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三十四章:应是弟肥兄瘦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134  |  更新时间:2019-10-13 00:01:22 全文阅读

灵炎每吸收一个岩浆喷泉的灵气,就壮大一分,到最后已经变成一只六七百米长的大火鸟。

被眼前超级大型法阵惊呆的风廉没有注意到灵炎的变化。直到识海传来灵炎嘲讽的魂念“就你这熊样,也想奴役我。”才醒过来,看到直射眉心的火线,无比耀眼。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

火线射入风廉的眉心,识海一片翻腾,熊熊烈火差点将识海蒸干。

风廉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仅存的一丝求生的意识在黑暗中拼命地挣扎,向着黑暗深处游去。

灵炎看到风廉逃离的灵识,立即追击上来,要将他最后一缕意识灭杀,让他在这个世间彻底消失。而它将成为这具身体新的主人。

即使在风廉的识海,由他主导,他也已经拼尽全力,速度依然比灵炎慢了不少。他与灵炎的距离慢慢拉近。

突然,前面出现一个小红点,风廉不及多想,向小红点飞去,直接冲入其中。

灵炎不依不饶,也进入了小红点中。

这是一个赤红色的空间,面积足有数平方公里。地面是赤红色的细沙,天空是赤红色的云雾。仔细一感受,雾气和细沙居然是有纯净的无属性灵气凝结而成。

潆妃萝强行灌注他的那滴真龙精血就悬浮在这片空间之中。

灵炎一闯入这个空间,立即发出“见鬼了”的惊呼。惊慌、害怕,、愤怒、不可置信等情绪从它的识海散发出来。

那些原本如死物一般的细沙一见灵炎闯入,顿时活了起来,无数细沙射向灵炎。灵炎就像刚才的风廉一样,避无可避,被细沙射入身体中。

只是眨眼之间,数百米长的火鸟立即变成蜜蜂大小。相反的,有数万粒细沙变成了花生大小的小石块。

石块和细沙落回地面,空中的云雾又包裹住灵炎,将它的灵识抽离出来。

灵炎变挣扎边发出求饶的灵识。居然是向风廉求饶。

仔细感悟,风廉才发现整个赤红色空间都弥漫着自己的血气,他还看到了洛龙的精血就悬浮在不远处的半空中。

风廉没精力去思考因由。下意识地要禁锢住灵炎的灵识,这口气不出心情如何能爽。

云雾似乎感受到风廉的意识,根据风廉的想法,划出一道道线条,形成一个禁锢的法阵。

而风廉的灵识和灵炎的本体却被强行推出赤红色空间。让风廉很郁闷,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究竟是他主导它,还是他被它主导。

回到自己的识海之中,风廉强忍身体的疼痛,检视自己受伤的程度。

这一看,风廉又喜又忧。灵炎变成了一粒黄豆大小,浑圆饱满的真正灵晶。

更高兴的是,经灵炎一烧,无数筋脉的药材被烧成虚无,虽然浪费了不少,但让他堵塞的筋脉都变得畅通。虽然还有不少地方有些残余的药材,但是清理起来比先前要容易太多了。

血肉中的杂质也少了很多,骨骼大部分都变回了原始的纯白色。

忧的是禁锢在识海深处的灵炎在蚕食自己的魂力,不过速度极慢,短时间无恙。但是长久下去他会不会变成一个白痴?他没敢想下去,至少现在自己对它无能为力。

筋脉和血肉白烧伤,烧坏的地方也很多,体内可以说是千疮百孔。要修复这些伤害,最好的办法就是进食大量饱含各种能量的食物,再炼化吸收。

现在他伤痕累累,肚子还在抗议。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出去,或者在这里能找到点吃的也好呀。

可是放眼望去,一片凄凉……嗯?前面那个是什么?一个人头大小的蛋。

风廉兴奋得忘了身上的疼痛,向那个青色的巨蛋跑去。

以前和梦洁在森林中历练,他可没少干烤蛋这种事情。特别是翼龙蛋和地龙蛋,味道特别鲜美,还充满能量。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美食。

风廉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捧起那枚青蛋,心里乐开了花。用石块垒起一个架子,很有仪式感地将青蛋放在上面,才凝灵气为火,开始烘烤青蛋。

