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八章:屋碎院裂家不复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413  |  更新时间:2019-09-30 21:25:30 全文阅读

领域,是所有中阶修者梦寐以求的技能,传说是得到上天眷顾者才能修成。

领域内,一草一木,一尘一气都被释放领域者赋予灵魂,可以千变万化,可以化成神兵利器,杀人于无形。也可化成万物之母,滋养万物于无形。

要将修为提升到何种程度才能修炼出领域,目前整个修炼体系都没一个准确的说法。比如刀疤和仁剑到现在也没悟出领域。

而付诗,严格来说,她连个修者都不算是,却拥有领域。

每一个拥有领域的人都有其独特的、自成的修炼法门,都是独一无二的。故修炼的方法无法被别人借鉴,领域是无法经过苦修练成的,它属于天赋技能的一种。既然为天赋技能,能修成着估计都不到十万分之一。特别是在碎裂域,数万年都没有一个拥有领域的人出现。所以关于领域的叙述都要加上“传说”二字。

关甫出道至今,历经多少生死之战,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但是没有遇上过不是修者,却拥有领域之人。对于未知的东西,要么心怀敬畏,要么心怀恐惧。此刻的他无疑属于后者,他一退再退,根本不敢接近付诗。

匆匆检视了一遍识海,关甫发现自己的识海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七座黑色的冰山,不断压制他的识海。如果任这些冰山继续下去,他的识海肯定要崩溃,那他就成活死人了。

付诗地乐音没有去追击关甫,而是将领域延伸向围攻刀疤和仁剑那几人。

“司徒康,你快退!”杨兴义在一旁大喊。但还是晚了,只见奋战中的司徒康突然双眼无神,直接如一根木桩一样倒下,身上没有一丝伤口。

卢姿琳看到付诗看向她,吓得双脚踏在马伟的肩上,借力闪到一边。马伟怎能放过这样的机会。手快如电,刀光划出一道弧线,卢姿琳的小腿留下了一道三寸长的伤口,鲜血直接奔出。还扯下她的面纱。

“呕!”马伟在心中大喊刚才还想着这个声音温柔的女子,一定很漂亮。还想着抓住她之后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现在看到她的容貌,怎么看都像一坨牛粪,自己这朵鲜花怎么可以插在牛粪上。

其实卢姿琳并没有马伟眼中的那样不堪,只是每个人的审美不一样。不过卢姿琳看到马伟扯下她面纱后的表情,还是很想将他的眼珠子挖下来。

马伟想追上去再补一刀,以解心中的怒气和淡淡的失落,被孟鹰喊住。因为空间门中又闪现出了十余人,而且个个都穿着品阶不低的甲衣。

“一群废物!”一个身穿紫衣的蒙面老者出现在空间门前,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看着杨兴义讽刺道,“辟徵宗就这能耐?”

“杜长老息怒。我辟徵宗能传承六万余年,自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保证会给你想要的答案!你们几个去帮忙。”杜长老身后走出一个灰袍中年大汉。

“你们四个过去帮忙,速战速决。记住,那个老头的命要留下来。嗯,还有一个女子呢?”灰袍大汉扫了一眼。突然往前一步,一拳轰向风廉的新屋。

一道白影从新屋的屋顶飞出,在她身前,一个更大的光影拳头与灰袍大汉的巨拳对轰。一声巨响之后,灵气四处飞散,除了风廉的新屋完好无损,整个院子十数间房屋都成了碎屑。

孟鹰等人不得不空出手来守护那些村民,但还是有不少人受了伤。

所有人都惊呆了,意想不到在这个被压制修为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能有这样的攻击力。而且两方都没有打照面,只是灵力外放的攻击。

“苍梧山的碎星决?!”紫衣老者杜庆有些意外,“难道当年那个女子是……”

“杜长老不必担忧,苍梧山今非昔比,已经没落。”黑袍壮汉满不在乎地说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苍梧山可是传承自上古的宗门,就凭你苏霄南也敢小觑。怪不得你们辟徵宗也算是一大宗门,却一直上不了台面。”杜庆也是来自古老传承的宗门,自然听不得任何有辱古老宗门的言语,而且他本人与苍梧山还有一些交情。

“哈哈哈,古老宗门又怎么了?被我们灭掉的古老宗门还少吗?”苏霄南根本不悚杜庆。他确实有资格这么说,辟徵宗建宗至今,确实灭了数个传承古老的宗门,甚至还有一个古老世家被他们灭门。可以说辟徵宗是在血与骨上面成长起来的。

