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二章:强盗血气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377  |  更新时间:2019-10-22 18:55:06 全文阅读

看着空中出现的黑云,风廉明白了墨叶心中的盘算。一开始想以最强战力灭掉等级最低的自己,用鲜血吸引追击她们的月尾蜂。可是迟迟拿不下自己,月尾蜂又快要追到,于是舍弃周若海,让她替代成了替代品。

“小草鸡,把它们赶走呀。”

一开始看着成千上万的月尾蜂飞来,金血还不怎么在意,当看清足有拳头大小,五阶高级的蜂皇,还有数百只五阶中,低级,外加数不清的四阶、三阶,吓得一阵哆嗦。

看到蜂皇看向自己那贪婪的眼神,小草鸡早就被吓得钻进金血的头发中。又觉得不安全,跳到风廉的怀里,躲在镜殁的后面。

蜂皇并没有直接攻击他们,而是先落在周若海的尸体上,几秒钟,地上只剩森森白骨,连半丝血气都没留下。

蜂皇飞到半空,发出指令。身后的月尾蜂像潮水一样涌向风廉和金血。

风廉和金血也找不到其他法子应对,只能祭出最炙热的护罩,希望能吓走对方。

“噼噼啪啪!”

比爆竹还激烈,还密集的声音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血肉烧焦的味道。也不知道瞬间烧死了多少月尾蜂。

但它们根本不惧怕,攻击反而更加猛烈。风廉的灵气消耗极大,再这样下去,怕是等不到高阶月尾蜂出手,他们就被耗死了。

风廉祭出镜殁,可是无论他怎么弄,镜殁就像一块废铜,没有半点反应。拿来拍打倒是效果不错。可是面对数不清的月尾蜂,拍打怕是最愚蠢的打法。

“大哥,这样不行呀,我扛不住了。”

“你带着小草鸡先走,我还能坚持一会。”

“我倒是想走,可走得了吗?”

风廉看着头顶已经将阳光遮住的蜂群,逃走真的是很奢侈的想法。

“这样下去必死。我们钻进淤泥中,或许还有逃生的机会。”风廉一咬牙,边防御边移动,找寻可以藏身的淤泥。

蜂皇看出风廉的目的,组织蜂群阻挡他。

风廉将灵力凝成一道火线,推向前方,活生生烧出一条路。可是刚走了十几米,五阶的月尾蜂终于出手,挡在他面前。

风廉要烧退他们需要大量的灵力,而他在灵气已经接近枯竭,还怎么打?

风廉看到地面上的爪印,灵机一动。把蜂群引到巨兽那边,让它们狗咬狗。

做了决定,风廉降低护罩的防御,以减少灵力消耗。与金血一起脚踏捷风步,循着爪印移动的方向跑去。

跑了数千米,就在风廉快要失望的时候,终于看到草丛中匍匐着的巨兽,是一头足有千余斤的五阶巅峰龙角巨鳄,赤红色的鳞片在正午的阳光下是那么耀眼。

龙角巨鳄早就发现入侵者,等风廉和金血一靠近,立即张开大嘴喷出青色的粘液。

风廉早有防备,拉着金血蹲下,祭出镜殁。这件破碎神器防御力还是有的,如水柱喷来的粘液在镜殁前半米处自动分开,向着四周飞散。

尾随而来的月尾蜂躲闪不及,不少被粘液粘上,纷纷掉落。龙角巨鳄伸出数米长的舌头一扫,落地的月尾蜂都成了它的食物。

这一下激怒了蜂皇,它下令让群峰攻击龙角巨鳄。

月尾蜂纷纷落在龙角巨鳄身上,专叮咬鳞片之间的薄弱处。龙角巨鳄又疼又痒,不断抖动身体,想要抖落月尾蜂。可是月尾蜂像是长在它身上一样。

风廉怕龙角巨鳄抵御不住,一道火线落在它身上,替它烧死身上的月尾蜂。

蜂皇又下令群峰攻击风廉。那边龙角巨鳄又是一口粘液喷出,又扫落了一大片。

它又下来群峰攻击龙角巨鳄,结果又被风廉烧死一大片。如此几个回合,蜂群少了将近一半。智慧与等级不符的蜂皇终于带着群峰飞离。

“大哥,你发现没有,这里的灵兽等级不低,可是智慧好低呀。”

“是呀,都五阶了,居然还不会说话。智慧方面比碎裂域的灵兽至少低了三阶。战斗力倒是相差不大。”

“以后我们在森林中还不横着走……”

“闪!”

