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二十六章:兄弟情义海样深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170  |  更新时间:2019-10-09 09:31:42 全文阅读

坐在豪华的酒楼里,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风廉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餐了,刚要动筷子,金血将丁浩然的那枚骨戒递到风廉面前,高兴地说道:“大哥,节日快乐!”

“哦,刚才忘了告诉你。这是我和丁浩然那个笨蛋换来的。”金血不敢说实情,因为自己的贪婪,惹出那么大的祸事,他实在不敢提。反正九叶龙纹草已经物归原主,但愿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风廉深吸一口气,才接过骨戒,然后在身上到处擦。

“大哥,我可是当宝贝一样爱护着,一点都不脏。”金血不明所以地说道。

“我就想试试看它会不会消失。”

金血想起风廉丢失的那两枚空灵戒,难道是自己消失的?他很不理解。

风廉将空灵戒呆在指上,魂念进入其中,空间虽然不是很大,总比没有的好。给灵族修法阵那段时间,因为没有空灵戒,实在太不方便了。如果有空灵戒,他说不定还能多带点东西出来。

风廉将藏在腰带中的那些矿石、灵材取出,放入骨戒中。不一会,骨戒慢慢变得透明,不仔细看都没注意到他手上戴着一枚戒指。

对面坐着的金血表情那是千变万化。他千方百计都没能打开骨戒,风廉很随意就打开了。骨戒居然在风廉的指上有此变化,那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还有风廉拿出几样东西,都是无比珍贵的灵材,比他从商会顺来的东西贵重好几倍。

“大哥,你这些日子经历了什么,这么富有呀。”金血嘴巴已经合不上。

风廉大概地给他说了一下,没有说梦洁的事情,那是只属于他的。

“对了,你刚才说节日快乐?”

“今天是冬至呀。来,开吃吧,我也饿了。”

“冬至!”风廉猛地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被金血拉住。

“大哥,你怎么了?”

“我要去找个人。”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事交给我,现在的大事是先填饱肚子。要不我可就血本无归了。”金血看着满桌香味飘溢的饭菜,心想你不吃我可不干。

风廉摸摸已经数次提出抗议的肚子,反正吃顿饭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找人的事情还得求金血才行。

两个少年一阵风卷残云。金血这回是真大放血了,不断加菜,直到实在吃不下去才罢休。

“金血,找人去。”风廉打着饱嗝说道。

“别急呀,大哥。你把要找的人跟我说说。”金血很有贵族范地擦着满是油渍的嘴说道。

“我们只要找到这个记号就行了。”风廉想了一下,用手划了几道弧线。

金血叫伙计拿来纸笔,让风廉画出来。

看着风廉飘逸的笔法,金血对风廉的敬仰已不是涛涛洪水所能表达得了的。

风廉一口气画了十几张,金血才醒悟过来,说道:“够了够了。我们现在去找飞猪。”

风廉放下笔,问道:“什么是飞猪?”

金血拿着画纸,拉着风廉边走边介绍。

飞猪是炎镇最大的猎杀者组织。比较大的猎杀者除了进入森林猎杀灵兽,寻找灵材外。更多的是收集,出售各种五花八门的消息。还承接各种任务,只要有收入,临时客串强盗、刺客等高危职业也是常事。

金血带着风廉直接去飞猪猎杀者的院子,交完定金后让风廉自己交待事项。之后又去了日月商会和四海商会的铺面,委托他们帮助寻找标志。

商会不仅做各种灵材的生意,也出售收买各种信息,反正除了杀人越货,能赚钱的项目他们都做。

风廉看着湿漉漉的街道,对金血说道:“你赶紧去挖矿吧。我自己走走。”

金血对挖矿大赛兴趣越来越大,这些日子他发现自己在矿洞中根本无需刻意修炼,心法的运转比在外面快了两三倍,如果进入法阵内,是不是自己的目标能早点实现。

想了一会,金血觉得自己陪着他好像也不能解开他的心结,安慰风廉道:“大哥,不管怎么样,日子都在流逝。何不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等我回来,我还有好多修炼上的事情急需大哥给我指明方向。”

