着说,但是谁都感受到她动了真怒。气息暴涨,手中短剑幻化出数十把光剑刺向风廉。

面对如此密集的攻击,风廉唯一的依仗就是镜殁。可它现在就是一块破铜烂铁,根本不能像一般的灵器那样主动防御。风廉只能把它放置于胸口处,护住要害,竭尽全力击飞如闪电般飞来的光剑。

墨叶的修为比风廉高了一阶,而且使用的还是玄级二品的功法。风廉只是挡住了不到一半的光剑,身上留下三十几道伤口。

幸好他肉身防御超强,没有被伤到筋骨。

风廉也暗吸一口气,不愧是排名第一学府的学员。战斗力真的很强悍。上次能与之对战,还杀了周若海,实在是侥幸之极。

当时她们受伤,自己状态最佳。如果那天墨叶的状态如现在,他根本避不开她第一击。

“我要你死,你就得死!”

墨叶被风廉超强的肉身震撼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短剑凝出数道剑气,又向风廉斩来。这数道剑气比先前的光剑威力更大,但是没有那么密集。

风廉凭借捷风步,穿梭于剑气的缝隙,一步步靠近墨叶。近战,他才有可能重创墨叶,否则一点机会都没有。

墨叶看出风廉的目的,根本没给他机会靠近。边攻击,边移动。风廉身上又出现了数道更深的伤痕。

不过墨叶的速度比起风廉要差许多,和风廉的距离逐渐拉近。

两人距离一米多的时候,风廉找到了一个机会。踢飞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并用最炙热的灵气包裹住,射向墨叶的臀部。同时对着墨叶的心口掷出三角刺。

墨叶明白自己的护罩根本挡不住力量大得离谱的风廉这两击。要躲避石块,会被三角刺穿心。躲避三角刺,就会被石块砸中屁股。

她不愿死,也不愿意被石块打中屁股,那就太丢人了。

可她还是判断失误了。风廉心想这些天之骄子都会是家中的宝贝疙瘩,除了手中的攻击灵器,怎么会没有防护的灵器。那一刺,看似全力一击,其实只是他虚张声势。

他知道自己要快速打败或杀死墨叶是不可能的。那么就从精神上击垮对方,他的全力一击在那块石头上。

石头在要触碰到墨叶将护罩变换成护盾时,突然裂开,分两边绕过护盾击向墨叶的臀部。

墨叶措手不及,已经一分为二的护罩在短时间内,无法再分出来去阻挡另一块石头。她的识海比风廉小很多,运用起来更是差了好几个档次。

风廉自幼就使用魂力刻印法阵,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际遇和能力的。

石块只是轻轻拍在墨叶的屁股上,但是炙热的灵气瞬间散开。从墨叶的屁股开始燃烧,不一会墨叶就成了一个火人。

墨叶不得不将再次凝出灵气护罩,将火焰隔开。要是让风廉的灵气入体,那后果不堪设想。

三角刺仅刺入她胸口半寸,就再也无法深入。风廉手一握,将三角刺召回手中。终于接近到墨叶的身边,举起三角刺就向她的后颈刺去。

“嘣”

三道灵气在风廉和墨叶之间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三个偷袭风廉的修者同时出手,隔断风廉与墨叶。要不是他反应够快,被击中的话,怕是再也起不来了。

“滚开,我对付一个灵海的修者,还需要你们帮忙吗?”听到墨叶的怒喊,那三人立即退去。

风廉抹去嘴角的血迹,突然转身冲向大树,同时向树下的三人射出三个火球。看守金血的是三个神庭中级的修者,风廉不认为自己能救出金血,但他感应到梦洁来了,有她一起配合,救出金血不是问题。

“大哥,别过来!”

随着金血的大喊,莫翠丽从树顶飞落,手中一把玄级三品的弩箭连射出五箭。

风廉侧身避过四箭,有一箭射入了左肩。风廉感到一阵胀痛,还未来得及反应,弩箭炸裂,把他右肩炸得一片血肉模糊。

另外四箭飞出五六米远又折返回来,直射风廉的后心。

“谁敢伤害我哥!”

一条碧绿色的藤蔓从黑暗中飞出,扫落四箭,又折向莫翠丽。

刚刚避过火球的三个修者抽出兵器,一起上去帮莫翠丽阻挡藤蔓。

“叮叮当当”一阵声音过后,包括莫翠丽手中的弩,四人手中玄机三品的灵器都变成一堆碎屑。

莫翠丽等人看着洒落一地的碎屑,心疼得不行。

梦洁抹去嘴角的血迹,才出黑暗中走出。她也受了不轻的伤。

这根藤蔓是潆妃萝随身携带的大师级三品的兵器。是用她幻化人形前的本体请数位炼器师炼制而成。梦洁的修为还不能驾驭大师级三品的灵器,遭到了反噬。

莫翠丽等人看清梦洁手中的藤蔓,不由自主地慢慢后退。

“怕什么,她才神庭中级,最多还能再使用一次那根藤蔓。大家合力,先杀了他。”墨叶指向风廉。看着身上被烧得千疮百孔的衣服,她对风廉的恨意真是如滔滔黑水河,绵绵不绝……

风廉看都不看她,先把金血救下。服下梦洁给的凡级一品丹药,萎靡的金血精气神快速恢复。

“就凭你,也想杀我哥?你就是墨叶吧,果然有点墨。”梦洁轻飘飘的话让墨叶几欲吐血。

“只看脸色是有点墨,但是身上的肌肤倒是挺白的。特别是那里,肤白如雪呀。”金血添了一下嘴唇,还发出很猥琐的“吱”声,继续补刀,“就是小了一点。估计都没我的大。”