“废话少说,赶紧拿下他们。我也好尽快回去交差。”杜庆一甩手,从空间门中消失。

苏霄南也没再拖延,从空间门跳到残破的院子中,适应了一下身体的状况,立即冲向新屋。

吴韵将部分灵力化成护罩守护者风廉和梦洁后,迎向冲向新屋的苏霄南。

“轰!”屋子侧面被撞出一个大洞。马伟被对方打得倒飞,双脚将地面犁出两道没过脚踝的痕迹。

马伟很不好意思地对着风廉和梦洁笑了笑,将从卢姿琳身上扯下的面纱罩在风廉脸上,说道:“仔细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战斗,看看为师怎么打趴他们。”

马伟作为山顶小院的专职厨师,很是细心,对风廉和梦洁特别好。不仅偷偷给他们做好吃的,还将自创的刀法教给他们。让风廉和梦洁在历练时不仅能快速斩杀灵兽,还能用美食犒劳自己。

风廉心中甚是感动,别小看这个随意的动作。梦洁头上还盖着盖头,而他没有。这是马伟对他们的保护,不让对方看到他的容貌。

卢姿琳也跟着闯进屋子,见到房中站着的风廉二人。直接绕过马伟,冲向风廉。

“小娘皮,你敢!”马伟身上射出七八把各式各样的菜刀。卢姿琳不得不避开,不然她小命不保。

围攻马伟的另外三人也闯进了屋子中。马伟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冲向还未站稳的三人。将其中一人的手臂差点就拆了下来。

卢姿琳不得不回身去帮忙。她估计自己能战胜马伟,但那需要很长的时间。她们要速战速决就不能再有人员伤亡。而且她的任务里并没有两个小孩,只有孟鹰和吴韵。虽然知道罩着自己面纱的两个小孩一定与任务之人的关系匪浅,但她没有那么多精力。

屋中五人只是过了几招,用最坚硬的建木建成的屋子就崩塌了。

风廉看着屋外的情景,紧张得手心全是汗。

孟鹰那边险象环生,被十几个身着品阶不低的甲衣人围攻。双拳难敌四手,加上这些年生命力消耗极大,身体每况日下。现在身上已经有了数道伤痕。

刀疤和仁剑状况也不容乐观。他们不仅要应付围攻他们的十几人,还要分心保护付诗。对方分出两人躲在暗处,寻找机会随时都会冲上来刺杀付诗。如果不是付诗的领域让对方很忌惮,现在估计已经结束战斗了。

打了小半个时辰,双方都挂彩了。但是距离分出胜负看起来还要不少时间。孟鹰等人当然不怕拖延时间,但是辟徵宗的人就不一样了,时间对他们来说很有限。

杨兴义几次都有机会重创孟鹰,可是他既怕自己力度掌握不好弄死了孟鹰,也很忌惮他身上的毒。

行动之前他们都详细调查过对手。得到的信息是当年的孟鹰是毒宗宗主候选人之一。十几年前断魂涯一战,孟鹰释放出不知名毒雾,两千多条人命无一生还,甚至是尸骨无存。仅残留的毒雾就将金刚岩都腐蚀成了烂泥。看到这样的情报,他能不怕?

行前他们通过各种门道从青宗和毒宗购置了各种解毒之药。但是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呀,毒这种东西估计除了毒宗的人,其他人没有谁愿意沾惹。

如果刀疤等人知道他的想法,一定哈哈大笑。从毒这个角度来讲,现在的孟鹰纯净如处子。

最不担心孟鹰的是他们哥俩。孟鹰的实战能力绝对不是现在这个状况,只是他们也不知道孟鹰为何示弱,让他们有些小小的郁闷。

吴韵与苏霄南打得难分难解,谁人一旦露出破绽,就有可能被对方击杀。究竟谁能最后获胜,以风廉现在的眼力,还看不出。

苏霄南回头看了一眼空间门,脸上露出了担忧的表情。空间门不仅开始自动愈合,还在缓缓升高。意味着这里的空间节点很不稳定。

稍一思索,他抬手向着空间门掷出一物。

本想着硬抗吴韵一击,也要将消息传回宗门。结果不仅被吴韵一脚踹在后腰上,她手中的骨鞭方向一变,将传递信号的玉简也击落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苏霄南那个憋屈呀。他怒吼一声,气息大涨,左手抓住骨鞭,要将吴韵拉到自己身边。

