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十章:陌村之魂平乱局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707  |  更新时间:2019-10-01 16:07:38 全文阅读

两人见扭曲的空间门上没有一个人,就悄悄爬上一棵大树,望向小院处。

付诗倒在吴韵的怀里,嘴角不停地冒着血泡。不知是被人击伤,还是刚才释放领域被反噬。

而辟徵宗这边,可谓是伤亡惨重,满地都是他们的死尸。仔细一看,发现很多人都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原来站在空间门上的那些人都已下来,四周挤满他们的人。很多人衣裳都很整洁,看来是战斗到最后他们才下来收拾残局的。

马伟也受了不轻的伤,做为临时护甲的木板已经不见,只留一些碎屑。身上满是伤痕,特别是右腹部的伤口,缠着一条布带,鲜血还在往外冒。但他还是站得挺直。

刀疤和仁剑更惨,手上的兵器都已断裂,身上数道伤口深可见骨。鲜血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滴落。

吴韵的四肢和后背也有数道伤口,伤得也是不轻,因为好几处的血迹还在蔓延。

失去左手手臂的孟鹰打破沉默道:“今日我若不死,来日必将登门造访诸位。”

他的声音不大,却让那几个老者身子都微微一颤。被一位毒师,而且是一名高等级毒师惦记着注定不是什么好事。正面应对也许他们不怕,有各种手法可以斩杀对方。但是如果毒师暗地里出手,那么他们几个有谁有这个自信,能每一次都躲得过毒师的暗手。

就算他们躲得过去,那么他们的家人,朋友呢?不是每个人都如苏霄南那么悲催,被自己的师尊宗主杀害全家。

而且有些毒根本无迹可寻,数日,甚至数年后才发作都是有过这样的案例的,发作时间完全看毒师的心情而定。也许某些东西本身无毒,但是几样无毒的东西混合在一起就可能变成剧毒。

这些人是越想越害怕。虽然孟鹰未必知道他们是谁。但没人敢赌这一把,越想越觉得留孟鹰不得,万一有个闪失,自身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不管宗门怎么交代一定要带着活着的孟鹰回去。他们此刻只想杀了他,以绝后患。

“孟鹰,知道你的毒术堪称一绝。今天却一直未见你使用毒术,现在就让我见识一下。”一个老者率先冲向孟鹰。

吴韵想要上前帮他阻挡,孟鹰轻轻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

那人也没有什么花里花俏的动作,直接凝聚魂力,凝出灰白的巨掌,击向孟鹰的面门。在这个被压制修为的空间里,任何不实用的动作都在浪费自己的灵力,体能。

孟鹰巍然不动,等到那人就要击中自己时,身子如鬼魅一样,一闪到那人身后。手中的玉锥刺入他的后背。那人反应也是奇快,瞬间加速,躲过了致命一击。

孟鹰并没有就此罢休,脚踩奇异的步伐。身影一闪,又到那人面前,持玉锥的手一转,由刺变成砸,将那人的半边脸砸得稀巴烂。

那人气得大喊,因为痛,更因为憋屈。多少年了,都没有受过如此的侮辱,这可是赤裸裸的打脸呀。

“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连灵力都运转不了。” 那人大喊。这里的情况他们都大概知道,只是以此挽回一点面子。

辟徵宗的人却有些幸灾乐祸,“刚才你们几个在上面叫喳喳,现在知道错了吧。在这里,不管你修为多高。都得像凡人打架一样,拳头对拳头。唯一能借助的就是强悍的身体、身法、战技和经验。什么高等级功法,心法,甚至连咒术,在这里都一无是处。”

另外一人见此情形,也不顾高手的风度,跃上前来准备二打一。

此人的身法甚是了得,与孟鹰对拼旗鼓相当。再加已经发疯的那名老者,还有周围找到机会就偷袭的数十人,孟鹰渐渐露出落败的迹象。

吴韵怎能让孟鹰再受伤,不顾孟鹰是何想法,上前相助。被一直袖手旁观的三位老者带着自己的手下拦住。

吴韵的身法再是了得,这样的情形也是举步维艰。想要去增援孟鹰却是不可能了。

刀疤、仁剑和马伟要去帮忙,但是剩下的几位老者挥手让手下上百人将他们团团围住,根本走不开。而且他们还要保护重伤昏迷的付诗。

躲在树顶上的风廉看到这个情景,心急如焚。想上去帮忙又怕梦洁也上去会有危险,想了一下说道:“今天使我们订婚的日子,你的容貌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到,其他男人不行。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你在这里等我。”

