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乘龙引 > 正文
第六八章,凌虐,好不惨毒(2)
作者:裴宣  |  字数:2485  |  更新时间:2019-12-11 08:16:23 全文阅读

“他么?他自有人解救,又何劳你们动手!”

  燕赤锋得到血龙帮助,形势顿刻间已得全面改观,一片大好。当下他吸了一口气,略缓了一会神,却终究又忍不住嘿嘿地冷笑。

  看着那叶拜宸,燕赤锋语气不善地开出嘲讽道,

  “叶老贼,你大概现在也还不知道此事吧。嘿嘿,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你那宝贝女儿眼光不错啊!

  真不错啊。要知道我们的虎师兄他不光武艺高强,相貌威武,那可更是万里挑一的绝佳少年郎,真称得上是如意郎君的稀罕存在啊。

  叶小姐慧眼识珠,与他也的确堪称良配,珠联璧合,并做玉人。神仙眷属,一双两好。

  谅必此刻鸳盟已偕,心愿亦了。佳偶俦侣,鸾凤和鸣。天长地久,海枯石烂,月下花前,信誓旦旦。而见证其此情不渝之时,亦当指日可待呀。呵呵,呵呵!”

  “什么?”

  叶拜宸一愣之后,始明白他是在讥讽自己有女怀春,事实上却未必真已做成丑事。虽则如此,但私闯地牢救人一节,谅必情况千真万确。

  这老善人想通透后,旋又大怒,只气得愤懑地骂道,

  “原来竟是珠儿这丫头做的好事!真是岂有此理!”

  燕赤锋嘁地一声冷笑,干涩地说道,

  “当然是那小贱人了,不然你以为还有谁啊?”

  “气煞老夫也!”

  叶拜宸双眼暴睁,愤愤一掌,拍开燕赤锋数步,便急急忙忙向厢房那边狂奔而去

  ——原来,当时虎子和燕赤锋两个被押进了叶家的牢狱之后,叶拜宸当即就提刑审问虎子,讯问昆仑派的各种联系方式、力量分布情况等等之类涉及机要诸事。

  而这些情况,其实虎子目前尚自根本就不是很清楚。

  但当然,漫说他纯属一知半解,即便他已经完全通晓,就算了若指掌,以他的性格品行,却也绝对是必誓死捍卫秘密,永远都不肯透露分毫的。

  只不过这么一来,叶拜宸也就等于是已经明目张胆地显露了他与昆仑为敌的真实面目了。

  可是当虎子反问他是什么人物、哪路来头的时候,叶拜宸又只支支吾吾,语焉不详,好像身份还依然值得保密,不能轻易暴露出去的神气。

  虎子不能遂意,就也冲他冷笑。这笑容相当轻蔑,宛然无限看低无比小觑,让叶拜宸心底不由一阵阵发虚致郁。

  于是这遐迩闻名的叶老善人深受刺痛,顿时为此勃然大怒。暴跳如雷之下,断然喝令叶大少操起皮鞭狠狠地对其施以严惩,进行抽打鞭笞,展开诸般酷刑,备极楚毒。

  那叶大少乐得乘机便泄私愤,直将虎子通身打得皮开肉绽,血水淋滴以后,犹兴致勃勃,挥洒酣畅,不停不歇。

  叶拜宸担心苍鹰等人闯庄救人,只旁立观赏了片刻,就又出去指挥家丁们布置陷阱。

  院落开工并未多久,那老乞丐就带着孙女小菊前来扰乱,四处乱窜。叶拜宸老奸巨猾,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个乞丐来得尴尬、形迹可疑。

  所以,这老贼就秘密吩咐叶二少,让他暗中命人,将打发老乞丐的食物各用剧毒的药物淬蘸浸泡过。大发善心,深播慈悲,要让这对诚如饿死鬼投胎的爷孙俩,去好好儿做一回饱死鬼。