金血将十块玄晶交给风廉,转身向着矿洞跑去。在修炼上,他从没有现在感觉良好,所以并没有他说的那样急需风廉解答什么。但他知道风廉此时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风廉自己不说,金血绝对不会问。他只能让风廉知道,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自己这个小弟,小弟需要大哥。

人只有在被需要的时候,才会在黑暗中看到希望的灯火。金血如是想。

金血走到半路,又折返回来,递给风廉一块玉简,说道:“差点忘了,我在四海商会的仓库里发现这个,很适合大哥。”

风廉接过来一看,兴奋得忘掉了不少烦恼。这块玉简中记载的居然是各种各样的法阵,足有三万多个,大部分都是陷阱法阵。

与金血告别后,风廉在各个街道,角落里穿梭,找寻他和梦洁在历练时使用的标志。他不习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风廉还到药铺去买了十几份以前炼制自己使用的丹药、药液所需的药材。之后又花了六块玄晶买了一个凡级一品的药鼎。

药鼎她是给梦洁买的,她用的那个实在太低级,也太难看。

傍晚,风廉自己去飞猪猎杀者和商会那里询问,结果让他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他一次次地对自己说那么多个“炎镇”,她说不定在别的“炎镇”等着自己。

可是不管他怎么安慰自己心情还是很低落。

风廉找了三天,几乎将炎镇的每个角落都迅了个遍。也将能问的人都问了个遍,没人知道所谓的“陌村”,以及陌村里的一切,都没人知道。

夜晚,在金血租住的小屋中。金血没有进入修炼状态,而是直接沉沉睡去。这些天夜晚,他都是陪着风廉满镇子查找。白天为了把时间抢回来,进入矿洞太深,消耗太大,今夜的他实在是扛不住疲惫和倦意。

风廉看着沉睡的金血,长叹一声。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现在的他真的很忧愁。

接连几日尝试炼制丹药,都没有成功,唯有两次炼药液有点成果,但是到最后合成时又失败了。

他身体的状况很不容乐观,特别这两日,别说疾跑,行走起来都很困难。他也曾直接服下药材,甚至炼药失败的药材都被他服用。不仅一点效果都没有,还差点因为药材没提炼干净,连番呕吐。要不是他自小泡在药液中长大,怕是已经毒死自己。

心想这些,风廉更加心浮气躁。风廉狠狠丢开手中的药材,手臂一阵疼痛。

风廉一看自己的手,吓得忘记了疼痛。手臂上的皮肉变成灰白色,如年久失修的墙面一块块脱落。露出鲜红的肉块,然后肉块又慢慢变成灰白色的干皮。

“啊!”风廉忍不住疼痛大喊。吓醒了沉睡中的金血。

金血看着除了身躯还好,四肢像是被凌迟一般。特别是右手手臂,没有一块完整的肉。

金血很快镇定下来,小心翼翼地将一缕灵气渡到风廉的体内,缓解一下风廉的疼痛。见有效果,金血不遗余力地将一身灵气都渡到风廉身上。

金血的灵气不受控地被风廉疯狂的吸收着,金血想要终止,根本没法断开与风廉的联系,不到一刻钟就昏迷过去。

风廉的稍微清醒一些,幸好他魂海够大,魂力够强。才能瞬间切断与金血的联系,救回金血一命。

他身体这个状况在很小的时候就存在。那时他母亲吴韵想要渡灵气给风廉,结果自己差点陨落,幸好孟鹰及时出手,才没酿成悲剧。

在金血灵气的滋养下,风廉的身体有些好转,四肢的皮肉开始恢复,但一眼还是能看到鲜红色的血丝,有些恐怖。

金血醒来已是三天之后。看着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风廉,问明风廉的情况后,长舒一口气。

风廉感到无比的温暖。金血为救自己差点连命都没了,醒来第一件事情竟是关心自己。想着前几日金血请教自己修炼上的问题,他表现得很不耐烦。心里一阵愧疚。

“金血,我想进矿洞。”风廉看着金血精神状态不错,就不再废话。

这是风廉想了三天的决定。金血昏迷期间,他身体略好又开始炼药,依然没能成功。总结之后他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灵气凝成的焰火。所以无法控制火候,他想进入火炎晶矿洞去试试看。