金血话没说完,被风廉一脚踹在屁股上,飞出十几米远。风廉也闪到另一边。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被龙角巨鳄的尾巴砸出一个长十几米,宽五六米的大坑。

一道粘液飞向风廉,他再次举起镜殁阻挡,可是没有灵力,镜殁真成了废铜一块。

龙角巨鳄舌头一卷,风廉就被卷入它的巨口中。

没了灵力,风廉还有体力。他持着三角刺,用尽全力刺向龙角巨鳄的舌根,那是最它身体最脆弱的位置。

三角刺很顺利地插入。龙角巨鳄吃痛,用力地甩着头颅。它一甩,鲜血顺着三角刺喷了风廉一脸。

风廉舌头舔到鲜血,腥味中有着淡淡的清香。又累又饿又渴的风廉哪里还把持得住,张开大嘴,让鲜血直接喷入口中。

鲜血入体,风廉感觉身体一片温热,很舒爽。

突然,一道青色的血气不知道从他身体哪个地方贸然出现,快速游向他的咽喉处,疯狂地吞食龙角巨鳄的鲜血。

那道青色血气一出现,小草鸡像是见了鬼一样。从风廉的怀中以极速射出,将龙角巨鳄的嘴唇射穿,扑到正在运功准备拼死一搏的金血怀里,把他撞飞出十几米远,当场昏厥过去。

“小王八蛋,给我留点。”风廉气得大骂。

那道青色血气刚吞食了两口就不再豪饮,而是将血液里的精华部分全部吸收,留给风廉的是没有丁点能量,没有半点味道的血液。他能不发狂吗?

风廉气得不再去接血液,干张着口。他希望那道青色血气离开他身体。可是青色血气聪明得不行,风廉不饮,它就安静地趴在他的舌根不动。风廉一接,它就抢。

风廉想尽一切办法也没法把他驱逐出去,它像是不存在一样,灵力魂力都触碰不到它。

可是他不喝掉血液,龙角巨鳄又会吸收回去。龙角巨鳄不死,他就得死。

无奈之下,只能封闭喉咙,让鲜血喷入口中给青色血气吸收完再流出出去。要不喝下这种连白水都不如的血液,实在太憋屈,太恶心人了。

“妈的,我身体里都有些什么鬼东西。”风廉气呼呼的骂道。

这道青色血气就是他从矿洞掉落入青色世界时,嘴巴馋,烤了一个青色巨蛋。结果给自己烤来这么一个祸害。

龙角巨鳄一瘫软不动,他的血气就急剧减少,青色血气立即停止吸收。

“靠,小王八羔子,竟然还挑食!”风廉此刻的心情只能无语,无语,还是无语来形容。

青色血气游回风廉的丹田处,莫名其妙的又消失了。风廉根本不知道它去了何处。让他的心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风廉见青色血气彻底消失,才抽动三角刺。又有温热的鲜血喷出,他以极速狂喝,又从空灵戒中取出一只水壶,收下剩余的鲜血。

走出龙角巨鳄的巨口,看到躺在地上的金血,风廉大惊。跑过去刚要抱起金血,伏在金血额头上的小草鸡颤巍巍的说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风廉见她浑身羽毛都竖起来,瑟瑟发抖,问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小草鸡快速地点头,说道:“你会吃了我。”

风廉无奈地摇头道:“就你那小不点,都不够我塞牙缝的。再说,我怎么会吃了你。”

“会的会的,你一定会吃了我。”

风廉想了一下问道:“那道青色血气到底是什么?”

小草鸡恐惧地说道:“你别问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不要过来。”

“我不过去怎么救醒金血。”

“我也要喝!”小草鸡看到风廉摇晃手中的水壶,上面还有冒着些许热情的血液,兴奋地叫道。

“拿去!”

“不要,你放在那里,退后十米,我自己去喝。”

风廉无奈,只好放下水壶,后退十米。等小草鸡喝够了躲到一边,再上去拿去水壶去喂金血。

“恩将仇报的小草鸡,你干嘛偷袭我!”

金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抓住小草鸡,拿手指弹她屁股。

“吃屎金,你好恶心,放开我!”

她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出金血的手掌心,被弹了十几下,金血才把它丢给风廉。

半途中,小草鸡快速转身飞回金血身边,犹豫了一下,又落在他头上。

“你还想挨揍是不是。”金血笑道。

“好吧,我认了,给你打,但是你得让我在你这里呆着。我不和他在一起。”

金血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风廉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金血。金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说了一句让风廉想胖揍他一顿的话,“那道血气该不会是和白霜蛭一样的东西吧?”