风廉也不等梦洁回答,跳下大树,冲向围攻孟鹰的那些人。随手捡起刀疤和仁剑教训自己所用的两根墨竹当武器。

因为无法修炼功法,所以风廉平时修炼的都是基本的招式。更多的是体能的修炼。此刻拿着坚韧的墨竹,没有他们那样五光十色的灵力,就是使出蛮力横扫。

“敢伤我亲人,你们都得死!”风廉大喊着冲入战圈。

“呼!呼!”墨竹划过的空间仿佛都要被撕裂一样。那些围攻孟鹰的人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没想到后面被袭击,一下子倒了十几人。

开始他们还以为只是因为自己不注意,才被这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少年击伤的。但是对打起来他们都害怕了,这是一个少年吗?简直就是一头蛮兽,身法和步法无比的诡异,让人无法预判攻击的落脚点。力气更是大得不像话,让等级被压制的他们难以应对。

一力破万法,这话用在陌村这种地方最适合不过。这里力气大的就是爹,就是娘。

风廉还真像爹娘教训自己的孩子一样,敢出现在他攻击范围之内的。墨竹一抽,不管落在谁身上,肯定会传来一阵吱哇乱叫。

这么多年与灵兽搏杀,他的战技不输于恩泽修为的修者。并能通过对方的身姿、动作找到他们身上的薄弱点,一打一个准。虽不致命,但是那种疼痛感对于没有灵力支撑的人是无法忍受的。

被打的这些人心里憋屈呀。在外界,风廉这样的人,他们一口吐沫都能将他击穿成筛子。这鬼地方压制修为,让他们被一个小屁孩教训。

风廉见孟鹰这边压力减少,立即冲向母亲那边。看着母亲身上的伤痕,他心疼无比。怎么能让母亲再受伤。

吴韵见风廉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居然没有一合之敌,露出欣慰的表情。儿子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时时需要她呵护的孩子。不过一想到风廉的身体状况,又是一阵黯然神伤。

风廉简直像是一根刺,而且还是锋利无比的刺。在三个包围圈中横冲直撞。将对方的阵容搅得乱七八糟。

“你们几个还不出手?时间不多了。”不知道是哪位老者喊道。

剩下那几个老者才不情不愿,慢慢悠悠地走向风廉。原本他们就是来收获战果,现在却要出手对付一个凡人,心里很不情愿。而且宗门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另一个原因就是让他们在陌村这个鬼地方出手,对战穷途末路,背水一战的高手。他们心中自然是一百万个不情愿。谁知道把那几个人逼急了,会不会与自己同归于尽。

是个人都知道,不要与穷途末路的人拼命,除非你占着绝对的优势。可是现在他们占多大的优势?

吴韵见势不妙,让风廉到仁剑这一边。毕竟这边有着马伟等三人,能更好地保护他。

加入进来的这几个老者,各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吴韵等人的颓势立即凸显出来,只怕最多能再坚持半个时辰了。

风廉对吴韵很灿烂地笑道:“妈,您放心,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了。”

虽这么说,风廉也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对付刚下来的那几个老家伙还不行。他们的等级还没有被完全压制,但是先前下来的那几人,他可不怕。

“啊!小子,你往哪里抽。疼死我了!”

“先灭了这小子,敢抽我屁股,气死我了!”

“小屁孩,你不学好,怎么可以打老二呢,这样不……啊,疼死我了。你还真打呀!”

风廉很纯真地笑道:“修者又如何,不也一样被我这个凡人揍得哭爹喊娘?敢伤我亲人,敢破坏我和小洁的订婚仪式?没有礼貌的家伙,我替你们爹妈教训你们。”

风廉的攻击更加猛烈,打得对手四散逃窜。

梦洁在树梢上看着眼前的状况,却没有办法动弹,风廉临走时点了她的穴位。只能在心中祈祷丘山的法阵快点将这些不速之客都斩灭。

山洞地下的丘山也是急得满头大汗。晶石已经放到了阵眼上,可是他还是无法催动法阵。不得不一点点再去仔细检查整个法阵的脉络,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丘山抹去满脸的汗水,拿出一根银白色的棍子,小心翼翼地在地上刻画了一会。完成后又检查了一遍才跑回阵眼处。

“终于来了,老丘你真是要看我们都挂了才启动法阵吗?”孟鹰感受到了地面上的小碎石,尘埃等在微微跳动,知道法阵终于启动了。

孟鹰迅速收手,跳出战圈。同时右手一挥,数颗丹药准确无误地飞到吴韵等人面前。她们接下丹药,直接吞服。

这丹药的药效发挥得奇快,一瞬间她们体内的气血立即奔涌。仿佛又回到巅峰状态。

“不好,地下有大杀阵。防御!”苏霄南发现了异状,大喊道。

他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发现,转眼一看,那几个老者都已经服下丹药,借着药效暂时恢复修为,腾空而起,向域门飞去。