墨叶看着梦洁憋笑憋得红扑扑的脸,再看看她自豪地微微挺起的胸脯。低头看着身上还在冒烟的衣服,恨得脸上一片潮红。心中骂道,“什么狗屁灵气,伤不了人,却让我出丑。”

“先给我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墨叶指着金血,怒不可遏地喊道。

“好呀,看看是你挖了我眼珠子,还是我先拔扒光你的衣服,捏烂你的小馒头。”金血伸出双手,还做了一个拧的动作。

墨叶已经忍无可忍,再忍她怕自己会被气死。她一动,其他人也跟着一起,从四面攻向风廉等人。

“散开一点。”风廉轻声说道,迎向战斗力最强的墨叶,他不想让梦洁和金血压力太大。

梦洁没有因为担心而去对战墨叶。那样会伤了风廉的自尊。她一边对战最强的那三个神庭高级修者,一边关注着风廉,只要能保证他的安全就行。

金血对战穆贝巡和鲁克,滑溜得像条泥鳅,就是不和你硬拼,凭借步法将他们玩得团团转,还不时来一番诸如“遛狗”的言语攻击。穆贝巡和鲁克气得乱了章法,越打越乱。

梦洁对战三个神庭高级修者,已经收起藤蔓,那东西太耗费灵力。近战梦洁也很强悍,虽没法战败他们三人,但他们三人想伤到她也很难。

风廉就紧张多了,他才灵海巅峰,身上还带着伤。一人对战墨叶这个神庭高级加莫翠丽和陈艺力两个神庭中级,有些捉襟见肘。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对方重创。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有梦洁在,风廉像是有着使不完的灵力。若换平时,面对这三人,风廉可能早就逃出十万八千里远。

墨叶越打越惊讶于风廉的悟性。他没有使用任何功法,可是战技娴熟得不行。使用过的功法再使用一次,哪怕略作修改和调整,对风廉已经没有任何威慑力。他能在瞬间判断出自己所做的任何变化。并做出快速反击,她右臂挨了风廉一击,就是因为自己太过自信,风廉反应太快。

战了一刻多钟,墨叶终于发现风廉的眼睛时不时会闪现微不可查的银色光芒。知道他的眼睛非同小可,能看清空气中很微弱的灵气波动。

她刚要提醒同伴注意,突然,风廉双掌燃起熊熊烈火,向着陈艺力压过去。用的正是墨叶攻击他的招式,玄级二品的“秋叶绪”。只是风廉把万叶变成双掌,把风刃变成了烈焰。

虽然风廉使用的徒有其形,但是陈艺力却无法躲闪,因为风廉是在墨叶与莫翠丽两人站在他两侧时发动攻击。

陈艺力只能硬抗。风廉的力道何其之大,压得他吐了一口血。胸口出现一个黑乎乎的掌印,边缘的烈焰还在燃烧。疼得他一阵喊叫。

莫翠丽也抓住了机会,右腿浮现一块灵气凝成的板刺,扫向风廉的膝盖。

墨叶手中的短剑凝出一条青色的长枪,刺向风廉的右肋。

不管风廉怎么躲避,都不能把两人的攻击全避开。风廉略一思索,决定承受莫翠丽的一击,毕竟她才神庭中级,而且是灵力攻击。他的肉身可以承受得住。

但是一边的梦洁怎么可能让风廉受伤。青色藤蔓突然出现手中,向莫翠丽扫来。

陈艺力先看到的藤蔓,冲上了抱住莫翠丽滚到一边,避过这致命一击。

围攻梦洁的三人见状,立即冲上去阻拦梦洁。

梦洁终于等来了机会,转头对着那三名修者嫣然一笑。

“神识魅惑术!”

等那三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抽向莫翠丽的藤蔓极速回转,抽在一名修者的腰上,直接把他抽飞。藤蔓又抽在另一名修者胸口,把他玄级三品的甲胄抽烂,连胸口都碎裂得血肉模糊。

“神识魅惑术”其实是很普通的功法,只要是女子都可以学。但是能用好就需要太多条件和运气了。

梦洁无疑有着太多条件了。面容漂亮,身材高挑,气质优雅……最重要的,她的血脉中就有天生的魅惑基因。

至于运气,就是她自己创造出来的,先前不温不火地打法就让对手失去警惕。再说绝大多数人面对美丽的东西都有着去呵护爱惜的欲望,也不舍得对她下重手。

梦洁突然攻向莫翠丽,让他们心神一下有些混乱。这就是释放神识魅惑术的绝佳时机。

梦洁连吐了三口鲜血,脸色苍白。抓住风廉的手边后撤,边对金血喊道:“就是现在!”

金血将灵气注入到一红一黑两枚丹药中,丢到墨叶的头顶。

两枚丹药一触碰,就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丹药爆炸,黑、红两色粉末散开。除了墨叶安然无恙,其他人一顿眼泪直流,气息紊乱。特别是有伤口的人,鲜血直喷。

难忍的麻辣刺痛感让他们忍不住在地上打滚。

墨叶取出几枚丹药给他们服下。看着风廉三人远去的背影自语道:“毒宗的人?不太像。是又怎么样?我就是毒宗的克星。别让我再遇见你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