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三十二章:杀父仇人意中人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930  |  更新时间:2019-10-12 12:04:02 全文阅读

凌一文脸色也喊不好看,沉默了一会,干笑道:“你说是灵炎就是灵炎呀,有什么证据?”

薛御海看着众人,最后目光落在凌一文的脸上,不急不缓地说道:“不是我说的,是林清道与洛龙共同推演后得出的结论。我是在林清道留下的玉简中得知的。”

林清道是碎裂域所有修者,包括灵族公认的最博学、最诚信的前辈,他的话大多数修者不会怀疑。

前段时间薛御海为了抢夺林清道的玉简,差点陨落的事情在场的没人不知。而且不管是敌是友,对于他的人品还是认可的。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镇压灵炎!”一位老者喊道。

凌一文犹豫了一下,还是出手一起镇压灵炎。要是碎裂域真被灵炎毁掉,那种后果谁人能够承受。

“周方,纳命来。”诸葛炎忽然一剑刺入周方的后心。边扭动手中的剑,边大笑道,“哈哈哈,你这条贱命真脏了我的手。”

“诸葛炎,你疯了,现在什么时候。私人恩怨事后再说行不行?”一位壮汉喊道。

“今日,你们都得死在这里。这个法阵已经无可逆转,不管灵炎出不出世,结局都一样。”诸葛炎像疯子一样大笑,指着众人一个个地骂。

年轻时,他与周方是师兄弟,关系好得不行。后来两人外出历练,同时爱上了一个女子,那女子让他俩决斗,胜者将获得她的芳心,

也不知道两人怎么鬼迷心窍,还真的决斗。那场战斗,两人都身负重伤,没有分出输赢。后来,他们的师尊知道此事后,将他们关押了三年。

出来后诸葛炎满世界寻找那个女子六年,没有找到。而周方消失了八年,回来时陪伴他身边的正是那个女子。

诸葛炎心灰意冷,与自己的师妹成亲。

掌门离世后,两人争夺掌门之位。诸葛炎获胜,得到掌门之位。

但周方性格开朗,善于交际。而诸葛炎平时木讷寡言,一心都在修炼上。周方趁机掌控宗门,成了实际上的掌门人。诸葛炎有掌门之位却无掌门之实,还要被周方无缘无故地刁难。

恼怒之下带着妻子离开宗门。但是好面子的周方怕世人说他篡夺了师弟的掌门之位。就派宗门执法堂的人将诸葛炎夫妇找回宗门坐镇,让他成为傀儡。

诸葛炎无奈,只好求助各大宗门出来主持公道。没想到各大宗门都保持沉默。

他妻子在生下女儿不久,又遭周方暗算。妻子亡故,女儿不知所踪。为了保住女儿,他立下毒誓,甘愿一辈子守护炎镇,只为换得女儿平安。但心中的仇恨如何能轻易化解。

而今,他要见自己女儿一眼,都得偷偷摸摸,不敢让别人看见。那种委屈和羞辱已经转化为为最深的仇恨。

现在见到罪魁祸首的师兄周方,终于有机会复仇,自然不会放过。

“师妹之死与我无关。”周方回头对诸葛炎说道。

诸葛炎刚要说话,周方突然抓住他的手。却被诸葛炎扼住手腕,一点点将他的手捏碎。

诸葛炎推开周方,说道:“师兄,这一招已经不适用了。你可以去死了。”

“我……”周方刚开口,突然身子一震,气绝身亡。诸葛炎也被一剑插入肋骨间。

“现在不是解决私人恩怨的时候。否则杀无赦。”一个面罩黑纱的女子毫无感情地说道。

“疼!啊……痛呀!”