  待摆平了那老乞丐爷孙俩的破事后,叶拜宸再进入牢狱,喝问虎子关于那对尴尬乞丐的来历。

  虎子却又哪里能够知道详细,但少不得偏生强忍着创痛,重去冷嘲热讽他几句。

  叶拜宸顿时复被激怒,大发凶疯,于是乎这回更亲自操刀,亲力亲为,狠狠地收拾了这嘴倔的贱种一番。

  恰好那时叶三小姐进来,看到虎子被折磨得极尽惨烈的情形,面上似有不忍之色。

  叶拜宸爱女十分,及见到女儿进来,当即赶紧住手,温言问她有何事情。叶三小姐说各处陷阱如何设置机关,要请父亲亲身前往指示。

  叶拜宸虽意犹未尽,却也只得命人将虎子重新扔进监房,自己踱出门去指手画脚一番。

  他这些陷阱,大都原本就挖掘好了的备用工程,只是弃置很久不用,难免又要重新清理一番。恰也惟其如此,是以工作起来事半功倍,进度可谓相当之快速。

  到吃饭的时候,就各处都设置铺陈得差不许多。叶拜宸也与众庄汉们都去进食。亦因此,便暂时也没空,来监牢里继续以折磨虎子取乐了。

  虎子被他父子轮流接替地鞭笞凌辱,当真已是通体血染。皮开肉绽、体无完肤,状况奇差,光景好不惨毒。

  但他毕竟一直都强自打起精神硬挺着,忍着剧痛,却问隔开了两个空牢笼的燕赤锋道,

  “燕师弟,你却是怎么遭到叶拜宸那厮的算计,身陷于此的啊?”

  燕赤锋懒洋洋地冷笑道,

  “虎师兄您请回想一下,自己又是如何落入此间的吧。若以此为据稍微再加以推想,就应该能很容易地知道我是如何遭到陷害的了。至于其余,却又何必多问?”

  虎子自然能听得出师弟这番话语里内涵满满的讥嘲与讽刺,当下暗暗地长吁一声,遂不再跟他言语。

  待得少顷,他心中却终究又气不过似的,暗暗寻思道:

  燕师弟啊燕师弟,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这事倘若认真说叨起来,我却还是因为你,方才吃了人家的算计,以致落入敌手的。

  怎么现在,反倒说得好像变成是你,受到我的连累一般了?

  这般想着,他便看着燕赤锋微微摇了摇头。

  哪知他才就这么地看一看燕赤锋,竟又惹得对方十分之不快,不但愤怒地给当机立断瞪了回来,更用存心恶心人的口吻说道,

  “虎师兄,瞧你现在这幅鬼模样。个奓毛纠结,焦头烂额,血肉模糊的,可一点昔日的风采也不见到啦。

  嘿呀,不知鹭师姐若在这里看着你,我如果不说破身份的话,她究竟却是认得出还是认不出来呢?”

  虎子无语,默然以对。气氛也在突然之间,变得颇为尴尬古怪。

  燕赤锋嘿嘿干笑一声,正待又说出些什么中伤的言辞蜇人。话犹在将说未说这档口,却只听看守监牢的两名庄汉,齐声恭敬地称呼了一声,

  “三小姐好!”

  随后,就又听到那叶三小姐的声音说道,

  “嗯,大家都好。你们还没吃饭吧,那还不赶紧都出去吃啊?”

  那庄汉中的其中之一回复道,

  “禀三小姐的话。虽然确实还没,但换班轮岗的人还没到呢,小的们可不敢擅自离开。

  三小姐过来有事吗?还是只到处溜达溜达,顺便巡视一下这边的状况怎样?”

  “嗯,是的啊。”

  叶三小姐说道,

  “我正是要进去看一下,看新抓到的那个人怎么样了。你们既在此,就陪同我一块进去吧。”

  两个壮汉不敢违逆,当下齐声领命应是,在后相随,陪护着那叶三小姐,向里走了进来。

  而那叶三小姐进来之后,就径直走到了里面,关押着虎子的那个铁栅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