“别废话了,赶紧收拾那头龙角巨鳄,够我们半个月的伙食了。”风廉心情真的很糟糕。

金血拿出一瓶药粉洒在龙角巨鳄的尸体上,掩盖住血腥味,免得引来其他灵兽。两人一前一后拖着龙角巨鳄的尸体回小山包。

风廉和金血快速处理龙角巨鳄,将可做灵材的精华部分都收进两只空灵戒。另外一只收取味道和能量值最高的肉块。就这样都收取不了十分之一。

他俩又选出最鲜嫩的肉烤好,吃饱。

梦洁还在沉睡中。犹豫许久,风廉给喂了她数口龙角巨鳄的血,才醒过来。

风廉从未见过梦洁如此忧郁的表情,关切地问道:“小洁,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梦洁低头沉思了许久,才说道:“我也不知道,自从来到这里,就感觉心情总是很慌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识海深处呼唤我。”

风廉想了一会,问道:“我送你的那条围巾呢?”

“在呢。”梦洁从空灵戒将围巾取出来。

风廉将它挂在梦洁的脖子上,问道:“舒服点了吗?”

“嗯,好多了。”梦洁的神情变得轻松了许多。

见梦洁没有问他她送给他的订婚礼物,风廉暗自长吁一口气。

“可我不好受,我身体好热好热。”小草鸡不知何时飞到梦洁的身边,有气无力地说道。

梦洁伸手让她落在掌心,刚触碰她,手立即缩回来。能让神庭中级的梦洁感到刺痛,那温度得有多高?

风廉想伸手去试一下,小草鸡打死也不愿意让他靠近。

“我知道了,是因为龙角巨鳄的鲜血。这里还有半壶,以后都留给你了。”

风廉明白怎么回事了。龙角巨鳄的血对他和金血而言,也就是味道好一点,能量多一点而已。对小草鸡来说,那可是灵丹妙药。

小草鸡本体是鸾凤,鸾凤在灵族中血脉属于中等级别。龙角巨鳄的血脉等级应该比她高不少。要不那道青色血气也不会突兀的出现争抢吸收龙角巨鳄的血气。

传说龙和凤的血脉原本是一脉相承,后来不知何故变成了两个对立的极致。彼此的血脉又相克相生。

鸾凤和龙角巨鳄血液中无疑都含有真龙和真凤的血脉之力。龙角巨鳄的真龙血脉之力比鸾凤的真凤血脉之力强大,所以她的真凤血脉才会被龙角巨鳄的真龙血脉焚烧。如果不及时炼化,她有可能会被烧死。

只是很可惜,因为血脉之力太稀薄,他们注定无法进化成真龙或真凤。

风廉想了一会,又道:“霁血丹,应该可以帮助到小草鸡。”

梦洁点头,看着风廉,调皮地笑道:“我有药材。哥,是你炼,还是我炼?”

风廉赶紧摇手道:“我又不是炼药师,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梦洁笑得更欢,“可我听金血说,五年前你就是玄级的炼药师。”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哥,你就练嘛。我都没见你炼过药。”

“以前也有练过呀!”

“那些怎么能算呢?那时你连修者都不是。你就炼一次给我看看嘛。”

这话让风廉想起曾经无数次的失败,激起他好胜的心理。更想在梦洁面前证明自己能行,“那就我来炼,失败了你也不能取笑我了。”

梦洁拉着风廉的手,撒娇道:“哥,你都灵海巅峰了,怎么还这么没自信。我相信你一定行!”

“哥,你还说自己不会炼药,连药鼎都有了。”

见风廉从空灵戒取出在炎镇购买的那个药鼎,梦洁真的是很高兴。从小到大,每次看到风廉自卑、落寞的神情,她都无比心疼。风廉一次次超越自我,她比风廉还要高兴。

风廉接过梦洁递过来的药材。默念了数遍药方,又仔细地把炼药的各个细节温习一遍,才释放出灵炎将药鼎包裹住,开始温鼎。

提起药材精华的部分风廉显得有些生疏,但是对火候的控制十分精准,连梦洁都暗自赞叹。

整个过程只是提炼药材失败了四次,融液和凝丹一气呵成。这样的成功率已经极高了。

一个时辰后,风廉顺利炼制出一颗凡级一品的霁血丹。

“哇,这么丰盛的晚餐,怎么可以没有我们呢?”

风廉还未来得及高兴,一个少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风廉将霁血丹丢给小草鸡,迎向黑暗中走来的不速之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