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四十九章:静心品茗听君骂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997  |  更新时间:2019-10-20 12:38:06 全文阅读

一天之计在于晨,晨光中的沉梦雨林,本该是一幅生机勃勃,鸟语花香的画面。但是此刻的湖畔,却游荡着深入骨髓的寒意。四周安静得让人心惊胆颤。

“你们几个不知道这里是我的领地吗?擅闯者杀无赦!”立在鬼面蝠身上的白衣少女语气比周围的气息更加冰寒。

“你的领地?什么时候人族和灵族共处一地了?哪怕薛御海与潆妃萝这样的强者,即使两情相悦也不敢如此吧?”

余毓雅看着这个没有半点灵气波动的白衣少女,双眼清澈,却又深不可测。一种心悸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提起薛御海白衣少女似乎很不高兴,说道:“他是他,我是我,我就喜欢和灵族在一起。你不爽呀?魔一,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妞!”

白衣少女手指一弹,一粒赤红色的丹药飞到四阶高级的魔迪牛断角处,化成粉末。她左手轻轻一抬,地上的断角飞回到魔一的头顶,接到断角处,赤红色粉末将断裂处包住,不到一刻钟,魔一的断角已经被接上。

白衣少女又将三枚土黄色的丹药弹到伤牛的身上,化成粉末,被它们吸收。伤势较轻的魔迪牛又变得生龙活虎。

“炼药师?!”

所有修者心中一阵狂热,也一阵悲凉。

能认识,并结交一位炼药师,该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将来的修炼之途将少很多挫折。而且这个炼药师可以释放魂力,将断角从地上拾起,她一定是神庭级别的炼药师。这样的人,哪怕他们的族老,宗主都要亲自出面,低声下气地进行招揽。

相反,与这样一位炼药师为敌,该是多么悲催的事情。就如现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伤打残对手。可她随随便便一颗丹药,就恢复如初,还怎么打?

不容大家多想,魔一伤势一好,立即冲向余毓雅。

“笨牛,她打的是脖子,不是头。”

“笨牛,你怎么不开窍,她打的是你的屁股,不是后腿。”

“真是笨死了,她手中的可是玄级二品的灵器,你怎么能硬抗。”

“……”

白衣少女虽然在大骂魔一,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一开始凭借功法和灵器与魔一打得不分上下的余毓雅,现在已经处于被虐的状态。

候寒、侯冰两兄弟看出不妙,一齐上前,支援余毓雅。

“我还能抗一会,你们赶紧带着门主离开!”余毓雅焦急地说道。

“已经走不了了,不如拼死一搏。”侯冰低沉地说道。

余毓雅这才注意到,牛群已经将他们围着,“你们两个和胡风水一起,打开一个缺口,把大家带离这个地方。快点,这是堂主的命令。”

“这……”

“别废话,没时间了。”余毓雅气恼地喊道。

“大哥,你醒醒呀。”侯冰和候寒刚要做决定,那边传来金血撕心裂肺的声音。

“门主怎么了?”侯冰等人离去冲过去。

“门主走了!”金血的喊声震得三阶以下的魔迪牛退了数米。

风廉躺在金血的怀里,身体冰冷,没有一丝生命气息。

“胡说,我的灵晶也破碎了,也没见我死。门主福大命大,他怎么会有事?”侯冰虽然这么说,大家都能感受到他话语里的悲凉和愤怒。

这段时间金血可没闲着,只要有机会,就大肆宣扬风廉的各种经历。当然他也不敢乱说,基本说的都是事实,只是有些夸张。当然这个有些,也是他认为的有些。

所以侯冰还是不怎么相信风廉就这么挂了。

“你们走,我与大哥共生死。我来阻挡她们!”

金血放平风廉的身体,慢慢站起,身上散发出金火属性的气息。

众人愕然,第一次正视这个总是不着调的副门主。

同样是灵海初级,金血的气势比他们强悍不少。特别是燃着炽烈火焰,散发金光的身体,很有几分不灭金身的神韵。

余毓雅泪流满面,用泪水给风廉洗净面容。又捋顺他的乱发,抚平他的衣服。之后站到金血的身边,平静地说道:“我与宗门,与门主同在!”