他知道即使进入矿洞中炼药,成功率也不见得高多少。但现在他已经别无他法,只能冒险试试,反正没有丹药,横竖是死。何不博一回。

金血取出一块令牌,愧疚地说道:“这是丁浩然送给大哥的。我一直没给大哥就是因为进入矿洞太危险了。既然大哥想进去,我会尽所能保护好大哥的。”

风廉让金血去买了十几份药材,并备了足够两人吃上半个月的干粮。两人商议后,决定就在矿洞中不再出来。

按金血所说,矿洞中有很多甬道,可以休息。

倒不是他喜欢指使别人,而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现在这样子实在不宜出去吓人。

呆在小屋中,心想如果这次再失败,自己恐怕没有任何机会了。所以他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悲也罢,喜也好,只有活着才是真的好。

进入矿洞顺利得令风廉和金血都有些意外。哪怕风廉将自己裹成一具干尸一般,守卫检验过令牌,立马放行。

风廉没想到,火炎晶的矿洞居然是在那天夜里他看到的那座高塔里面。矿洞洞口位于高塔的中央,一速橘黄色的光芒与地面垂直,直冲上天,在白日里也是如此耀眼。

一靠近洞口,燥热的气息铺面而来,包裹风廉的那些布条不一会就变成粉末脱落,风廉捂住要害,见金血在一旁偷笑,却忘了骂他两句表示不满,问道:“你的衣服怎么没事?”

问完风廉觉得自己好傻,金血已经晋升恩泽级别,可以释放灵力护罩保护自己。

金血拿出一套早就准备好的衣服给风廉穿上,虽然他相信风廉的能力,但还是提醒道说道:“大哥,一会别勉强,我们有的时间。”

仔细观察了一下,再感受一下有些灼热的肌肤,风廉对金血点点头。两人顺着环形的阶梯慢慢往下走。

深入三十米左右,风廉已经到了极限,他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下,适应环境,就让金血先行下去。

金血本想留下来,看到风廉坚定的眼神。嘱咐了几句,就先行往下走去。

风廉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洞壁上的岩石在火炎常年灸烤下,已经有着淡黄色的光泽,想必以后会慢慢变成火凡晶,如果人们不采集,它们又会变成火玄晶。不过要经过的岁月无比漫长。

越往下,晶石的品阶越高。风廉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高级修者不能进入矿洞。这里漂浮的火属性灵气与其他属性灵气达到某种玄妙的平衡,低阶修者进入还没什么,高阶修者心法自动运行,一旦进入,会让灵气失衡。如果这个矿洞的灵气因失衡发生爆炸,别说炎镇,周边数百里之内恐怕都要变成焦土。

风廉没有在阶梯上休息,那样太显眼了。而是进入甬道中。

休息了一刻钟之后,风廉感觉自己已经能适应,又继续往下走。

如此反复,两个时辰后,他下到五十米的深度,已经是极限,他咬牙还能勉强顶得住。可是这里的温度还是没有达到风廉想要的炼药温度。

“还有大概八十米就到出产火凡晶的地方,那里温度应该够了,如果可以的话,还能帮金血采集一些矿石。”风廉想着想着也只能无奈摇头。没有灵力,根本无法采集晶石。

盘坐在洞穴中,风廉习惯性地运转心法。金血跟他说过,矿洞中修炼速度比外面要快很多,他也期望着能在自己身上有奇迹发生。

奇迹没有发生,但风廉很高兴。灼热的灵气穿过身体,像是润滑剂,让他血液的流速快了很多,身体的灵活性以及损坏修复速度都快了不少。

可惜的是,风廉不能长久让灵气穿体而过,他的内脏受不了。风廉走走停停,看着这些甬道上的痕迹,想象那些参赛者挖矿的艰辛。心情好了许多,完全进入了一种旅游休闲的状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