地下传来的嘶哑的喊叫声,让本来血光四溅的画面显得有些尴尬。

风廉害怕诸葛岚疼痛,很是小心地给她刮去烧灼的血肉。结果让火属性灵气扩散,伤口加大,他不得不撕裂诸葛岚的衣服,露出肩膀,加快动作。

诸葛岚疼到醒过来,忍不住哭喊。

风廉一时手忙脚乱,弄得诸葛岚更是大声哭喊。而他又不知道如何安抚,只希望快速结束,越是这样,下手越狠。

不得不承认诸葛岚声音的穿透力奇强,洞顶正在大战也能听到她的喊叫声。

“岚儿!”诸葛炎听到女儿的喊叫,心急如焚,欲往洞底。

“想死找别的地方,这里不适合你。”黑纱女子拦住诸葛炎,语气依然毫无情感。

“无耻!”诸葛炎根本不屑多看黑纱女子一眼。见女子依然挡住去路,手中长剑就向她刺去。

诸葛炎的战力其实不低于黑纱女子,但他被女儿的喊叫声扰乱了心绪。破绽频出,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最讨厌你们这种以天下大义,行苟且之事者。”一白一黑两位老者同时出手,将黑纱女子击退,又将诸葛炎打伤。

凌一文大怒道:“黑白双煞,叫你们兄弟来不是来捣乱的!”

“凌少,感谢你多年对我们兄弟的照顾。这些年我们忍气吞声,受尽屈辱。早就看透了世间之事,既然晋升无望,那就一起毁灭吧。”黑白双煞一个持戟,一个握锤,一起冲入压制灵炎的人群中。

黑白双煞单个的战力一般,但是组合起来,战力提高至少两倍。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今天来到此地的人,很多都是老相识,有的是仇敌,有的是朋友,总之形形色色。

面对如此局面,心怀各异。有的想趁机报仇,有的担心朋友受伤,有的趁火打劫,有的袖手旁观。更有的人幻想着炼化、吞噬掉灵炎,说不定能打破诅咒,晋升到无数修者梦想的那一级。

刚刚建立起来的脆弱联盟,被诸葛炎一击,土崩瓦解。只有极少人还在压制灵炎。

“你们全部上去九层塔顶,轰击法阵阵眼。”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大喊。

一个个衣衫褴褛,参加大赛的修者快速向塔顶跑去。

“乱跑什么,你也上去。”白发老者拉住想要往下跑的金血,一甩手,金血直接被甩到六楼。

如果不是炎塔建造材料特殊,加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法阵守护。这么多宗师级强者在里面大战,早就灰飞烟灭了。

不过即使如此,它依然摇摇晃晃,瓦片上沉积多年的尘土一片片地脱落。整个炎镇都感受到震动,城北处稍微简陋的房屋倒塌了一片。

先前劝架的那些人也不能再置身事外,被迫防御或进攻。

塔顶的法阵阵眼被数百位恩泽级别的修者攻击,渐渐移位。透射到底层的光束偏移了位置。对灵炎的牵引和保护起到的作用大大减弱。

灵炎感觉到了危险,不再是一朵火焰花的模样,变成了一只拇指般大小的金黄色火鸟。灵活地飞舞,避开众人的攻击。

可是不管它怎么轻盈飞舞,还是被击中数次。每被击中一次,身体的颜色就暗淡一层。

它应该意识到自己无法逃离矿洞,回头往洞底钻。奈何不少修者想着要炼化它,于是它就像一只皮球,被拍来拍去。可想而知,如果它灵智足够健全的话,现在得有多郁闷。

除了灵炎,最凄惨的就是诸葛炎。几乎所有强者都不希望看到他进入洞底。如果让他进入矿洞,让灵气失衡,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一次次被拦,而女儿的喊叫声还从洞底传来,让他动了真怒。直接逼向灵炎,希望轰击灵炎的力量打在自己身上,借势进入矿洞,救出女儿。

灵炎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两者同时冲向彼此。

“啊……”