苏霄南心中大骂,“这群自私的王八蛋,居然都不舍得告知我们一声。”

只是一眨眼,山顶上亮起五颜六色的护罩。没有能力释放护罩的人,都聚在一起,想共同抵御将要来的灾难。

一个半圆形的银白色护罩突兀地出现的半空中。向域门飞去的那几名来者撞在护罩上,直接被弹回地面。气得他们破口大骂。

孟鹰做了个手势,众人立即会意,向着他靠拢过去。吴韵一把抓住风廉,将他带到孟鹰身边。马伟抱着付诗,动作稍慢了一些,被一个老者抓住破绽一剑刺向他的后心。

仁剑眼疾手快,一拳头将那老者给轰飞,连护罩都碎裂了。看来没救了。

仁剑敢要转身,凭直觉身后有危险,刚要挪开,却被两个小喽啰抱住了大腿。紧接着一位老者的武器一剑刺向他的眉心。

仁剑知道自己完了,再怎么也不可能躲过去了。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飞向那九天之上……

仁剑确实是飞起来了,但不是飞到九天之上,而是飞到孟鹰的身边,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刀疤倒下了。老者那把武器从他后脑穿过,从右眼穿出。

刀疤手中的半截断刀也划开了那人的腹部,内脏掉落到了地上……

“刀叔!”风廉大喊,要跑过来救他,被吴韵死死拉住。

原来他们几个是穷途末路。现在角色转换了,穷途末路的是那些没有办法释放护罩的人。这样大型的绝杀法阵,有些人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就疯狂地想要拉他们垫背。

那些人疯了一样冲向风廉他们。突然,地底射出无数道白光,如利刃一般,将那些人一个个很平整的肢解。

风廉他们站的这块地方,是山顶唯一一块没有白光射出的安全岛。

很多有护罩的人都抵御不住,光芒直接切入护罩,将他们切成一块块肉片。只有少数人能逃过这一劫。

法阵的启动并非惊天动地,反而有些无声无息。但是场面实在太血腥了,整个山头都是一块块大小不一,但都切得很平整的肉片。

白光直冲向半空中,将空间门都切得粉碎。看到空间门不复存在,活着的那些人一脸的死灰。

“小洁。”风廉想起被他留在树梢的梦洁,回头望去,松了一口气。那棵树在法阵的外围,没有被波及。

不到半刻钟,法阵就停止了。就这一会,数百人已经回归大自然的怀抱。风廉心中波澜起伏,发誓一定要学好阵法,这将是他保护家人的最佳手段。

“都去死吧!给我兄弟陪葬!”仁剑悲愤地喊道。刀疤尸体也没能逃过法阵的切割,尸骨无存。

“那你就先去死吧!”那些人反而主动攻向刀疤。反正都是死路一条,何不死得悲壮一点。

没有一个人藏着掖着,连珍藏的丹药都不要钱一样往嘴里塞。只过了几招,仁剑就败退了回来。

孟鹰又将十几颗丹药分发出去,这将是最惨烈的对战。

“哥,你这个混蛋,竟然敢暗算我。”梦洁解开穴位,不顾满地的血泥,来到了风廉的身边。让她独自留在树上看着这幅场景,既害怕,又憋屈。

孟鹰也给风廉和梦洁丹药,让他们多一点自救的能力。眼前之敌可是拼了命的。

所有人一个个气息大涨。对面人数所剩无几,但是战斗力却是天地之别。孟鹰等人只能防守,等待药效一过,再收拾他们。

但是有两位修者自爆让吴韵受创之后,形势变得不妙。自爆产生的波动太大,风廉和梦洁被震得口鼻溢血。连山下的陌村都受到波及,一些房屋倒塌了。

“拼了!”仁剑也要选择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

“放肆!滚!”

一个无比愤怒和威严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而且不是传人耳中,是直接在众人的识海中响起。

“陌村之魂,你终于出现了!”山顶的孟鹰和地下的丘山同时在心中喊道。他们两人探索、演算了多年,都觉得陌村应该有一个强大的神灵守护。只是一直得不到答案,现在终于得到了答案,但他们也将被驱除出这块土地。

空中出现数十个空间门,一股威压从门内涌出,压得众人都无法动弹。

在这股威压面前,所有人都如蝼蚁一般渺小。被无形的力量提起,很嫌弃他们一样,丢入了不同的空间门中。

危险来临,风廉下意识地紧紧抓住梦洁的手,两人被丢入同一个空间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