吴韵一怔,顺着苏霄南的力道向前移动。苏霄南右手一掌击向吴韵的面门,可是瞬间他又收回,想要防御小腹。

吴韵借力打力,骨鞭一甩,死死缠住苏霄南的左手。用力一拉,上面的骨刺将苏霄南的手臂划得血肉模糊。而风廉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拾起地上的一把短剑,插入他的小腹,狠狠搅了几下才拔出来,温热的鲜血喷了他一脸。

吴韵刚要继续攻击,见苏霄南腮帮鼓起,似有暗器喷出,赶紧护着风廉迅速后退。

苏霄南奸计得逞,也后退数步。突然转头,向着空间之门吐出一颗土黄色的珠子,进入空间门后瞬间消失不见。

苏霄南长舒一口气,不再与吴韵缠斗,迅速退后。狠狠地看了风廉一眼,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居然让这个小屁孩给伤到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灵气这么浓郁,居然无法吸收。我艹……”苏霄南心中气得大骂。如果在外界,以他们辟徵宗的独门心法,只消半刻钟,就能将伤势稳定。现在鲜血根本不受控,还在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流。

吴韵没有去追击他,把风廉拉回梦洁身边后,转头去帮孟鹰。骨鞭一甩,猝不及防的杨兴义后背就被抽出了一道血痕。孟鹰却不领情,不停翻着白眼。好一会吴韵才明白他的意思。

吴韵借着杨兴义的一击,顺势移向刀疤和仁剑这边。结果他俩打得正上瘾,多年没有配合,也没有机会打一架,发泄一下这些年留在陌村的孤独和无奈。如今刚刚找到点感觉,自然不希望这么快结束。

虽然取胜的概率极低,但是他们很乐意用点伤痛换取久违的快感和乐趣。

吴韵摇摇头,正要表示一下自己的无奈,那边马伟喊道:“救命呀!救命呀!”

吴韵看过去,更加的无奈。马伟不知何时将几块碎木板绑到身上当护甲,活脱脱的一只怪异老乌龟。卢姿琳哪里还敢贴着他打,坚硬无比的建木碎片都能把她刺成血花。

没有了卢姿琳这棵藤蔓束缚手脚,辟徵宗那几个人目前还要不了他的命。只是因为肥胖,他有些气喘不过来而已。

吴韵慢悠悠地走向风廉和梦洁。虽如闲庭漫步,却给卢姿琳等人极大的压力。

“都退回来!”苏霄南还是很心疼自己的手下,怕他们再遭不测。

趁此机会,孟鹰等人将辟徵宗的人与村民隔开,让他们离去。看着受伤的村民,孟鹰愧疚无比,拿出一堆丹药给大祭司,让他分发下去。

辟徵宗的人看的目瞪口呆,难道毒丹也能疗伤?难道他要灭口?世人都说我们心狠,你更狠!佩服呀!

苏霄南看了一眼关甫,心中只能叹气。关甫被付诗的领域侵蚀了识海,到现在还没有化解。少了一员大将。他想要阻止村民的离去已经不可能,特别是那对新人,必定与目标之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憋屈的是既没有看到那对新人的容貌,也无法将这些村民抓去做矿奴。别看他们和凡人没两样,这地方压制修为,说不定一出去就是高级别的修者。自己又能大捞一笔。现在只能对天祈祷,能抓到孟鹰和吴韵回去交差。

风廉和梦洁想留下来,被孟鹰训道:“赶紧下山,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

风廉和梦洁随着村民下山后。两人找了一圈,没见丘山,很是担心。与梦洁商量后决定返回山上找丘山。

刀疤等人刚要喘一口,空间门中传来一阵大笑,“哈哈哈,无往不利的苏堂主,连你也发救急信号了。我们哥几个火急火燎的赶来帮忙,你珍藏的那几颗大师级丹药得拿出来安慰一下我们呀。”

悬于半空中的空间门上出现三男两女,都是一身简易的夜行衣。杜庆和几位戴着面具的老者也领着数十人跟在他们身后。

马伟嘀咕道:“来了这么多高手,看来我的减肥计划要提前完成了。”

刀疤隔着木板拍着他鼓鼓的肚皮笑道:“放心,有我在,保证你不到半月再涨一百斤。”

空间门上手持双刀的女子哼道:“你们还有机会看到明天的太阳吗?”

说着五人同时跃出空间门。

“噼噼啪啪”一声声闷响之后,又是一阵惨叫!整个世界的空气都凝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