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二十七章:刁蛮少女诸葛岚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732  |  更新时间:2019-10-09 19:15:32 全文阅读

风廉就这样在矿洞的甬道里“旅游”了数天。每天晚上金血交完一天所采矿石后,都会顺着他留下的标记找到他,一起进餐后请教他各种修炼的问题。

风廉自己虽不能修炼,但是自幼熟读经书,加上各位师尊的教诲,以及为了给他解决身体上的问题,拿他当试验品一样的尝试各种修炼之法。又有梦洁这个修炼天才在身边作参考。风廉对修炼的认识和理解的深度超越了绝大多数宗师级人物。所谓的久病成良医,用在风廉身上最合适不过。

这几天风廉试了两次炼药,虽然没有成功。但在矿洞中,身体状况不仅没有恶化,还有好转的迹象,所以他也就没着急。

平时就是让火属性灵气穿体而过,然后优哉游哉地走走看看。看着岩壁上前人留下的痕迹,偶尔还能发现一些前人留下的修炼心得,以及在矿洞中经历的各种各样的怪异事情。

他没想到矿洞里居然还有矿奴,那些触犯法规的恩泽级别修者,在矿洞关闭期间,他们就负责在矿洞里挖矿,达到一定数量后就能获得自由。但是大部分都是有进无出。

矿洞关闭,是因为里面的灵气波动很大,一般人都无法承受。而每十年又有一次灵气平衡期,时长在三到四个月。

看着这些五花八门的记述,风廉突发奇想,自己脱下身上的防护衣服,能抵御得了这些热气吗?

脱下衣服风廉气得暗骂金血,这衣服根本没有抵御热气的功能,只是不会像普通的衣服被烤烂而已。

骂完又感谢金血,让他克服心理的恐惧,能坚持到现在。

因为身体不断石化,脱下衣服之后,风廉感觉很清爽,像是卸下沉重的包袱一样。他干脆一丝不挂,反正来到矿洞这些日子,除了金血,一个活物都没见过。

又过了两天,风廉已经能到井下将近一百米。虽然进展不大,风廉也不急,他的目的是炼药治疗伤势。

金血因为要向恩泽中级冲击,争取在最后关头多采矿石。决定在井下闭关,把风廉自己一个人留在了上层。

现在风廉看着自己的身体都很满意,那肌肤细嫩得像初生的婴儿一般。而且还很坚韧。只是,前天他和金血离开矿洞出去补充水、食物和药材,才离开矿洞不到一个时辰,他的肌肤又开始变成灰白色,然后脱落……

风廉现在还是很乐观,他相信总有解决的办法。

突然,风廉敏锐的灵觉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梦洁身上特有的水属性灵气。

绝大部分修者的灵气都是无属性的,只有极小部分的人能天生带着属性,他们既被称作天之骄子,又被称为天之弃子。同级对战,甚至越级挑战中,他们都战很大便宜。但他们的修炼难度比一般修者难多了,而且所学的功法只能是单一属性。使得带属性的大成修者几乎没有。

所以带属性的修者是幸运,也是悲哀的。

就连薛御海,三青魔蛙都是无属性的修者。他的几位师尊,包括母亲和孟鹰,也是无属性的修者。

灵气无属性的修者,可以学任何属性的功法。灵气也能根据功法属性,千变万化。让人摸不出头绪。只是同样修习火属性功法,拥有火属性的修者战力肯定比无属性修者要强数倍。

风廉循着那股气息往前走了一刻钟,眼前出现一个五十平米左右的空地。地面上竟刻印着一座微型的“万流归宗阵”。

风廉好奇,谁这么大手笔,拿十几颗水玄晶做阵眼。

喊了数声,无人应答。风廉走到阵眼中,无比兴奋,这个阵法居然能将灼热的火属性通过阵法变成带水属性的灵气。一股温馨的气息穿体而过,从未有过的舒适感,他能不兴奋?

有这样的修炼环境,风廉自然不会错过,他还想趁此机会将身体的各种毛病都清除掉。一夜过去,风廉还未醒来。

他仿佛在时间的河流里逆行,看到了与金血等人携手猎杀灵兽,看到与梦洁在陌村苦修,看到刀疤和仁剑因为一些琐事大打出手。两败俱伤之后,忽悠风廉去偷孟鹰的丹药疗伤……

风廉还看到了母亲站在悬崖上,对着身后大喊一句什么,然后他进入一片黑暗中,在里面拼命地疾行,却怎么也飞不出那片黑暗……

“师姐,你真要离开吗?”

“没想到矿洞里修炼速度快了这么多,我没法再压制了。这是我采集的火玄晶,这是师傅给的水玄晶,你收好。”

“师姐,上面有你令牌的气息,我交上去,人家会说我作弊的。”

“我又没叫你上交,你留着以后自己用。岚岚,一定要争取进入法阵中修炼,一辈子也就一次机会呀。”

“哦,我知道……啊!!!”

“啊!!!”

