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四十五章:人器合一也枉然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834  |  更新时间:2019-10-18 11:53:20 全文阅读

风廉和侯冰的对决处于白热化的状态,这是一场灵力与精神的对决。两人静立不动,但任谁都能看出凶险无比。

金血焦虑无比,看着余毓雅和胡风水两个阿门的最高强者,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把门主救出来。”

金血把“门主”二字说得很重。余毓雅和胡风水都明白他的意思,一番演算之后,只能摇头。

被风廉吸收火属性灵气之后,他们现在都很虚弱,根本不可能参与这样的对决。即使是巅峰状态,余毓雅和胡风水也明白,根本还没有达到参与这种战斗的能力。

从外看,两人似乎是棋逢对手,实际上风廉略胜一筹。他不断燃烧灵晶来炼化黑色灵气,消耗虽大得超乎想象。

风廉这十几年生活上可以说是快乐幸福,但是修炼之途却是历经各种磨难。这样造就他有着坚韧的性格,忍耐力比其他人要高。

相比之下的侯冰就差了一点,情绪开始剧烈波动。

候寒已经开始发作。面色苍白,可见肌肤下凸起又凹下,那是刚繁衍出来的白霜蛭在游走吞食精血。

他们兄弟自小父母双亡,相依为命。直到十一岁时遇上现在的师尊,收留了他们,并传授修炼之道。

可是他师尊仇家超级多,连带着他们也被四处追杀。两兄弟历经无尽磨难才走到今天,感情之深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

看到兄长受难,为了不影响他与风廉的对战,硬是不吭一声,还背过身去,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模样。侯冰心中更是悲愤与急躁。

“候寒,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你答应,我还可以救出你弟弟。”何庄说着又从空灵戒取出一块巴掌大的圆盘,也是玄机三品的灵器,“这两件灵器一起发动,至少能保住你弟弟的命。”

“艹,这何庄到底是什么人,身家真丰厚。”

“哪怕是水月谷的核心弟子,也不至于拿出两件玄级三品的灵器吧,还有一枚空灵戒。他的师尊到底是谁?”

“以前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

人群中传出各种议论,还有贪婪的目光。但谁有那个胆量去抢夺?

风廉外放魂力观察何庄,也有很多疑惑,这个人怎么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像是一道影子,但却又真实存在。

“你先救出我弟弟,我带你去!”候寒终于松口。

余毓雅和胡风水立即跳出来,指着何庄喊道:“何庄,你敢出手,我们从此不死不休。”

何庄冷笑道:“你们两个太弱,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停了一会,何庄又道:“我想你们两个也是挺麻烦的,我先解决掉你们吧。候寒,你没意见吧?”

候寒含糊不清地说道:“随你便,只要把我弟弟完好无损地救出来就行。”

何庄手中的圆盘化成一轮白日,光芒瞬间将余毓雅与胡风水罩在其中。

余毓雅和胡风水没法躲避,两人同时祭出护罩,抵御白光。

突然,一道道金线如密集的雨点从圆盘射出,击打在两人的护罩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余毓雅和胡风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坐以待毙的时候。余毓雅从腰间解下那条看似普通的腰带,甩手挥舞,布带如银蛇涌动。不仅将射向自己的金线化解,还帮胡风水阻挡了所有攻击。

何庄看着余毓雅,有些惊讶地说道:“玄级二品的相思缠,鬼老太婆倒是很疼你呀,把她的贴身灵器都给你了。不过以你的修为,又能使用几次?”

余毓雅哼道:“不牢你费心,杀你足够了。”

余毓雅施展出最高绝学,玄机三品的“凤舞落花”,配上玄级二品的相思缠,冲破圆盘的光罩。相思缠穿过何庄护罩的薄弱点,直接攻击其本体。

何庄并不惊慌,笑道:“有点意思。我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器合一。”

圆盘从胡风水的头顶撤回到何庄的头顶,白光落下,与他的灵气护罩融为一体。阻住相思缠的进攻。

何庄手持玄级三品的三角刺,斩向相思缠,迸发出刺目的火花。

胡风水解脱出来,手持短枪顺着相思缠的方向刺去。

“咔嚓”一声,胡风水的灵器断裂,胡风水也是喷出一大口鲜血。

何庄的护罩内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

胡风水用一把凡级二品的灵器和一身灵力换来这一击,就是要破开何庄的防御。

胡风水满足的笑了,能破开玄级灵器的防御,足以自傲,受点伤也值得。

相思缠抓住机会,缠上何庄手中的三角刺,不断旋转,将何庄一起缠住。

“就是现在!”

风廉和侯冰同时出手,半红半黑的一个灵气球向着何庄的小腹。

“嘣”,一声巨响。何庄被震飞十几米远,小腹一片糜烂。

在何庄拿出那个圆盘后。侯冰主动与风廉和解,并请求他一起出手对付何庄。

原来,他们兄弟成为孤儿,全拜那个圆盘的主人所赐。

当然,何庄拿的是个仿制品。

当年他们父母被追杀躲进林中的小屋。兄弟俩看着身负重伤的父母,很自觉地去溪边打水。候寒见溪水中有鱼,就让侯冰先把水送到小屋,他要抓几条鱼,煮给父母吃。

侯冰刚丛林中穿出,就看见一个圆盘悬浮在屋顶上,万点光芒射入屋子中……

侯冰害怕,立即跑回去叫哥哥,等兄弟俩回到小屋,看到的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的双亲尸体。

“何庄,把解药拿出来,否则我杀了你。”侯冰冲上去,抓住何庄的脖子,将他拎起来。

何庄脸色苍白,无力地说道:“你先放我下来,我给你!”

侯冰刚放下何庄,何庄右拳涌起一片银光,三角刺朝着他的灵晶刺去。

侯冰一怒,一拳直接打烂何庄的右肩,怒道:“解药!”

