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正文
序章:天降横祸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611  |  更新时间:2019-10-18 13:38:47 全文阅读

断魂崖,顾名思义,纵身一跳,身死魂断。

此时的断魂崖被黎明前的黑暗笼罩着,显得特别的空灵。

义无反顾,奋勇跳崖的黑水河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冲击着身体的每一根神经,仿佛能将人缓缓撕裂。也许,我们都需要这么一声呐喊,来驱除内心的怯懦与不甘。为自己悲壮的人生送行。

悬崖顶上伫立着一块巨石,它以这样的姿势静看世间冷暖已经多少年了?数十万年,还是数千万年?谁也不知道。氤氲于四周那种诡异的潮湿,散发出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让人没来由地感到一种痛彻心扉的冷,不自禁地接连打着冷颤。

巨石上站立着一个男子,身上的衣服已经烂成了布条,沾满了血迹。那种独立于世的孤傲,让人心生畏惧。他看着眼前的悬崖沉默不语。无形中散发出的气场让求欢的虫豸都不敢再鸣叫。

“风言,你已无路可走。不要再挣扎了。把东西交出来,我让你们一家三口离去。”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对着悬崖上的那块巨石的男子大喊,声音却有些颤抖,显得喊话者底气不是那么足。

等了许久,并没有等到回答。那人犹豫了一下,上前迈出了一小步,给自己壮壮胆,颤巍巍又喊道:“风言,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你的孩子想想,他都还未出世,就要为你的过错赎罪。还有你的妻子,也要为你陪葬。作为父亲,作为男人你不感到耻辱吗?”

巨石上的风言轻轻叹息了一声,却如巨雷在喊话的那人耳边响起,让他不自觉地倒退了数步。

倒不是他胆子小,而是追杀风言的这一路上,实在太血腥了。眼前那个孤傲的人简直就是一个杀神。在他分心照顾临产妻子的情况下,还能一路奔逃,一路阻杀。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杀人于无形,让人防不胜防。居然能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把从原先追击的两千多同阶修者,杀到现在剩下的已经不足四十人。把他称为杀神都有点对不住他。

风言心里其实也挺憋屈的。那天他和妻子正在院子中卿卿我我,畅谈未来的美好生活。谁知正陶醉处,几个家伙一脸慌乱的居然能避过他精心布置在院墙,窗户等位置的法阵,直接从大门闯进院子中。比强盗还要强盗。然后,他们扔给他一个木盒。就要穿墙而过。

风言本能接过木盒的时候,已经断定里面空无一物。但是能用这样的名贵罕见的木盒装,可想而知,里面的东西该是何等的宝贝。

刚搬来这里时,就时常有一些不长眼的小贼来关顾。所以风言布置了不少法阵,惩治一下那些小贼。但也只是小小的惩戒,他还真不屑出手收拾这些小毛贼。

但此时闯入的几个不速之客,让他升起一丝火气。风言使出暗影手,从领头的那家伙身上拿到一个兽皮小包。里面是一块不规则的东西。

风言没有立即打开查看,而是放进老婆的怀里。用他的话说,宝贝就得和宝贝待在一起。

那几个家伙这回没有那么幸运了,触发了风言布置在后院墙上的法阵。一个个像是刚被雷劈过一样,一身焦黑。虽不至于重伤,但是卖相实在不好。

他们也只是回头怨毒地看了风言一眼,立即咬着牙,硬生生穿过法阵离去,只留一地的鲜血和烧焦的衣服和皮肤。

风言还未来得及和这几个家伙挥手告别,前门又传来一阵“霹雳吧啦”的响声,然后是各种哀嚎。

“啊!疼死我了。”

“什么鬼东西,我痒得受不了了。”

“啊!太无耻了,竟然还有偷袭老二的法阵。”

“妈的,就这么个破院子,有必要装置这么多法阵吗?”

风言安装的法阵是杀不了人,但是可以恶心死人。

“大哥,虽然法阵级别不高。但是有能力布置这么多法阵,看来院子的主人身份不一般呀。”

“再怎么不一般,有那件宝物重要吗?再说了,你不见刚才进去的那几个根本就没触发法阵……”

瞬间,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灵器和破碎的院墙满天飞。只是两呼吸之间,外院和屋子已经成了一片碎屑。