两位少女从甬道的拐角处出现,看见盘坐在法阵中的风廉。两名少女同时发出一声尖叫。

惊醒的风廉睁眼看到两位捂眼的少女,站起来,很认真地说道:“你们吓着我了,这样是不对的。”

看到风廉与她们不同的某处,两名少女这才想起伸手捂住双眼,却不自觉地留下那么一道微不可查的缝隙。对于这个年纪的少年男女,又有什么可以阻挡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探索的欲望。

叫岚岚的少女喊道:“臭流氓,快点把衣服穿上。恶心死了”

话虽这么说,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一下,想要找到他和自己到底有什么不同。可是差不多要看到的时候又害羞的将双眼捂严实。

风廉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有好些日子一丝不挂,水嫩嫩的脸蛋瞬间像火玄晶一样火红。

“对,对不,起。我,我,我……穿好衣服了。”风廉快速穿好衣服,害羞加上紧张,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敢到我们的地盘耍流氓。”小岚一松开手,立即指着风廉责问。

风廉看着这个粉雕玉琢的少女,本来还有一些好感。哪想到她居然如此刁蛮。比起梦洁的恬静文雅,知书达理差远了。刚开始的好感立马烟消云散。

“你还傻站那里做什么?还不赶快跪下赔礼道歉。”岚岚见风廉站在那里,还敢从头到脚肆无忌惮地打量自己,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风廉也是气得不行,刀疤和仁剑可没少教他各种应对这种情况的办法。面对刁蛮女孩,就得更刁蛮,他瞪着岚岚喊道:“你没看到我在法阵中吗?我才是这里的主人。非请勿进,趁本公子心情还没坏透之前,离开这里是你们明智的选择。”

风廉有些心虚,但是在付诗的教导下,气息、心跳、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反而有一股器宇轩昂的高贵气质迸发出来。

两个少女虽没有被他吓到,但是在风廉的气质迸发出来的那一刻,还是让她们生出自己矮过风廉一截的感觉。

“能将修为完全隐藏如一介凡人,此人不简单。岚岚不要冲动。”师姐拉住要往前胖揍风廉的岚岚,在她耳边低语。

“这位小公子,这个法阵是我们先发现的,只是这两日我们下井采矿去了。那几颗水玄晶还是我们放上去的。”师姐说着,很不经意地走了两步,实际是把自己和风廉的距离拉开了一些。

风廉已经注意到师姐对他有所忌惮,或者说有所防备。他更听出来,这个法阵不是她们刻印,而是和自己一样是偶然发现,并据为己有。

他灵机一动,说道:“又不是你们的法阵,你们喊什么喊?至于水玄晶,你想拿走就拿走吧。”

风廉完全不担心对方真拿走水玄晶,反正他也不能修炼,在里面就是舒服一点而已。但这个阵法对于小少女岚岚太重要,她现在是恩泽中级圆满,能否再进一步,在大赛中脱颖而出,法阵是关键。

等到金血找来,问他那几块火凡晶也一样能让法阵运转。效果虽不如水玄晶好,那又如何?

师姐看着风廉,露出一丝杀意,但很快又隐去,笑道:“不是我们的,难道就是你的。一切都凭实力说话。”

“好呀,那就凭实力说话。”风廉快速在法阵中移动,将阵眼中的三块水玄晶移了一下位置。

两位少女惊讶于风廉诡异的动作,但看不懂风廉移动三块水玄晶是什么意思。师姐比岚岚要谨慎许多,默默观察,却没有发现法阵有何变化。

“难道这个法阵真的属于眼前之人。”师姐心中虽然闪过这个念头,但是她依然不肯相信。这样的法阵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少年刻印得出来的。

确实,风廉是没有那个能力刻印这样的法阵,他所学的都是最基础的法阵理论和脉络刻印,还远远没有达到刻印如此繁复法阵的要求。

刻印法阵需要强大的魂力,而强大的魂力需要强大的身体来支撑。他的身体很强大,但还不足以支撑能刻印一座完整法阵的程度。

不过,稍作修改,让辅助修炼的法阵变成杀阵他还是能做到的。灵族那种超级大阵他都能稍作修复,这个小型法阵自然不在话下。两个少女的修为也没高到可以无视法阵的级别,所以花不了他多少魂力

岚岚毕竟年少,估计也是被众人捧在手心爱护的角。看着风廉很是不爽,唯一的想法就是打到他生活不能自理。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师姐情绪的变化,挥舞手中的长剑刺向风廉。

“回来!”师姐大喊,可是来不及了。

风廉很是平静地看着飞驰而来的岚岚,计算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等到岚岚距他半米的时候才突然侧身避过,同时魂念进入法阵阵眼,无数条看不到的丝线伸向岚岚,缠住她身体最要害的几个部位。不过更多的丝线缠住的是她的脸蛋。

这是风廉和梦洁在一起久了悟出来的真理。漂亮的女孩子都很在乎自己的容貌,那么脸蛋就是她们的要害。

“你无耻,你混蛋,你流氓……”岚岚感受着缠在自己腰间、胸口、脸上,甚至臀部都有的无形丝线,气得破口大骂。她也不想想,把风廉惹毛了,那些丝线会切入她的身体。轻者破相,重者半残,如果风廉起了杀心,她还能活?

师姐倒是认清了形势,没敢轻举妄动,往后退了三步,表示自己不会威胁风廉,才道:“放了我师妹,我们就此离去。”

“师姐,不要求他。杀了他呀。快杀了他!”岚岚喊道。

“这么想杀我?那我让你生不如死。”风廉说完,不再理会她们两个,回到中心阵眼中,改了几条阵纹,然后闭目养神。

师姐也很无奈,她知道自己进入法阵中,结局只会和师妹一样。不进去又没法救人。说了一大堆好话,风廉就是不理会她。

过了一刻钟,岚岚吓得哭喊道:“师姐,救救我。”

风廉改变的这几条阵纹就是灵族大阵的翻版,把岚岚变成了九叶龙纹草,不断抽取她的灵力。九叶龙纹草有转化和反哺灵气的功能,岚岚没有,所以她慌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