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腾飞时代 > 正文
1.开往深圳的火车
作者:白给  |  字数:2101  |  更新时间:2019-09-27 16:08:01 全文阅读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坐外面的把腿都收一收了啊。”

  列车员的叫卖声回荡在吵杂拥挤的车厢内,坐在紧靠过道位置的常安紧张的看了看正在推着小货车徐徐前进的列车员,伸在过道里的腿不自觉的又向里收了收。

  这是常安这辈子第一次坐火车,15岁的他背着家人从西北的穷山沟里偷跑出来,拿着自己卖鳖赚来的600元踏上了开往深圳的火车。

  此时正是1996年2月末,整个中华大地都还沉浸在过年的喜庆当中。这一年,赵丽蓉老师的《打工奇遇》在春晚上大放异彩,常安便是看了这部小品之后才决定南下打工,逃离那个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穷山沟。

  常安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自称深圳人的河南大哥,一上车便跟周围的人胡侃起来。旁边有人拆穿他是河南人的时候他也不恼,只是笑嘻嘻的重复着一句话——来了都是深圳人。

  这个自称深圳人的河南大哥名叫王成,是个典型的自来熟。看出来常安是第一次出门之后,便开启了自己的吹牛逼模式。

  “小常啊,你是不知道。当年老哥也是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个四川人,跟我吹了一路的牛逼。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跟我吹牛逼的四川人居然跑到苏联老大哥那里搞了四架飞机卖给了国家……”

  坐在王成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适时的打断道:“呵呵,看不出来。您还是牟老板当年的指路人啊?”

  年轻人名叫赵喜良,自称是南大的大学生。此番前往深圳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支援深圳建设。

  被人拆穿王成也不恼,老实巴交的脸上依旧洋溢着微笑,对着常安侃着大山。

  “小常啊,你知道吗?去年美国鬼子那边有一个叫什么大河马的地方爆炸了,死了一百多号人呢。”

  常安轻轻的摇了摇头,年仅15岁的他对于新闻还并不感兴趣。

  见常安没说话,王成有些激动的说道。

  “要我说啊,这美国鬼子就是该死,天天就知道欺负我们中国。这件事是真他娘的给人出了口恶气啊。”

  没等常安接茬儿,那个赵喜良便再次开口。

  “那个地方叫俄克拉何马城,不是什么大河马。爆炸的也只是当地的联邦大楼,不是整座城市爆炸了。而且那是恐怖主义袭击,你解什么气啊?咱们应该坚决的批判那些恐怖主义者的行径。”

  屡屡被拆台,哪怕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有脾气。只见王成撇了撇嘴,开口反驳道。

  “就你知道的多,还恐怖主义,只要是打美国鬼子的,我就支持!谁让他们那么坏!”

  赵喜良也是年轻气盛,听到王成的话顿时气鼓鼓的说道。

  “竖子不足与谋!”

  “……”

  “……”

  常安笑了笑,他听不懂这两个人究竟在争辩什么。但是在他看来,这两个人一定是在争辩一些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吧。

  看着眼前的二人依旧在争吵,常安的思绪渐渐的飘回了自己那个位于西北群山之中的家。

  常安的家里很穷,不单单是他家,是他家所在的整个村子都穷,而且穷的令人难以想象。

  95年年初,常安家所在的小村庄终于通上了电。但是高昂的电费使得村中的每家每户都还保留着煤油灯用于夜间照明。

  整个村子里唯一能够在晚上点亮的电灯还是位于村委会门口的一盏路灯。

  村长说了,这是村里的门面,不能灭。

  95年的夏天,常安第一次看到了电视。

  那是一台熊猫牌的12寸黑白电视,是镇里淘汰下来被村长巧取豪夺搬回村里的。自从电视搬到村里的那天起,这台黑白电视就成为了每天晚上村里唯一的娱乐工具。

  就连年三十儿这天,村里的每家每户连团圆饭都不吃了。纷纷围坐在村委会门口的空地上,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

  说起来常安还得好好的感谢这台电视一番,如果不是每天在电视上看到“中华鳖精”以及地方上收鳖的广告,他也不可能有钱买到前往深圳的车票。

  在车厢的吵吵闹闹之中,窗外的天色也开始渐渐暗了下来。常安闭着眼睛恍惚之间竟然睡了过去,等常安再次醒来的时候,车厢里的广播已经开始不清不楚的呜咽着前方到站深圳站的声音。

  见常安还有些迷糊,对面的王成伸长了手轻轻的拍了拍常安的肩膀。

  常安瞬间清醒,就见对面的王成指了指窗外,对着常安说道。

  “小常,到深圳了。”

  常安赶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了一声谢之后,便手忙脚乱的从行李架上胡乱的翻找着自己简单的行李。

  看到这一幕,王成笑了。

  指了指翻找着行李架的常安,王成这才对着身边的赵喜良笑道。

  “你看,我说他是第一次出远门吧。这下相信老哥了吧?”

  赵喜良轻蔑的笑了笑,似乎对王成这种乡巴佬的打赌题材并不感兴趣,目光转向窗外林立的高楼,似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惊叹。

  列车徐徐进站,车上的人也开始逐渐躁动起来。常安挤了半天才从座位挤到了车门的位置。

  待列车停稳列车员将车门打开之后,蜂拥的人群将站在车门口的常安挤了一个踉跄。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的常安回头再看车门处时,便开始暗自庆幸自己提前挤到车门位置的明智。无数的人猴急猴急的向车门外冲刺着,一旁的列车员声嘶力竭的维护着秩序,却也于事无补。

  常安准备转身离开,却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常安扭头看去,只见车上的那位大学生赵喜良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常安有些疑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赵喜良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黑色的钢笔,快速的写下了一行字后将纸扯了下来,递给了常安。

  “这是我的呼机号和我的地址,在深圳如果混不下去了就来这个地方找我,让你混个温饱还是没问题的。”

  说着,赵喜良又熟练的将钢笔和小本子塞回兜里,拎着自己的行李扬长而去。

  常安看了看手中的纸条,脸上逐渐露出笑容。

  深圳,我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