火焰凝结出来,风廉都吓了一跳,他指尖的火焰比起梦洁的不知道要热多少倍。

他赶紧控制温度,怕把蛋烤裂了。

控制温度真的是很考验人的一件事情,风廉想起梦洁炼药,那真的是一件极难的事情。幸好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有着梦洁这个榜样在前,控制起温度来,他很快就找到了方法。

“咦?”风廉惊讶地轻叫一声。这么高的温度,青蛋居然没有变化。

风廉干脆再加高温度,青蛋还是没变化。最后他加到自己所能承受的最高温度,青蛋中才传来一丝微弱的波动。

这里灵气浓郁,风廉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灵气,可以尽情地烘烤,不怕灵晶内的灵气枯竭。

烤了一个时辰,连底下的石块都融化了,青蛋还是没有动静。又烤了两个时辰,风廉都有些不耐烦了,青蛋才慢慢出现一道裂缝。

看到裂缝,风廉反而不急了,把烤蛋当做修炼,学习控制火焰温度。

裂缝慢慢延伸,不到一刻钟,就完全裂开了。里面出现又一层金黄色的蛋壳。风廉很郁闷,心想该不会一层层剥落,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吧。

结果真如风廉所想,又剥落了三层,颜色各异,分别是紫色、红色、黑色。风廉感觉受了愚弄。拿起青蛋狠狠砸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以他的力量砸在蛋上,居然也是纹丝不动。

“我就不信这个邪。”风廉又开始烤。不知烤了多久,又剥落了蓝色、灰色两层。最后变成一个比鸽子蛋略大一点的白蛋。

风廉刚要继续烤,白色蛋壳自动裂开,芳香四溢。里面出现一条像是蚯蚓的小东西。

风廉哪管它是蚯蚓还是蛇,把它扔到一边。拿起蛋壳,将里面银白色的汁液倒入口中。

一股强劲的力量从他咽喉下到腹部,在丹田处走了一圈之后,又从尾椎骨沿着脊梁骨上升,一直到后脑门。最后从后脑门冲天而起,舒爽至极。

那条蚯蚓似的小生物对风廉的作为发出强烈的抗议,风廉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任由它在自己的手指上缠绕。

不料那条小生物趁着风廉不注意,咬破风廉手背上的筋脉,一股脑钻了进去。

风廉大惊,迅速内视,想要找出它的位置,将他揪出来。可他怎么查找,都没能找到那个小东西,仿佛已经被他的血液融化了一般。但他不相信,他知道它一定在自己身体里,又是一遍遍地检视身体。

找到筋疲力尽,风廉还是没能找到,气得他仰头大骂:“我艹,谁都欺负我!什么东西都把我身体身体当成客栈了吗?”

风廉这一喊,似乎这片天地都为之颤抖。整个空间地面开裂,天空塌陷。风廉坠入裂缝中……

………………

矿洞塌陷之后,金血被传送到一个暗无天日的地底宫殿。

此时他正拖着自己变形的身体寻找吃的。路过一条臭气熏天的排水沟时,金血看到一具“死尸”在上面漂浮。

很久没有见到人了,不管死人还是活人,都让他感兴趣。

“又是一个倒霉蛋,小爷我看看你还有剩余价值没有。”金血自语,走过去将“死尸”捞起。

“大哥,我想死你了。你醒醒呀。”

“大哥,你怎么瘦成皮包骨了。你看看兄弟我现在可是白白嫩嫩,人见人爱呀。”

“大哥,我的好大哥,你怎么能丢下我不管呢?”