“你的灵晶呢?”何庄反问道。

“解药!”侯冰又喊了一声。

何庄诡异地笑了一下,胸口突然一闪,整个人消失了。

一个修者叫道:“这何庄也太土豪了吧,居然连光影符都有。这可是逃命的利器呀。”

侯冰却不急,冷笑道:“想跑?也不问问大爷我同不同意!”

他拿出两块石头一敲,何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有摔到他面前,被他掐住脖子。

“侯冰,你的石头不是被我拿了一块吗,怎么还有?你又是怎么把我弄回来的?”何庄有些慌乱地问道。

侯冰讥笑道:“这两块石头可是我的保命符,你以为你能随随便便拿走?你拿走的石头是子石,我的这块是母石,明白了吗?明白了就把解药拿出来!”

何庄镇定下来,说道:“你敢和我堂堂正正一战吗?赢了我给你解药!”

侯冰冷笑道:“就凭你那两件灵器,能伤得了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

“好,我满足你!”

侯冰救兄心切,放开何庄。

风廉一边继续炼化体内的黑色灵气,一边观看侯冰与何庄的对战。

不得不承认两人的战技都很娴熟。特别是何庄,修炼的玄级三品功法,运用起来得心应手,手中还有利器,打得侯冰有些抓襟见肘。

不过侯冰的防御力超强,黑色灵气凝成的护盾何庄根本攻不破。经过与风廉一战,其实侯冰的灵力消耗已经所剩无几,依然还有这样的防御力,要是巅峰状态,何庄都要被他耗死。

侯冰没有耐心跟何庄耗时间,哥哥还在那里受罪,他如何能忍?凭借不破金身靠近何庄,要与他拼死一战。

何庄哪里肯与他近战,寻到机会刺杀一轮就立即退走,毫不犹豫。

风廉暗叫可惜,何庄好几次靠近侯冰,他都有机会重创何庄。可是他近战的技能和何庄一样烂,破绽百出。

风廉心中想着,他们习惯使用灵力和灵器,不到迫不得已,绝不近身相搏。而自己自幼不能修炼,所以更擅长近身作战,如果对手一直使用灵器远程攻击他,该如何应对?

强行近战,必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搞不好在半途中都有可能会陨落。

看来得弄把像样的灵器。这么想着,风廉看着何庄手中的三角刺就有点眼热了。

“何庄,你师尊倒是很疼你呀,什么好东西都给你。”侯冰强压心中的火焰,故作平淡地问道。

“你师尊也不错呀,把他压箱底的心法都交给你了。不知道他有没有传授你他的成名绝技‘龙神之怒’?”

“你认得师尊呀,不知你师尊的名讳……”

何庄打断他的话,说道:“你没资格知道师尊的名讳!”

侯冰笑道:“你该不会是欺师灭祖之徒,怕我们知道你师尊是谁吧?”

“大胆!”

何庄动了真怒,头悬圆盘,手持三角刺划出一道道诡异的弧线划在侯冰的黑色护罩上。

侯冰心中欢喜,终于等来何庄的近身战。可是没等他高兴,手臂和肋骨已经被划破,鲜血直流。

“你倒是个人才,居然放弃防御,将两件灵器合二为一,只攻不守。但你知道什么叫过刚易折吗?”侯冰并不恼怒,反而有些佩服何庄。

侯冰双手变成黑色的钢爪,钳住何庄的双手。何庄的双手居然还能解脱出去,并且划伤侯冰的手掌。

风廉的眼力也没看出是怎么解脱出去的。

这就是人器合一的威力,人拥有器的坚韧和锋利。器拥有人的灵性和智慧。

不过在场的一个人看出了端倪,那就是候寒。

从何庄开始近战侯冰,他就感觉到三角刺划出的弧线非常奇特,有种熟悉的感觉。到了此时,他终于确认,那就是自己深深刻印在脑海中,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那就是他双亲被害的小屋里留下的那一道道划痕。他终于明白弟弟为什么要问何庄师尊的名字。

何庄解脱侯冰的双手,也付出了代价,手腕上留下了数道划痕。看着伤势不重,但是被黑色灵气附在伤口上,他没法止血。

何庄暗暗自责,太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现在侯冰还处于狂化状态,怎么可以和他近身作战。只要再坚持一会,等他状态虚弱,杀他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情。

不过他没有机会了。候寒一确定他的身份,立即与余毓雅商量,联手杀了何庄,候寒愿意说服弟弟追随余毓雅。

余毓雅得到风廉的同意后,趁着何庄受伤之际。与候寒联手,从侧翼攻向何庄。

风廉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握拳袭向何庄的后腰。

“不要杀他!”侯冰大喊。

余毓雅和风廉都止住了攻势,如果杀了何庄,还有谁能救候寒的命。

候寒根本没有停住,手中那块石头变成一把锋利的石锥,扎入丹田处,直抵何庄的灵晶。

候寒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将所剩无几的灵力全部输入何庄的灵晶。

令人没想到的是,他体内的白霜蛭感受到他身体灵气的枯竭,如潮水般顺着他的灵力涌入何庄的体内。

很奇怪,白霜蛭进入何庄的体内后,像是遇到了天敌,慌乱地从何庄体内钻出。

胡风水见状,立即冲过来。趁着何庄走神之际,抢过圆盘,将何庄和白霜蛭罩在其中。

“大家集中火属性灵气,炼化掉白霜蛭!”余毓雅喊道。

风廉知道白霜蛭的危害,暂时压制住黑色灵气,一起出手炼化白霜蛭。

十几道火线同时射向何庄,瞬间将他变成一个火人。

“今日之仇,来日必报!”何庄大吼一声,凭空消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