诸葛炎一声惨叫。他没想到灵炎如此诡异,居然刺入他的小腹,将灵晶内浑厚的灵气吸干。

灵炎吸收了诸葛炎的灵气之后,转眼间变成鸽子大小。一声凤唳,震得整个炎塔颤抖。武宗级别的强者还好,只是心跳漏掉了一拍。低级被的强者都被震得口鼻流血。

诸葛炎达到了目的,掉落矿洞中。只是很凄惨。

灵炎顺势向塔顶冲去。

“给我下去。”薛御海没有受到灵炎的影响,使出自己的最强功法,灵气凝成的六道巨浪压向灵炎。

灵炎避无可避,奋力穿过如墙的巨浪。但只能穿过前面四道,被后面两道压回矿洞。

灵炎一下子又缩小回原来的大小,但它不愿意就此放弃。冲向其他修者,想要再吸收他人的灵气。

有了诸葛炎的前车之鉴,所有人都停止彼此的战斗,警惕地盯着灵炎。灵炎没能得逞,反而让自己的颜色又黯淡了许多,几乎变成了透明的颜色。

灵炎没有办法,之后回头去找诸葛炎,毕竟他被自己蹂躏过。

诸葛炎循着喊叫声找来,见到躺在地上的女儿。他身边半跪着一个少年,拿着匕首划开女儿身上的衣服。女儿在挣扎,在喊叫……

诸葛炎怒不可遏,提气仅剩的一口气,冲向风廉。

风廉正聚精会神地给诸葛岚清理伤口,突然感应到危险的来临,回身刺出手中的匕首。正好刺入诸葛炎的丹田处。

以诸葛炎的修为,风廉要刺入他的身体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诸葛炎历经大战,损耗极大。又被灵炎将灵气吸收得几乎见底,此时又怒火攻心,根本没意识到风廉的力量大得太离谱。

被灵炎穿刺过的丹田,防御力比凡人高不了多少。自然抵御不了风廉全力一击。

诸葛炎听到了灵晶碎裂的声音。

灵晶是修者的根本,比心脏还重要。灵晶碎裂,必死无疑。

“爸爸!”诸葛岚睁眼看到七窍开始溢血的父亲,瞬间忘记了自己的伤痛。

风廉已经被惊得脑子一片空白。

诸葛岚看到风廉手中拿着的是父亲给自己的那把匕首,而匕首正插在父亲的丹田处。

“你杀我父亲!”诸葛岚怒吼,一掌打在风廉的背上。

数年未见父亲,没想到再见竟是这样的画面,竟是永别。而杀死父亲的竟然是他!

“岚儿,你长大了,以后……”诸葛炎含笑闭上双眼。诸葛岚看着父亲慢慢僵硬的表情,有着高兴,有着欣慰,更多的是遗憾。

抱着逝去的父亲,诸葛岚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哀思以及愤怒。唯一的想法就是杀死风廉这个杀父仇人,为父亲报仇雪恨。

失去理智的诸葛岚将仅剩的一点灵力汇聚成致命一拳,打在风廉的后腰上。

风廉被诸葛岚猛然一击,鲜血从口中喷出,向前飞去。刚好面对飞驰而下,冲向诸葛炎的灵炎。

灵炎似是很不屑风廉的身体,想要避开,奈何两者速度都极快,来不及了,灵炎如利箭一般射入风廉的丹田。

“啊……”

风廉发出一声凄惨的喊叫,变成了一个浑身通红的火人,在甬道上翻滚,痛不欲生。

本想再补一剑,为父报仇的诸葛岚被吓得连连后退。

风廉痛得失去理智,不断撞击岩壁,每撞一处,都把岩壁融化出一个大洞。

矿洞里的灵气彻底暴动,如钢铁浇铸而成的万马千军在矿洞内横冲直闯。原本整齐光滑的岩壁瞬息间千疮百孔。特别是风廉撞击的地方,不断融化、坍塌。

风廉身体里像是被亿万条长满烧红钢刺的虫子在翻滚、撕咬。那种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欲喊无声,欲哭无泪。只能无意识地挣扎,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可能地避开诸葛岚,怕她会被自己所伤。

尽管疼痛,他依然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希望,竭尽所能保持最后的清醒。

“轰隆隆……”一声声巨响在洞内回荡。

暴烈的灵气撞击得空间出现一道道裂缝,矿洞能抵御住暴烈的灵气,却抵御不住空间裂缝的切割,开始坍塌。

风廉被一块巨石砸中,落入了洞底。

那些武宗级强者一个个跃起,逃离正在坍塌的炎塔。有的奋不顾身地朝着洞底跳下,做最后一搏,看看能否逃离这个没有希望的域界。

参赛的修者和未到宗师级的修者,有的被逃离的宗师级修者顺手带走。绝大部分没人搭救,纷纷掉落矿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