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四十三章:铜头铁臂侯冰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021  |  更新时间:2019-10-17 13:43:17 全文阅读

余毓雅不是那种扭捏的人,一旦做出决定,立即付诸实施。

她将刚加入阿门的五人,加上风廉和金血,按等级和功法特点分配成两个组。金血负责一个队,风廉负责一个队。她自然把自己分到风廉的那个队里。

其他人心里直嘀咕,但也拿她没办法。他们几个没人等级比她高,功法等级更比她低。怎么争?

金血凑到余毓雅耳边,压低声音,但是所有人都能听到地说道:“我大哥可是出生世家豪门,你可要照顾好他。他出来的目的就是给自己找一个道侣。你懂的呀!”

余毓雅脸上泛起一片红晕,却佯怒道:“金血,你找死是吗?”

金血早就闪到安全距离之外,大喊:“我可是一番好意!”

“好你个头,我要废了你!”

“你不要是吧?素素,我大哥怎么样?有兴趣吗?”

白素素也是羞红,娇羞地说道:“你们的事情,别扯上我。”

话是这么说,眼神却不经意地看向正在苦修的风廉。

“他们来了!大家小心。”最先发现异常的不是清醒的修者,而是正在苦修的风廉。

“谁来了?”胡风水问道。

还未等风廉答话,四周悄无声息的出现数十只不明生物。

余毓雅站到大家面前,喊道:“按我刚才说的站位,一会只管往死里打,不要怕受伤。门主会帮我们清除病毒。”

有个修者颤颤的问道:“真的能清除病毒吗?”

余毓雅瞪着他,吼道:“废话,姑奶奶我能活到现在,不是门主救的吗?”

众修者见风廉点头,顿时精神大振。与不明生物战斗,最怕的就是它们的病毒。所以造成大家都不敢放手去博,才会节节败退。

现在有风廉可以解除病毒,他们自然要狠狠地发泄一把这三年来的憋屈。

“哟,居然不跑了?怎么想通了,要奉我为王,听我号令了吗?可是我现在不需要你们了。”侯冰骑在一头三米多长,将近两米高的四阶“烤猪”上,轻蔑地说道。

他轻轻敲击手中的石块,三十多头不明生物立即将众人围住。其中有四头四阶,十三头三阶和两个中毒的恩泽高级修者。

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样的阵势,再怎么搏命只怕也是在劫难逃了。有人双腿都发颤了。

风廉没见候寒,怕有诈,问道:“侯冰,就你不行吧?你兄弟呢?”

侯冰冷笑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上次要不是我还没掌握好这两块石头,你早就成它们中的一员了。”

“余毓雅,你和胡风水还有我一起拿下侯冰,其他人替我们阻挡不明生物。反正都是死,死也要死得壮烈一点!”金血大喊。率先冲上去。

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他必须身先士卒,给大家勇气。不过他刚迈出步伐,就被风廉拦住,“你保护大家,我来对付侯冰。”

“大哥,还是我来……”金血话没说完,已经被风廉拉到身后。

风廉将捷风步施展到极致,穿过不明生物之间的缝隙。双掌凝出两把火红色的弯刀,双腿凝出两把钩子,一路走一路砍杀。

虽没能击伤,但把它们的阵型搅得乱七八糟,三阶以下的不明生物大都被他砍得东倒西歪。

金血和余毓雅见状,抓住机会,率众人也杀入战圈。

候寒毫不在意地大笑道:“哈哈哈,你们是不是把刘解元的灵晶挖出来吃了,这么火爆!打吧打吧,我就喜欢看你们互相残杀。”

风廉被一只四阶的“烤猪”缠上,灵气不断转换成刀、剑、锤等各种兵器,都无法攻破它坚硬的外壳。唯一有效的就是能把它击退,但是风廉的手脚也不舒服。每击打一次,他的手脚都传来钻心的刺痛,微微发颤。

躯干已经完成再次洗炼的余毓雅也对上一头四阶“烤猪”,和风廉的状况差不多。即使能击中它的要害下颚,却无法像击打三阶“烤猪”那样,一击击碎。

金血对上一只四阶的“卤鸡”,他没有硬撼。以捷风步溜着“卤鸡”,身上已经出现数道伤口。

其他人按余毓雅的安排,背对背,围城一圈,虽然无法重创不明生物,目前还能抵御住。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侯冰大喊大叫。敲击石块的节奏越来越快,不明生物眼睛越来越红,越来越疯狂。

首先扛不住的是金血,被“卤鸡”一抓撕下背后一块肉,露出森白的骨头。

“我和你拼了!”