“大哥,黑夜过去,黎明将至,你睁开眼看看这个糜烂,肮脏的世界呀。”

……

风廉还没睁开眼,就听到金血在哭嚎。

“你是……你是金血?”睁开眼,风廉都不相信眼前之人是金血。

脸庞肿胀,双眼眯成一条缝。鼻子通红,上面还长满一颗颗白点。身体肥得像木桶,手掌上全是厚厚的肥肉。整个人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如果不是声音没变,风廉都认不出他了。

见风廉疑惑,金血无比悲愤地讲述了他的经历。

矿洞坍塌之后,金血也掉落入洞底,进入空间裂缝,被传到了此地。

这个一个地下宫殿,各种雕塑、壁画美轮美奂,但没有谁有心情去欣赏。

与他一同被传送到此地的修者有两百多人。因为长久不见天日,地底宫殿的灵气又很匮乏,还得时时面临地下不明生物的袭击。

不久,就有十几人疯了,失去理智,对同伴动手,于是被大家联手灭杀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被地底不明生物咬伤或者沾染上它们的毒液之后。很多修者的灵晶无法运转,并出现裂缝。

为了活命,有些抗不住的修者就杀死同伴,挖出同伴的灵晶当做晶石吸收,以此害人害己的方式来续命。

不管是人类之间,还是人类与灵族,灵族与灵族之间。都不会去吸收炼化对方的灵晶,因为被别人炼化过,储存于灵晶中的灵气对本人以外的修者都是剧毒。

这种剧毒伤害的不是身体,而是识海。猎杀者猎杀灵兽,都不敢沾染上灵晶,没有特殊的方法,就让其自然消散于天地间。灵兽之间彼此猎杀,也不会沾染对方的灵晶。

因为这个原因,修者之间彼此都变得不信任,各自离去,自行找寻出路。

金血身体的变化是因为长久缺少灵气,为了生存下去,他只能吃地底的不明生物,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金血还说不明生物的肉真的很好吃,鲜嫩可口,半只就让灵晶爆满。

不明生物的肉不仅充满灵气,还充满能量,吃多了还会上瘾。

“你到底吃了多少?”风廉疑惑金血怎么变成这样。

“我抢来的。”金血拿出一个计时器在风廉面前晃,又道:“大哥,我在这个鬼地方已经快三年了。你说我吃了多少?这东西是好吃,就是那些能量太难炼化了。”

“三年?”风廉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三年了,怎么感觉好像才那么一两个月而已。

“金血,我也想吃。”管他过去多久日子,风廉现在最想的就是吃顿饱饭,管他吃的是毒药还是美食。

金血很是为难地挠头道:“大哥,这附近的都被我吃光了,我是一路走一路杀一路吃。”

想了一下,金血又道:“不过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就是那里属于两兄弟的地盘,都是恩泽巅峰,我打不过。所以转到了这边,才遇上了大哥。天意呀。”

“打不过也要打,吃饭大过天!”风廉现在是信心爆棚,成为修者后都没有打一架,心痒得不行。

“对,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金血见风廉站起,顿时也是信心十足。

风廉跟在步履蹒跚的金血后面。打量着每隔十米就有的一个个雕塑,都是各种形态的人物,想必是某个时期的强者雕像。也有一些血脉品级很高,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灵族。用料都是极为稀少的石材。

“这个大殿多大?”风廉问。

“鬼知道多大,反正我走了三年,也没见到一扇门。”金血喘着气答道。

“知道它的名字或是其他方面的事情吗?”风廉又问。

“一无所知。”金血艰难地摇着他肥硕的脑袋。

“嗯……你有没有见过诸葛岚?”风廉犹豫了好久,还是问了。

“没见过。不是所有修者都来到这里的,有一部分人应该是到了别的地方。”金血看着怅然若失的风廉,笑道,“大哥,你犯相思病了?那妞确实不错,有着别样的美。”

“滚!”想起诸葛岚,风廉心情有些不佳。既害怕见到她,又有些渴望见到她。

为何想见她,风廉自己也说不清,觉得应该跟她解释一下。

风廉不再说话,如观光客一样慢慢欣赏。这座大殿高足有三十余米,立柱都是最坚硬的黑钢岩,墙壁是银白色的阳脉岩,大殿的光亮就来自于这些石头。这种石头现在要找出一块一立方米大小的都很难。地板全是青玉岩,这种石头可以凝聚灵气,是修者建造房子和城池的最爱。

“小心!”风廉对金血大喊。

金血反应极快,避过了致命一击,但还是被击打在右肩,倒飞而回。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哈哈哈,金血,我们找你好久了。”随着话语声响起,两个少年修者同时从柱子后面走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