“给宗门留点种子!”

候寒、侯冰和胡风水突然抓住余毓雅和金血,将他们抛向包围圈外。之后与其他同门将风廉围住。死之前,他们绝不允许门主的尸体被虐,这是对宗门的认可,也是对自己身份的尊重。

侯冰与其他人默哀完毕,慢慢转身对白衣少女,说道:“来吧!即使死,也要让你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一个人也别想溜。”白衣少女还未说完,金血和余毓雅就落到侯冰他们的面前。是被鸾凤拍回来的。

白衣少女目光从伤痕累累的众修者脸上滑过,最后落在完好无损的金血身上。轻笑道:“你就是副门主?”

“我就是,怎么了,见到我风流倜傥的气质,玉树临风的帅气,芳心悸动,春潮泛滥了吧?”

“呕!”这是所有阿门众人的一致想法。刚刚高看了他一眼,谁知立马现出原形。

只有白素素花痴一样地看着他。

白衣少女并不恼怒,淡然地说道:“作为一个副门主。门人都伤痕累累,你却只会逞口舌之能。我都替你感到羞愧。魔二,你们几个上去群殴他,往死里虐,但不要真打死。一会我再继续折磨他。”

除了四阶高级的魔一,十几头四阶的头牛一起上前围住金血。

金血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机会,干脆全力防守。而且防守的方式很离谱,把自己变成一个火球,在魔迪牛的肚皮地下滚来滚去。根本没有半点副门主,不,是根本没有一个修者该有的形象和气质。

即使如此猥琐,如此不顾形象,金血依然被群牛虐得没有半点人样。

胸口和小腿被踩碎了,屁股被牛尾抽出数道渗出鲜血的伤痕。

这么窘迫的状况下,金血还不忘拿起一块“烤猪”腿,变滚边吃。抓紧时间恢复伤势。

“太过分了!”

白素素突然出手,打退阻挡在她面前的魔迪牛,冲入金血的战圈,想要把他救出。

可她还没进入战圈,就被一头四阶中级的魔迪牛用牛尾缠住小蛮腰,另一头魔迪牛尾巴一抽,把她的手臂抽断。

魔迪牛最强悍的除了头顶的三只角,就是这条长长的尾巴。自出生之日起,长尾就拖在地面,与各种石材,药材接触,长年累月的自然把长尾磨炼得无比坚韧。

“素素,你傻呀。那小娘皮不是说了不打死我吗?你紧张什么?”

金血从群牛肚皮下滚出来,一撅一拐地跑到白素素身边,挡住攻击她的魔迪牛。

“停!”

白衣少女突然喊道,一道无形的力量掐住金血的脖子,问道:“你的步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怎么?看到小爷我如风飘逸的步伐,情难自禁了吧?”

白衣少女动了真火,怒喝道:“再废话,我让你永远变成哑巴!”

“哎呦,大姐,哦,不,小妹,不,美女,你轻点。你这么用力掐,我还怎么说话。”

白衣少女松开了掐住金血脖子的手。轻松下来的金血突然悲从心生,仰头嚎道:“大哥,门主。我没有守护好阿门,对不起你的在天之灵!老天你有种就来个天雷劈死我,让我去和大哥相聚……”

金血的大哥,此时如一具死尸一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体内却在悄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阴阳石不知何时进入了他的小腹处,白色的那一半与破碎的灵炎本体融合在一起。阴阳石不再是一白一黑,变成了一红一黑。沉淀于灵晶底部的黑色灵气融入到黑色的那一半。

原先还是气状的灵气在进入阴阳石后,慢慢被凝练成两滴一红一黑的液体。能量结晶也化成了数滴黑色的灵气液体。虽然只有黄豆大小,但是灵气的总量比原先的多了数倍。

阴阳石,取代了灵炎,成了他新的灵晶。

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必定在修炼界掀起轩然大波。谁有这样的运气,有这样的能耐。这样的结果究竟是好是坏?