黑压压的人群将整个院子围得水泄不通,先前跑出去的那几个家伙也被赶了回来。风言看着他们那惨不忍睹的模样,差点没笑出来。

被逼回来的那几个小贼,一口认定是风言拿走了盒子。

风言也懒得解释,就让他们自己搜那几个小贼的。结果搜出了一个空盒子。

风言知道这伙人不老实,没有交代那个兽皮小包。

可是追来的人那肯放过他们,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折磨他们,不一会就弄死了几个。最后一个小喽啰忍不住了,才交代说东西收在一个魔灵血鹿鹿皮制成的小包里,可能是刚才触发法阵被烧成灰了。

一名中年大汉一听,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头,吼道:“别说那东西了,就是魔灵血鹿的皮,用灵炎烧个百八十年都不会坏。说,东西在哪里。”

那小喽啰根本承受不了这种让灵力在体内燃烧的攻击,直接跪下来,看着自己的头领哀求道:“大哥,我知道你在兽皮小包里刻印了法阵,你就把它召唤出来吧。东西没有了,将来还可以再去抢,命可是只有一条呀。”

“哟,你倒是很有雄心壮志呀,还打算再抢一次是吗?”一个中年妇女一巴掌扇过去,小喽啰直接飞出了数千人形成的包围圈,彻底解脱了。

中年妇女回头看着那几个人,最后指着领头的讥笑道:“被烧成这样,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原来是臭名远扬的‘不留名’呀。要真敢留名,都不知道你们已经死了多少回了。你就是他们的老大劳财吧,不想死的话就把东西交出来。”

劳财犹豫了许久,在众人的威压下,终于扛不住。可是几次召唤都没召唤出来,急得他满头大汗。

突然,他指着风言,喊道:“大哥,你把东西交给他们吧,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妈的,还敢污蔑我!”风言怒不可遏,一拳直接将他砸成肉泥。

剩余的一个小贼见老大死了,不仅没有被吓着,反而露出决然的神情,指着吴韵说道:“东西就在那个女人的肚子里。”

风言一听,更是怒气冲天,上去直接一脚踹在他脸上,踩碎他大半个脑袋。“胆敢指着我的女人说这样的话,找死!”

中年妇女一脸媚笑道:“既然几个小贼都死了,而东西却没找到。那我就勉为其难要搜身了,这位姐姐可莫要怪我哦。”

“滚!”风言见中年妇女真要动手,脸色很不好看。散发出的气场让那些小喽啰都倒退了数十步,全都退到院子外面。院子里还剩下十几位修为高的头领。

“大家一起上。”中年大汉突然喊道。

十几名高手同时攻击风言。风言根本不惧他们,双手挥舞,一个个掌印不间断地从他双手飞出,瞬间就将数人打得只能退出小院。

中年妇女等几个人趁机对吴韵出手。吴韵一直在警惕,但是她身体不便,加上怕伤着肚子里的孩子,被中年妇女从怀里掏出魔灵血鹿皮小包。

风言知道完了,哪怕跳进黑水河也解释不清了。

他猛然轰出一拳,拳影如一条巨龙在地面上飞速游动,硬生生轰出了一条血路。他抱着吴韵就往外跑。就这样,他被这群人追杀了半个多月,横跨了半个东大陆,一直被追击到断魂崖上。

风言的叹息不是因为被围困,而是心中的疑惑没法解开。兽皮小包里的东西到底去了哪里?自己得到宝物还好说,一无所获还被追杀十数万里,任谁都感到憋屈。

“风言已经是强弩之末,我们一起冲上去。得到宝物再说怎么处理,即使得不到,你我也能有个交代。”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巨石下的人群蠢蠢欲动。

但没人敢第一个冲上来,前几次说好的一起冲,结果死的都不是在后面鼓噪的人。

“言,我压制不住了,孩子要出生了。”巨石下,斜躺着的吴韵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去击退他们,你拿着这个。这是我帮尹家炼药,他们送我的,说是可以横渡黑水河五次,到了对面就安全了。好好养大我们的孩子。”风言跳下巨石,扶起吴韵交代道。

纵有万语千言,此时哪有时间诉说。

说完话,风言又跳上巨石,努力让自己进入最佳状态,给妻子和孩子争取逃生的机会。

“这样吧,我冲前面,你们跟后面,可别离得太远哦。”遍体鳞伤,脸色惨白的中年女子看着天色就要亮起来,估计身后得到消息,尾随而来的那群人在天色亮起来的时候肯定能赶到。她得给自己留一定的时间躲过后面的那群人,否则自己就是徒做嫁衣。

她刚要动,立即封闭自己的所有感官。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异样,一个个都使出保命的看家本领。

中年大汉气得大骂,“孟鹰,你竟敢放毒,给老子滚出来。”