金血看到“卤鸡”大口啃食自己的肉,急红了眼。把一身灵力凝成一条金红色的巨棍,横扫向它的大腿。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金血居然打断了“卤鸡”的双腿。

“哈哈哈,不错。几天不见,金血你猛了很多呀,我再送你一头‘烤猪’怎么样?”侯冰不仅没有怒,反而很开心。

一头四阶的“烤猪”在侯冰的催促下,从围攻修者的队伍中转头扑向金血。

风廉心急如焚,他离金血最远,还被围攻着,要去支援金血已经来不及了。

“滚!”一声娇喝,白素素撞在“烤猪”的前腿上,将它撞偏,一头撞在石柱上,直接昏迷倒地。

余毓雅手中的缎带将一头三级“烤猪”绊倒,一拳击碎它的下颚,转头喊道:“把副门主抬到墙角,你们防御,守护好他。”

要减少金血那边的压力,风廉只能牵制更多的四阶不明生物,这不太现实,一头四阶“烤猪”已经让他难以应付。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侯冰拿下。可是要拿下他谈何容易。侯冰本身就是恩泽巅峰,比他高两级半,加上这群只听他使唤的不明生物,太难了。

“再难也要把他拿下,要不大家都得死。”风廉下了决心。

刚刚抽空看了一眼被金血打断腿的那只“烤鸡”,自愈能力超强,已经颤颤巍巍地站起。

“想偷袭我,哈哈哈,我喜欢。好久没活动了,陪你玩两下。替我哥找回场子。要不你都要以为我这个胖子无能了。”侯冰看出风廉的目的,不仅没有躲避,反而从坐骑身上跳下,站到风廉前面。并让所有不明生物去围攻金血那边。

风廉也不废话,挥拳就攻向侯冰的心口。

“咚!”一声闷响。风廉倒退了整整六步。而侯冰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侯冰戏蔑朝着风廉笑了笑,得意地说道:“怎么样,给你打。你打得动吗?”

“这不可能!”风廉惊讶地喊道。半个多月前他刚和侯冰战过,即使他晋升灵海,也不可能如此强悍。何况这个鬼地方根本无法突破恩泽。

“不可能的事情多了。”

风廉注意到侯冰的眼球上有着细密的黑丝,问道:“你中毒了?”

侯冰一听到“中毒”二字,立即暴走,失心疯一样的大喊大叫:“我没有,我没有。你才中毒了。它们都是我的奴隶,我怎么会中毒。你胡说……”

侯冰边喊边猛烈敲击手中的石块,不明生物也疯狂起来。有的猛烈攻击修者,有的自相残杀,一片混乱。

“啊!”风廉趁乱飞腿横扫,砸在侯冰的颈脖,像是砸在钢柱上,疼得自己大叫。本想渡入侯冰体内的灵力反弹回来,冲入体内,一阵翻江倒海。

“这还怎么打?”风廉真有骂人的冲动。

“侯冰,你没有中毒。这是一个王者该有的风范。”刘解元不知何时带着十一个修者站在不远处。

“哈哈哈,还是你了解我。你们看看我,身上有伤痕吗?谁说我中毒了!”说着,侯冰撕烂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颤巍巍的肥肉。

所有修者都鄙夷地看着他。心想,即使被咬伤,以能量结晶的自愈能力,伤口早就不见了。

刘解元走向侯冰,掌中出现一颗用灵气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灵晶。像坏大叔诱惑三岁女娃一样地说道:“来来来,我给你好吃的。”