无数高阶修者一定会抢着把风廉掳到自己的领地内,慢慢研究。

灵晶是修者的根本,灵晶受损,修炼之途基本可以说走到尽头了。像侯冰这种,灵晶被阴阳石给异化,变成无数光点,遍布全身的现象已经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奇迹。

风廉这种把灵炎本体当做灵晶,又被两块不明来历的石头吞噬,最后又变成灵晶。这样的事情,千古来从未有过。如何能不掀起修炼界的轩然大波?

“你嚎够了没有?快说,从哪里学来的!”白衣少女已经没有了耐心。

但金血比她更狠,横竖是死,死猪不怕开水烫。他抹去泪水,对着白衣少女挤眉弄眼,轻佻地说道:“想知道吗?亲哥一口,哥哥告诉你!”

“你找死!”

一直沉默的鸾凤神识一动,金血被抽飞到半空中。

要不是白素素接住他,必定摔个狗啃泥。

“你个小娘皮,一定是长得极丑,连脸都不敢露。是不是怕我们几个看到自己吐血身亡!”金血揉着涨疼的脸颊,嘴上可没闲着。

“够了,副门主。堂堂七尺男儿,就不能轰轰烈烈地战死。说这些恶心的话干什么。”余毓雅实在听不下去了,低喝道。

金血干笑道:“余堂主,你想轰轰烈烈战死,她给你机会吗?打不过,还不许我骂几句,我骂死她这个小妖精,小娘皮!”

一个门人小声道:“副门主,这样骂一个炼药师不合适吧。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她加入宗门才是上策。”

金血大怒,喊道:“炼药师就了不起呀?我告诉你们,门主就是炼药师,五年前就已经是一名玄级的炼药师!现在说不定已经是大师级了……啊……大哥呀,我对不起你呀!”

“门主是炼药师?我们怎么不知道。”其实大家都想给他伸出一根挺直的中指。门主在大殿才晋升恩泽级别,五年前怎么可能是玄级炼药师。

只是为了配合他吓吓白衣少女。每一个炼药师背后都有强大的财力和物力支持。

“你们不知道的多了!啊,大哥,对不起呀……”

听着金血的话,白衣少女非但不紧张,似乎还松了一口气,盘坐在鬼面蝠背上。手一挥,鸾凤立即吐出一张仙檀木石台,还有一套茶具。

“既然你喜欢骂人,我就听你骂好了。小凤,你监督他,如果他骂人的话里,有一个重复的字,你就抽他一下。”

鸾凤兴奋地点头,在白衣少女耳边低语:“肯定不是你要找的人,我可以放心揍这个贱人了。”

余毓雅等人傻了,还有这样的奇葩,一边品茶一边听别人骂自己。说重复了还要挨打。

金血脸上的肌肉抽了又抽,心中暗骂,“他小姨子的,今天碰上克星了。不过我金小爷哪有那么容易被克。我反克,我克死你的小娘皮!我克,我克,我克克克!”

“小凤,他不骂,你也抽他。”

“啪!”鸾凤打完,兴奋地在半空中跳起优美的舞姿。

金血英俊的脸终于不歪了,两边一样的红肿。

“你个小娘皮,小爷我今天骂死你……”

……

“又说了‘你’字,重复了。”

“啪!”

“小娘皮,不要太过分……”

“重复了。”

“啪!”

……

“重复了”

“啪!”

……

余毓雅等人想要去支援金血,但是神识被白衣少女死死压制。识海凝固,心法无法运转,想死都不行。更别说动手打人了。

突然,方圆数里内的灵气涌动,向着阿门众人的身后涌起。片刻后,红黑交织的光芒从地面托着风廉升起。

上升到十五六米高的地方才止住。风廉突然跃起,对着白衣少女喊道:“我要杀……”

“大哥,你没事!太好了,你要狠狠地蹂躏这个小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