一道身影出现在风言与中年大汉之间,慢悠悠地说道:“看来这几年没白尝我的毒呀,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老子宰了你!我兄弟四人,被你毒死了三人。”中年大汉该是恨极了孟鹰,直接冲上去与他拼命。

中年女子等人真想骂死这个中年大汉,都这个时候了,还沉不住气。但是看这情形,想要他回头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先对付孟鹰了。

中年女子喊道:“孟兄,你干嘛要来趟这趟浑水。就不怕给毒宗带来灭顶之灾。”

有人附和道:“是呀,孟兄,你可是毒宗指定的下一代宗主。可别给毒宗带来灾祸。”

“我脱离毒宗已经很多年了。再说了,即使不脱离宗门,难道毒宗还怕你们不成?”孟鹰并不擅长功法,对付发狂的许堂主有些抓襟见肘,但是语气却很轻松。首先气势上不能输给对方。

风言看到孟鹰出现,稍微松了一口气,回到巨石下安抚吴韵。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传来,声音不是那么嘹亮,却像一只暗黑色的巨手,将山腰上的打斗声压制下去。

除了昏迷的吴韵和风言,包括孟鹰,识海都感到一阵莫名的压抑。但是这感觉刹那而过,瞬间又消失殆尽。所以人都感到一阵心悸。

风言看向黑水河,骂道:“妈的,竟敢打我儿子的注意。那就让你成为我儿子成长的养料。”

一道无比强大的魂力随着风言向前延伸的食指射出,将黑水河上的一个气泡击碎。一道黑影窜出,正要逃离,风言的魂力化成一只瓷白色的鹞鹰,一把抓住那道黑影。将它带到风言眼前。

风言指尖冒出一点微弱的火光,注入到黑影中,冷笑道,“见不得光的东西,也敢打我儿子主意。”

黑影突然散发出强大的气息,瞬间地动山摇,黑水河巨浪冲天……

宇宙深处。有一条光怪陆离的星河紧紧流淌。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却很暴躁地响起,“哪个王八蛋竟敢阴我!”

另一个声音从无尽的黑暗深处传来,“老鬼,你又被阴了,哈哈哈!咦,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此时再不冲上去,更待何时!”中年女子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人群,自己率先冲了上去。此时天地大变,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时机。

所有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将潜能都激发出来,冲向山崖。

后面的人来得比预估的要凶猛,中年女子等人刚到巨石下,他们已经赶到。将孟鹰也逼迫到了巨石上。

“韵,记住我刚才和你说的话。”风言给吴韵喂下一枚丹药,把她抱进那艘如乌篷船的灵器中。见她醒来,才依依不舍地将怀中的孩子放到妻子的怀中。

风言跳上巨石,一看下面的人,傻眼了。这么多人,还怎么打?!逃都没地方可以逃。

风言当机立断,拉着孟鹰跳下巨石,趁其不注意,将他也推入灵器中,“小孟,我老婆和孩子就拜托你了。”说完将灵器推下了悬崖。

“来吧,让你们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风言跃上巨石,昂头长啸,无数灵丹妙药从他的空灵戒中飞出。在半空中划着诡异的弧线,来到众人头顶。

“那是仙品丹药!”

“那是大师级一品的洗骨水!”

“这是宗师级二级品的破天丹!”

“我看到了宗师级一品的养魂丹”

……

众人都被漫天乱飞的丹药惊呆了,好一会才想起要伸手去抢。

可是没有一个人抓到那些丹药,因为它们很快就碰撞在了一起,接着就是如爆竹爆炸,声音不大,但是很密集,很恐怖。是药三分毒,各种不同属性的丹药一旦融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剧毒。在晨曦的照耀下,漫天都是五颜六色的粉末和水雾。

被粉末和水雾粘上的人,有的从内而外开始腐烂,有的是忍不住奇痒,自己抓烂身体。山崖上就像一个人间炼狱,哀鸿遍地,腐烂的血肉满地都是……

风言突然化成一个百丈高的巨人,双拳燃烧着熊熊烈焰,一拳又一拳轰向下方的人群。

瞬间,大地开裂,高山粉碎,空间撕裂,域外乱流不断涌入……

加上风言不断释放出的火属性灵气,让毒雾快速燃烧,增强毒性,无人能逃脱这片充满死灵气息的大地……

始作俑者,风言也没能逃脱,肌肤开始腐烂。他不想妻子看到自己这副丑模样,他要保留自己最帅气的样子。纵身一跃,跳入了波涛滚滚的黑水河中……

这一战,让断魂涯成了死亡禁地,数百年无人敢踏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