侯冰一见灵晶,整个眼睛都变成了黑色,朝刘解元扑过去。

“刘解元,你敢!”候寒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掌打飞刘解元手中的灵晶。

“候寒,我这是为侯冰好,你别不识好歹。”刘解元抽出凡级一品的长剑,刺向候寒。

候寒手中的刀也是凡级一品,与长剑一碰撞,灵力四溢。大家都很自觉地后退,免得被殃及池鱼。

风廉看着一片刀光剑影,心想这就是恩泽巅峰的战力,自己和他们之间还是有着一定距离的。

侯冰抢到灵晶,立即塞入口中。身上立即燃起黑色的冰寒火焰。盘坐在地开始炼化。

没了石头敲击的声音,不明生物顿时一哄而散。

风廉本想趁机去解决掉侯冰,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寒气息,让他本能地感到危险。就移到金血身边,先给他疗伤。

候寒与刘解元的战力相当,灵器等级也一样,但是候寒的战力有些不平稳。时高时低,高时略胜刘解元一筹,低时和风廉那一战的战力差不多。

“候寒,把石头交给我,我还让你们兄弟做这个大殿之王。”刘解元架住候寒下劈的长刀,对候寒说道。

“做梦,就以你对我弟弟做的那些事情,我杀了你都不解恨。”

“没有我,你弟弟早就挂了。你这人怎么把好心当做驴肝肺呢?”

候寒刀刃上出现一道紫光,砍到刘解元的剑上,两人都被震退了数步。

胡风水看着身上黑色火焰渐渐熄灭,但是眼睛依然燃着黑炎的侯冰问余毓雅:“你不觉得侯冰的状态很奇怪吗?不像中毒的样子,但比中毒更可怕。”

余毓雅点头道:“我也觉得奇怪,一般的中毒者,都会彻底失去理智,可他好像没有,只是有些癫狂。”

胡风水又看向刘解元,道:“陈智恒和古晓倩就是被刘解元洗脑后才杀了那几个疑是中毒的修者,他才是罪魁祸首。你防着他一点。”

“是他!?”余毓雅咬牙道,“我还一直以为他是个谦谦君子。”

胡风水冷笑道:“呵呵,我可从来没这么觉得。”

“砰!”

紫白两道光芒一闪而过。候寒和刘解元的灵器同时碎裂。观战的修者都发出不可思议的唏嘘声,灵器的坚硬程度已经超乎想象,再加上灵力的护持,更是坚硬无比。居然被他们两个打碎了。

“他们还是恩泽级别的修着吗?”这是大多数人的感慨。

刘解元看着手中还剩剑柄的灵器,怒喊道:“候寒,你竟然敢毁了我的灵器,我杀了你!”

候寒的灵器毁了,也是怒火中烧。见刘解元还如此说,冲上去与刘解元肉搏。

金血在风廉的救治下,融化了不少能量结晶,体型基本上恢复了正常。但是这样的伤势,即使有能量结晶的超强恢复能力,没有十天半月,也不可能痊愈。

但他还是站得挺直,至少不能在门人面前丢阿门的脸。

风廉看着正在打得难分难解的候寒和刘解元。心想他们习惯使用灵器战斗,近身搏击的战技真的很一般,如果是他在场,不管哪一边,他都能绝对压制对方。

候寒战力起伏不定,渐渐处于下风。刘解元却不敢拼全力取他性命,眼神不时警惕地看着余毓雅和胡风水。生怕这两人联手偷袭他。

余毓雅的修为比他低半级,但是所修功法比他高,真要拼命,他不敢说能完胜。两败俱伤不是他想要的。

他对谁都不信任,他不敢保证自己在虚弱状态下会不会被别人下黑手。

刘解元也不敢取候寒性命。侯冰对哥哥的情意他知道,谁敢伤了候寒,他会拼命的。这个状态下发疯的侯冰谁人能挡?

正在想着如何不费力把候寒拿下。刘解元突然视线一片朦胧,还没反应过来,小腹被一击重拳。

刘解元似乎听到了自己灵晶碎裂的声音。

“敢打我哥,你想死是吗?”

“侯冰,你疯了,我这里有灵晶,你要不要!”刘解元喊道。

侯冰一听到灵晶二字,狂喜地喊道:“在哪里,拿来给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